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2章 初めて(上)

        作者:檸檬丹尼1900
        更新時間:2018-10-08 21:45
        點擊:523
        章節字數:8312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一)關于牽手

        天海和麻乃,自從1990年的那部《偉大的遺產》新公開始,便奠定了她們開創黃金控比的時代。這樣的一對才子佳人,在舞臺上的觸碰、互動,產生了極為強烈的化學反應。她們倆之間,一個眼神對望,就似暗送秋波、一句低語呢喃,則為情人秘語、若是握個手抑或只是整整齊齊的呆在同一張床上呢?那可不得了,這在各位貴婦心中,就已經是兒孫滿堂的節奏了啊。

        然而就是這么一對眾人心中天造地設的金童玉女,在剛成為控比的那段時間里,她倆下了稽古和舞臺后,其實一直都是保持著相敬如賓的相處模式。盡管在一起時,也會拌拌嘴、小打小鬧什么的,但是身體接觸什么的一直都是留有恰如其分的空間。不過這條規則,不包括一些比較“意外”的情況。

        在還未理解心間纏繞的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絲究竟是為何誕生之前,當劇目結束后,她倆走在一起都會留出類似一條河的空隙,生怕湊太近會使對方尷尬,更別提牽手這等略顯親密的動作了。但是呢,所謂日久生情,在一次次曖昧的稽古、一次次融入飾演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愛侶中,心尖有什么可能是美妙的、也可能是糟糕的東西,發酵了。

        在這樣的前提之下,我們不妨把時間撥到1994年。

        今天是寶塚上級組織月組來觀看她們的下級生的匯報演出的日子。在客席落座時,天海和麻乃毫無意外的坐在了一起。看著嬌俏可人的麻乃,天海在莫名開心的同時,余光還撇到了在一旁笑得一臉姨母的各位好友們,腦海里就忽然蹦出了先前姿月說過的話:“涼風走之前讓我們好好的‘撮合’你和yoshiko呢……哎呀……總感覺涼風簡直就是要把寶貝閨女嫁給你一樣……”

        思此及,天海扭頭看向姿月,她那賤兮兮的笑容瞧的天海無端端的惱羞成怒。她趁著姿月一個不注意,伸手對著她那對標志性的大圓耳朵捏住,轉了半圈。聽到姿月夸張的哎喲求饒后,天海心頭上那奇奇怪怪的惱羞成怒才散去,便落落大方以一種十分男役的姿態落座了。

        “噗,”麻乃悅耳的嗓音在耳邊響起,珠圓玉潤的聲音聽得令海心曠神怡,“你真是好大一只幼稚鬼啊。”

        “哎呀,我要是幼稚鬼的話,那27歲還喜歡米菲的麻乃小姐豈不是我的前輩啦?”如果是在私下的話,天海可能會大著膽子點一點麻乃的鼻尖,但是這是公共場合,周圍還有攝像機在拍攝著,天海不敢做此等會引發遐想的動作,便改為小拳拳捶麻乃的肩膀。

        麻乃不服輸似得朝天海吐舌頭,古靈精怪的清秀少女引得準備入座的客人都忍不住回眸一睹佳人的芳顏。旁人都因這驚鴻一瞥而被麻乃驚艷到了,更不用說離她最近的天海了。某只大二哈心虛的摸了摸鼻子,頭轉過去正視舞臺中央,撓了撓一頭干凈利落的短發,說了句演出要開始了匆忙的結束了話題。

        下級生們的演出非常用心,呈現出來的舞臺效果也是盡善盡美。天麻二人沉浸在后輩們的舞臺表演中,她們絲毫沒有意識到,在觀看的過程中,她們的一舉一動都與對方有著奇妙的迷之默契:天海摸下巴,目視著前方的麻乃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麻乃的手指習慣性的在椅子上的把手點了點,接下來目不轉睛的觀賞著下級生們的演出的天海,不知為何,手指也跟著動了起來。更神奇的是,她們明明都在專心的看演出,但是嘴角的弧度和挑眉的程度、皺眉的頻率都是如此相似。

        來,這里我們插播一下,讓我們有請《讀心神探》里的姚sir就這個場面做個分析:人的大腦里面都有一種神經反射元,能令大腦識別出別人的表情和動作,尤其是情侶。她們不經意間漸漸模仿對方的動作,然后成為一種習慣。這在心理學上稱為:鏡子行為,也就是所謂的夫妻相。

        在不知道第幾次她們二人一同摸下巴分析下級生門表演時,她們的手都一同放下了。手背就那么不偏不倚的碰在了一起。

        “啊,すみません。”天海小小聲的道歉,趕忙收回自己的手,把手老實的放在膝蓋上。而麻乃這邊,則盯著天海那只急急忙忙撤回的手,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去年的披目露事件。彼時她們剛演出完《門的另一邊》,那個有著一顆少女心的月組top男役應該是餓壞了,在還沒有卸妝換衣的時候,她癱到沙發上,大個子用冗長的語速對麻乃撒嬌道:“yo~醬——我——好——餓——啊——”

        擁有一米七三的逆天身高的人卻像孩童一樣的在撒嬌,這反差萌萌的麻乃忍俊不禁的笑出聲。安娜貝爾的婚紗還未褪下的麻乃摸了摸大二哈噴了定型水的頭發,摸著摸著便心猿意馬了起來:嗯,好硬啊,不好摸,等yuri洗完澡后我可要蹂躪個夠。

        小個子學著大個子的語氣,故意拖長語速,把她們月組的祖傳光速語速都給拋了,“柴——田——老——師——說——給我們買了吃的了——久世她們已經去取了——我們也去吧。”

        “はい——”聽到吃的,大二哈一下子就有干勁了。她長腿一抬,帥氣的站了起來。天海彎腰拾起地上的小白花,插回自己的西裝口袋里,而后,她忽然很正色的凝視著一襲白色嫁衣的麻乃,那眼神,看的麻乃一瞬間又進入到了戲里。眼前這位英俊的青年,正在凝望著她的妻子……而自己……就是他的妻子……

        麻乃被自己忽生出來的想法嚇了一跳,與此同時她又有些恍惚:我的心底,到底是希望天海祐希是“她”還是“他”呢……

        “啊哈~果然這么盯著yo醬會臉紅啊哈哈~yo醬好可愛啊~”

        “討厭!”小個子的女人猛地爆發出強大的力量,抬起的腿朝天海黑的反光的皮鞋上狠狠地剁了一腳,留了個新鮮的高跟鞋印子。

        “啊好痛——yo醬好過分——”

        “沒用高跟來剁你就不錯了!腦天氣野郎!”

        “誒——還不至于是腦天氣野郎吧!yo醬等等我——”

        小娘役好像真的生氣了,嚇得天海趕忙拉住她的手,緊緊地牽著。同時在心里使勁的譴責提出逗弄麻乃的那個“惡作劇細胞”。這個時候,天海氏并沒有意識到,這算是她在稽古和劇目以外的場合下,第一次主動牽起麻乃的手。

        “麻乃大人、佐藤大人,小的知錯了,您是星星您是月亮是眾星捧月的存在——您如此偉大,就……”

        “噗……”天海還沒將她的畢生所學傾盡出來,這邊莫名其妙生氣的麻乃佳世倒是先憋不住了,“你從哪里學來這些騷話的?”讓清正美的天海祐希大人說出這些與她的形象完全不符合的話……聽得麻乃的怒意一秒破功啊。

        “額……”天海不好意思地撓了撓梳的整整齊齊的短發,如實相告,“我、我哥哥看的言情小說里……”

        “噗……你哥哥都看些什么書啊……”

        “哈,我覺得我沒有看到十八禁的東西都不錯了……”

        “來來,繼續說。本小姐聽得心情很暢快啊。”

        “好好~尊敬的麻乃小姐~”

        二人一個愿打,一個愿挨,邊走邊聊,相談甚歡,完全忽視掉了,她們交織在一起的手。這樣歷史性的一幕,則被剛好路過的記者拍了下來,從此成了諸位天麻黨常啃的舊糧之一。


        但這個相片曝光之后,天海再也不敢在公共場合里牽麻乃的手了。看看,此時她們只是手背不小心的碰到了,那只大二哈都跟碰到火炭似得倏的往回縮啊。

        思此及,麻乃不知為何心里泛起了漣漪。漣漪觸碰到心壁,也觸碰到了她的酸澀。為什么……其他的控比都是坦蕩蕩的相處,而我們之間……卻要如此這般的小心謹慎呢?是因為……我們沒有坦蕩的理由么……

        “yo醬!你這是干嘛!”重新投入到演出里的天海忽的感覺到她的手被一只小她一倍的軟乎乎小手給攫住了。一瞬間,驚慌失措爭先恐后的躍上了天海的俊臉,連耳廓也不小心染了可疑的顏色。

        “我……”

        故意壓低的聲音,也沒能掩蓋她的萬分慌亂。下級生們的表演扔在繼續,高昂的歌聲是多么的熱血沸騰,然而此時此刻,再精彩的表演也無法吸引天海,因為她的全部注意,都被身邊的小個子女人所誘惑了——

        “我不想只在舞臺和稽古的時候才能牽你……這個要求……可以么?”

        音樂的旋律由激烈澎湃緩緩地化為流水般的柔情蜜意,麻乃的這句話,仿佛魔咒般在天海的心里余音繞梁。天海也確信這就是魔咒,連同這纏綿曖昧的音樂,也是魔咒的幫兇。要不然的話……她怎么會情不自禁地握住麻乃的手呢?她的手又怎會不聽使喚地大逆不道地與麻乃十指相扣呢?

        一定、一定是因為音樂太過溫柔、后輩們的表演太過精彩、麻乃佳世太過可愛……才會使她落得如此下場的。一定、一定是這樣的。

        腦子亂做一鍋粥的天海氏如是想到。


        “這次的演出真是出乎意料的好看啊。”

        “是啊是啊,我覺得行刺那個部分是最精彩的,那段激昂又溫柔的音樂簡直是把這一幕推向了高潮呢。”

        演出結束后,月組的大家都以兩人一組的模式排好隊準備出去。大家在一邊出去的時候一邊討論劇情。這也是天海平日里喜歡做的事,但是現在……她卻完全分不出這個心思來。她垂眸一撇,瞅見她和麻乃的手已經分開了,手上那個小小軟軟的溫度也說走就走了。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明明站在自己的旁邊,卻總是扭過頭去跟白城和森奈聊著天,有說有笑的完全把天海當背景板了啊。看的天海氣不打一處來啊,剛剛說要牽手的是你,現在撒手的也是你,你過不過分啊?知道人家有多害羞么你就跟個沒事人一樣。撩完就跑未免也太不負責任了吧!

        于是乎,當看到出口的那臺攝影機正在拍攝她們的時候,天海靈機一動,嘴角勾起一抹壞笑。在她和麻乃要到出口的時候,天海忽然很親密地摟住了麻乃的胳膊,示意麻乃看攝像頭,而后沖著攝像頭得意的笑。

        麻乃起先有點一頭霧水,但是看到鏡頭后,她反應迅速的對著攝像機比了個耶,賣個萌,算是有所交代。

        看到小娘役懵懵的表情,天海心里的氣頓時一掃而空了。牽起麻乃的手繼續走了。麻乃發覺那寬大的手掌一直包裹著自己的小手,她挑眉道:“天海氏,這么積極?”

        “我只是履行幼稚鬼前輩的請求而已——”

        “呵呵,天海氏,你再說我就把你晚上睡覺還要抱著露娜的玩偶的事發到博客上去,還要附照片,有圖有真相。”

        “佐藤大人……手下留情啊……”


        (二)關于“告白”

        1993年的某一天,涼風真世剛從麻乃佳世的宿舍那出來,她并沒有急著回去休息,而是漫步在寶塚的宿舍區。時間還尚早,夕陽剛剛沉墜于山底,靜謐的湛藍擴滿天際,傍晚的清涼與白日的灼熱交了班,涼風就在這一陣涼風中漫無目的的走著。時不時會有下級生認出她來,畢恭畢敬的跟她打招呼,涼風也很和氣的回應來了后輩們,還給予后輩們一定程度的鼓勵,可把小迷妹們撩的不要不要的。

        “涼風——”這隔著三條街都能聽到的大嗓門少年音,肯定不是下級生敢喊出來的音量。涼風扶了扶鼻梁上駕著的眼睛,腳步一旋,定眼看向穿著健氣滿滿的衛衣手里拿著一本雜志氣喘吁吁地跑到她面前的天海。

        “我說你啊,你一激動這男役音就爆出來的,以后退團的話你身邊的人還不被你這‘爺們’給嚇死。”

        “我就是來跟你說這個的!”天海一只手搭在膝蓋上喘了一會兒,拿著雜志的那只手習慣性的拍了拍肚子,挺起腰與涼風對視,“你、您要退團了嗎?怎么這么突然?!”

        “不突然吧,我之前就有跟你和yoshiko說過啊。”涼風仍是一派云淡風輕的模樣。她瞅著天海夾在腋下的雜志快要滑落了,便伸手拿過。翻開一瞧,是一本展示著各種不同職業、身份、乃至性格的有關男人姿勢的雜志。涼風了然一笑,她俊秀的眉眼里流露出對天海的欣賞:天海祐希,這個從入團開始就一直閃閃發光的名字,又有誰會去探究,她這閃亮的背后究竟犧牲掉了多少女孩的樂趣、揮灑了多少汗水呢?瞧瞧,這位月組的準top,為了演好各種不同的男人,每天都會對著權威雜志學習男人的一舉一動、揣摩不同心境的男人的心理,只為了舞臺可以呈現出最佳效果。

        “啊對……你有說過……但我還是覺得很突然啊!明明現在是你的鼎盛時期,為什么……難道真的是因為朝凪玲前輩的緣故么……”

        現在在下級生里和外界流傳著這樣一則沒有證實的傳言:因為跟涼風頗有緣分默契十足的朝凪玲退團了,涼風真世便再無無心留在寶塚里了。至于是不是這個樣子的呢,怕是只有她們兩位當是人才知道了。

        “你在說什么啊~”涼風舉起雜志,輕輕地敲了敲天海的腦袋,涼風對天海,一直都是一位親切的、毫無架子的前輩。她的笑容依然是那么溫和,這位明眸皓齒的少年,將一切的心悸與可遇不可求的情感埋藏在了明媚的笑容里,“玲她退團有她的理由,我離開也有我的原因啊~”

        “方、方便說下理由么?”

        “天海氏,別太八卦了。”

        “‘天海氏’……是yo醬叫的……”

        “哈哈哈,好好好~”涼風捂嘴輕笑,心道天海這個大傲嬌,明明是想說這個是yoshiko的專屬稱呼別人不能講吧?怎么就這么傲嬌呢。傲嬌一時爽,那個啥火葬場啊。在心底暗自竊笑眼前這只大二哈的涼風,全然不知,她那副圓形的無框眼鏡下的秋水星眸,似有流光旋動,望向害羞地搔后腦勺的后輩的眼神……是無比的羨慕。

        “啊對了!我找你主要不是說這個啦!”二哈海倏的想起了她趕來這里的目的,她驟然抓住了涼風的肩膀,涼風感覺到,這只大二哈捏著她肩膀的大手……似乎透露出了一種不可言說的恐懼,“我、我聽說,你退團的話,yo醬也要跟著退……這是真的嗎……”

        大二哈俊麗的濃眉大眼里泄露出濃濃的不安,此時的她,好似一個虔誠的教徒,渴望她的神明,給予她一記強有力的定心劑。

        “我也聽說了,所以來找 yoshiko談話。她說她的確是有說過這樣的話,不過其實是……”

        “涼風真世你好過分啊。”

        “誒?納尼?”

        眼前這位“神明”是占據她心中“特別”這一席位的小娘役的偶像,如今偶像要揮一揮衣袖的離開,竟然還想帶走她的豆腐?老實說,天海此時還不知道為什么麻乃佳世對她來說這么特別,但是她知道,只要在麻乃身邊,她就特別安心。因為只要麻乃在她身邊,再怎么難學的雙人舞,因為搭檔是那塊嫩豆腐,她都可以行云流水的完成;只要麻乃在身邊,即便她一不小心在舞臺把朱麗葉的腰帶給弄掉了、抑或是親吻的太過忘我害得在朱麗葉的唇角邊留下了一個致命的痕跡,麻乃都可以順著這些“錯誤”將錯就錯下去。

        只要有……不,只有麻乃佳世在她天海祐希身邊,天海才可以完全沒有后顧之憂的全心全意的投入表演。

        而現在……這樣一塊與她默契十足、令她安心、心有靈犀的嫩豆腐……就要因為她涼風真世的離開而與她這一口海鍋告別啦!真是太過分了!思此及,天海越想越氣,甚至還列出了涼風的各項“罪狀”,怒氣逼人的瞪著涼風數落她的“罪行”,“涼風,你看看哈,我們寶塚里,花、月、雪、星、宙這么多個組里,哪一個娘役對她們的相手役不是當偶像崇拜的?三天兩頭就會給她們帶便當什么的。你再看看我,yo醬是你的粉絲這是眾人皆知的,她她她她她給你帶便當的足足帶了八次啊八次啊!我只吃過yo醬一次便當啊!你太過分啦!”

        “……”涼風對于天海這個“東京長大的鄉下人”的印象是可靠、懂事的后輩,到時候由她來帶領月組涼風是絕對放心的。但、是……現在這是怎么回事??這種女朋友被搶了情竇初開的大小伙子單槍匹馬的找她算賬的感覺是怎么回事??涼風被天海的反差嚇得眼鏡都從鼻梁上滑落了幾分。

        這邊天海的二哈模式徹底開啟了,繼續委屈巴巴的指責播撒魅力“誘拐”她家小娘役的涼風,“yo醬會來考寶塚也是因為你!她的藝名取為‘麻乃佳世’也是因為你!現在她生出了想要離開的念頭,還是因為你!你就說你過不過分?過不過分!”

        涼風從最開始的驚愕漸漸轉為了啞然失笑。她毫不懷疑的想著,若是給正在聲情并茂的列舉她的“罪狀”的天海安上哈士奇的耳朵,那涼風估計哈士奇那雙挺立的三角形耳都會給天海委屈到軟趴趴的蔫了下去。

        “yuri啊yuri~”涼風再次抬起手里的雜志,輕輕地拍到天海頭頂上的發旋,“你真是好大一只幼稚鬼啊,后輩們都看過來了啊~”

        “唔……前輩……”天海摸了摸方才涼風拍的頭,眼里故意裝出的兇狠瞬間軟了下來,爽朗的少年音也委屈成了小奶音,“您要是走了……我就是月組的top了么?”

        “是啊,就憑這一點你應該高興啊~巴不得我快點走吧?”

        “才沒有這樣的事!”涼風還能用開玩笑的語氣談笑風生,聽得天海更不知所措了,“劍幸前輩一直是我的主心骨,她走了以后我有段時間陷入了莫名的恐慌;幸好后來有您,穩下了我的不安。現在你要走了,我的確是不舍,但也沒有當初劍幸前輩離開時那么慌亂。因為……我有yo醬。只要yo醬在我身邊,我就很安心、很安心……我升級升的那么猛,我激動的同時,也非常的不安。身邊的人也是一個一個的走了……如果、如果連yo醬也不在我身邊了……我……我自己也是可以挺過來的……但我想我以后,應該不會再選相手役了。”

        “嘖嘖嘖,啊媽咪桑,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幅樣子,跟個情癡似得。”

        “請前輩不要開玩笑!”

        “這些話啊,你應該跟yoshiko說啊。”

        “是……我知道……所以我才過來的啊……”提到小娘役,準top又害羞了。她側過臉,撓撓后腦勺那塊凸起的骨骼。通過這個小動作緩解內心的憨澀。

        涼風摸摸下巴,妖精般深邃的眼眸望著這個靦腆的少年,嘴邊的弧度勾勒的萬分曖昧。涼風似乎想通了什么,決定暫且不跟天海說麻乃有退團的意向其實只是個玩笑罷了。

        在涼風放出她要退團的消息后,麻乃在宿舍里和森奈回顧起了涼風歷年來的演出。看著舞臺上閃閃發亮、演技大爆發的偶像,一想到在寶塚里將再也見不到她了,霎時百感交集的。森奈知道身邊的友人是涼風粉絲,搖頭感慨道:“唉~涼風前輩就要走了……會不會把我們yoshiko的心也帶走了呀……”

        麻乃順著森奈的玩笑開了下去,“會啊會啊~涼風前輩退團了我也想退團了呢~”

        結果這句話,好死不死的就被剛回宿舍的白城聽到了。毫不知情的白城聽聞于此,驚恐的鬼哭狼嚎道:“什么——?!yoshiko你要跟涼風前輩退團——?!”所謂不嚎不知道,一嚎嚇一跳,白城這嗷一嗓子的仿若地震了一般,搖整棟宿舍都在顫抖。在宿舍嚇到瑟瑟發抖的同時,麻乃要跟涼風一起退團的事,也由此傳出。還傳的沸沸揚揚的,自然也傳到了涼風和天海這兩位與此事息息相關的主角們的耳里。

        涼風先前來找麻乃談話了,理解到此事只是一個烏龍而已。她還記得,在麻乃送她出來時,那個清清秀秀的小女孩,安靜淡然的聲音里,帶著種子般堅韌不屈的力量,“涼風,我不會現在就退團的。如果我現在就離開,未免也太不負責了,也愧對您這些年對我的教誨。繼續留下,我才有臉說,我是涼風真世的粉絲啊~”

        涼風一直覺得,麻乃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女孩。明明是一個小小的姑娘,卻隱藏著強大的爆發力。麻乃非常的感性,敏銳機敏,感情非常細膩,因此可以完美的成為各種角色。

        這樣一個看似柔柔軟軟的小女生,不懼道阻且躋的站在最前方。這樣一個優秀的女孩子,與天海攜手同行便是絕佳的雙劍合璧。將來月組由她們帶領……涼風真的很放心。

        “拜托你了,yo醬。”涼風給予麻乃一個擁抱,擁抱的力氣恰如其分,涼風將滿腔的信任穿過連接著她們的擁抱,傳遞予麻乃,“月組……還有啊媽咪……拜托你了。”

        麻乃輕輕地點了下頭,回應了前輩的拜托。再次將麻乃擁入懷里,涼風再度感嘆,麻乃真的很小一只。寶塚里的任何一個男役,哪怕是下級生,都能將她罩在懷里。這么一個可愛又堅強的女孩子,真的很容易令人心動……吧。


        回憶戛然而止。涼風眼皮一挑,矍住面前這個眉清目秀的少年,眼神不自覺的攜了幾分艷色。她微微一笑,掏出口袋里的一個小盒子,上前一步,塞到天海手里。

        “這是什么?怎么這么眼熟。”

        “這就是你自《羅密歐與朱麗葉》演出結束后,你為你和麻乃定做的控比戒指。”

        “……為什么戒指在你這里。”

        “我著急啊,從知道你做了控比戒指后我就一直期待著你把戒指送出去。現在我都要走了你這戒指還沒送出去。我就是典型的皇上不急那啥急啊。”

        明明當時還沒有確定下來麻乃就是她的相手役,這只大二哈卻不知為何做了她和麻乃的控比戒指。誰也不知道她的心中,存在了什么樣的執念。現在想來,涼風認為,其實在當時,天海是已經相中了麻乃了吧。

        “……哪有你這么損自己的。”天海的下巴略微下沉,她眨巴眨巴眼睛,望著涼風道:“你怎么比yo醬還著急……”

        “嗯……大概是看別人‘談戀愛’很開心吧。”

        “去你的,別開這種玩笑。為什么寶塚會有這樣的傳統啊。”

        贈予飾演未婚妻或妻子的相手役并佩戴對戒是寶塚的一向不成文的規矩。這規定……可把天性靦腆的天海給囧死了。

        涼風攤攤手,沒有正面回答后輩的疑問,“總之,擇日不如撞日。既然你想留下yoshiko,就得拿出點誠意來呀。啊,對了,順便在糾正你幾個誤區……”

        涼風長腿一跨,減去了她和天海的距離。在天海茫然的注視下,只見她長手一伸,頎長的手指搭在了天海身后的墻上,兩個大個子之間形成了一道養眼的壁咚。

        “涼風,你干嘛啊……下級生都望過來了……”

        “就說兩點,一,yoshiko不是為了我才考寶塚;二,yoshiko的藝名‘麻乃佳世’的那個‘世’字的確多少跟我有點關系,但嚴格來說,這只是一個美好的巧合。”

        大二哈眉峰凝聚,滿臉狐疑,“真的嗎?你怎么知道?”

        涼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陰陰柔柔的笑道:“具體的你去問yoshiko不就知道了?總之,還是那句話,要對人家拿出點誠意來啊。戒指記得送出去。”

        “……你就像個多管閑事的歐巴桑一樣……”

        “哎呀~事關我可愛的yuri和yo醬,怎么會是閑事呢?”

        “哼,我去啦……我不會讓yo醬跟你走的……”

        “祝~你~成~功~~”


        “唉……”直至天海的身影隱匿在了遠處的黑暗,涼風才敢讓鯁在喉頭里的嘆息溜出來,“若是你們成為了控比……你也會開心的吧……玲……”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