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8章 学妹们(三)

        作者:会飞的鲸鱼
        更新时间:2019-04-01 11:43
        点击:144
        章节字数:17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回阿斯特莱昂山的?#39134;希?#19968;路无话。静马和我,两人之间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痕,我填补不了,静马则不以为意。两人之间相顾无言,而我们这才刚交往不久……

        我看了眼草莓舍的红色屋顶,心?#24515;?#21517;惆怅。

        回宿舍后,先敲了敲隔壁宿舍的门,拿回宿舍钥匙。

        “你的小宿值今天来了,我帮她开了房门。她打扫完应该自己走了吧,走的时候也没跟我说。”夜夜看着手表对我说。

        我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呃,你还好不?”

        “挺好的,挺好的。”我不照镜子也能想到自?#21512;?#22312;是什么样的表情,但是着实提不起精神来。夜夜看见我这样,焉能不关心,抓着我想要问,然而被我谢绝了。

        我打开房门,重重地叹了口气,阖上。

        “要怎样修补我和静马的关?#30340;兀?rdquo;

        心里出现了这样的疑问。

        虽然我信誓旦旦地说我们不会分手,但是她的话也明晃晃地提醒着我——她并不是特别重视这段?#30331;椋?#33267;少不及我希望的那样。

        这是根刺,使我在对话之后,气势一泻千里,无法再跟静马玩笑,约会草草收场。

        虽然,在那之前,真的很开心。

        我坐到床头,抬起左手腕,食指勾起手腕上的红绳。红绳上串着静马送给我的海豚,轻轻翻至背面,映入眼帘的是我名字的罗马音。

        “唉……”

        “嗯……”

        跟着我的长叹,身后传来长长的呓语。那是熟睡进入美梦才会发出的声音。

        我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身后的床上,可能躺了人。

        心里猛地一惊,随即按下心来。

        回头看——一个小辈舒舒服服地躺在我的被铺里,睡得正香……除了被指派给我当宿值的小学妹,我真想不?#20132;?#21487;能是谁。

        应是学妹三森?#25991;?#26080;疑。好险,差点揍过去。

        一股酸意自心里涌起——老娘正在暗自伤怀,你却在这做着美梦?!

        我使出那运用多年的“对妹绝招”,双拳往她脑袋两侧一夹,再一用力。管你亲妹学妹,保你神清气爽地醒来。

        果然,学妹先略带迷茫地睁眼,而后迅速清?#36873;?br />

        “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惨叫声。

        鸠占鹊巢的这厮猛地向上一窜,她这大脑袋往我面门撞来。我正奸诈地笑着呢,没防着,?#25104;?#26368;突出,也最娇弱的那一点被撞了个正着。

        “唔!”我眼冒金星,疼得差点滚到地上。一只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娇滴滴地撑住床沿,肩膀打颤。

        这已经是第三次冲击了。

        再抬头,看见三森学妹捂着额头,一双大眼睛轱辘一转,冲我“嘻嘻嘻”露出个讨好的笑。

        “您是东岛学姐吗?我是来帮您打扫的宿值,二年级的三森?#25991;?hellip;…”

        “你怎么打扫到我床?#20808;?#20102;?”我无奈地说,因为捂着鼻子,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嘻嘻嘻嘻,因为您的床太舒服了嘛……”

        我眼睛一眯,走房间里打量一圈。果然,我离开时是什么样的,现在还是什么样的,桌上柜子上?#20999;?#28857;点的?#39029;久?#26377;减少半分。

        “你没打扫吧。”手指走桌上轻轻一扫,我和善地笑了。

        “这个嘛。”三森学妹一边回答,一边麻溜地下床,“我进来后一眼看见您的床,顿时觉得香软可亲,所以决定为您暖一暖被?#36873;?#28982;后就不小心忘了时间,忘了空间,这都是因为您的床实在是太松软……”

        这货一边说着,一边挪到门边,一只手背在身后扭开了门把手。

        “就如同妈妈的怀抱——但是我不能抢走您的爱床,所以您既?#25442;?#26469;了那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她想溜!她一闪身正要从门缝挤出去,我也大跨一步,提起她的后领,拎小狗似的将她提回房间。

        ?#25104;?#31505;容愈发和善,用钥匙将门锁了。

        “不打扫完,别想从这里出去哦,嘻嘻嘻嘻。”

        “呜呜呜……”


        我那宿值学妹怪好玩的,压着她跟我一起打扫卫生的时候,她嘴巴根?#23601;?#19981;下来,一直喋喋不休。说着什么“宿舍?#25442;页?#23601;没人气,住着不舒服”,“我有霉运在这里呆久了会招来霉菌”,“打扫的时候不开门细菌会永远赖在这”这样的话。

        总之是想?#36947;粒?#32780;我作为一个有熊妹妹的人,当然有办法把她治得服服帖帖。

        当然,作为学姐,也要关心学妹的功课。于是在三森百般不情愿之下,?#19968;?#26159;逼迫……呸,苦口婆心地跟她?#24049;茫?#26202;上一起去图书馆学?#21834;?br />

        隔壁两位朋友没有?#26377;?#22899;的?#22836;?#20013;得到教训,贼心不死,晚上又跑来约我,说要去米亚特尔的宿舍举办晚间茶话会,对于这种事情,我当然是义正言辞地……

        表示自己一定参加。

        周末最后的一点时光,在这嘻嘻哈哈中,缓缓流逝。


        周一照常上学,却?#20999;?#37324;沉静了不少,不再像上周那样,一上课就雀跃着希望赶紧放学。那时满心念想着,放学了就可以去见静马。

        现在却有些胆怯了,可能还要些时间,调整心态。

        虽然胆怯,但是中午下课后,去食堂吃饭的?#39134;希?#36335;过米亚特尔的校舍,还是忍不住驻足眺望,想从这人群中找到那银发少女的身?#21834;?br />

        未能如愿。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