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93章 11彈 天空樹

        作者:0haruka0
        更新時間:2018-12-16 18:03
        點擊:382
        章節字數:4029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霰彈槍。

        那是一種火力大、殺傷面寬、用于近戰的高效武器。

        而理子手里拿著的這把溫徹斯特M1887霰彈槍則是第一支真正成功生產的連發霰彈槍。

        哪怕不知道希爾德4顆魔臟的位置,只要有霰彈槍也絕對能給她致命一擊。

        可是——

        「……啊呵呵呵。」

        整個空間都被希爾德的笑聲所籠蓋,而理子舉槍瞄準的位置卻空無一人。

        ——看來希爾德也在防備著理子。

        呲啦。

        照明燈像壞掉似的一閃一滅。

        理子見了立刻條件反射地向旁跳開。

        她的左手迅速拉桿退膛換掉子彈,接著幾乎同一時間朝自己的影子下面扣動扳機。

        轟!

        「怎么了4世?難道你的忠誠是騙人的嗎?」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才對。」

        理子不斷變換著自己的方位,沒有一刻停下腳步。

        「你跑得這么快是因為自己缺乏魅力所以害怕下屬背叛嗎?」

        「呵呵,這可是在考驗你。」

        兩人一邊噓寒問暖,一邊在這還未完工的樓層上移動著。

        「畢竟你有過好幾次背叛的先例呢,如果當成是『飯后甜點』我倒是可以付之一笑,不過呢~」

        「我可不會像亞里亞那樣被你騙得團團轉還對你死心塌地呢,真是愚蠢——」

        噠。

        理子突然停下腳步。

        「別搞錯了希爾德。」

        她用冰冷的聲音打斷了希爾德。

        「那只是我跟亞里亞的打情罵俏、培養感情。」

        「亞里亞可是要在大結局里跟理子一起走向happy end的最佳人選,像你這種活了幾百年在動畫里根本活不過1集的大嬸少拿自己跟亞里亞相提并論啊!」

        「……4世。」

        希爾德從理子不遠處的柱子陰影里憑空出現。

        她的臉色像她那病態的皮膚一樣難看。

        「終于肯出現了嘛,不再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躲躲藏藏?」

        理子立刻舉起霰彈槍對準了希爾德。

        「你應該知道那種玩具對我來說根本沒用,相反只要我一聲令下,就像這樣——」

        啪。

        希爾德右手打了個響指。

        「那個耳環里的蛇毒就會就會從你的傷口滲入,只要10分鐘就會死哦。」

        希爾德看到理子的肩膀在顫抖滿意地笑了起來。

        ——果然不管是誰都是怕死的。

        「除非你可以在這之前把整個耳朵都切掉,那樣也是能逃過一死的呢。」

        這個蝙蝠形狀的耳環是作為德古拉家族正式臣下的證據——是為了懲罰背叛者,讓他們為自己的罪付出代價的東西。

        「不過那樣就太可惜了,我很喜歡你的容貌呢。」

        「抱歉了呢,那種事情還是讓別人去做吧,畢竟女人最重要的3件東西之一就是臉呢。」

        理子揚起下巴,一改先前對希爾德的順從模樣。

        順便一提,另外兩件是豐乳和翹臀。

        「這點你倒是跟我不謀而合呢。」

        希爾德用食指點著嘴唇,若有所思地表示贊同。

        「吶理子,我知道的哦。」

        「雖然從以前你就憎恨我,但同時也在憧憬著我對吧?這種矛盾的感情讓我非常心疼呢。」

        「所以我決定再給你一次機會,跟我做個交易吧。」

        她合起遮陽傘,用傘尖指著靠在柱子上的亞里亞。

        「砍掉亞里亞一只耳朵我就替你取下耳環。」

        「——什!」

        華生向旁邊跨出一步擋在亞里亞身前。

        希爾德提出的條件非常吸引人,何況對理子來說欺騙和出賣同伴是家常便飯。

        剛才理子的行為是因為沒有跟希爾德談成條件嗎?

        這時,理子側過身用余光看向亞里亞。

        「……」

        亞里亞沒有說話,只是正視著理子的眼睛。

        (……果然。)

        華生警惕地握緊了手中的一槍一劍。

        「我還可以對你剛才的冒失既往不咎呢。」

        希爾德繼續開出讓理子心動的條件。

        「怎么樣?很劃算吧?」

        「……確實呢。」

        理子輕聲笑了起來。

        「那——」

        「——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會愚蠢到相信你吧。」

        (……誒?)

        理子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華生一時不知所措起來。

        「你知道嗎?維拉德那時候也說過一樣的話呢……啊,這難道是你給自己立下的flag?」

        「畢竟在那之后維拉德就被我們打倒了呢。」

        「4世!」

        希爾德的臉色立刻發生變化,血紅色的眼眸冷冷地盯著理子。

        「……啊哈哈哈對、對!就是這個表情!」

        理子猛地一下皺起眉,然后突然放聲大笑。

        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理子戴著蝙蝠耳環的左耳流下一滴黑色的血滴。

        ——那是致死的劇毒。

        「對不小心頂撞到自己的廢物不會輕易讓他死去,而是盡情地玩弄他折磨他、聽他的慘叫、享受他對你的恐怖。」

        傳聞,德古拉伯爵在成為吸血鬼之前是古羅馬尼亞名將,因殘忍而出名。

        看來希爾德也是個抖S——雖然有些諷刺,但不愧是維拉德的女兒。

        「這才是真正的你啊希爾德!」

        「那種閨蜜情深的感人游戲一點都不適合你。」

        她毫不顧忌地戳穿了先前兩人營造出來的親密無間的假象。

        無論是希爾德還是理子都明白她們是不可能相信對方的。

        「你把我惹火了,4世。」

        希爾德的身體周圍發出「呲啦呲啦」的電流聲。

        「別以為我會讓你這么簡單的死去。」

        「啊哈哈哈哈,別這么著急,在我把帳跟你算清楚之前是絕對不會比你先死的!」

        這么說著的理子朝著希爾德發動了攻擊。


        「華生,喂華生……」

        在僅有4個人的空曠樓層上,希爾德和理子的對話毫無疑問全部被亞里亞和華生聽到。

        亞里亞掙扎著想要站起,但無論如何都只能抬起手指——至少比剛剛要好很多。

        「……吶亞里亞。」

        華生保持著背對著亞里亞的姿勢垂下手中的一槍一劍。

        「你為什么想救她呢?」

        「……哈?」

        華生在這種時候問出這么莫名其妙的話讓亞里亞一時有點發愣。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

        正當亞里亞想脫口而出的時候華生自顧自地繼續說了下去。

        「很奇怪啊……我都快搞不懂了,無論是你還是峰理子。」

        「峰理子背叛過你,可你竟然還是相信她。」

        「她也是……明明知道只要服從希爾德就可以明哲保身,但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你。」

        或許在理子對希爾德開槍之前華生無法確定理子到底是不是再一次背叛了亞里亞,但是現在他已經看清楚了——理子這場早有計劃的背叛。

        而且他還能看出理子剛剛激怒希爾德也是故意的。

        只是、為什么?

        在華生調查的資料當中,理子是個擅長腳底抹油、關鍵時候出賣同伴保全自己的沒有原則的小人——或許是他高傲的自尊心在作怪,又或許是在嫉妒亞里亞比起他更相信理子。

        但是現在,那個被他認為是小人的理子卻在保護亞里亞。

        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老實說,華生有點不知所措,甚至有些辨別不清自己該做什么。

        「華生,我不知道你在猶豫什么,但現在沒有時間讓你繼續發呆了。」

        亞里亞的聲音在華生背后響起。

        她的身體情況似乎每一秒都在好轉,現在已經能夠抬起手臂。

        「理子現在中了劇毒,大概還剩下不到9分鐘,我們要在理子毒發之前把希爾德打敗再送她去醫院。」

        「我知道這有點強人所難,但我們沒有其他選擇。」

        亞里亞嘗試著合攏手指握成拳頭的形狀。

        「你有沒有想過……這可能也是峰理子故意和希爾德演的一場戲。」

        華生沒有放松警惕——大概是理子的出爾反爾讓華生對她更是加強防范。

        「——理子不會這么做。」

        然而他的好心提醒卻被亞里亞毫不猶豫地反駁回去。

        「你有證據嗎?」

        華生不屑地哼了一聲。

        「證明峰理子不會這么做的證據。」

        「……華生,你對理子有偏見。」

        即使是平時遲鈍的亞里亞也能察覺到華生對理子的敵視。

        實際上華生這么看理子真的有些冤枉她了。

        理子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一句欺騙亞里亞的話。

        不管是希爾德來找她加入『眷屬』、還是昨天晚上依偎在亞里亞身上說的那些話、又或者是理子去監察科。

        這些理子都沒有撒謊。

        她做的只是隱瞞。

        只要稍微調查一下就會發現理子『伊·U』里的好友、擅長毒藥的夾竹桃因為某個事件通過司法交易進入了武偵高的監察科。

        那么就不難產生疑問——為什么理子在跟亞里亞「約會」之前要去找夾竹桃?

        結合現狀來看的話,答案只有一個。

        理子委托夾竹桃制作了一種跟希爾德給她的毒藥藥效類似的藥物,但不會對人體有害。

        目的就是為了接近希爾德。

        ——利用亞里亞來取得希爾德的信任、接近她、然后……殺了她。

        「所以就算我能證明你也不會聽進去吧。」

        何況亞里亞沒有證據。

        難道用直覺去說服華生?

        「……」

        華生沉默了。

        亞里亞說的是事實——即使他不想承認。

        難道比起幾代搭檔的華生,羅賓更得福爾摩斯的信任嗎?

        華生不想承認這種莫名其妙的憋屈感。

        「我明白了,我不會勉強你。」

        亞里亞長呼了一口氣。

        「但我希望你不要阻礙我們。」

        她不知道為什么華生會出現在這里——也沒有興趣去追根究底,亞里亞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多心了——可她確實在擔心華生會阻止她。

        接著亞里亞用雙手支撐起身體的重量,緩緩站起。

        但是——

        「……呃!」

        由于沒有力氣,歪歪倒倒的身體失去平衡向前而倒去。

        噠。

        沒有意料之中的疼痛,亞里亞感覺到有人接住了她——那個人的身上傳來一股淡淡的肉桂香味。

        「……現在的你,又能做什么呢?」

        華生一手放在亞里亞的腰間,一手扶著她的肩膀。

        「做不做得到和想不想做事兩回事。」

        「雖然剛剛對理子說了很裝模作樣的話,可我不希望她死掉。」

        亞里亞露出無奈的表情。

        「之前我也跟你一樣呢,認為福爾摩斯跟羅賓是不可能成為同伴的。」

        「我們有一起笑過、爭吵過、并肩作戰過……也有過、背叛。」

        「可是跟理子在一起的時間越長,我的看法觀念都慢慢被改變了。」

        「久而久之……視線再也無法從她身上挪走。」

        「就算她今天想跟我決一生死,我也會痛痛快快地跟她打上一場。」

        「只要、那是她自己的意志。」

        「……」

        華生張著嘴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或許亞里亞沒有經歷過、對這種情感還不了解,但他明白。

        那個溫柔的聲音、寵溺般的眼神、一提到理子連心跳頻率都會比平時快幾拍。

        毫無疑問。

        ——亞里亞喜歡上理子了。

        「……事先聲明。」

        大概沉默了數秒,華生如釋重負地嘆了一口氣。

        雖然「得知未婚妻喜歡上別的女人而松口氣」聽上去很奇怪,可華生有不能告訴任何人的秘密。

        「亞里亞喜歡上別人」這件事對他來說或許并不是件壞事。

        「我不相信峰理子那個女人。」

        「華——」

        「——但是我相信你。」

        華生看向幾乎被他抱在懷里的亞里亞。

        「『華生』沒有理由不信任『福爾摩斯』。」

        他支撐著亞里亞半個身子的重量,從口袋里拿出無針式注射器。

        「這是即時起效的『薄翳』。」

        「薄翳」。

        那是武偵用的中樞神經刺激藥,能夠暫時增強集中力、可以在黑暗中視物——這東西在日本是被禁止使用的。

        根據經驗,凡是注射這個東西的敵人都很棘手。

        「我不知道會對你有什么副作用,但如果你想救峰理子的話只有這個方法。」

        「不用擔心,我也會在旁邊協助你。」

        亞里亞點點頭。

        接著華生「喀」的一聲把「薄翳」注射進亞里亞頸間的血管。

        「現在恐怕還剩下7分鐘了。」

        「我對希爾德下的毒沒有十足的把握,想救峰理子的話最好在5分鐘之內打敗希爾德。」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