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34章 眼前人

        作者:陸飲溪
        更新時間:2018-10-13 16:17
        點擊:296
        章節字數:1913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袁千金什么時候回來?”

        “有消息說,今晚。”

        “那可以準備好了,就明早吧。”

        “這個消息賣給你,也有另外的價錢吧。”

        拿著荷包的女子冷笑了一聲,把銀兩扔到那人手里,道:“把馬喂好了,別出差錯就行,事成還有更多好處。”

        “這是當然,姑娘放心就是了。”

        女子戴著兜帽,黑暗里只看得到她一雙冷的眼睛,男子惦著手里的銀兩,訕笑著閃進了黑夜里。

        秋日的風露漸重,后巷的一盞白燈幽幽,女子不知道在想什么,人影在地上如湖面寂靜,直到不遠處人語喧嘩,她才挪進了門。


        一道新的屏風。

        青嫵看到的時候有些驚訝,屏風上畫的仍舊是青山翠竹,只不過沒有題詞,也沒有落款,是趙眇然畫的。

        細細和其他人都忙著收拾行李,她本來以為這個點眇然該睡了,還特意叮囑她們動作小一些,沒想到一進臥房并沒有看到眇然。青嫵走到書房,看到書房的幽微燭火時,心一下子放了下來,然而她不想打擾眇然讀書,便站在門口看著她的背影。

        外面有些吵鬧,有人舉著火把走來走去,眇然揉了揉額角,放下了手里的書,可能是直覺,她總覺得有人在看著自己,一回頭就看到有個人影立在門口。

        “阿嫵?”

        青嫵瘦了,仍舊穿著孝服,無妝也無裝飾,寡淡到極點反而是清水芙蓉。

        眇然也瘦了,可能是因為燭火的映襯,青嫵總覺得她有什么地方不一樣,她驚訝地從書桌前站起來,雙頰帶著憔悴,還有不自然的嫣紅,看上去就像生病了。

        眇然舉著燈盞走向青嫵,正欲開口,青嫵走過去抬手摸上眇然的臉頰,蹙眉道:“怎么只穿這么點。”

        眇然穿的還是夏日的單衣,青嫵把自己的斗篷解下來,剛想披在眇然身上,又想到自己剛從外面回來,道:“我剛回來,衣服上沾染了寒氣,你去找件新的換上。”

        青嫵回頭吩咐人上熱茶,眇然捉住她的手,嘆息:“你的手比我的還涼,應該是你自己先去換件厚衣裳。”

        青嫵凝視著眇然的臉,笑道:“知道了。總算回來見你了。”

        眇然攥著青嫵的手,道:“沒想到你今天回來了。”

        青嫵只覺得看到她就足夠愉悅,一時間諸多的陰郁與煩惱都能拋至身后,她沒忍住抱了一下眇然,這種孩子似的擁抱給她溫暖的慰藉。青嫵的身上還有風露的滋味,眇然嗅著衣服上沾染的寒冷,也感受著懷中人的熱度,她本來準備好的極妥帖的笑容,在背對青嫵的時候,慢慢消失,只剩自嘲的疲憊。


        細細整理好房間的時候,恰好聽到兩人在屏風前說話,青嫵倚在榻上,對眇然道:“之前的那個你怎么給弄壞了?”

        “摔了一跤,不小心跌壞了。”

        青嫵不過一笑,道:“罰你改天在上面題字。”

        “不如今天吧。”

        未等青嫵說話,細細轉身去拿筆墨,青嫵道:“你倒難得有興致。”

        眇然看細細磨墨,道:“想好好陪你。”

        不知怎么,青嫵覺得這句話有點奇怪,然而又沒什么好奇怪的,她歪在榻上,看眇然認真題字。細細不知道什么時候退下去了,外面也變得寂靜,甚至能聽到階下的蟲鳴,燭火搖曳,她有些困了,還是望著眇然不舍得合眼。她很累,又安心,外祖母的離世,尚書府的紛擾,似乎都離得很遠,只有眼前人是生動的。

        眇然題的仍是那句舊詞,西窗下,風搖翠竹,疑是故人來。

        只不過落款變成了,贈青嫵。

        眇然把筆收好,正好看見青嫵掩著袖子打哈欠,道:“困了的話,就去睡吧。”

        青嫵搖搖頭,道:“過來陪我說會兒話。”

        兩個人擠在榻上,眇然問:“說什么?”

        青嫵笑了一聲,聲音悶悶的,道:“看著你我又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眇然把玩著青嫵的一絡頭發,想了想說:“老夫人去得還好?”

        “沒什么痛苦,也沒留下什么話,本來我是遺憾的,后來又覺得干干凈凈離開也是好的。為什么人都想追求長生?我有時候想與其長命百歲的苦熬著,不如早早地離開了。”

        眇然把食指放在青嫵唇上,道:“慎言。”

        青嫵道:“你說世人求仙問道,做神仙真的那樣好嗎?有個道士說祖母福緣深厚,只要下輩子繼續行善就能得道,可是得道之后又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兩個人面面相覷,挨著肩膀笑了起來,眇然道:“李太白及時行樂,或許那樣也是好的。來世難知,今朝有酒,何必難為余生。”

        青嫵聽她語氣,頗有潦倒之意,正欲深究,眇然埋在她的肩膀上,輕聲道:“有人對我說,緣分天定,人生大夢。但是我覺得能夢見你一場,一切就值得。”

        “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青嫵話未說完,眇然吻住了她。

        青嫵覺得有點窒息,還有種不顧一切的甜蜜,整個人如墜夢中。她不太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就由眇然牽引著她去做,她把自己放心地交給她,快樂亦是,疲憊亦是。她本來想問一句,你怎么會這些?可是她太困了,到最后竟然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她做了一個有點恐怖的夢,在夢里眇然竟然想扼死她,夢里的痛哭,夢里的疼痛,夢里的喘息,濕潤的眼淚落在臉上,冰冷的感覺太過真實。她記得夢里瀕死的自己伸出手去想摸摸眇然的臉,眇然一下子松開手顫抖著躲開,便只剩她自己留在灰暗的夢里。

        夢醒了就好了,天就要亮了,青嫵睜開眼。


        國慶節快樂,喜歡的小可愛點一下收藏和評論咩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