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34章 眼前人

        作者:缓缓吃药
        更新时间:2018-10-13 16:17
        点击:381
        章节字数:19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袁千金什么时候回来?”

        “有消息说,今晚。”

        “那可以准备好了,就明早吧。”

        “这个消息卖给你,也有另外的价钱吧。”

        拿着荷包的女子冷笑了一声,把银两扔到那人手里,道:“把马喂好了,别出差错就行,事成还有更多?#20040;Α?rdquo;

        “这是当然,姑娘放心就是了。”

        女子戴着兜帽,黑暗里只看得到她一双冷的眼睛,男子惦着手里的银两,讪笑着?#20004;?#20102;黑夜里。

        秋日的风露渐重,后巷的一盏白灯幽幽,女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人影在地?#20808;?#28246;面寂静,直到不远处人语喧哗,她才挪进了门。


        一道新的屏风。

        青妩看到的时候有些惊讶,屏风上画的仍旧是青山翠竹,只?#36824;?#27809;有题词,也没?#26032;?#27454;,是赵眇然画的。

        细细和其他人都忙着收拾行李,她本来以为这个点眇然该睡了,还特意叮嘱她们动作小一些,没想到一进卧房并没有看到眇然。青妩走到书房,看到书房的幽微烛火时,心一下子放了下来,然而她不想打扰眇然读书,便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背影。

        外面有些吵闹,有人举着火把走来走去,眇然揉了揉额角,放下了手里的书,可能是直觉,她总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25442;?#22836;就看到有个人影立在门口。

        “阿妩?”

        青妩瘦了,仍旧穿着孝服,无妆也无装饰,寡淡到极点反而是清水芙蓉。

        眇然也瘦了,可能是因为烛火的?#21557;模?#38738;妩总觉得她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她惊讶地从书桌前站起来,双颊带着憔悴,还有不自然的嫣红,看?#20808;?#23601;像生病了。

        眇然举着灯盏走向青妩,正欲开口,青妩走过去抬手摸上眇然的脸颊,蹙眉道:“怎么只穿这么点。”

        眇然穿的还是夏日的单衣,青妩把自己的?#25918;?#35299;下来,刚想披在眇然身上,又想到自己刚从外面回来,道:“我刚回来,衣服上沾染了寒气,你去找件新的换上。”

        青妩回头吩咐人?#20808;?#33590;,眇然捉住她的手,叹息:“你的手比我的还凉,应该是你自?#21512;?#21435;换件厚衣?#36873;?rdquo;

        青妩凝视着眇然的脸,笑道:“知道了。总算回来见你了。”

        眇然攥着青妩的手,道:“没想到你今天回来了。”

        青妩只觉得看到她就足够愉悦,一时间诸多的阴郁与?#34924;?#37117;能?#23383;?#36523;后,她没忍住抱了一下眇然,这种孩子似的?#24403;?#32473;她温暖的慰藉。青妩的身上还有风露的滋?#21486;?#30471;然嗅着衣服上沾染的寒冷,也感受着怀中人的热度,她本来准备好的极?#28363;?#30340;笑容,在背对青妩的时候,慢慢消失,只剩自嘲的疲惫。


        细细整理好房间的时候,恰好听到两人在屏风前说话,青妩倚在榻上,对眇然道:“之前的那个你怎么给弄坏了?”

        “摔了一跤,不小心跌坏了。”

        青妩?#36824;?#19968;笑,道:“罚你改天在上面题字。”

        “不如今天吧。”

        未等青妩说话,细细转身去拿笔墨,青妩道:“你倒难得有兴致。”

        眇然看细细磨墨,道:“想好好陪你。”

        不知怎么,青妩觉得这句话有点奇怪,然而又没什么好奇怪的,她歪在榻上,?#38169;?#28982;认真题字。细细不知道什么时候退下去了,外面也变得寂静,甚至能听到阶下的虫鸣,烛火摇?#32602;?#22905;有些困了,还是望着眇然不舍得合眼。她很累,又安心,外祖母的离世,尚书府的纷扰,似乎都离得很远,只有眼前人是生动的。

        眇然题的仍是那句旧词,西窗下,风摇翠竹,疑是故人来。

        只?#36824;?#33853;款变成了,赠青妩。

        眇然把笔收好,正好看见青妩掩着袖子打哈?#32602;?#36947;:“困?#35828;?#35805;,就去睡吧。”

        青妩摇摇头,道:“过来陪我说会儿话。”

        两个人挤在榻上,眇然?#21097;?ldquo;说什么?”

        青妩笑了一声,声音闷闷的,道:“看着你我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眇然把玩着青妩的一络头发,想了想说:“老夫人去得还好?”

        “没什么痛苦,也没留下什么话,本来我是遗憾的,后来又觉得干干净净离开也是好的。为什么人都想追求长生?我有时候想与其长命百岁?#30446;?#29100;着,不如早早地离开了。”

        眇然把食指放在青妩唇上,道:“慎言。”

        青妩道:“你说世人求仙问道,做神仙真的那样好吗?有个道士说祖母福缘深厚,只要下辈子继续行善就能得道,可是得道之后又是什么呢?”

        “?#20063;?#30693;道。”

        “我也不知道。”

        两个人面面相觑,挨着肩膀笑了起来,眇然道:“李太?#20934;?#26102;行乐,或许那样也是好的。来世难知,今朝有?#30130;?#20309;必难为余生。”

        青妩听她语气,颇有潦倒之意,正欲深究,眇然埋在她的肩膀上,轻声道:“有人对我说,缘分天定,人生大梦。但是我觉得能梦见你一场,一切就值得。”

        “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青妩话未说完,眇然吻住了她。

        青妩觉得有点窒息,还有种?#36824;?#19968;切的甜蜜,整个人如?#22993;沃小?#22905;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由眇然牵引着她去做,她把自己放心地交给她,快乐亦是,疲惫亦是。她本来想问一句,你怎么会这些?可是她太困了,到最后竟?#25442;?#26127;?#33080;?#22320;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有点恐怖的梦,在梦里眇然竟然想扼死她,梦里的痛哭,梦里的疼痛,梦里的喘息,湿润的眼泪落在?#25104;希?#20912;冷的感觉太过真实。她记得梦里濒死的自?#33655;?#20986;手去想摸摸眇然的脸,眇然一下子松开手颤抖着躲开,便只剩她自己留在灰暗的梦里。

        梦醒了就好了,天就要亮了,青妩睁开眼。


        国庆节快乐,?#19981;?#30340;小可爱点一下收藏和评论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