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35章 秋名山屌丝团·老高初登场

        作者?#21512;?#21271;辰
        更新时间:2019-03-24 21:13
        点击:128
        章节字数:29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是一个女屌丝。


        此时这个上了年纪的小区里正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我站在五单元门前,仰头看着第四层的某个窗口。


        为什么……灯又亮了。


        难?#32769;?#20937;那边儿的事情出了什么变故,已经解决或者不再需要她亲自行动,所以她又回到了我家?


        这个念头涌起的瞬间,仿佛死去的某个东西挣扎着要活过来,已经低落了一?#36820;那?#32490;化作一种让人心脏急跳的期待感,我掏出钥匙,一步三阶飞掠似的上楼,很好,门灯是亮的,拧开门锁,推门而入——


        看清了屋里的情况之后,我愣住了。


        意料之内的,有人。意料之外的,?#38745;?#35813;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


        客厅的沙发上大敕?#36820;?#22352;着一个男孩子。二十岁左右,看身形腿长,两米是没有,但也差不多。短发圆脸,琥珀色?#28783;?#30340;防辐射眼镜,一件LOL的限量T恤,外罩某知名战?#21448;?#36793;队服,手里端着一只白色陶瓷画着猫的马克杯。从坐?#35828;?#31070;情,都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亲切的屌丝气场。


        我心里刚活了不到一?#31181;?#30340;东西又被扣回棺材里没动静了。


        “我靠是你啊……老高你怎么回来了?”我把钥匙往鞋柜上一丢,随口道。


        他看着我?#23618;?#20102;一下,随即睁大了眼,难以置信道:“洋哥你那是什么表情?!”


        “啊?”我道:“怎么了?我什么表情?我没表情啊。”


        “你能不能照着镜子说话!失望两个字都写在?#25104;?#20102;好吗!”老高指控道:“怎么着我千里迢迢从C市赶回来,你看到我就这种表情,太畜生了吧!”


        “……哪儿能呢。兄弟你?#21019;?#20102;。一定是因为最近全球变暖导致你视力失常。看到你我的喜悦之情如长江黄河滔滔泛滥……”我一边棒读一边脱了鞋,趿着拖鞋走到他旁边坐下:“大哥这个杯子是我的,你杯子哪儿了……等一下!我靠,这啥?你把我红酒开了吗?!”


        我看到了他端在?#31181;?#30340;白瓷杯里深红如血的液体,与此同时,我嗅到了那隐约而勾?#35828;?#33889;萄香气。


        我靠……


        这是我唯一的一瓶红酒,老罗送给我的,Premier Cru的波尔多,我一直都没?#21462;?#25105;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应该一收到就马上把它喝完了事。


        老高你个狗贼!你醒酒了吗!而且我他娘的第一次见到有人用马克杯喝红酒啊啊啊啊啊!这?#20999;?#20026;艺术吗?那你为什么不干脆用社会主义大搪瓷缸子来喝?!


        ……心好痛。


        “是啊。”老高看?#19997;?#25163;里的杯子,无所谓道:“洋哥我跟你说,既然它是酒,那就是用来喝的,收藏毫无意义啊。好了,要坚强,我再给你买一瓶儿。”


        我已经绝望了。


        算了……无所谓,多大事儿啊。他说的也没错,酒嘛,就是拿来喝的嘛……而且我一直没喝其实是因为我的屌丝习气莫名其妙觉得喝这个很麻?#24120;?#29616;在反正都已经开了,不用麻烦了。


        事已至此,我拖着生无可恋的步子走到?#22836;浚?#32763;出了老高的马克杯,往他面前一举:“给我倒点儿。”


        果然是顶级的红酒……?#27425;?#19981;到多少酒香,似乎所有的香气?#24613;?#38145;在那瑰丽的流转着深红的液体当中了。


        “洋哥你在?#22836;克?#30340;?你没跟我姐一起睡?”老高忽然问道。


        “啊?”我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有点儿?#20174;?#19981;过来,愣了一下,想想老高是夕凉名义上的弟弟,本能地产生了心虚:“我……我、我为什么要和你姐一起睡?”


        说起来,这才几天啊……回想一下我跟夕凉有过的身体接触,我就差把她睡了……


        “嗯……我是说,”老高道:“女孩子一起睡觉什么的不是很正常么?”


        “这个要分人……你姐像是?#19981;?#21644;别人一起睡觉的女孩子吗。”我额上有点儿冒汗,转移话题道:“话说,你到底是哪儿来这么一个姐?我怎?#21019;?#26469;没见过,听都没听你说过。”


        “从来没见过?你确定么?”他用审视和探寻的目光盯着我的脸:“你再好好想想?”


        “还用想么?你那个姐,以前我要是见过我怎么可能一点儿印象都没?#23567;?#36825;的确是第一次见她吧……”我皱起眉:“你为什么这么问?我真见过吗?什么时候见的?我不记得。”


        他收回目光,耸了耸肩:“没见过吧。不知道。”


        我:“……”


        老高道:“她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她说她有事儿……你不知道么?”


        “我不知道啊。她怎么走了?按理说她好不容易才……”老高顿了顿,道:“她不会随便走的,看来是真有事儿。”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我无意识的攥紧了杯子。


        老高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神色间似乎带着一点儿莫名的怜悯:“洋哥啊,我既不知道她在干嘛,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咱们没法儿找她,只有?#20154;?#25214;你。”


        “一问三不知,果然不是亲弟。”我勉强扯了扯嘴角,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居然什么味道都没喝出来。


        “你放心吧洋哥,她会回来的。”老高拍着我的肩膀,笃定道:“你在这里,她绝对会回来。”


        “我在这里……是因为这把剑在我这里吧?”我把逍遥的剑匣横放在腿上,敲了敲:“我说,你到底和人家说好没有,你姐也想要这把剑……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还是让给我了。”


        “她也想要?反正……她要了也用不了。”老高道:“总之……她要不要肯定都是为你好。”


        “……人家为什么要为我好?又不是我姐。不是我说,我现在都没明白到底什么情况,我觉得这件事儿真的槽点很多我?#32426;?#27133;不过来……算了。”我摇摇头,“这把剑,是不是叫逍遥?”


        “哦,逍遥啊。”


        “……什么叫‘哦,逍遥啊’?”


        “你说它叫逍遥。”


        “……”


        我怎么觉得我跟这小子交流起来越发困难了。


        老高接着道:“这把剑给你了,你留着吧。”


        “……”?#39029;?#40664;了大概两三秒钟,忍无可忍地暴跳起来掐住他的脖子摇晃:“给我了?什么就给我了?!”


        “哎哎哎我的妈酒酒酒,别动酒撒了……”他把杯子放到一边儿:“为什么我送你东西你还要杀我?喝多了吗?这才喝了多点儿啊?多捞啊兄弟。”


        “我靠……我历尽千辛万苦甚至都要跟你姐打才背回这把剑,因为你说这玩意儿对你很重要!”


        “也没怎么?#37327;?#21543;……有我姐在你当她的人形挂件不就好了吗。你还跟她打,真要打你不是被她吊起?#21019;?#20040;?”老高点?#36820;潰?ldquo;而且是很重要啊!”


        我自动忽略了他的前半句:“很重要的东西你给我!很重要你能给我吗?!给我有什么用!”


        “只有给你才有用好吗!我们,还有我姐,?#21152;?#19981;了,只?#24515;?#33021;用。”


        只有我能用……是说,魂意者用不了,普通人能用的意思么?但是我只知道魂意者不能进“场”,只有普通人能进,从没听说有什么兵器是这样的。


        “你个狗贼,你说什么我一句都不信。”我放开他,坐了回去。


        “你不能这样,这样不对,你为什么不相信父亲对你的爱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滚。上?#25991;?#32473;我一个扳指,说是汉朝?#23376;瘢?#35753;我去出手,结果那是冰?#20146;?#30340;。”我冷笑。


        这仅仅是我们屌丝团的狗贼坑我的冰山一角、沧海一粟。


        “那不是我给的,你记错了,叶子给的。”


        “你的厚颜无耻已经到了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地步了吗兄弟?”


        “洋哥。”


        老高伸手在逍遥的剑匣上敲了敲:“这把剑,的确非常重要,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你。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确认它。以及……”他喝完最后一口酒,看着我:“最近有一些事情将要发生——不是我们的事情要你帮忙,而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要做好?#24613;浮?rdquo;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雨谷晴
        雨谷晴 在 2019/03/25 10:17 发表

        更新了更新了!父亲的爱可还行

        显示第1-1篇,共1篇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