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63章 宫柳

        作者:缓缓吃药
        更新时间:2019-03-28 22:35
        点击:133
        章节字数:32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洛京已经是满城春色,如果说三清山的春天是恣意的生机勃勃,洛京的春天则有一种倜傥风流的气质。沈言安静地坐在马车里,云含无聊地看着窗外,发现天上挂了很多纸鸢,大概因为心境不同,她看着纸鸢只觉得是命悬一线的危险。她?#20999;?#24545;忡地想着南华真人说的那句话,还不知道怎么对沈言说出口。

        几年前云含做了第一个预言梦的之后,南华真人就告诉她,如果云含对别?#35828;?#30772;天机将会坠入万劫不复之境。

        四月的风还是很大,把枝?#36820;奶一?#21561;得颤颤巍巍。云含被风吹得发困,就在她将睡未睡之际,忽然看到一个纸鸢从天上掉了下去,云含低呼出声,一下子清醒了,沈言以为她看到什么,立刻抓紧了膝上的两仪剑,问道:“师姐,怎么了?”

        沈言顺着云含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一只白鹤造型的纸鸢挂在了柳树枝上,风筝线缠在柳枝上,无力地随风飘荡。云含道:“没事,我就是看昏了眼。”

        云含觉得自己是疯了,方才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也跟着那个纸鸢摔了下去。

        沈言放松了身体,有些好奇地从窗口看着天上的纸鸢,云含看她表情,问道:“你?#19981;?#36825;个吗?”

        沈言点点头,又摇摇头,云含笑道:“那等我们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去买两个玩,我小时候玩这个可厉害了。”

        “玩什么?”

        车窗外突然冷不丁地响起一个声音,李筹予骑着马?#21561;?#20102;车窗前,抬头笑吟吟地看着她们。

        云含冷下脸一声不吭,沈言道:“没什么。”

        云含推了一下沈言的手,不让她说话,对着李筹予道:“李大人,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

        “前面就是?#21512;?#27004;,等我们停一会儿用完午饭,下午就能到宫里了。”

        云含去掀车帘,李筹予瞅着沈言的脸看,沈言只装作不知。云含诧异道:“前面是?#30331;?#38401;?”

        “哦?这倒是巧了,我们要去的酒楼就在?#30331;?#38401;对面。”

        云含瞪着李筹予,她不知道他这样安排意欲何为,于是道:“这里就没有别的去处了吗?”

        “可是这酒席已经订好了,?#32531;?#20877;换地方了吧?”

        云含恨不得在李筹予那张讨厌的?#25104;?#25159;一巴掌,但是只能在心里默念几遍《清净经》。李筹予看云含?#32531;么?#21457;,转脸对沈言道:“沈道长,你觉得呢?”

        沈言还没开口,云含道:“随便大人安排,一顿饭而已,也不可能吃出花来。”说完就放下车帘,把李筹予的笑脸扔在了外面。

        李筹予摸了摸鼻子,毫不在意地看着前面的?#21512;?#27004;,街对面的?#30331;?#38401;红袖招摇,今天也很热闹。


        出乎云含的意料,这?#20645;?#39277;吃得很安生,二楼的雅间没有人打扰,桌上的瓶子里插了?#19968;?#35013;?#21361;?#31383;外的春风和煦。除了李筹予多嘴问话,一切都无不适。

        沈言正对着窗口坐着,一直安静地听别人?#19981;埃?#22905;不紧不慢地把米饭送进嘴里,李筹予对于她这幅用餐的样子觉得稀奇,沈言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李筹予也不过?#20999;?#31505;,仍旧明目张胆地看她。

        等米饭见底的时候,沈言觉得有人在看自己,她以为还是李筹予,结果抬头一看李筹予在和旁边的小?#26494;?#37327;府里的事情,沈言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下四周,忽然想起了什么直直地看着对面的窗外。只见斜对面的?#30331;?#38401;的二楼,有人倚在栏杆上看着这边,她穿着那件海棠红的衣裳,?#38754;?#34949;袅地站着,竟然是赵眇然。

        眇然看沈言发现了自己,表情没有任何波动。沈言放下筷子,低下头又抬起头,确定了眇然的确是在看这边,于是对李筹予道:“有人在看你。”

        李筹予转头,果然看见了赵眇然,他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鱼肉,对眇然笑了一下。

        珠卿走到二楼的栏杆旁,看眇然凝神看着街对面的?#21512;?#27004;,于是也跟着眇然的视线看过去,珠卿低声道:“他们果然来了。”

        “李筹予是故意?#26790;?#20204;看见的。”眇然冷淡地说完这句话,转身下楼。

        珠卿扶着栏杆,看见李筹予在满不在乎地笑,沈言低着头,云含望着这边,皱眉看着自己。珠卿对她点?#35828;?#22836;,下楼去追眇然,

        眇然接过旁边的流莺递过来的葡萄酒,刚想去应酬,被珠卿拉住了袖子。流莺看着她们进了房间,捏着酒杯一饮而尽。

        珠卿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新的计划是什么,为什么说李筹予是故意让你看见的?”

        眇然坐在?#39318;?#19978;,道:“这件事情不用你参与。”

        “为?#21361;?rdquo;

        “是我不想让你参与的,只要这件事做好了,你很快就能自由了,如果把你牵扯进来,我怕你不能全身而退。”

        “那你呢?”

        “珠卿,我和你不一样。”

        珠卿坐到眇然对面,半响才道:“你真的以为晋王可以一辈子?#19981;?#20320;吗?”

        她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有多么深厚,但是她知道天家薄幸,等晋王坐上了那个位置,后宫粉黛三千,他哪里还会记得赵眇然这个人。

        眇然并不气恼,只是有些不耐地皱了皱眉,对珠卿道:“那是他的事情。”

        珠卿扶着额头,低声道:“但你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你刚才为什么那副神情,你不会真的?#19981;?#26446;筹予吧?”

        眇?#32531;?#31505;地看着她,道:“连你都这样问,看来我的戏还挺真的?”

        “怎么,不会是晋王也试探你了吧?”

        眇?#32531;?#20102;一口葡萄酒,舔了舔唇边的酒渍,道:“这不重要了。”

        “那你告诉我,沈言出现在这里并非是巧合对吗?”

        “对。”

        珠卿不解道:“我们?#25346;?#21033;用她们做什么?她们这样的人不应该被牵扯进来。”

        眇然看着一向温和的珠卿,?#25104;?#20986;现了愠怒的神情,不禁道:“你?#19981;?#22905;们?”

        “我的确?#19981;?#22905;们,因为她们和我们不一样。”

        眇然顿了一下,道:“不用担心,李筹予并不?#19981;?#27784;言,只是在利用她。他故意?#26790;?#20204;看见,是在试探我们背后的人,可是他的底细我们早就知道了,所以不用太在意。”

        “只有我觉得,李筹予只是利用沈言她们才更可怕吗?”

        “或许吧。”

        珠卿有些不满眇然的态度,不再同她说话,眇然玩着杯子,有些怀疑地打量着珠卿,她总觉得珠卿有哪里不一样了,她是不是对三清观的这两人太关心了?


        李筹予等人离开了?#21512;?#27004;,李筹予说自己有些劳累,也跟着坐进了马车里。沈言和云含坐在一旁,李筹予坐在她们的对面。沈言想着刚才的事情,不由得多看了李筹予两眼,见他一副风流俊朗的好相貌,也难怪赵眇然?#19981;丁?br />

        李筹予敏锐地察觉到沈言的视线,立刻带着笑要与沈言攀谈,李筹予半个字还没吐出来,沈言道:“李大人,娉宁公主的情况怎么样?”

        云含还记得那个小女孩,十?#30452;?#38634;可爱,这样的小女孩生在天潢贵胄的宫廷里,又不染俗尘之事,按理说不会招?#20999;?#31071;。最大可能便是有人对公主动了?#32440;牛?#23601;像上?#20301;?#21518;的事情一样。不过奇怪的是,公主的存在并不会威胁任何人,没有理由对一个没有?#22363;?#26435;的公主下手。难道——

        李筹予道:“娉宁是半个月前身体开始不舒服,几天前更?#29616;?#20102;些,她的症?#26149;?#22855;怪,并不像之前皇后娘娘那样昏迷不醒,而是像个木偶一样对外界失去了感知。”

        “木偶?”

        “对,不用餐不睡觉,就是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说话,也仿佛听不见声音,整个人都是僵硬封闭的状态。”

        云含看着李筹予?#20999;?#30340;样子,看起来不是李筹予做的事情。难道是有人想除掉公主,?#32531;?#35753;李筹予这个未来的驸马失去攀附天家的机会吗?

        沈言凝神思考,云含道:“这种情况以前没有遇到过。”

        沈言点头,李筹予问道:“那你们有没有把握?”

        云含道:“我们只有看见娉宁公主才能了解具体情况,不过公主这个样子倒是有点像被下毒了。”

        在皇宫里下?#38745;?#26159;一件容易的事情,沈言沉吟道:“师姐,会不会是夺魂针?”

        云含摇?#36820;潰?ldquo;这夺魂针太?#22068;澹?#22914;果用在了公主身上,她这个年纪早就承受不住了。”

        马车通过了?#26391;?#20005;密的宫门,这一次来的感觉,和上次有些不一样。沈言挑开帘子,看见宫墙边的柳树依依,日影微斜,柳树也染了一点傍晚的寒意。云含忽然有种预感,她可能很?#35328;?#22238;三清山了。


        丹凤的繁春湖边春水荡漾,朱云深牵着马经过一个凉亭,抬头看见两边的?#27627;?#20889;的是“欲诉江南万斛愁,一笑嫣然绝媚妩。”

        “一个?还是两个?”

        “两个吧。”

        “你这钱不?#35805; ?rdquo;

        几个小孩子围着卖糖葫芦的大爷眼巴巴地看着,手里捧着铜钱,一枚一枚地数,再数一遍还是不够,云深被身后的对话吸引了注意力,正要掏出钱去救济一下,一个路过的妇人被侍女扶着,亲自走上前来,给了几个小孩子一两银子。

        云深见这妇人不再年轻,但是?#35748;?#21644;蔼,眉目间仍可见年轻时的秀丽,孩子们一人拿着两串糖葫芦吃得开心,妇人也微微笑着。侍女手里提着糕点,她们应该是逛街归来,云深注意到?#25937;说?#25163;上戴着一对跳脱,一看就是上好的和田玉。妇人抬头看旁边的云深穿着一身道袍,对云深颔首示意,转身就要离开。

        云深抬头看了看“青山外”,对着?#25937;说?#32972;影道:“您就是这青山外的主人,吴夫人吧?”

        侍女看了他一眼,妇人缓缓地转过身,道:“我已经同夫家合离。”

        云深作揖,歉然道:“李夫人。”


        是不是有人忘了看第六十章,这章点击比后面的更新少,挠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