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1章 全(END)

        作者:烈鐮克斯
        更新时间:2019-03-25 20:46
        点击:246
        章节字数:50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神話生物。


        意思是,僅在民間傳說即各式神話中出現的,?#21019;_認的神祕生物。


        像是吸血鬼、狼人、殭屍、巨魔、天?#36820;鵲取?br />


        因為對神話生物的描述計載往往十分地離奇,也沒有證據能證明這些神話生物存在,因此現代人多是不相信這些神話生物是真的存在的。


        涅奧汀看著有關神話生物的?#35770;敚?#19981;小心地噗哧笑了出來。


        這些書寫的神話生物,各個都要吸人類的血、吃人類的肉或是襲擊人類。


        全部都圍著人類哪,讓原本可信度已經很低的內容變得更加的不合理跟不真實。


        她把書闔上,?#20250;?#25226;腳跨在原本坐著的沙發的扶手上,?#20250;?#38957;躺在另一側的扶手。


        這個難看的畫面,不管是誰看到肯定都會碎碎唸的吧?


        涅奧汀立刻將那無謂的羞恥心拋棄到九霄雲外,畢竟現在她在自己家,周遭又沒有有其他人,她想要怎樣就怎樣。


        正當她掙扎著要就這樣睡覺還是該挪動此刻十分沉重的腳,慢慢地回房間時,自己家客廳的門把正在被轉動。


        現在是晚上的十一點。


        這個時候這麼急促的訪客絕不是甚麼善類,涅奧汀急忙地想要爬起身子。


        然而,門被打開了。


        「FBI!FBI!」


        闖入者拉著高亢的聲音喊著,跌在地上的涅奧汀翻著白眼。


        「卡蜜拉。」


        涅奧汀連忙起身,拍了拍裙子想要把剛才的難堪當作沒發生過。


        「妳又把我家的門鎖拆壞了。」


        她加重語氣強調『又』因為這不是第一次,應該也不是最後一次。


        「沒有,我沒有把那個用一支螺絲刀就能拆的門拆下來。」


        「那妳是怎麼進來的?」


        「我?#38656;€匙啊。」


        對方拎起鑰匙,輕輕地轉了幾圈。


        「妳偷打我家的鑰匙?」


        「沒有偷打喔?這是妳忘在我車上的,我來順便還給妳。」


        卡蜜拉掛著大大的笑容,那個樣子一副對她自己的非法入侵完全沒有感到一絲罪惡。


        「那鑰匙送到了,妳可以回去了吧?」


        「欸,?#20063;?#19981;要。」


        卡蜜拉關上身後的門,?#20250;?#23559;其鎖起。


        「現在很晚了捏?而且又冷得要死,妳能忍心讓我這樣的弱女子自己在外頭騎車嗎?」


        語罷,她坐到了剛剛自己坐著的沙發,?#20250;?#29992;跟自己剛才一樣的難看姿勢躺著。


        涅奧汀皺起眉頭,?#20250;?#25289;住卡蜜拉的腳,想把她從自己的領土上拖下來。


        「當然了,不如說我?#23481;^擔心外頭的人們會不會被妳襲擊。」


        對方被自己拖下來後,馬上站起身子。


        「很痛哪,這樣拉,如果我直接跌在地上的話,我的牙齒會摔斷的耶?」


        卡蜜拉的神情看起來十分地不悅,為了表達她的不滿,她特地露出?#20999;?#21083;才她形容得?#24525;?#29943;還脆弱的尖牙。


        輕咬著她朱紅下唇的尖牙,看起來比常?#35828;?#29356;齒還要長個兩到三倍,那個樣子令人聯想到──


        吸血鬼。


        沒錯,這個看?#20808;?#20687;個十七歲的?#23383;?#20642;伙,真實的身分是吸血鬼。


        去髮廊燙的長捲髮,騎車時穿著的皮衣,健康的水潤皮膚,還有一點夢想都沒有的黑色瞳孔跟染過的亞麻色頭髮。


        這傢伙的外貌完全不能跟刻板印象的吸血鬼聯想在一起。


        想到這裡,自己過去曾經問過她:


        「妳跟小說電?#25226;e的吸血鬼一樣,會常?#30830;?#33540;汁嗎?」


        她的回答是:


        「?#20063;?#21916;歡番茄汁這一類酸的食物。」


        如果喜歡傳統吸血鬼形象的國民,看到這個完全適應現代社會的吸血鬼應該會非常失望吧。


        「反正妳趕快回家去,我現在很累了,沒有精力陪妳玩。」


        「那我們就一起去睡嘛,已經快一個禮拜沒?#20449;?#38754;了,妳不想我嗎?」


        「一點也不啊,妳不在的這段期間,我都能安靜地看書跟工作。」


        卡蜜拉鼓起臉頰,發出了不滿的低鳴。


        「就那麼不想看到我嗎?」


        「的確不是很想看到妳那張蠢臉。」


        「啊?」


        接著卡蜜拉迅速地掐住自己的雙頰。


        「剛才是這張嘴說我的臉是蠢臉的嗎?」


        涅奧汀不甘示弱,用更大的力氣去捏她的臉。


        「啊!沒錯,我說的就是現在捏著的這張蠢臉。」


        彼此在?#23383;?#22320;掐住彼此?#24471;?#20197;後,才把手放開。


        「好嘛,妳要是真的那麼不想要看到我的話,我現在冒著夜晚的寒風回去就是了。」


        雖然這麼說,但是卡蜜拉臉上露出了明顯不過的?#25293;?#31070;情。


        內心升起了一股奇怪的罪惡?#23567;?br />


        說起來,這個禮拜不僅沒有見面,她傳訊息過來自己也是敷衍的應付而?#36873;?br />


        「嗚......沒有哪,剛才只是把玩笑話講得太過而?#36873;?#22963;如果想要留宿一晚的話是沒關係,都特地來一趟了。」


        「那我就打擾啦!」


        剛才卡蜜拉憂鬱的表情,不到一幀的時間就換回了平時的傻笑表情。


        「但是,不准吸我的血喔。」


        ?#39640;祝?#28858;什麼不可以?」


        涅奧汀將手搭在卡蜜拉的肩頭,不知道為什麼?#30475;?#22352;這動作時,她?#21152;X得自己的手特別的沉重。


        「我已經是血壓偏低的人,妳再吸我的血的話,我就要貧血昏過去了。」


        「可是?#20063;?#21560;血的話,會死翹翹啊,?#24605;?#25105;可是吸血鬼哪。」


        「不就是沒吃飯的問題嗎?妳明明也是能吃一般食物的不是嗎?」


        「是沒錯哪,可是,該怎麼說呢。就像是明明吃了正餐後,還是會想要吃喜歡吃的甜點那樣。」


        「妳要是不能忍的話,就回妳自己家去。」


        為了示意,涅奧汀指向客廳那頭的家門。


        「有甚麼關係嘛。」


        「妳不覺得奇怪嗎?#21487;?#28858;吸血鬼的話,就好好地去吸人類的血啊。」


        涅奧汀講這話的當下,想起了剛才自己看的書。


        吸血鬼之所以去吸人類的血,應該是把人類當成下等生物,充其量只能當作糧?#24120;?#30050;竟有選擇的話,應該沒有人會想要去吸動物的血。


        而涅奧汀自己,並不是人類,也不是吸血鬼。


        她是魅魔。


        即是書籍上計載的,會潛入?#35828;?#22818;境並與之發生性行為以奪取對方精氣的淫糜種族。


        但跟族人還有刻板印象不同的是,涅奧汀至今沒有用那種方式獲得能?#21487;?#40636;的。


        不僅是生理上其實沒有必要,她自己也能消化一般的食物。


        還有真正的原因是,她至今沒有那種機會可以這麼做,若是講出去的話,肯定會被當作魅魔之恥。


        「有甚麼好奇怪的?而且我喜歡涅奧血的味道。」


        又來了。


        涅奧汀輕輕地嘆氣。


        以前的吸血鬼,為了不要引人耳目。所以會偽裝成人類,建立起自己的莊園,?#20250;?#25226;裡頭的家僕啦下人啦,都當成備用血袋。


        自己的等級應該跟?#20999;?#20154;差不多吧。


        涅奧汀摸了摸自己的頸動脈,能夠稍微感覺到隨著心跳輕輕的起伏。


        最近幾個月來,自己的確是特地疏遠卡蜜拉的。


        因為她知道她肯定會來吸自己的血。


        前面跟她說的貧血也是藉口,實際上,涅奧汀不想被吸血的原因是她會安耐不住自己的性衝動。


        這話的意思並不是自己是喜歡被吸血的受虐狂,而是卡蜜拉吸自己的血時,她頭髮跟脖子的香氣便會從鼻腔直撲進腦門。


        她能肯定,她遲早會把卡蜜拉壓在地上,?#20250;?#21270;為慾望的化身。尤其最近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作夢時都會夢到卡蜜拉被壓在自己身下的場?#21834;?br />


        「反正不可以就不可以,如果換成是妳的話,妳願意讓我『捕食』嗎?」


        涅奧汀瞇著眼,她講這話的目的只是勸退對方。


        「嗯,可以喔。」




        ?#39640;祝俊?br />




        剛才那一瞬間,彷彿聽見了讓時間運轉的齒輪卡住的聲音。


        「卡蜜拉小姐?妳可以再說一次嗎?」


        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了甚麼。


        「我說,如果涅奧想要跟我來一炮的話,可以啊?」


        卡蜜拉完全不害臊的說出汙穢的話語,她的口吻輕鬆的像是在說『喔,妳要換零錢啊?#20130;?#21834;我這裡?#23567;!?#37027;麼稀鬆平常。


        「欸......欸欸......」


        想要說點甚麼,不過現在涅奧汀混亂到無法組織起任何單字。


        「沒甚麼關係的吧,涅奧幫了我這麼多,而且也幫我解決很多次生理需求,所以今後須要我幫妳解決生理需求完全沒有問題啊。」


        今後。


        涅奧汀按著鼻子,腦海內稍微閃過的畫面,讓她的鼻血快流出來了。


        按住胸口,經過八次的深呼吸後,涅奧汀稍微冷靜下來。


        「妳是說認真的?」


        對方快速的點頭,如果要說的話,涅奧汀想起了經常在小說裡看到的那句『點頭如搗蒜』


        她沒想到會變成這個局面。


        自己不喜歡卡蜜拉或因為對象是她所以感到排斥嗎?這兩個問題的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不對,這個肯定是種惡質的玩笑話。


        畢竟她們兩個都是女生。


        自己對女人會產生性衝動已經介意很久了,卡蜜拉她總不可能剛好也是喜歡女?#35828;摹?br />


        沒錯,等等如果真的要『實戰』的話,她肯定會換上那種戲謔的笑容宣告『剛剛的都是開玩笑的啦☆騙到妳了。』


        涅奧汀背對那個語出驚?#35828;?#21560;血鬼,?#20250;?#24555;步回到自己的房間。


        仔細想想,發生這麼好的事情,而且又是跟卡蜜拉有關。這一定又是夢,沒錯,實際的自己肯定好好的躺在床上睡覺。


        接著,卡蜜拉跟著進到房間來。


        「啊,妳想在房間來啊?也是啦,在客廳那很沒情調呢。」


        ?#20250;?#22905;回頭把房間門鎖上了。


        一?#20581;?#19968;步的?#24179;?#33258;己。


        涅奧汀這輩子從沒在自己的房間內,感到如?#35828;?#19981;安定。


        「等等,其實我......」


        好不容易擠出字句,但是卡蜜拉已經按住自己的肩膀,把自己按倒在床上了。


        捲曲的髮絲垂到臉旁,儘管房間內因為剛才進房時沒開燈。所以一片漆黑,但還是看的到卡蜜拉的雙眼。


        那?#35831;y以形容的眼神,涅奧汀不知道該用熱情如火還是柔情似水來描述。


        她輕撥開自己臉龐沾著的頭髮,接著靠近自己。


        聽到了肉腱分離的聲音了。


        卡蜜拉緊咬著自己的脖子。


        因為血液不會全部都被吸起來,所以卡蜜拉會不停地用舌頭輕舔著,涅奧汀一直覺得這樣子十分地色情。


        ?#22823;?#31934;的味道還有卡蜜拉身上特有的香氣不停地衝撞涅奧汀的理性。


        儘管夢境中甚至自己幻想過這樣的場景,不過只有這個味道是腦海內的模擬沒辦法重現的,這時候的涅奧汀才確定了自己現在不是作夢。


        意識到了這點,涅奧汀將卡蜜拉緊緊地摟進懷裡。


        這個時候,卡蜜拉的手伸進了自己的衣服內,方才因為晚風而十分冰冷的手肆無忌憚的摸進了內衣?#21462;?br />


        「嗚......妳的手好冰。」


        「估嘿嘿,涅奧的胸部,因為心跳的很快所以很溫暖哪。」


        「妳不也是嗎?」


        或許是說錯話,不,說中了吧。卡蜜拉有點惱羞地佔住自己的唇。


        並不是蜻蜓點水般的輕輕一碰,她的吻十分的具有侵略性。


        甜味,涅奧汀今天第一次知道他?#35828;耐?#28082;嚐起來也是甜的。


        還有充滿在卡蜜拉口腔當中,屬於自己的血的鐵銹味。


        過了良久,卡蜜拉才稍微起身,在腦袋發出缺氧跟缺水的信號時,她又吻了上來。


        不甘示弱的涅奧汀,把手伸進卡蜜拉那雪白且飽滿的雙腿間。


        卡蜜拉沒有抵抗,但說來慚愧,自己真的是零經驗者,涅奧汀只能?#23380;?#30340;摸索。


        生物的體內溫度比體外表面溫度高的多,因此涅奧汀感受到她的指尖被柔軟的熾熱包覆著。


        忽然,壓在自己身上的卡蜜拉身子震了一下。


        差不多要得意忘形的時候,卡蜜拉的手指也侵入進來了。


        不僅如此,她還惡意地彎曲她的指關節。


        這一刻,涅奧汀知道為何卡蜜拉會那樣顫抖了。


        真要說的話,從一開始,她就主動跨過了那條界線。


        不管是內心的界線、倫理道德的界線亦或是那個,在少女跟女人之間的界線。


        就連手掌跟大腿也感受到這股溫熱了,或許明天該?#21019;?#21934;,或買一個新的床單,她心想。


        卡蜜拉坐起身子,接著舔起她自己的手指。


        「謝謝招待。」


        她邊舔舐邊說著,?#20250;?#20063;抓起了涅奧汀的手指在舔。


        「嗚......感覺腦袋跟身體都被掏空了。」


        「妳這?#21448;v,都不清楚誰是魅魔了啦。」


        卡蜜拉雙手摸著自己的胸部,接著頭?#21487;?#25163;背。


        「卡蜜拉,抱歉哪,因為我是第一次。所以,?#20063;?#30693;道接下來要怎麼做了。」


        「嗯,我知道啊。」


        「知道甚麼?」


        「知道妳是第一次啊,不過沒關係,我也是第一次,所以我們扯平了。」


        涅奧汀忍不住笑了出來。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這樣是扯平了甚麼?」


        「說的也是,那,我們明天來一起學習怎麼樣?」


        卡蜜拉帶著一如既往的燦爛笑容說著,或許她永遠不會意識到自己的言行有多麼的糟糕。


        「不可以,暫時不要再來了。」


        「欸?為什麼?」


        「如果再這樣下去,我們肯定會持續地保持,妳吸我的血,?#20250;?#19981;停做愛的頹廢循環裡。」


        「啊!如果這樣的話,就不用花錢買食物吃了!」


        「真的繼續那樣的話我會死的!」


        涅奧汀輕推開卡蜜拉,真要說為什麼會死的話,自己如果不是被吸血吸到變成魅魔乾,不然就?#20999;?#33247;爆裂而死。


        「那,今天晚上讓我抱著涅澳睡覺,可以吧?」


        在還沒有問完的時候,卡蜜拉就已經擅自抱了上來。


        「反正我就算說不行,妳也會在我熟睡以後抱住不是嗎?」


        「嘿嘿嘿。」


        涅奧汀看著眼前的卡蜜拉。


        若這時候,她發現剛才的一切其實是特別真實的夢,那也值得了。


        「明天早上妳得要煎鬆餅給?#39029;浴!?br />


        「會啦會啦!妳要我以後每天早上都幫妳煎鬆餅我也願意。」


        不是做?#22810;?#28271;嗎?


        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情,涅奧汀摸了摸卡蜜拉的頭。


        「那、說定囉?#23458;?#23433;。」


        「晚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