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21章 開火

        作者:9654321
        更新時間:2018-10-11 13:38
        點擊:332
        章節字數:2177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古老野蠻的儀式,撕下文明和交易的面具之后,解決利益沖突的決定性措施。

        車輛在這種場面反而不常見。烏泱泱一片小弟,持槍的走在前面,跟著許許多多持刀、短劍、手斧的人。擁有火藥的通常也配備著投擲彈藥,于級別的不同,列陣甚至有配備防爆盾牌。最前面的是沖鋒部隊、楊舟云走在中間。

        舊城區也經歷過恢弘,這幢自帶高層停車場的廢棄商樓就是最好的證據。計劃開發的時候這邊本是商區娛樂中心,往西的三條街全是中檔居民區,穿流而過的小河生機勃勃,兩岸修建大路、步行街,再點綴公園商鋪。

        然而惡性競標,招商組織內部腐敗加之地區分贓不均,最終引起了舊城區人民的不滿,揭竿而起的第一個便組織了幫派,再陸陸續續添磚加瓦,最終將這些妄圖牟利的家伙、與心懷善意的的城市規劃者一起,徹底趕出了自己的家園。

        留下一片他們自己所選擇的混亂。

        自由而反骨,忠貞而殘酷。


        她對這些人心懷敬意,就像是幫派文化中古早的諸神。父親在世的時候削減了他們的勢力,她本人對于統連這個領袖幫派,則多是被動應對的態度,這么多年來也確實沒有沖突。沒想到第一次正面應對便是血戰邀約。


        “阿月。”

        楊舟云叫到,楊慕月從武裝隊員的隊列中上前,前者示意她脫下頭盔。

        “拜托你了。”


        這是大頭目對二頭目的托付。楊舟云接管后未曾經歷過幫派級別的對戰,也不曾親自參與過任何一次前線交火行動,她自知無法在戰力部署上提供及時的指示,現場調動的壓力則幾乎完全落在了妹妹手中。

        楊慕月點點頭,隨后與楊舟云一起走近了那棟大樓的入口。

        楊舟云看了看手表、時間已經走到,然而到此刻為止,仍然一個人也沒有看見。


        突然,高樓上落下一個東西砸在她們面前,楊慕月蹲下查看,吸了一口涼氣——那是前兩天派出去的偵查人員的一只手。

        仿佛號角吹響一般,瘋狂的射擊從樓上開始。他們既不想要談判,也不在乎開戰前一定先會面的幫派道義,拿著沖鋒武器與短兵的統連人員從入口沖出開始廝殺,楊慕月果斷帶領大家迎面對應,沖進有至少有頂棚遮蔽的停車場一樓。

        對方的裝備精良,每個人手上的彈藥似乎都沒有終止。躲在立柱后面稍作喘息的楊慕月感到一絲疑惑,她扔下空了彈夾的長槍,拔出手槍順勢擊中了旁邊掩護不佳的一個統連小弟,那人拔出匕首刺殺不成,竟然還有力氣拖起流血的手臂掐住她的脖子。

        ——被身后的楊舟云補槍擊倒。

        “……這是什么瘋子?”撫著自己脖子上勒痕、心有余悸的人自語。

        “我也不知道,老實說我第一回碰到的時候也覺得害怕。”楊舟云坐在她旁邊短暫休息,側眼看見更多統連的人從上面源源不斷地下來,“聽著阿月,我要上去。”

        楊慕月順著她的視線,看到蜂擁而下的敵人:“……你說你要去哪?一個人?!”

        “你不能去!”她抓住姐姐,”你死了我們怎么辦。”

        “雖然是有很多人在我身邊保護我、不容易下手,然而他們根本沒有試圖圍攻我,”楊舟云說,“我不清楚他們是否不知道我是誰,或者受到的指令不是先除掉頭目,這一切怎么樣都很奇怪。我懷疑他們要留著我,阿月,他們的頭目很可能想見我。”

        這樣沒完沒了的槍戰損失太重,我們不能等到真的最后一個人血流干。

        身為頭目的人,要在任何情況下找到最好的辦法去支撐組織。

        楊舟云扒下倒下的那人手中的裝備和防彈頭盔。

        “找幾個人,從E12的緊急出口護送我上去,”楊舟云再次叮囑、口氣卻凝重更多,“這里拜托你了。”


        楊慕月悶哼了一聲,指了五個人給她。

        “都是巷戰好手。”她重新上膛,“你平常還好意思說我任性。”

        聽者點點頭、又一次帶著使命悄然離去,照例剩下一位孤獨的戰士,楊慕月抹了一把眼前的汗,辣的有點眼睛疼。



        狹窄樓道里的一番纏斗之后,跑到六樓之后人員明顯變少,終于能夠放下手槍的楊舟云松了一口氣。


        “……慶幸賭中了你的判斷嗎?”

        噠噠的拐杖聲響,場地另一邊的盡頭,走來一個陰鷙的中年男人。

        他身形很高,卻勾著身子,仿佛就是個老頭一樣。臉上的神色也十分虛弱,點點發紅、似乎是皮膚病一樣的痕跡有一些潰爛,呼吸也像是有一些吃力。楊舟云猜測他是中年,只是因為那雙黑色眼珠中透出的執著兇狠實在不似一個垂暮之人。

        "你不總是自信滿滿么?楊家的小丫頭片子。"

        她擋住試圖上前震懾對方言辭不當的手下,恢復嚴峻神色:“你要什么?”

        “我要什么?”對方反問,“我做的和你們做的不一樣嗎?找到機會就奮力擴張。”

        楊舟云瞇了瞇眼。

        “我們之前沒有沖突。我根本不認識你。”


        霎時停車場回響起那個男人的大笑。


        “哈哈哈——!”

        他聲色干啞,笑起來詭異無比。

        “你們真是如出一轍。傲慢的強盜!”


        “我說的是實話。我自認從不欠你統連,今天的決斗結果如何我都接受,這是幫派間解決紛爭的傳統,哪一方失敗就是實力弱小,所有人都看得見。”年輕的頭目說,“可是這么多年,你卻早早計劃謀害了我的干部,之后不間歇地追殺、囚禁他的女兒,還欺騙了我們整個幫派。”

        楊舟云面無懼色:“你犯我紅城太過分。把我的人還回來。”


        沒有條件,純粹憤怒。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在他唐啟的地盤上給他下通牒。


        對話到中間他抬手一揮,楊舟云一旁的手下眼疾手快拉開,之前她站著的地方多出一個彈孔。

        “你有本事保護她嗎?”

        更多的槍擊落下,唐啟滿意地看著眼前的人手忙腳亂。

        “既然是你的人,這就是你的問題,”他退到墻后,安全地欣賞這群人的狼狽躲閃,“你的人,而你有救她嗎?還是甩著你紅城老大的名頭,大難關頭卻依靠著那個‘外人’去救你?”


        你有什么?

        男人的眼睛死死鎖住警戒回擊的女性,他決心在今天,親眼見證她的軟弱和失敗。

        你憑什么!


        然后漂上了首頁推薦……
        也謝謝評論(第一次意識到有活人在看)
        再不更新我有點良心痛……
        總之我盡力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