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5章 巧合就是能这么多

        作者:°null
        更新时间:2018-10-14 01:56
        点击:403
        章节字数:35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周五下午,白杨卡着点下了班,飙车般的速度赶往了柳橙的公司等候她下班——据她所说,是那个大老板的事情,自己有?#35828;?#30473;目。

        六点十分,柳橙出现在公司门口,白杨鸣笛示意对方上车。

        “柳橙,你说的有点线索是怎么回事?”

        “你瞧你心急的,平时没见你哪天接我下班这么殷勤。”

        “你好烦啊!快说了啦!”

        “你开车吧,路上说。”


        周五晚上,s市似乎比平时显得更加拥堵。白杨的?#30331;?#22909;吃了红灯,停在了路口。

        “你最近忙着赶工,都没时间操心这件事。为了腾出周末的时间,我才特意叫你昨天加个班把该做的做完。?#39029;?#26152;天下班,去打听了酒吧?#24405;?#25511;的来源,周末我们去走一趟。不过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主要的线索还是要看你家有没有留下点什么东西。”

        “......除非是刑警调查吧,能取取指纹啥的,‘物证’的话......好像真的没什么......”

        “咱们先去一趟‘醉笑一坛’,找当天值班的酒保问?#26159;?#20917;,然后再到你家找找吧。”

        晚上九点,白杨和柳橙走出了酒吧,白杨的美?#25165;?#19978;她宛如吃了苍蝇一样的神色,不禁让一些路过她身边的人侧目。驱车回家,白杨将钥匙丢进了桌上的小筐,大喇喇地躺到了床上。这间小小的单身公寓因为白杨乱丢的衣物杂物,显得比平时更加拥挤。柳橙二话不说就爬上了床,踹了一脚白杨示意她离开之后,便开始在床上仔仔?#36214;?#22320;搜索起来。

        白杨看着趴在床上?#36335;?#25417;奸找证据一般的柳橙,不禁好笑:“老婆,我没出轨。”

        “死远点!谁是你老婆,我可对女生没兴趣。”

        “别呀,你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两家又是世交,?#39029;?#24471;也不赖,工资?#19981;?#34892;,不如咱们在一起吧。不管哪种意义上,我都会让你幸福的。”

        柳橙停下了?#31181;?#30340;动作,抓住一个枕头径直往白杨?#25104;先?#21435;:“你有这时间瞎bb,不如找找床底床头柜缝隙里有没?#26032;?#19979;的手链钱包证件之类的东西。”

        “好好好,我去找。”白杨捡起地上的枕头丢回到床上,“不过说真的,考虑一下我吧,小橙子~”

        “考虑一下你?然后看着你时不时出去一夜情一下,再丢个屁股小妹妹啥的?完了来找我哭吗?死白杨你有病吧你。”

        “......要说毒还是你的嘴最毒......怪不得小时候男生都怕你......就算有?#19981;?#20320;的都不敢表白。”

        “还不是你一天到晚被男孩子欺负!长那么大个子,天天就是个小哭包!偏偏?#19968;?#36824;多,男孩子都爱引起你注意。要不是?#19968;?#30528;你,你就等着跟?#20027;?#29577;一样哭死吧!”

        白杨撇撇嘴,弯腰开始仔细找起东西。

        公寓内的灯虽然很亮,但也照不到?#20999;?#32541;隙角落,白杨头贴着墙,使劲往床头柜后面的缝隙里看,发现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她把床头柜朝外拉了拉,灯光充足了一些,她发现有什么东西亮闪闪的,于?#24039;?#25163;将它掏了出来。

        “柳橙,你看,还真有东西落下。”白杨用纸巾擦了擦手链,递给了床上的柳?#21462;?br />

        柳橙?#25487;?#22352;在床上,仔细打量着手里的手链,试图找?#21483;?#21697;牌信息,未果。她灵机一动,掏出手机,打开了x宝,却也只搜出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手链,没有同款。

        “这手链?#30830;?#25105;这吧,总归是条线索,万一你把她弄丢了就不好了。再找找有没有别的吧,顺便你好好收拾一下你的屋子,乱死了...”

        “知道啦,管家婆!”

        “你给我闭嘴!”



        周六清晨,白杨未等?#31181;?#21709;起,自己就爬了起来洗漱穿着打扮——今天和柳橙?#24049;?#20102;要去调查一下欧文松背后的那位“大老板”。


        “起的挺早啊,白杨。”

        “不是和你?#24049;?#20102;嘛,重要的事我心里有数,不会捣糨糊的。”白杨把买好的豆浆油条递了一份给柳橙,然后坐在小区长椅上吃起了自己的早餐。

        柳橙一向有晨跑的习惯,除非天气极差,否则不会有例外。

        “吃完早饭我要回去洗个澡,然后我们再出发。”

        “no泼不楞。”


        不同于白杨那间小小的单身公寓,柳橙的房子位于小区内的复式公寓区,不论房屋规格还是装修精度,都要比白杨的要好很多。

        “橙子,?#30475;?#19968;来你家,我就后悔当初买房的时候为什么要和我爸吵架,然后不给我垫首付钱。?#19979;?#30340;钱?#36824;?#25105;那间小公寓了……”

        “谁让你个?#24213;?#20160;么时候出柜不好,偏要那时候犟。你又不是不知道白叔的脾气,吃软不吃硬的。你好好慢慢来,他也不至于发那么大火啊。本来这边新小区,咱们两家不都说好了买对门的么,现在就我一个。”

        “要不我把我那房子卖了,凑凑钱把对门买了?”

        “首付钱你凑的出来么?别指望我哈,?#19968;?#35201;还这房子的贷呢。你就省省吧,我洗澡去了。”



        上午九时四十五分,两个人来到了柳橙之前打听到的那间店,店铺不大,店门敞开着。从门口能够看见有人坐在里面,悠闲地吹着风扇,看着电影,咬着冰棍。

        “都七?#36335;?#20102;,不开空调么?”白杨心里犯着嘀咕,同柳橙一道走进?#35828;輟?br />


        “老板,你这卖监控是么?负责上门安装吗?我有个朋友就是你这买的,推荐的放心点。”柳橙开始客套起来。

        “你这个监控是要做什么用的?大概要什么价位的?”

        “就和那个酒吧的规格一样就行了。”

        “酒吧?什么酒吧?”

        “就那个‘醉笑一坛’。”

        “醉笑一坛……?哦那个酒吧啊,是唐老板推荐的吧。”

        “啊……对,是他。”

        白杨趁着这两人谈话的时候四处张望,回头发现有个?#24515;昴行?#36827;?#35828;輳?#37027;一身T恤中裤运动鞋的穿着打扮看不出任何特色。

        “哟,唐老板。你怎么来了?这俩小姑娘是你推荐过来买东西的么?”

        白杨心中一惊,连忙转头看向身边的柳橙,没想到的是柳橙面色如常,一丝惊讶都没?#23567;?br />

        被称作“唐老板”的男人打量了一眼白杨和柳橙,露出了一个白杨看不懂的笑容,然后转而笑着对店主说:“有生意还不好么?那你们先聊,我晚点再过来。”

        白杨正想着怎么才能留住这个“唐老板”,柳?#35748;确?#35805;了:“唐老板别急着走啊,一起吃个饭吧。”

        白杨呆站在原地,店里?#19997;?#30340;气氛让她觉得身处修罗场一般难受尴尬,她看着“唐老板”停下了脚步,然后将本欲戴上的一副工作手?#33258;俅问章?#22312;手里,转头看着柳橙,那眼神就好比柳橙是街边?#21862;么?#30340;促销员在威胁自己买产品一样。

        “大家都是欧老板的朋友嘛,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不是挺好?”柳橙微笑。

        白杨注意到,当柳橙提到欧文松的时候,这位唐老板明显放松了下来,于是笑了笑,说:“对,我和文松也算是?#38376;?#21451;了。既然这么巧遇见了,不如一起吃个饭吧,多个朋友也好。”

        “文松的朋友啊,?#20999;校?#20013;午就一起吃饭吧。”



        热闹的小饭馆里,白杨一行三人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点好了菜和酒水。服务?#32972;?#24320;的时候,饭桌上一度有些安?#30149;?#30333;杨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却听柳?#30830;?#38382;:“唐老板是做什么的啊?”

        “我啊,就是做建筑材料的。”

        “总感觉做和房地产相关的产业的人都很有钱呢。”柳橙打趣。

        “那也不一定,我当初来到S市也不过是个穷光蛋,赔了?#30473;副省?#21518;来奋斗了很久才站稳脚跟。”

        “佩服唐老板,在S市发展确实不太容?#20303;?#27809;点能力的话不行的。”

        唐老板笑了笑以作回应,没有再说?#21834;?br />

        白杨喝了一口茶,抬头问:“对了唐老板。你是怎么认识文松的?”

        “文松啊?”唐老板捏了捏手,回忆道,“我记得是我来S市没多久的时候,那时候生意场上不如意,就天天想喝酒。无意中发现这家酒吧,觉?#27809;?#19981;错,就天天固定去那了。酒吧也是刚开没多久吧,去的次数多了,文松就注意到我了,就时不时会聊聊天什么的,就越来越熟悉了。”

        “这样啊……因为之前文松跟我们提到说酒吧曾经有段时间难以经营下去,是因为有贵人?#22016;?#25165;能继续开下去,那贵人就是唐老板您了吧。”柳橙一边替唐老板倒茶,一边说着。

        唐老板笑了,谦虚道:“贵人算不上。主要是文松这个人也是看得出来不错的,又熟悉了,所以就帮了一把,并不是什么大不?#35828;?#20107;。”喝了一口茶后,他又问道:“你们呢?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呢。”

        “哦,我叫白杨,她叫柳?#21462;?#20063;就是经常去酒吧,所以认识了文松。”

        “你们说是我推荐去买监控的?”

        白杨瞥了一眼柳橙,看起来她似乎也被?#39318;?#20102;,立?#33150;?#31505;说:“其实是这样的……不知道文松有没有和您提到过,有个朋友?#19981;?#19968;个女孩子,但是没有留下联系方式,所以想通过监控查一下。”

        “监控还能给你查出联系方式不成?哪家小伙子啊,这么不走心。”唐老板抓了抓胡茬,漫不经心地看着四周。

        “呃……其实是我啦……”白杨尴尬。

        唐老板听完惊讶地看向白杨,而后面色?#25351;?#22914;常,又笑,低语:“哦……小年轻嘛……”随后对着白杨说,“监控数据确实是没了,毕竟文松拜托我的,我也?#38376;?#21451;试了?#30473;复危?#20294;是因为格?#20132;?#25402;彻底的,所以确实找?#25442;?#26469;,不好意思。”



        傍晚,柳橙的公寓里发出一声哀嚎:

        “啊——————————为什么啊!!!!!!!!!”

        “你吵什么吵!别给我扰民了。世界上有时候巧合就是能那么多,你能怎么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22270;?#24405;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