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14章 人在家中坐,吻从天上来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18-10-10 13:29
        点击:407
        章节字数:52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EP14 人在家中坐,吻从天上来

        楠田在加州海岸度假学会的Flyboard的操作,装备?#35828;降?#26102;候,当仁不让地利落下水表演了一发水上起飞的特技。

        当冲天的水柱将楠田娇小却矫健的身子冲上半空时自由自在地做着各种回旋和漂移的动作,那份畅快与帅气,让人过分着迷了。

        南条仰望着橙红的夕照折射出碎散的虹光中的人儿,那身影融入了五彩的幻光中,亦真亦幻,影影绰绰,令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这究竟是谁...?

        南条?#37027;?#22320;掐了掐自己的大?#21462;?br />

        “很好玩吧,来,现在轮到南条さん了。”

        帅气利落地降落回水上的楠田如得胜归来的将军,她可没忘记自己说过的话,笑嘻嘻地无视了南条弱气的抵抗,半强迫地帮南条穿上了水上飞板的装备,但临下水还是被福原管家劝阻了下来。

        “南条さま膝盖有旧伤,刚刚看水管的的冲击力可不小,何况湖水还很凉,还是不要下水比较妥当吧。”

        “も--身上有伤应?#36855;?#28857;说,这样我不是成了恶人了吗?”

        好不容易强迫南条穿上飞板,又得自己动手解下来,楠田一脸憋屈地小声嘀咕着,浑然不觉身子凑得过近让南条的脸颊不自觉地染上红晕。

        “我说了不要嘛...”

        “南条さん的不要后面通常不是跟着,如果硬要我做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吗?”

        南条挂着腼腆的笑容,搔了搔脸颊垂头看着楠田熟?#36820;?#22312;身上忙活。

        “是这样呢。”

        楠田垂着头,认真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不悦。

        “觉得不行的话,就应该好好地坚持说不吧。”

        南条抿了抿?#20581;?br />

        “其实不是什么大事,我不想扫楠田桑さん的兴致。”

        “要是你受?#35828;?#35805;,我一点也不高兴啊!”

        楠田恼怒地抬起头,瞥见南条羞涩红润的脸颊,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上?#24425;?#19968;热,轻声嘟囔着。

        “总之,我不希望有人因为我而受伤。觉得不对的事情,南条さん一定要坚持拒绝?#38477;?#25165;?#23567;?rdquo;

        南条抿了抿?#20581;?br />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26197;?#26159;正确的做法,就真的就是正确的吗?或许会因此给别人带来错误的伤害呢?”

        感觉到对?#38477;?#27785;默,南条看了一眼楠田,便看见对方正深深地看着自?#28023;?#19979;意识朝她笑了笑。

        “..?#24037;?..(过头了)”

        “嗯?”

        “南条さん?#24713;浹丹筏?#36942;ぎる(温柔过头了)。”

        曾经也有人这么说自己呢,南条苦笑一声。

        “是吗...”

        “在考虑别人是否会因此受伤之前,南条さん应该考虑一下自己是否会因此而受伤。”

        楠田认真地看着南条的眼睛,轻柔却笃定地说着。

        南条望进那双清澈的圆润杏眸,明彻无瑕,看不出一丝受过伤害的痕迹。

        “温柔的人是楠田さん吧。”

        面对着笑容和性格都柔软地跟面团一样的女性,楠田说什么也似乎打在棉花上,全无力道,只好背过身去偷偷嘀咕。

        “你能活到这么大,真是个奇迹...”

        南条偏偏好死不死地听见了。

        “我三十岁了哦?”

        楠田自知失礼,脸上一红,赶紧快走了几步,嘴里还不服气嘟嘟囔囔。

        “这样才不可?#23478;?#21543;。”

        南条赶上去和她并肩走着,自顾自地说道。

        “刚才玩那?#27425;?#38505;的项目飞上空中耍帅的人可不是我呢。不可?#23478;?#30340;人?#38477;?#26159;谁呢?”

        楠田歪?#36820;?#20102;她一眼,?#20174;?#19978;那棉花团一样柔软的笑容,原本羞恼的?#37027;?#39039;时去了恼只剩了羞,无奈地叹了口气。

        “抱?#31119;?#25105;并不是那个意思。”

        南条轻轻摇了摇头,顺手握住了她的手,止住她的道歉。

        “我明?#20303;?#36208;吧走吧,福原太太做的牛肉铁板烧很好吃哦?”

        你不明白...

        楠田垂头看着那人握上来的手,明明身高差不多,手掌的尺寸也差不多,那人柔软的手掌却尽力展开妥帖地包裹着自己的?#31181;福?#36830;交握的掌心都过分温柔了。

        楠田心?#36820;?#22256;惑更深了几分。

        相处几天下来,楠田已然知道南条过分柔软,甚至还有点抖M的温柔性格。

        这样的南条,真的是在网上对自己各种围追堵截的黑客吗?

        尽管不是在自己家中,南条却对朋友别墅的一切都十分熟悉,俨然和在自己家一样轻松地询?#39318;?#26976;田。

        “一楼的房间有中轻井泽引来的温泉,都是榻?#30699;?#30340;房间,二楼的话是洋风的,有席梦思床的房间,楠田さん想住一楼还是二楼?”

        楠田看了眼恭顺地站在一旁等候命令的福原管家,果?#25442;?#26159;很不对劲。

        “客随主便,我怎么样都可以,听福原さん?#25165;?#23601;好了。”

        南条已经自顾自地?#25165;?#36215;来。

        “楠田さん大概住不惯榻?#30699;?#21602;,要不,睡还是睡二楼的房间,要泡温泉的话,到我房间泡吧,反正汤池也很大。”

        这话说得暧昧极了,楠田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为什么非要泡温泉啊?”

        南条一脸无辜。

        “不是说出来泡温泉的吗?楠田さん玩过Flyboard就满足了吗?”

        楠田这才想起来,原本是要来泡温泉的,总觉?#26790;?#22937;地辩驳不了,只得撇了撇嘴。

        福原管家笑呵呵地躬身说道。

        “那南条さま还是在松之间,请楠田さま随我上二楼去看看房间吧?”

        楠田连忙鞠躬回礼。

        “承?#28903;?#24453;,我随意就可以了。”

        南条也随意地摆了摆手。

        “楠田さん?#22949;『字?#38388;好了,那边离院子的楼梯近,风景也不错,要麻烦福原さん帮忙把行李拿过去,还挺重的。”

        楠田瞥了她一眼。

        “我自己去拿。”

        南条和福原管家互望了一眼,无奈地朝他点?#35828;?#22836;,福原微微躬身,跟随楠田出去拿行李。

        “?#23383;?#38388;是离南条さま的松之间最近的房间呢,可以从楼梯直接下到松之间院子里的温泉,南条さま她很关心您。”

        楠田抿了抿?#20581;?br />

        “我又没有拜托她...”

        福原微笑着说道。

        “真正关心他人,不需要对方提出来才去做。您不这样认为吗?南条さま她是个很温柔的人。”

        楠田望着后备箱的行李箱咬了咬嘴唇,在福原的帮助下用力提起?#25226;?#30340;行李箱。

        “那才是问题吧。”

        福原望着娇小的佳人固执地自己提着巨大行李箱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

        ?#23383;?#38388;和松之间相连,这并不是招待客人用?#30446;头浚?#21335;条对楠田的关照显然也不是招待客人的等级。

        这一点似乎楠田小姐自己并不能明?#20303;?br />

        但不管怎么说,这并不是他应该管的事情,福原想明白后,便快步走了上去帮忙拿过箱子。

        “箱子有点重呢,由我帮您拿上去吧。泡汤的浴衣也已经准备好了,?#22836;?#22312;南条さま的松之间里。”

        “麻烦你了,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福原看了看楠田蹲在行李箱前的小小背影,静静地帮她关上了门。

        楠田深呼吸一下,输入密码打开巨大的行李箱,里面还放着一只Pelican定制安全箱,刷过指纹开启密码锁后,才露出里面黝黑的金属机身。

        这是楠田亲自组装的主机。虽然和南条家中那台BUG级的准超?#37117;?#31639;机不能比,但装载了NVIDIA最强性能的CPU+GPU的芯片的主机,平衡了便携和性能双?#30699;?#30340;要求,依旧是楠田穿行在网络世界里的利器。

        楠田打开房间里?#30446;?#35843;,揉了揉?#31181;福?#29087;?#36820;?#32452;装起电源和稳压器,与机箱和自己的笔记本相连后,顺利地监控到了南条家的服务器的后台。

        一旦进入工作状态,这种巨大的违和感,便?#31181;?#26032;笼罩着楠田。

        楠田是三个?#34385;?#25509;到网络上那位黑客的战书的。屡屡挑衅突破自己设置的防火墙,又在自己追击的时候以绝顶的速度?#35813;?#22320;破开自己的阻击,轻松离去,一骑绝?#23613;?br />

        这份潇洒和利落,让楠田恼怒之余又深深地着迷于和对方?#30699;?#34255;似的?#20998;?#20013;。

        直到她发现对?#38477;拿?#23494;。

        拥有远超普通?#27809;?#32423;别的高功率和高能耗的服务器,让拥有硬件系统维护经验的楠田轻易定位到了她的位置。

        纽约和东京的时差相差11个小时,总是在午前时分遭遇对方阻击的楠田断定身在日本的南条是昼伏夜出的作息。

        到达日本后尽管楠田有意识地把入侵网络的时间推后,但楠田毕竟是作息正常早睡早起的健?#24403;?#23453;,除了第一天彻夜熟悉南条家的服务器,之后几天往往等不到零点便会在网络上撒网,对方却也很神奇地配合自己的作息也提前出现了。

        最违和的是,总是在网络上手腕强硬利落甚至还有些轻浮的对手,在现实中却是个拥有柔软笑容的温柔女性。

        何况南条对自?#28023;?#36807;于好了。就算是楠田也没办法否认南条?#36816;橙?#20986;现所表现的温柔与友?#36855;对?#36229;出正常的范围,难道真的信了自己信手胡诌的理由吗?!不不,那不过是报复她在网上调戏自己的玩笑。有眼睛的人都会识破的吧,南条不是一开始就识破了吗?查过之后接受魔幻的现实了吗?

        心虚的楠田打开法务省的资料库,查了一遍两人的资?#24076;?#35273;得不安心地,又黑进了法务省户籍科的后台,将两人的户籍调出来一一修改过婚姻状况。

        等做完了这一切,楠田才?#20174;?#36807;来似的,抱住?#28304;?#21891;喃着地叹了口气。

        “我?#38477;?#22312;做什么啊...”

        楠田当然很清楚,就算修改了两人的户籍资?#24076;?#20294;她和南条也不会变成真正的婚姻关系。

        这从最初起,就是一场报复和调?#36820;?#29609;笑。她与黑客间的。

        但如果南条不是那个人呢...?


        屏幕的代码飞快跳动着,潜伏在网络那边的黑客终于再次行动了。

        楠田的?#31181;?#19979;意识在键盘上飞舞起来,一面飞快键入代码拼命地阻击着对?#38477;?#33050;步,一面连接卫星定位追踪锁定对?#38477;奈?#32622;。

        内心的困惑却更深了。

        以这样的相同的速度,朴素地对拼着代码键入的速度的?#20998;穡?#36825;分明就是在同一个局域网,同一组服务器下才能达?#38477;?#36895;率。

        这正是楠田所期盼的,两人都同时登陆了南条家的服务器才可能出现的公平对决。

        意识到楠田正在定位自己的位置,网络那边的黑客一改以往轻浮的戏耍与观望,再度以初次相逢时的攻势利落斩开楠田的封锁,还顺手复制走了自己的“key”代码。

        “不可能...”

        楠田颤抖着?#31181;福?#22312;键盘上打下了一行字符。

        “who r u?”

        闪动着朴素荧光的屏幕跳动的代码里,一个违和的字符突然跳入了楠田的眼帘。

        “Я.”

        那甚至不是英语。

        楠田倏地跳起来,电脑也来不及关,直接冲出房间顺着外面的楼梯踏入松之间独立的小院里。

        温热的泉水浸润着逡黑的火山岩,蒸腾而起的莹莹水雾朦胧地笼罩着石上近乎纯白的身子,正在温泉里发呆的南条抬起头诧异地望着几乎从二楼一脚跳下来的娇小佳人,手一?#26705;?#25163;中精巧的朱漆酒杯扑通一下落入水中。

        “...楠田さん?”

        楠田瞪大眼睛看着南条幼儿般娇嫩纯白的身体赤条条地袒露在眼前,反射性背过身去。

        “你...怎么不穿衣服...!”

        南条愣了一下,无辜地答道。

        “因为我在泡温泉?”

        “你...一直在泡吗?没有做别的事情?”

        “嗯...吃完饭我就过来泡着了哦,楠田さん在房间里待了很久呢,要一起泡吗?”

        楠田恼怒地攥紧拳头。

        “You are naked!”

        南条望着楠田因为紧张绷?#26790;?#24494;蜷曲的薄窄肩?#24120;?#22905;在害怕吗?

        完全不似下午那个强硬帅气的楠田さん呢...

        心头如温泉一般涌起?#25913;?#28201;情的涓流,推开浮在水面的酒器?#20449;蹋?#36719;玉般的身体在温热的水中无声地滑动着,慢慢凑近过来。

        “请转过身来吧。”

        这个人...!

        楠田咬着唇转过身来瞪着不曾远离反而靠到自己脚边的南条。

        “难道你一点也不介意吗...?!”

        温泉水浸润的眼眸如朝雾一般朦?#35782;?#28201;柔。

        “我不介意哦,日本的温泉文化就是坦诚相对呢,请放松一点享受吧。”

        忍耐着冲上头脸的热烫,楠田蹲下身子捏着南条的下巴,?#25346;?#30528;怒气冷声质问她。

        “是我对你来说不够危险,所以你一点也不介意?”

        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放任自己进到家中。

        明明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就这样...袒露在自己面前!

        南条望着咬着唇气得发抖的人儿,全身都红了呢...她伸?#20013;?#24515;翼翼地碰触她的脸颊,语调温存,企图软化那人唇边?#25346;?#30340;固?#20174;?#24594;气。

        “楠田さん是特别的,所以没关系...”

        受不了啦!

        楠田脑中一片空白,猛地凑上去堵住了说出伤人话语的嘴?#20581;?br />

        纯米吟酿甘甜的酒气弥散在交缠的呼吸间,残留在唇瓣上的酒精幻觉似地灼烧,那炽热的温度几乎烫得她失去了言语。

        楠田下意识?#24590;?#22320;退后两步愣愣地看着同样一脸震惊的南条,反射?#26197;?#20303;嘴?#20581;?br />

        望着楠田失语的模样,南条舔了舔受到攻击而刺痛的嘴唇,尝到了一丝?#24525;穡?#33510;笑一声。

        “至少...不要摆出自己才是受害者的样子呀...”

        楠田反射性道歉了。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南条摇了摇头。

        “我说过,我不介意的。”

        楠田望着女性不知是酒精作?#27809;?#26159;害羞的粉嫩面颊,柔软的嘴唇因为的自己的鲁莽被撞得发红,如玫瑰花瓣一般娇艳欲?#21361;?#21407;本就无名的恼怒更是化作了焦躁的怨气,楠田抬手按住气到发紧的额角,垂眸挡住自己的视线不让自己失礼窥探对?#38477;?#35064;体。

        “你根本就不懂...”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明白...”

        “我...!”

        尽管知道这完全不是南条的错。

        但无法解释...

        楠田屈辱地再次紧紧咬住嘴?#20581;?br />

        南条忍住脸颊的羞涩与热烫,?#31181;?#22914;清风般轻柔地拂过楠田用力到咬出齿痕的嘴?#20581;?br />

        “楠田さん不想说的话,我不会问。我只希望,楠田さん能?#35805;?#25105;这里当做安全和放松的地方,这里可是轻井泽哦,就算是天?#26102;?#19979;,内阁总理大?#23478;?#20250;放下国家大事享受假期的地?#20581;?#26976;田さん就当自己是来度假的,好吗?”

        楠田放下手,定定地看着她。

        “如果我是个坏人呢?”

        “那不重要。”

        南条微笑着从水中站起身来,也不管湿润的水珠会弄湿楠田昂贵的真丝衬衫,柔软的身躯温情款款地环住她的身子。

        “因为你才是我的重要之人。”

        啪嗒!

        四周的灯光突然一瞬间暗了下去,黑暗中南条反射性抱紧楠田。

        “别怕...”

        楠田看着黑暗中明明害怕却下意识想要保护自己的小人儿,下意识想推开她的手,犹豫着,停顿着,安抚地拍了拍南条赤裸的背部,冷静地安慰着。

        “应该是跳闸了,我去看看。”

        说罢,打开手机借着手机的灯光帮南条?#39029;?#20214;浴衣给她披上蹭蹭蹭跑上楼察看主机,这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没烧坏...”

        少了高功率的主机干?#29275;?#22825;花板的白炽灯也瞬间?#25351;?#20102;光芒,楠田往后放松地倒在床上,这才觉得?#28304;?#24050;经烫得不像话。

        根本没法思考。

        楠田眯起眼睛把脸埋进柔软的被子里鸵鸟一?#24867;?#36991;着头顶的光芒。

        “我?#38477;?#22312;做什么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