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14章 人在家中坐,吻從天上來

        作者:夜桎頁
        更新時間:2018-10-10 13:29
        點擊:308
        章節字數:5237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EP14 人在家中坐,吻從天上來

        楠田在加州海岸度假學會的Flyboard的操作,裝備運到的時候,當仁不讓地利落下水表演了一發水上起飛的特技。

        當沖天的水柱將楠田嬌小卻矯健的身子沖上半空時自由自在地做著各種回旋和漂移的動作,那份暢快與帥氣,讓人過分著迷了。

        南條仰望著橙紅的夕照折射出碎散的虹光中的人兒,那身影融入了五彩的幻光中,亦真亦幻,影影綽綽,令她分不清現實和夢境。

        這究竟是誰...?

        南條悄悄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很好玩吧,來,現在輪到南條さん了。”

        帥氣利落地降落回水上的楠田如得勝歸來的將軍,她可沒忘記自己說過的話,笑嘻嘻地無視了南條弱氣的抵抗,半強迫地幫南條穿上了水上飛板的裝備,但臨下水還是被福原管家勸阻了下來。

        “南條さま膝蓋有舊傷,剛剛看水管的的沖擊力可不小,何況湖水還很涼,還是不要下水比較妥當吧。”

        “も--身上有傷應該早點說,這樣我不是成了惡人了嗎?”

        好不容易強迫南條穿上飛板,又得自己動手解下來,楠田一臉憋屈地小聲嘀咕著,渾然不覺身子湊得過近讓南條的臉頰不自覺地染上紅暈。

        “我說了不要嘛...”

        “南條さん的不要后面通常不是跟著,如果硬要我做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嗎?”

        南條掛著靦腆的笑容,搔了搔臉頰垂頭看著楠田熟練地在身上忙活。

        “是這樣呢。”

        楠田垂著頭,認真的語氣里夾雜著一絲不悅。

        “覺得不行的話,就應該好好地堅持說不吧。”

        南條抿了抿唇。

        “其實不是什么大事,我不想掃楠田桑さん的興致。”

        “要是你受傷的話,我一點也不高興啊!”

        楠田惱怒地抬起頭,瞥見南條羞澀紅潤的臉頰,愣了一下,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么,臉上也是一熱,輕聲嘟囔著。

        “總之,我不希望有人因為我而受傷。覺得不對的事情,南條さん一定要堅持拒絕到底才行。”

        南條抿了抿唇。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以為是正確的做法,就真的就是正確的嗎?或許會因此給別人帶來錯誤的傷害呢?”

        感覺到對方的沉默,南條看了一眼楠田,便看見對方正深深地看著自己,下意識朝她笑了笑。

        “..すぎる...(過頭了)”

        “嗯?”

        “南條さんはやさしく過ぎる(溫柔過頭了)。”

        曾經也有人這么說自己呢,南條苦笑一聲。

        “是嗎...”

        “在考慮別人是否會因此受傷之前,南條さん應該考慮一下自己是否會因此而受傷。”

        楠田認真地看著南條的眼睛,輕柔卻篤定地說著。

        南條望進那雙清澈的圓潤杏眸,明徹無瑕,看不出一絲受過傷害的痕跡。

        “溫柔的人是楠田さん吧。”

        面對著笑容和性格都柔軟地跟面團一樣的女性,楠田說什么也似乎打在棉花上,全無力道,只好背過身去偷偷嘀咕。

        “你能活到這么大,真是個奇跡...”

        南條偏偏好死不死地聽見了。

        “我三十歲了哦?”

        楠田自知失禮,臉上一紅,趕緊快走了幾步,嘴里還不服氣嘟嘟囔囔。

        “這樣才不可思議吧。”

        南條趕上去和她并肩走著,自顧自地說道。

        “剛才玩那么危險的項目飛上空中耍帥的人可不是我呢。不可思議的人到底是誰呢?”

        楠田歪頭瞪了她一眼,卻迎上那棉花團一樣柔軟的笑容,原本羞惱的心情頓時去了惱只剩了羞,無奈地嘆了口氣。

        “抱歉,我并不是那個意思。”

        南條輕輕搖了搖頭,順手握住了她的手,止住她的道歉。

        “我明白。走吧走吧,福原太太做的牛肉鐵板燒很好吃哦?”

        你不明白...

        楠田垂頭看著那人握上來的手,明明身高差不多,手掌的尺寸也差不多,那人柔軟的手掌卻盡力展開妥帖地包裹著自己的手指,連交握的掌心都過分溫柔了。

        楠田心頭的困惑更深了幾分。

        相處幾天下來,楠田已然知道南條過分柔軟,甚至還有點抖M的溫柔性格。

        這樣的南條,真的是在網上對自己各種圍追堵截的黑客嗎?

        盡管不是在自己家中,南條卻對朋友別墅的一切都十分熟悉,儼然和在自己家一樣輕松地詢問著楠田。

        “一樓的房間有中輕井澤引來的溫泉,都是榻榻米的房間,二樓的話是洋風的,有席夢思床的房間,楠田さん想住一樓還是二樓?”

        楠田看了眼恭順地站在一旁等候命令的福原管家,果然還是很不對勁。

        “客隨主便,我怎么樣都可以,聽福原さん安排就好了。”

        南條已經自顧自地安排起來。

        “楠田さん大概住不慣榻榻米呢,要不,睡還是睡二樓的房間,要泡溫泉的話,到我房間泡吧,反正湯池也很大。”

        這話說得曖昧極了,楠田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為什么非要泡溫泉啊?”

        南條一臉無辜。

        “不是說出來泡溫泉的嗎?楠田さん玩過Flyboard就滿足了嗎?”

        楠田這才想起來,原本是要來泡溫泉的,總覺得微妙地辯駁不了,只得撇了撇嘴。

        福原管家笑呵呵地躬身說道。

        “那南條さま還是在松之間,請楠田さま隨我上二樓去看看房間吧?”

        楠田連忙鞠躬回禮。

        “承蒙招待,我隨意就可以了。”

        南條也隨意地擺了擺手。

        “楠田さん就住鶴之間好了,那邊離院子的樓梯近,風景也不錯,要麻煩福原さん幫忙把行李拿過去,還挺重的。”

        楠田瞥了她一眼。

        “我自己去拿。”

        南條和福原管家互望了一眼,無奈地朝他點了點頭,福原微微躬身,跟隨楠田出去拿行李。

        “鶴之間是離南條さま的松之間最近的房間呢,可以從樓梯直接下到松之間院子里的溫泉,南條さま她很關心您。”

        楠田抿了抿唇。

        “我又沒有拜托她...”

        福原微笑著說道。

        “真正關心他人,不需要對方提出來才去做。您不這樣認為嗎?南條さま她是個很溫柔的人。”

        楠田望著后備箱的行李箱咬了咬嘴唇,在福原的幫助下用力提起及腰的行李箱。

        “那才是問題吧。”

        福原望著嬌小的佳人固執地自己提著巨大行李箱的背影,輕輕搖了搖頭。

        鶴之間和松之間相連,這并不是招待客人用的客房,南條對楠田的關照顯然也不是招待客人的等級。

        這一點似乎楠田小姐自己并不能明白。

        但不管怎么說,這并不是他應該管的事情,福原想明白后,便快步走了上去幫忙拿過箱子。

        “箱子有點重呢,由我幫您拿上去吧。泡湯的浴衣也已經準備好了,就放在南條さま的松之間里。”

        “麻煩你了,我想一個人待一會。”

        福原看了看楠田蹲在行李箱前的小小背影,靜靜地幫她關上了門。

        楠田深呼吸一下,輸入密碼打開巨大的行李箱,里面還放著一只Pelican定制安全箱,刷過指紋開啟密碼鎖后,才露出里面黝黑的金屬機身。

        這是楠田親自組裝的主機。雖然和南條家中那臺BUG級的準超級計算機不能比,但裝載了NVIDIA最強性能的CPU+GPU的芯片的主機,平衡了便攜和性能雙方面的要求,依舊是楠田穿行在網絡世界里的利器。

        楠田打開房間里的空調,揉了揉手指,熟練地組裝起電源和穩壓器,與機箱和自己的筆記本相連后,順利地監控到了南條家的服務器的后臺。

        一旦進入工作狀態,這種巨大的違和感,便又重新籠罩著楠田。

        楠田是三個月前接到網絡上那位黑客的戰書的。屢屢挑釁突破自己設置的防火墻,又在自己追擊的時候以絕頂的速度迅猛地破開自己的阻擊,輕松離去,一騎絕塵。

        這份瀟灑和利落,讓楠田惱怒之余又深深地著迷于和對方捉迷藏似的追逐中。

        直到她發現對方的秘密。

        擁有遠超普通用戶級別的高功率和高能耗的服務器,讓擁有硬件系統維護經驗的楠田輕易定位到了她的位置。

        紐約和東京的時差相差11個小時,總是在午前時分遭遇對方阻擊的楠田斷定身在日本的南條是晝伏夜出的作息。

        到達日本后盡管楠田有意識地把入侵網絡的時間推后,但楠田畢竟是作息正常早睡早起的健康寶寶,除了第一天徹夜熟悉南條家的服務器,之后幾天往往等不到零點便會在網絡上撒網,對方卻也很神奇地配合自己的作息也提前出現了。

        最違和的是,總是在網絡上手腕強硬利落甚至還有些輕浮的對手,在現實中卻是個擁有柔軟笑容的溫柔女性。

        何況南條對自己,過于好了。就算是楠田也沒辦法否認南條對她貿然出現所表現的溫柔與友好遠遠超出正常的范圍,難道真的信了自己信手胡謅的理由嗎?!不不,那不過是報復她在網上調戲自己的玩笑。有眼睛的人都會識破的吧,南條不是一開始就識破了嗎?查過之后接受魔幻的現實了嗎?

        心虛的楠田打開法務省的資料庫,查了一遍兩人的資料,覺得不安心地,又黑進了法務省戶籍科的后臺,將兩人的戶籍調出來一一修改過婚姻狀況。

        等做完了這一切,楠田才反應過來似的,抱住腦袋喃喃著地嘆了口氣。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楠田當然很清楚,就算修改了兩人的戶籍資料,但她和南條也不會變成真正的婚姻關系。

        這從最初起,就是一場報復和調戲的玩笑。她與黑客間的。

        但如果南條不是那個人呢...?


        屏幕的代碼飛快跳動著,潛伏在網絡那邊的黑客終于再次行動了。

        楠田的手指下意識在鍵盤上飛舞起來,一面飛快鍵入代碼拼命地阻擊著對方的腳步,一面連接衛星定位追蹤鎖定對方的位置。

        內心的困惑卻更深了。

        以這樣的相同的速度,樸素地對拼著代碼鍵入的速度的追逐,這分明就是在同一個局域網,同一組服務器下才能達到的速率。

        這正是楠田所期盼的,兩人都同時登陸了南條家的服務器才可能出現的公平對決。

        意識到楠田正在定位自己的位置,網絡那邊的黑客一改以往輕浮的戲耍與觀望,再度以初次相逢時的攻勢利落斬開楠田的封鎖,還順手復制走了自己的“key”代碼。

        “不可能...”

        楠田顫抖著手指,在鍵盤上打下了一行字符。

        “who r u?”

        閃動著樸素熒光的屏幕跳動的代碼里,一個違和的字符突然跳入了楠田的眼簾。

        “Я.”

        那甚至不是英語。

        楠田倏地跳起來,電腦也來不及關,直接沖出房間順著外面的樓梯踏入松之間獨立的小院里。

        溫熱的泉水浸潤著逡黑的火山巖,蒸騰而起的瑩瑩水霧朦朧地籠罩著石上近乎純白的身子,正在溫泉里發呆的南條抬起頭詫異地望著幾乎從二樓一腳跳下來的嬌小佳人,手一松,手中精巧的朱漆酒杯撲通一下落入水中。

        “...楠田さん?”

        楠田瞪大眼睛看著南條幼兒般嬌嫩純白的身體赤條條地袒露在眼前,反射性背過身去。

        “你...怎么不穿衣服...!”

        南條愣了一下,無辜地答道。

        “因為我在泡溫泉?”

        “你...一直在泡嗎?沒有做別的事情?”

        “嗯...吃完飯我就過來泡著了哦,楠田さん在房間里待了很久呢,要一起泡嗎?”

        楠田惱怒地攥緊拳頭。

        “You are naked!”

        南條望著楠田因為緊張繃得微微蜷曲的薄窄肩背,她在害怕嗎?

        完全不似下午那個強硬帥氣的楠田さん呢...

        心頭如溫泉一般涌起細膩溫情的涓流,推開浮在水面的酒器托盤,軟玉般的身體在溫熱的水中無聲地滑動著,慢慢湊近過來。

        “請轉過身來吧。”

        這個人...!

        楠田咬著唇轉過身來瞪著不曾遠離反而靠到自己腳邊的南條。

        “難道你一點也不介意嗎...?!”

        溫泉水浸潤的眼眸如朝霧一般朦朧而溫柔。

        “我不介意哦,日本的溫泉文化就是坦誠相對呢,請放松一點享受吧。”

        忍耐著沖上頭臉的熱燙,楠田蹲下身子捏著南條的下巴,壓抑著怒氣冷聲質問她。

        “是我對你來說不夠危險,所以你一點也不介意?”

        從一開始就是這樣...放任自己進到家中。

        明明和她一點關系也沒有...就這樣...袒露在自己面前!

        南條望著咬著唇氣得發抖的人兒,全身都紅了呢...她伸手小心翼翼地碰觸她的臉頰,語調溫存,企圖軟化那人唇邊壓抑的固執與怒氣。

        “楠田さん是特別的,所以沒關系...”

        受不了啦!

        楠田腦中一片空白,猛地湊上去堵住了說出傷人話語的嘴唇。

        純米吟釀甘甜的酒氣彌散在交纏的呼吸間,殘留在唇瓣上的酒精幻覺似地灼燒,那熾熱的溫度幾乎燙得她失去了言語。

        楠田下意識踉蹌地退后兩步愣愣地看著同樣一臉震驚的南條,反射性捂住嘴唇。

        望著楠田失語的模樣,南條舔了舔受到攻擊而刺痛的嘴唇,嘗到了一絲腥甜,苦笑一聲。

        “至少...不要擺出自己才是受害者的樣子呀...”

        楠田反射性道歉了。

        “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

        南條搖了搖頭。

        “我說過,我不介意的。”

        楠田望著女性不知是酒精作用還是害羞的粉嫩面頰,柔軟的嘴唇因為的自己的魯莽被撞得發紅,如玫瑰花瓣一般嬌艷欲滴,原本就無名的惱怒更是化作了焦躁的怨氣,楠田抬手按住氣到發緊的額角,垂眸擋住自己的視線不讓自己失禮窺探對方的裸體。

        “你根本就不懂...”

        “就算你這樣說...我也不會明白...”

        “我...!”

        盡管知道這完全不是南條的錯。

        但無法解釋...

        楠田屈辱地再次緊緊咬住嘴唇。

        南條忍住臉頰的羞澀與熱燙,手指如清風般輕柔地拂過楠田用力到咬出齒痕的嘴唇。

        “楠田さん不想說的話,我不會問。我只希望,楠田さん能夠把我這里當做安全和放松的地方,這里可是輕井澤哦,就算是天皇陛下,內閣總理大臣也會放下國家大事享受假期的地方。楠田さん就當自己是來度假的,好嗎?”

        楠田放下手,定定地看著她。

        “如果我是個壞人呢?”

        “那不重要。”

        南條微笑著從水中站起身來,也不管濕潤的水珠會弄濕楠田昂貴的真絲襯衫,柔軟的身軀溫情款款地環住她的身子。

        “因為你才是我的重要之人。”

        啪嗒!

        四周的燈光突然一瞬間暗了下去,黑暗中南條反射性抱緊楠田。

        “別怕...”

        楠田看著黑暗中明明害怕卻下意識想要保護自己的小人兒,下意識想推開她的手,猶豫著,停頓著,安撫地拍了拍南條赤裸的背部,冷靜地安慰著。

        “應該是跳閘了,我去看看。”

        說罷,打開手機借著手機的燈光幫南條找出件浴衣給她披上蹭蹭蹭跑上樓察看主機,這才松了一口氣。

        “幸好沒燒壞...”

        少了高功率的主機干擾,天花板的白熾燈也瞬間恢復了光芒,楠田往后放松地倒在床上,這才覺得腦袋已經燙得不像話。

        根本沒法思考。

        楠田瞇起眼睛把臉埋進柔軟的被子里鴕鳥一般躲避著頭頂的光芒。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