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93章 聽見我的聲音

        作者:卷耳
        更新時間:2018-10-12 23:04
        點擊:779
        章節字數:3504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九十三、聽見我的聲音

        當蓉子和江利子趕到警察病院的時候,現場已經被封鎖,圍滿了警車。

        “刺客呢?”蓉子向之前已經趕到醫院的助手問道。

        助手無奈地搖搖頭,這其實怪不得他。警察病院樓下執勤的警衛看到渾身是血的藤乃醫生從擦窗吊籃上從天而降,立刻就警備起來。他們硬著頭皮跟著發瘋一般的藤乃醫生沖上天臺,可是除了倒在血泊中的玖我夏樹,整個天臺空無一人。

        “玖我怎么樣?”僅僅是問出這句話,蓉子都覺得艱難。

        “醫生說,如果這里不是醫院,恐怕她撐不到……”

        蓉子的心往下一沉,一路上她安慰自己玖我夏樹和藤乃醫生幾次化險為夷,可能這次也不會有事,可是她最不想的事,到底還是發生了。刺客能否抓到,現在已不重要。玖我的安危才是第一位的。

        她回頭想招呼一路同行的江利子和她一起去靜留身邊,不料卻發現身邊空了。助手告訴她,長官剛剛問話的時候,江利子小姐已經上樓了。

        “大約是看到江利子和我一起來的,所以沒有阻攔吧?”蓉子走過警衛嚴密封鎖的大門,警官的責任感讓她想到這方面,“但警視廳的警戒力度不能如此松懈,特別是面對刺客要案的時候。”




        “靜留!”

        垂著頭坐在手術室前的靜留身子一震,恍惚地抬起頭來,她蒼白的臉上還凝結著鮮血,是夏樹的血!夏樹生死未卜,而靜留也像是去了半條命。

        “江利子……”眼前熟悉的人讓靜留稍稍恢復了神智,干涸的眼眶里又重新聚集了原本流干的淚水,“夏樹,夏樹她……”她聲音嘶啞,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江利子快步上前,一把握住靜留冰冷的手:“我知道,我都知道了。”她怎么會不明白呢?靜留那想說而說不出的話,她怎么聽不見呢?可是她縱然知道,又無法出言安慰。那種生離死別的痛苦她經歷得太多,比任何人體會都深,正因為感同身受,她無法說出那些輕飄飄的撫慰之詞。

        “靜留,你不該在這里。”江利子握緊靜留的手,“你應該陪在她身邊,你是醫生,也是她的愛人,無論如何,這時候你也應該為挽留她盡一份力,不要到最后自責自己袖手旁觀,無能為力。”

        “可是,我不能。”任何人都知道手術室是不能隨便進去的,更何況她心里多怕啊,雖然她曾經是執業醫師,又是東京法醫界的王者,可是她沒有勇氣去面對,自己深愛的女人在她面前動手術被急救,甚至可能眼睜睜地看著……

        “你能的!”江利子緊盯著靜留,她們的距離那樣的近,近到都能看見彼此瞳孔里的自己,“就算沒有希望,你也不能逃避。而且你能救她,你能喚她回來,試著用你的能力。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你也應該有百分之兩百的努力!”

        靜留聽見江利子用心聲傳達的聲音,格外地有說服力。是的,一墻之隔的手術室,夏樹還在努力,自己為什么卻想著逃避?就算是最后失敗,她也要在夏樹身邊,不離不棄。即使命運讓她們不得不分離,她也必須相送。

        就像她們在熱戀時那樣,“我的傻姑娘,用你的眼睛,目送我一程。”

        她還記得在那些春日的良夜,溫暖的熏風和夏樹凝注深情的目光。

        不,夏樹,我一定不會放你離開,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竭盡所能!

        你是我的希望,我也是你的希望!

        幾乎像是知道靜留的答案,江利子已經轉身去開手術室的電子門。看著江利子熟練地按下密碼,焦慮中的靜留也不禁驚詫:“你怎么知道?”

        江利子則是輕描淡寫地說:“我在這家醫院被搶救兩次,住院一個月,所以你說呢?”

        靜留此時也沒有余裕去思考江利子的話是否合邏輯,而且門開了,卻馬上就有手術室護士擋住了她們:“這里是手術室,我不能讓你們進去。”語氣十分嚴厲。

        江利子立刻上前一步,低聲道:“不,你能。”她聲音不大,卻十分威嚴。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那態度堅決的護士,竟然如同中了魔咒一般,愣了一下,乖乖地讓開了路。

        靜留無暇去想太多,她此時焚心如火,甚至來不及向江利子感激地點一點頭,就閃身進了手術室。

        手術室的大門在江利子面前緩緩合上,她回過頭,正看見蓉子從走廊那頭向自己跑過來。

        “小利,你在這里啊。”蓉子看了看旁邊,“靜留呢?”

        “靜留在戰斗,夏樹也在戰斗。”江利子的眼睛深沉如海,“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





        雖然內心猶如火燒,恨不得插翅飛到夏樹身邊,可是為了夏樹的安全,靜留也必須遵守手術室醫生的規則,在手術通過用房用最快的速度給自己消毒,換上手術袍。

        她進來這一路不是沒有受到其他人的阻止,可是她戰戰兢兢地模仿江利子,用自己的心聲強迫他人接受,居然發現,自己可以做到!

        所以此時她一邊給自己系上手術袍的系帶,一邊默默地對自己說:“藤乃靜留,你可以的!一定會成功。”

        可是當她走進手術室,看到在手術臺上苦苦戰斗的戀人,心還是瞬間被撕碎了。

        她第一眼看到的是觸目驚心的血紅,被鮮血浸透的手術鋪巾和墊單,連醫生的手術袍和口罩上,都濺滿了鮮血!接下來,是令人心疼至極的白,夏樹的臉龐和身體,是毫無血色的慘白,比起她在天臺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夏樹,白得更加讓人心驚。仿佛那噴濺而出的鮮血,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帶走了所有的顏色,抽走了所有生命的依傍。

        與外間阻止她的護士不同,進入這間手術室,醫生和護士幾乎無暇理睬這闖進來的不速之客。他們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眼前這位生命垂危的傷者身上。五處刀傷,兩處傷及內臟,兩處傷及大血管,失血量超過1500ml、血壓持續下降……每一樣都在把傷者往死亡的方向推進,再高明的醫生,也必須爭分奪秒,和死神戰斗。

        可是這戰斗成功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小了。

        靜留進來之后,發現自己更加的無能為力。多年暌違手術臺,她此時根本插不上手。她只能眼睜睜地,眼睜睜地看著她雙目緊閉毫無知覺的戀人,眼睜睜地看著監護儀上的生命指數越來越低,越來越低……

        難道真的是人生苦短,命若浮塵,她不能救生,只能送死?

        就在此時,心電監護儀上已經微弱已極的心跳,突然變成了一條直線!

        “夏樹,我的夏樹!”靜留心里在泣血,可是喉嚨如同被扼住,發不出聲音,喘了兩口氣,終于突破了阻遏,嘶吼道,“給她復蘇,給她復蘇!”

        她恨不得推開那些醫生,親自給夏樹做心肺復蘇。可是理智告訴她不可以亂來,那些比她冷靜的醫生們,無論是緊急用藥還是復蘇手法都會比現在快要崩潰的自己做得更好。

        可是夏樹的情況在不斷地惡化,一次次的電擊和不間斷的心肺復蘇,無法挽救那不再波動的心電信號,而她心愛的女人慘白的臉龐,正在蒙上一層象征著死亡的灰色……

        那是首席法醫最熟悉的顏色,她在驗尸臺上無數次看到的那樣……

        不,夏樹,你不能放棄!

        不能放棄戰斗!

        不能放棄我!

        靜留沖到手術臺邊,跪倒在地,幾乎是貼著她的戀人的臉頰,喊出帶血的聲音:“夏樹,我是靜留,我是你的靜留!你聽我說,你聽見我的聲音啊!”

        旁邊一個護士準備拉走靜留,可是被靜留赤瞳一瞪,竟然嚇得縮回了手,說的話也只說了半截:“沒用的,她現在……”

        手術室里的人都知道,靜留的聲音再大,也無法傳到現在已經深度昏迷、瀕臨死亡的夏樹耳朵里。

        可是他們不知道,世上還有一種聲音,可以直達內心,觸摸靈魂,握緊生命之線。那是擁有狐耳異能者的心言心語,用靈魂喊出來的聲音!

        此時的靜留,正在將自己所有的精神力量注入到自己的異能之中,她從小給她帶來無數困擾,造成她感情之路無數的坎坷失敗,讓她厭惡到愿付出一切代價擺脫的異能,現在是她挽救愛人生命的唯一的稻草!

        靜留愿意耗盡所有的生命投入其中,只要夏樹聽見,讓夏樹那已經快要走到天堂之門的靈魂,能夠聽見,回一回頭,看到她的愛人在呼喚她,呼喚她快回轉來!

        夏樹,你聽見我!我愛你,你不要放棄我!

        夏樹,我們都要耗盡一生去尋求彼此的理解和愛。可是,如果你不再努力,我余下的人生又有什么意義?

        夏樹,我假裝無情,其實是痛恨自己的多情。我四處游蕩流亡,其實只是在尋找一個愿意讓我駐足的地方。那就是你啊,如今,你不要趕我走,不要再讓我流離失所了!

        夏樹,你快回來!我給你的傷害,我還要好好地用愛來補償,你怎么可以讓我半途而廢!

        夏樹,你這么愛我,怎么舍得我孤獨無助,幽暗寂寥,你快回來啊,我需要你!

        夏樹,今后的路我要和你一起走下去,我要你握著我的手,我要你的眼睛看著我,我要每天聽你說愛我,所以,你聽見我的聲音,你聽見我的聲音……

        誰也看不出來,仿佛默默無語的靜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在訴說,燃燒著所有的精神力量,拼了命去穿越生死的障礙,闖入黑洞,傳遞自己的信念,尋找愛人的靈魂。就在她幾乎快要絕望的時候,她的耳畔仿佛聽見一聲溫柔的嘆息,某種熟悉的溫暖觸感,像是一個擁抱……

        夏樹,是你?

        你回來了?

        那溫暖的觸感稍縱即逝,就在靜留心中一空,一顆心即將墜入冰海之時,她聽見巡回護士叫道:“心臟復跳了!”

        靜留心頭一震,抬眼看向夏樹,看到戀人雖然蒼白卻恢復了生機的臉色,而手術臺一側的心電監護儀上,記錄著夏樹穩定而深沉的心跳。

        夏樹,你到底回來了!你到底還是舍不得我!

        此時的靜留卻已經像一架耗盡了燃料的飛船,喪失了所有的信號和電波,從空中急速墜落,墜入了茫茫的未知空間。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阿亞唐 贊賞了 100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