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8章 無標題

        作者:北冥有魚干
        更新時間:2018-10-16 22:27
        點擊:216
        章節字數:2629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像是錯覺,呂冰總覺得林鳶在刷卡過門禁的時候又給人一種鬼鬼祟祟的感覺。她猜這可能是放假前兩個人偷偷摸摸用廚房做飯留下的后遺癥——這幾天她看見宿管都會莫名地心虛。

        “這個時候宿管一般不在的,”呂冰才想接著說“反正你沒帶違禁品也不必太擔心”,就看見林鳶衛衣的兜帽里有什么東西爬動了一下。

        “nuts乖。”林鳶掰碎一點奶酪放在掌心,一只長尾巴的謎之嚙齒類動物從她的兜帽里爬了出來,蹲在她掌心里捧著奶酪渣愉快地啃了起來。呂冰看著它,默默地把未出口半句話縮回腹中。

        國家建筑學員宿舍管理條例其一,嚴禁宿舍做飯;其二,嚴禁飼養寵物。雖然大多的條例在學生們看來只不過是個擺設作用,但是像林鳶這樣接連挑戰條例限制的人說到底也不是多數。

        “我當時怎么會一直把她當成個遵規守紀的乖乖女呢?”呂冰看著上躥下跳的nuts,不由地對未來的宿舍生活擔憂起來。

        “假期問你的時候你說過不對動物毛發過敏,說蜜袋鼯很可愛,說不介意養——”呂冰的不喜表現的并不明顯,但還是被林鳶看了出來,“抱歉,我周末把nuts帶回去。”

        “挺可愛的,能不讓宿管發現話,留下也行。”呂冰想起來在沒黑沒白趕稿的那幾天里似乎的確有問過自己毛發過敏和養寵物的事情。只是她忙得昏頭轉向,只當是林鳶閑在家里無聊時刷網頁又刷出了什么萌寵新聞,一時起了興致而已。她隨口草草敷衍兩句,全然沒往心里去,但沒成想到林鳶還當真有只養了多年的nuts。

        呂冰晃著指尖在nuts腦袋前面劃著圈,它也很配合地停下啃奶酪的動作抬起頭來,目光隨著她的動作一圈圈地打轉。

        “當心它——”這個動作像是引起林鳶并不那樣舒適的記憶,只是她示警的話尚未出口,nuts已經順著她的手掌沖了出去。

        “nuts!”林鳶雖不覺得蜜袋鼯算是什么智商高到能聽懂人類口令的動物,但也只來得及用這樣的方式試圖阻止激動的nuts傷到呂冰。而nuts只是抱著呂冰的指尖,順著她的胳膊爬到她的肩上,蹲在那里盯著林鳶發呆。

        “不公平!我當時都被她咬了!”話雖這樣講,她卻還是松了口氣。林鳶又看了眼正在用手指逗著nuts上躥下跳的呂冰,從衛衣口袋里掏出一小袋蜜袋鼯專用零食放在客廳的小桌上,然后托著行李箱回到自己的房間里開始組裝nuts的超大號折疊別墅籠。

        別墅籠的結構并不復雜,只不過給nuts搭配太多的活動玩具的過程延長了她組裝的時間。林鳶把籠子完全組裝好已是傍晚時分,她把高度接近肩膀的籠子推到柜子和墻壁間的夾角,回到小廳里,先是在毛絨熊的肚皮上找到了睡成一團的nuts,接著又看到呂冰背著身在小廚房里忙活。

        趕稿的日子里哪天靈感在線的時候少吃一頓對呂冰而言已經是常事,況且就算記起來要去吃飯她也會選擇食堂伙食校外的小吃街,至于放假前日偷偷在宿舍做飯的事情,對她而言已經像是過了一個世紀。待nuts蜷在毛絨玩偶上睡著,呂冰在這幾日里第一次得到閑暇,她才想起來那些被遺忘在冰箱里的食材們。

        學校配備的冰箱雖不是綜合性能最優良的那款,但通常來講僅僅作為日常儲存半成品食物也已經足夠。只可惜要是想要新鮮綠葉菜在十日里仍保持新鮮水嫩,絕不是一個只能達成基礎功能的冰箱就能做到的。

        呂冰試圖從冷藏室里拯救出些許尚可食用的蔬菜,卻只發現菜葉蔫黃的蔫黃、腐爛的腐爛,一陣挑挑揀揀之后只剩下一小把香菜和一大塊生姜,不過她從來不吃生姜,林鳶最討厭的食物就是香菜。

        “姜湯刷香菜?”她察覺到靠在廚房門框上向里張望的林鳶,搖晃著手里的食材象征性地問她。

        “所以說還是去食堂好了,也正好把垃圾也都捎下去。”呂冰看著林鳶嘴角瞬間耷下去的樣子感覺有點有趣,不過也只是稍微一逗她就站起身來扎好垃圾袋的袋口,拎了袋子要下樓去。

        “我帶了半成品食物回來,加熱就可以吃的。”林鳶學她方才的樣子晃了晃手里的食盒,然后麻利地走進小廚房,在櫥柜里取了一只小煮鍋出來加工手里的食物。呂冰站在邊上看了一會兒,自覺幫不上忙干愣在小廚房又很是占地方,干脆拎起來垃圾袋下了樓。

        等她再回到宿舍的時候已經能聞到廚房里食物的香氣,小廚房里充滿著溫暖的水汽,呂冰幾日來趕稿的疲倦和一身初秋的寒氣都隨之散去了許多。林鳶舀起一點湯水吹開熱氣嘗味,對于略有烹飪經驗的人而言半成品的食物的確方便又討喜,不過五六分鐘的功夫她端出來的已經是份完成度極高的食物了。

        呂冰把碗端出來看到碗里的不過是普通的餛飩,她想林鳶說到底還是個小公主,哪怕是制成半成品食物也足夠讓她以“做飯成功”為名洋洋得意一陣。速凍食品的作用通常來講不過限于果腹,在口感上自然差了許多,呂冰想一會兒的食物無論再怎樣難以入口,她也一定要做足了架勢夸獎幾句,以保住林鳶的自尊心。

        呂冰咬破一個餛飩,鮮美的湯汁滿溢在唇齒間,事前預設好的所有寬慰式語言只剩下了一句“好吃”。餛飩皮薄餡大,肉餡里包裹著的整只蝦仁帶來的鮮味甚至讓她險些咬了舌頭,餡料里剁碎的冬菇和鮮筍沫又極好地中和了肉類的油膩,一大碗餛飩被她吃到做后竟也不覺得有難以下咽的感覺。

        飯后呂冰慣常的挑了幾只果子榨汁;林鳶做甜點的興致又起來,預熱了烤箱對著手機上的甜食APP往電子秤的量杯里添加食材;進入了夜晚活動時間的nuts尚未適應新環境,在籠子里上躥下跳發出哐啷哐啷的聲響。

        房間里一時平和的幾乎令人發困,直至林鳶按著APP上的配方去準備開水,在按下電水壺開關的瞬間,房間里隨著滴的一聲長鳴陷入一片黑暗。

        “我好像記得下午回來的時候樓下貼了限電的公告。”手機屏幕上的光襯得林鳶的面色愈發發白,她雖然自認為不是什么循規蹈矩的人,但這般公然在違反規定之后再去找舍管恢復供電的事情她還是有點畏懼。

        “我去門口看看能不能把電閘拉回來。”當林鳶還在為拖呂冰下水而有點愧疚的時候,呂冰已經打開手電筒往外走了。她想如果能不驚動舍管就把事情解決自然是最好的結果,也就由著呂冰去鼓搗配電箱。

        所幸不多久后隨著又一聲滴的長鳴,房間里供電恢復,林鳶揉了揉被白熾燈晃到的眼睛,出了廚房才看到宿舍一進門墻上的配電箱。

        “抱歉讓你自己去找的舍管。”

        “沒事啊,就說燒水、洗衣服、吹頭發趕到一起就不小心超標跳閘了。”呂冰也沒想過自己那樣拙劣的謊言能瞞過林鳶,也就大大方方地把樓下發生的事情如實復述了一遍。

        “舍管說什么?”林鳶看著她綰起來的干燥的長發,深知這種借口騙鬼都不成,更何況是見遍了各類學生的舍管,但是呂冰不愿講她也就順著她往下說。

        “下不為例。”

        她們都知道舍管大概不過是念在初犯上放過了她們而已,林鳶抿了抿唇,到底什么也沒再說出來。她起身默默地開始收拾廚房里的一片狼藉,忽地對征用廚房就失去了興趣。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