<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64章 玉食

        作者:缓缓吃药
        更新时间:2019-03-30 10:40
        点击:224
        章节字数:38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娉宁公主的寝宫十分寂静,庭前的海棠无声地开落,所有的宫女?#35760;?#25163;轻脚地做事,一只鸟飞到屋檐下,一个小宫女看到了,拿着竹竿把鸟赶走了。云含一进殿内,就感受到一种凉丝丝的寒意,皇宫内似乎永远是这种金碧辉煌的冰冷。

        李筹予把她们送到后殿前就止步了,即便他是未来的驸马,也不得入内探视。沈言与云含被引着来到寝宫里,皇后正坐在娉宁公主的身边给她念书听,她大病初愈,整个人一副恹恹的样子,眼睛也是肿的,一看就是哭过了。

        皇后的年纪不小了,色衰而爱弛,陛下很久没去看过她,她便索性?#36745;?#35013;扮,穿着素净的衣?#35328;?#36825;里陪着娉宁公主。皇后一见沈言,就激动地站起来,哀切道:“沈道长,请你救救娉宁吧。”

        上次她们来的时候,皇后一直是躺在床上的,云含看着皇后形销骨立的模样,立刻心软了十分,于是道:“娘娘请放?#27169;?#25105;们一定会尽力的。”

        “你们是我的恩人,如今又要劳烦你们救治公主,真是让我们母女怎么报答道长也不过分。”

        云含看她眼中含泪,客气了两句,不知道怎么安慰好了,一旁的宫女扶着皇后坐下,沈言道:“公主怎么样了?”

        皇后看了眼宫女,宫女下去把人都差走,?#32531;?#22238;来替她们掀开了帷帐。一个锦衣华服的女孩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25937;?#22320;望着帐顶,她眼神空洞,似乎灵魂已经完全出窍。皇后给她们让出位置,沈言与云含走近了瞧,沈言注意到公主的眼睛似乎有些发红,就在沈言要把手搭在公主的额头上时,娉宁忽然侧过头来看着她们。

        宫女哎呦了一声,显?#30343;?#34987;吓到了,连皇后也?#25104;?#21457;白地看着,抚摸着胸口说不出话来。因为娉宁公主自生病以来,?#27704;?#27809;有这样动过。宫女像看神仙一样看着沈言,皇后则一手指着公主,迟疑地说:“真人,这是有用了吗?娉宁是会动了吗?”

        云含仔细看娉宁的眼睛,发现她只是脑袋动了动,眼睛依?#19978;?#30475;不见人一样。沈言摇了摇头,道:“应该只是被剑气扰动了。”

        沈言把手放在娉宁的额头上,自己闭上眼睛,只见本来娉宁本来空洞的眼睛里,出现一丝迷茫,娉宁眨了眨眼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云含看沈言也皱紧了眉,觉得这次可能有些难办。她?#25442;?#25163;,将几张安神符贴在了床帐上,沈言的神色也没有缓和。

        过了一会儿,沈言睁开眼,娉宁依旧神色痛苦地躺在那里,没有动静。皇后咬着帕子,浑身都在抖,却不敢作声,云含紧张地问:“怎么样了?”

        沈言道:“?#30343;?#27602;,?#30343;?#26415;,是蛊。”

        云含变了神色,摸出娉宁公主的手腕搭上试了试,给这么小的女孩种蛊,这得是多么恨她。沈言看皇后的神色难看,连忙道:“?#30343;?#24456;厉害的蛊,对公主的伤害不会很大,只不过不太?#20040;?#29702;。”

        云含收回手,小心翼翼地替公主盖好被子,回?#36820;潰?ldquo;是?#20037;?#20154;。”

        “?#20037;?#20154;”的蛊虫是几十年前才出现的,沈言只知道这种蛊曾在东南沿海现身,没想到会出现在洛京,甚至出现在了皇宫里。

        “这个?#20037;?#20154;会对娉宁怎么样?”

        云含道:“这种蛊虫一般是通过食物种进?#35828;?#36523;体里的,所以不太容易察觉。随着蛊虫的生长,?#35828;?#36523;体会慢慢地失去知觉,不会动,不会说话,无法感知外界,变成了?#23601;?#19968;样的人,而且永远地停止了生长。”

        皇后几时见过这种东西,只是听一听便要?#26049;?#20102;过去。沈言道:“我曾经见过一位真人,他告诉过我驱蛊的方法。我可以先试一下直接杀死蛊虫,不行的话,再按照真?#35828;?#26041;法做。”

        皇后与贴身宫女的表情都舒缓了许多,皇后有些担忧道:“那位真?#35828;?#26041;法可?#26032;穡?rdquo;

        沈言犹豫了一下,云含斟酌道:“因为‘?#20037;?#20154;’就是那位真人炼出来的。”

        几年前,一位长生真人从瀛洲而来,身边跟着一位妙龄女子,他们跑到三清山来,寻找在洛京生长的金铃?#23613;?#37027;道人自称傅长生,女子自称邹郁郁,沈?#36828;?#20182;们有一种亲切的熟悉感,却说不出来为什么。傅长生送她两仪剑,对她说:你还是走上了这条路。沈言觉得他的这句话藏着玄机,想再问时,傅长生?#24202;换?#31572;了。只道:故人还会相逢。

        那个神秘的女子邹郁郁,得了一种怪病,傅长生为了治好她,带她去了瀛洲,没想到痊愈之后,却在瀛洲岛上?#28902;?#20102;这种蛊虫,被渔民带到了陆地上。傅长生觉得愧疚,便带着邹郁郁到处寻找可以彻底杀死蛊虫的药草。

        沈言握紧了两仪剑,对皇后道:“两位可以去外面等一下,我先来试试能不能把蛊虫引出来。”

        云含握住沈言的手腕,迟疑道:“我们不如先找东西吧,引蛊凶?#30504;?#22905;体内的蛊虫尚未查明,你的身体受得住吗?”

        沈言看着云含的眼睛,云含被她这样认真地看着,立?#22363;?#21463;不住?#23578;?#25237;降。云含从怀里掏出一摞纸符,开?#23490;?#21512;沈言布阵。

        皇后和宫女都?#35828;狡练?#22806;去,皇后坐在椅子上,直勾勾地盯着?#32451;?#21518;的影子,宫女低声道:“娘娘不要太担?#27169;?#20844;主一定会吉人天相的,沈道长一定会把她救醒的。”

        “吉人天相?你看除了我们,整个后宫谁还在乎娉宁的生死?幸好驸马是个靠得住的,我以前倒是小看了李筹予。”

        “驸马爷现在还在殿外等着呢。”

        “太子呢?娉宁都这样了,他都没问一句?”

        “东宫那边今天差人来问了两次,只不过驸马爷事忙,没能亲自过来。”

        皇后冷笑了一声,拿帕子揩去眼角的泪,道:“他哪里是事忙,他不过是怨我没能留住陛下的?#27169;?#35753;裕王那边得了恩宠,太子的心里怨着我呢。”

        宫女没敢说话,小心地给皇后倒茶水,皇后靠在椅?#25104;希?#39059;然地道:“什么都靠不住呵,什么荣宠,什么?#36824;螅?#37117;是空的。”

        宫女的?#36820;?#24471;更低了,皇后泫然欲泣,道;“我只有娉宁了,若是她也有什么不测,我——我怎么活得下去——”


        云含贴完最后一张符,听到?#32451;?#22806;似乎有?#19997;?#20102;,应该又是皇后。她无暇顾及,回头看沈言的布置,只见沈言在两仪剑上烧完了一张符,神情郑重地把手掌放在两仪剑上,沈言的左手掌心被两仪剑割开了一个?#19997;冢?#21364;没有流血,而是翻着一道白芒。

        娉宁公主被云含扶了起来,面对着沈言坐着,沈言把手掌贴在了她的?#30446;凇?#20113;含在后面看着,觉得暂时没出什么异样。沈言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地注入真气,企图引出蛊虫,但是她?#20284;?#20102;半响,也没有丝毫进展。

        云含看沈言的额头上忽然冒出了细密的?#24618;椋?#36825;是十分罕见的,沈言几乎是从不流汗的。云含正觉得奇怪,沈言猛地把手抽回去,倚在了身后的床柱上,而娉宁的眉眼?#38477;?#30475;不出丝毫的波动。云含把娉宁放好,就去看沈言的情况,沈言捂着手掌,有些迷茫地皱着眉,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云含紧张冲到沈言的面前,道:“我来给你看看。”沈言还没有动,指缝里就已经往外流血,云含扒开她的手掌一看,方才用两仪剑割?#35828;納丝?#27491;在往外?#39318;?#40092;血,云含的眼前?#25442;ǎ?#22905;还是第一次看见沈言这样受伤,结果再抬头一看,沈言的唇角也渗出了鲜血。云含着急得不行,哆嗦着手去掏药丸,差点误把断肠丹当成了止血丹,可是止血丹给沈言喂下去,沈言也?#32531;茫?#20113;含?#25104;?#38590;看到极点,惊恐道:“这?#30343;悄久?#20154;,这是什么东西?”

        沈言摇摇头,摸索着捡起床上的两仪剑,握着剑柄干净利落地刺进了自己的胸膛,云含吓得叫出声来,整个?#20284;松先?#27515;死地抓着沈言的手,但是已经晚了。

        沈言被剑捅了一个窟窿,反倒松了一口气,断断续续地对云含道:“没事——死不了——它被我杀死了——”

        “真没事?”云含的声音里带了哭腔,“你不要吓我,你都这样了,沈言!”

        沈言把剑递给云含,剑身上已经全是血,她吞了一瓶的止血丹,整理了一下衣服,皇后和宫女听到云含的尖叫,连忙赶过来看,结果一看浑身是血的沈言,吓得差点晕倒在地。

        皇后腿都吓软了,?#24590;?#30528;?#35828;?#24202;边喊着“娉宁”,一看娉宁公主干干净净地并没有事,有事的只是沈言,跪坐在床边问道:“沈道长——这是怎么回事?你没有事吧?”

        沈言的嘴唇发白,说话却还是十分冷静,她捂着胸口道:“我把蛊虫引到了自己身上,现在它死掉了。”

        皇后已经被宫女扶了起来,她?#31456;?#20986;欣喜的表情,沈言缓了口气,严肃道:“但是,公主的身体里还有一条蛊虫,刚刚被我杀死的只是‘桐花刺’,‘?#20037;?#20154;’还藏在她的身体里。而且现在的‘?#20037;?#20154;’因为被‘桐花刺’感染,恐怕会对公主造成一些影响,必须尽快去找玉食草和金铃木了。”

        皇后张着嘴,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看着?#20102;?#30340;娉宁愁肠百结,哀鸣切?#23567;?#20113;含一双眼睛只在沈言身上,沈?#36828;?#22905;使了个眼神,云含回?#36820;潰?ldquo;皇后娘娘,那我们?#24613;?#21435;找玉食草了,你不用太担?#27169;?#20844;主没有大碍。”

        皇后抽泣着要说感恩的话,沈言摆了摆手,被云含挽着出去了。宫女找人打扫减血的屋子,顺便要把沈言请到?#24613;?#30340;房间里去,沈言道:“我们先去见李筹予。”

        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李筹予还等在外殿,他倒是不让自?#21512;?#30528;,一个人对着一盘棋自娱自乐。?#25104;?#27809;了平日的嬉皮笑脸,认真思考的时候倒是稳重俊洁的一个人。云含喊了一声“李大人”,李筹予攒了笑意抬头,结果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沈言,立刻丢下棋子站了起来,声音也变?#35828;?#23376;,惊疑道:“这是怎么了?”

        云含观察着他的表情,似乎不像是他做的,云含把情况给他说了一下,李筹予不敢置信地问道:“桐花刺,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两条蛊虫?”

        沈言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道:“桐花刺,是一种极为凶险的蛊虫,湘西最老的巫师都未必能养出来,这种蛊虫最会隐藏,最难察觉,也最为嗜血,如果?#36745;?#19971;七四十九天内除掉,中蛊的人必死无疑。”

        李筹予看着沈言,见她一身道袍血迹斑斑,胸前的道袍更被戳了一个血窟窿,而沈言低着头,神色虽然平静,?#25104;床?#30333;得吓人。李筹予看她?#25104;?#37117;沾了一个血手印,便递出一张帕子道:“你到底是怎么除掉蛊虫的?”

        沈言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声谢谢,低头擦着手指上的血迹,道:“把它引到?#30446;冢?#36225;他不防备,用剑偷袭。”

        李筹予的?#25104;?#24456;是奇怪,像是不忍,又像是惊讶,像是怜悯,又像是抱歉。他道:“你——没事?”

        沈言没有说话,云含的眼皮一直在跳,她看着沈言这幅模样,恨不得把她扛起来立刻回到三清山去。云含有些焦躁地坐在一旁,手还是抖的,沈言握住她的手,对李筹予道:“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去找玉食草和金铃木,尽快地让公主醒来。”


        今晚吃了两份东西,被刺激的多写了一点,不能再吃了,晚?#30149;?/div>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jac135689
        jac135689 在 2019/03/29 06:47 发表

        媽呀 作者跟沈言兩人都要好好保重身體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江苏大乐透合买 136期四不像一肖中特 机选一注号码 重庆时时彩前三跨度 上海快三开盘时间 贵州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3d开奖直播 买彩票虚假兑奖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 新疆18选7开奖号码 幸运飞艇正规投注平台 黑龙江p62和值 3d试机号走势图 辽宁快乐12最大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