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5章 巧合就是能這么多

        作者:°null
        更新時間:2018-10-14 01:56
        點擊:344
        章節字數:3515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周五下午,白楊卡著點下了班,飆車般的速度趕往了柳橙的公司等候她下班——據她所說,是那個大老板的事情,自己有了點眉目。

        六點十分,柳橙出現在公司門口,白楊鳴笛示意對方上車。

        “柳橙,你說的有點線索是怎么回事?”

        “你瞧你心急的,平時沒見你哪天接我下班這么殷勤。”

        “你好煩啊!快說了啦!”

        “你開車吧,路上說。”


        周五晚上,s市似乎比平時顯得更加擁堵。白楊的車恰好吃了紅燈,停在了路口。

        “你最近忙著趕工,都沒時間操心這件事。為了騰出周末的時間,我才特意叫你昨天加個班把該做的做完。我趁昨天下班,去打聽了酒吧新監控的來源,周末我們去走一趟。不過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主要的線索還是要看你家有沒有留下點什么東西。”

        “......除非是刑警調查吧,能取取指紋啥的,‘物證’的話......好像真的沒什么......”

        “咱們先去一趟‘醉笑一壇’,找當天值班的酒保問問情況,然后再到你家找找吧。”

        晚上九點,白楊和柳橙走出了酒吧,白楊的美貌配上她宛如吃了蒼蠅一樣的神色,不禁讓一些路過她身邊的人側目。驅車回家,白楊將鑰匙丟進了桌上的小筐,大喇喇地躺到了床上。這間小小的單身公寓因為白楊亂丟的衣物雜物,顯得比平時更加擁擠。柳橙二話不說就爬上了床,踹了一腳白楊示意她離開之后,便開始在床上仔仔細細地搜索起來。

        白楊看著趴在床上仿佛捉奸找證據一般的柳橙,不禁好笑:“老婆,我沒出軌。”

        “死遠點!誰是你老婆,我可對女生沒興趣。”

        “別呀,你看,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兩家又是世交,我長得也不賴,工資也還行,不如咱們在一起吧。不管哪種意義上,我都會讓你幸福的。”

        柳橙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抓住一個枕頭徑直往白楊臉上扔去:“你有這時間瞎bb,不如找找床底床頭柜縫隙里有沒有落下的手鏈錢包證件之類的東西。”

        “好好好,我去找。”白楊撿起地上的枕頭丟回到床上,“不過說真的,考慮一下我吧,小橙子~”

        “考慮一下你?然后看著你時不時出去一夜情一下,再丟個屁股小妹妹啥的?完了來找我哭嗎?死白楊你有病吧你。”

        “......要說毒還是你的嘴最毒......怪不得小時候男生都怕你......就算有喜歡你的都不敢表白。”

        “還不是你一天到晚被男孩子欺負!長那么大個子,天天就是個小哭包!偏偏桃花還多,男孩子都愛引起你注意。要不是我護著你,你就等著跟林黛玉一樣哭死吧!”

        白楊撇撇嘴,彎腰開始仔細找起東西。

        公寓內的燈雖然很亮,但也照不到那些縫隙角落,白楊頭貼著墻,使勁往床頭柜后面的縫隙里看,發現了似乎有什么東西。她把床頭柜朝外拉了拉,燈光充足了一些,她發現有什么東西亮閃閃的,于是伸手將它掏了出來。

        “柳橙,你看,還真有東西落下。”白楊用紙巾擦了擦手鏈,遞給了床上的柳橙。

        柳橙盤腿坐在床上,仔細打量著手里的手鏈,試圖找到些品牌信息,未果。她靈機一動,掏出手機,打開了x寶,卻也只搜出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手鏈,沒有同款。

        “這手鏈先放我這吧,總歸是條線索,萬一你把她弄丟了就不好了。再找找有沒有別的吧,順便你好好收拾一下你的屋子,亂死了...”

        “知道啦,管家婆!”

        “你給我閉嘴!”



        周六清晨,白楊未等鬧鐘響起,自己就爬了起來洗漱穿著打扮——今天和柳橙約好了要去調查一下歐文松背后的那位“大老板”。


        “起的挺早啊,白楊。”

        “不是和你約好了嘛,重要的事我心里有數,不會搗糨糊的。”白楊把買好的豆漿油條遞了一份給柳橙,然后坐在小區長椅上吃起了自己的早餐。

        柳橙一向有晨跑的習慣,除非天氣極差,否則不會有例外。

        “吃完早飯我要回去洗個澡,然后我們再出發。”

        “no潑不楞。”


        不同于白楊那間小小的單身公寓,柳橙的房子位于小區內的復式公寓區,不論房屋規格還是裝修精度,都要比白楊的要好很多。

        “橙子,每次一來你家,我就后悔當初買房的時候為什么要和我爸吵架,然后不給我墊首付錢。老媽的錢只夠我那間小公寓了……”

        “誰讓你個傻子什么時候出柜不好,偏要那時候犟。你又不是不知道白叔的脾氣,吃軟不吃硬的。你好好慢慢來,他也不至于發那么大火啊。本來這邊新小區,咱們兩家不都說好了買對門的么,現在就我一個。”

        “要不我把我那房子賣了,湊湊錢把對門買了?”

        “首付錢你湊的出來么?別指望我哈,我還要還這房子的貸呢。你就省省吧,我洗澡去了。”



        上午九時四十五分,兩個人來到了柳橙之前打聽到的那間店,店鋪不大,店門敞開著。從門口能夠看見有人坐在里面,悠閑地吹著風扇,看著電影,咬著冰棍。

        “都七月份了,不開空調么?”白楊心里犯著嘀咕,同柳橙一道走進了店。


        “老板,你這賣監控是么?負責上門安裝嗎?我有個朋友就是你這買的,推薦的放心點。”柳橙開始客套起來。

        “你這個監控是要做什么用的?大概要什么價位的?”

        “就和那個酒吧的規格一樣就行了。”

        “酒吧?什么酒吧?”

        “就那個‘醉笑一壇’。”

        “醉笑一壇……?哦那個酒吧啊,是唐老板推薦的吧。”

        “啊……對,是他。”

        白楊趁著這兩人談話的時候四處張望,回頭發現有個中年男性進了店,那一身T恤中褲運動鞋的穿著打扮看不出任何特色。

        “喲,唐老板。你怎么來了?這倆小姑娘是你推薦過來買東西的么?”

        白楊心中一驚,連忙轉頭看向身邊的柳橙,沒想到的是柳橙面色如常,一絲驚訝都沒有。

        被稱作“唐老板”的男人打量了一眼白楊和柳橙,露出了一個白楊看不懂的笑容,然后轉而笑著對店主說:“有生意還不好么?那你們先聊,我晚點再過來。”

        白楊正想著怎么才能留住這個“唐老板”,柳橙先發話了:“唐老板別急著走啊,一起吃個飯吧。”

        白楊呆站在原地,店里此刻的氣氛讓她覺得身處修羅場一般難受尷尬,她看著“唐老板”停下了腳步,然后將本欲戴上的一副工作手套再次收攏在手里,轉頭看著柳橙,那眼神就好比柳橙是街邊死纏爛打的促銷員在威脅自己買產品一樣。

        “大家都是歐老板的朋友嘛,一起吃個飯認識認識不是挺好?”柳橙微笑。

        白楊注意到,當柳橙提到歐文松的時候,這位唐老板明顯放松了下來,于是笑了笑,說:“對,我和文松也算是好朋友了。既然這么巧遇見了,不如一起吃個飯吧,多個朋友也好。”

        “文松的朋友啊,那行,中午就一起吃飯吧。”



        熱鬧的小飯館里,白楊一行三人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點好了菜和酒水。服務員撤開的時候,飯桌上一度有些安靜。白楊想不出該說些什么,卻聽柳橙發問:“唐老板是做什么的啊?”

        “我啊,就是做建筑材料的。”

        “總感覺做和房地產相關的產業的人都很有錢呢。”柳橙打趣。

        “那也不一定,我當初來到S市也不過是個窮光蛋,賠了好幾筆。后來奮斗了很久才站穩腳跟。”

        “佩服唐老板,在S市發展確實不太容易。沒點能力的話不行的。”

        唐老板笑了笑以作回應,沒有再說話。

        白楊喝了一口茶,抬頭問:“對了唐老板。你是怎么認識文松的?”

        “文松啊?”唐老板捏了捏手,回憶道,“我記得是我來S市沒多久的時候,那時候生意場上不如意,就天天想喝酒。無意中發現這家酒吧,覺得還不錯,就天天固定去那了。酒吧也是剛開沒多久吧,去的次數多了,文松就注意到我了,就時不時會聊聊天什么的,就越來越熟悉了。”

        “這樣啊……因為之前文松跟我們提到說酒吧曾經有段時間難以經營下去,是因為有貴人相助才能繼續開下去,那貴人就是唐老板您了吧。”柳橙一邊替唐老板倒茶,一邊說著。

        唐老板笑了,謙虛道:“貴人算不上。主要是文松這個人也是看得出來不錯的,又熟悉了,所以就幫了一把,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喝了一口茶后,他又問道:“你們呢?還不知道你們叫什么呢。”

        “哦,我叫白楊,她叫柳橙。也就是經常去酒吧,所以認識了文松。”

        “你們說是我推薦去買監控的?”

        白楊瞥了一眼柳橙,看起來她似乎也被問住了,立刻訕笑說:“其實是這樣的……不知道文松有沒有和您提到過,有個朋友喜歡一個女孩子,但是沒有留下聯系方式,所以想通過監控查一下。”

        “監控還能給你查出聯系方式不成?哪家小伙子啊,這么不走心。”唐老板抓了抓胡茬,漫不經心地看著四周。

        “呃……其實是我啦……”白楊尷尬。

        唐老板聽完驚訝地看向白楊,而后面色恢復如常,又笑,低語:“哦……小年輕嘛……”隨后對著白楊說,“監控數據確實是沒了,畢竟文松拜托我的,我也讓朋友試了好幾次,但是因為格式化挺徹底的,所以確實找不回來,不好意思。”



        傍晚,柳橙的公寓里發出一聲哀嚎:

        “啊——————————為什么啊!!!!!!!!!”

        “你吵什么吵!別給我擾民了。世界上有時候巧合就是能那么多,你能怎么辦?”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