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8章 08

        作者:詩人Darwin
        更新時間:2018-10-10 18:18
        點擊:237
        章節字數:3050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伏壽落下手中白子,抬眼望向獨孤靖瑤,視線落在她的臉上。今日獨孤靖瑤話不多,偌大的寢宮中,只有棋子落于棋盤的聲音。伏壽雖然不解,卻并不想首先拾起話頭,她在等,等獨孤靖瑤先問。今日伏壽宣獨孤靖瑤入宮下棋,便是給她機會解昨日街市上的困惑。

        獨孤靖瑤捏著棋子,思緒卻并不在這棋盤上。昨日與獨孤止的一番對話,說到伏壽時,自己竟然對兄長起了剎那殺意,她的心里除了后怕,還有一點,那就是伏壽與明君之間,自己為何如此介意,竟然有弒兄的想法。

        些許是思緒難解,獨孤靖瑤垂著頭嘆了口氣。

        “怎么了?”伏壽抬手撫上獨孤靖瑤的臉頰。

        獨孤靖瑤愣了一下,下意識頭往后抬了抬,躲開伏壽觸碰。

        伏壽撫她的手停在半空,這樣的舉動讓她也愣了愣。轉念一想,以為獨孤靖瑤還在為街市中看到自己而生氣。


        “在想紅衣衛的事。”獨孤靖瑤笑著解釋,推開自己眼前伏壽的手。“下棋,下棋……”她彎著眉眼,落下手中黑子。“看來要輸了。”自己落棋的地方不對,使黑子落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她搖頭嘆息,“下不過阿伏。”聲音委屈至極,似乎真的覺得惋惜。

        伏壽看著棋局,“可以悔棋。”她推翻平日里不許獨孤靖瑤悔棋的規矩,伸手想幫她拿起剛才下的黑子。

        “不了。”獨孤靖瑤擺手,落落聳肩,“我不想下了。”

        伏壽也不強求,望著獨孤靖瑤,對方卻像在躲她,眼神游離,看棋子,看手邊茶盞,就是不與自己對視。

        “你躲我為何?”伏壽笑問。

        “哪有。”獨孤靖瑤仍是眼神飄忽,也不知該把視線落在哪里。“我昨日在楚都街市見著一個與你極像之人。”她選了件今日不在自己思緒里的事。

        “嗯。”伏壽挑眉,“好看嗎?”

        “嗯?”獨孤靖瑤沒料到伏壽會這么問,她咬唇想了片刻。“還行吧。”她抬手捏棋罐盅的黑子玩,“我還以為是你呢,轉念一想,又覺得你出宮怎么可能不會告訴我。”

        “是我。”伏壽搭著雙手,并沒有對這個話題有迂回之意。

        這話讓獨孤靖瑤陡然變色,錯愕的神情轉瞬即逝,她努嘴而笑。“哦。”一字回之,似乎沒有深究的想法。

        伏壽繼續說道,“昨日不是我第一次出宮。”說完,她繼續盯著獨孤靖瑤,小將軍的臉上卻無二意,還是那副毫不在意的模樣。“我以為你會介意,看來是我多慮。”她輕柔一笑。

        “阿伏要做的事想必都有自己的主意,下次出宮可與我一起,我知道楚都中哪里有趣。”獨孤靖瑤坐累了,抬起一條腿,一只手肘搭在自己膝上,吊兒郎當地盯著寢宮門口。

        “公子止是要帶我去春風樓?”伏壽捂嘴而笑。

        “阿伏。”獨孤靖瑤回過頭,眼神款款,她張了張嘴,要說的話沉寂了片刻。“別試探我了。”她幽幽道。

        伏壽眉頭緊鎖,有些恍惚。“我沒有……”她慌忙解釋,雙目落入獨孤靖瑤款款眼眸。慌亂間,不知是被獨孤靖瑤道出實情的慌亂,還是她真的并無此意。

        獨孤靖瑤倒是不介意,抬頭向上看,雙肘握臥在身后。“我只是有些吃驚會在宮外看到你,還是一襲布衣。”她悻悻說著,轉過頭,這次眼神并沒閃躲。“你不用瞞著我的。”她安慰伏壽。

        這時伏壽已從詫異中掙脫,目光堅定,凝望獨孤靖的眼睛。“那你覺得我有意瞞你?”話末,聲音里帶著少許顫音。

        獨孤靖瑤渾不在意,繼續聳了下肩。“兄長說,不可揣測天子。”

        伏壽眼中含淚,“不可揣測天子?”她惆悵問道,“朕想必也不敢揣測獨孤將軍。”她泛泛而笑,想要逼退眼中水漬,卻不爭氣的讓它滑向臉頰。伏壽不是單單為了獨孤靖瑤而哭,昨日夜里揩去的情緒又涌上心頭,這眼淚也有血肉至親帶給她的遺憾。

        獨孤靖瑤爬起來,俯身伸手擦掉伏壽眼角泛光。“我不是這個意思……”她語氣軟下來,心中并未焦灼伏壽瞞著她出宮的事,今日語氣不好,還是昨夜她為何會對兄長起殺意。獨孤靖瑤眨著眼睛,想要說出昨夜自己與兄長的事,還有自己剎那起的歹意,一聲嘆息里,終究還是咽了回去。她痛苦地閉上眼,又是一聲嘆息。

        伏壽有些動容,“靖瑤。”她輕聲喚道,嘴角顫動。她想說自己現在走的每一步都是先帝布局,也想說血肉至親不久后便會為了一方帝位對自己刀劍相向。這些話到了喉嚨,伏壽還是生生咽回去。“我不是有意瞞你。”她也擇了一條如今看來并不為大的事。

        “我知道。”獨孤靖瑤莞爾輕笑,手在伏壽臉頰上一捏。“阿伏笑起來的樣子最好看。”

        伏壽拍掉她的手,“也不知今日是誰惹我哭?”她看著獨孤靖瑤,眼角依舊泛光,臉上卻是笑意。

        “你怎知我沒有偷偷哭過?”獨孤靖瑤笑道,還有一事掛在她心頭。“阿伏,你可知如今楚都山林有兵扎營?”

        伏壽沒料到獨孤靖瑤已經發現此事,這下也不打算瞞著。“伏均的兵。”

        聽到伏壽知道此事,獨孤靖瑤心中有惑也不愿意深究,只是沒想到伏壽在宮中消息也如此靈通。“逼宮?”她斟酌著說出自己心中揣測。

        伏壽伸手捂住獨孤靖瑤的嘴,示意隔墻有耳。她起身走到獨孤靖瑤身邊落座,嘴角貼近她的耳朵。“太后的兵。”

        耳邊傳來的熱氣讓獨孤靖瑤臉上不禁有了泛紅,稍一回頭,便看到伏壽與自己咫尺之距。獨孤靖瑤舔了舔唇,只覺得臉頰燒得厲害,連耳朵都有被火灼傷的燙意。。

        “你臉紅什么?”伏壽挪開一點,指著獨孤靖瑤的耳朵。“比你衣服還要鮮艷。”

        獨孤靖瑤不想讓伏壽看出自己的失態,慌忙掩飾。“最討厭別人靠我這么近。”她口是心非,轉過身又盯著棋局。

        “平日你躺在我腿上怎么沒見你如此嬌羞。”伏壽不依不饒,側身繞到獨孤靖瑤跟前,又是咫尺相望。

        “何時逼宮?”獨孤靖瑤問。

        這話讓伏壽失了逗獨孤靖瑤的興致,她坐回原來下棋時的位置。“他們在等曹滿的兵。”

        “你要我做什么?”獨孤靖瑤眉頭緊鎖,如今紅衣衛不成氣候,如若太后真的逼宮,自己父親又遠在邊塞,伏壽怕是根本應對不了。

        伏壽望著獨孤靖瑤,又是一笑。“猜不透你。”她繼續在棋盤中落入自己的白子,“有一事。”她扶住衣袖,神色凝重。“斬紅衣衛一千人頭,用我的名號。”

        獨孤靖瑤一驚,“用天子名義殺人?”她不懂,城中將士本就不多,如今楚都之外還扎營五萬大軍,伏壽這不是殺人,是自斷后路。

        伏壽握著棋子,白色礙眼,尤其燈火相助。“三千紅衣衛中怕是有優劣之等,你不是已經為我劃分出來了么?”她輕笑道。

        獨孤靖瑤越來越看不懂伏壽,楚都之外的事她知,自己營中所作也知。

        “不用如此猜我。”伏壽像是知道獨孤靖瑤心中所想,“靖瑤啊,我是天子,自然有人告訴我楚都內外之事。”她眉眼抬笑,神色中剛才柔弱泛光身影已尋不到蹤跡。“我不會騙你的。”她誠懇道,“這天下沒有一人比你對我更為重要。”她伸手摸獨孤靖瑤的臉,這次獨孤靖瑤沒有躲開,只是定定愣在原地。

        “一千紅衣衛的人頭?”獨孤靖瑤怕是自己聽錯了,昨日她還在軍中大肆宣揚不該對同僚動手,如今伏壽就讓她取一千舞象少年郎的人頭。

        “先帝遺詔。”伏壽道,望著獨孤靖瑤,眼神平和,不是威脅,也絕無強迫之意。“沙場中的生死是平常之事。”

        “一千人頭,戰死沙場還好說,如今你是用你天子之名,不是明君所為!”獨孤靖瑤想起昨日獨孤止的話,眉頭又是舒不開的陰云。

        伏壽怒目而視,“亂世之中何為明君?”她問獨孤靖瑤。

        獨孤靖瑤說不出來,凄然而笑。“如若我不殺呢!”

        伏壽眉睫一顫,“我會下詔書。”她把獨孤靖瑤逼進死巷,臉上透出天子之勢,容不下對面之人的絲毫反駁。“年幼時,我救你于你父親的軍杖之下,你跟我許諾你獨孤靖瑤不會有婦人之仁,如今怎么這番模樣?”


        的確,獨孤靖瑤記得當年校場上自己說過的話,但現在楚都危在旦夕。“一千人頭?”她問伏壽,“你是不想做天子,還是怕帝位太穩了?”

        伏壽忍不住笑出聲,“做將軍是要看的過生死的。”她勸獨孤靖瑤,“不可揣測天子,是你說的。”她拿獨孤靖瑤自己說過的話壓她,“你要信我。”伏壽有拿起白子,這下棋盤中的黑子已然變成甕中之鱉,毫無退路。

        “為何!”獨孤靖瑤要問個明白。

        “天子布局,朕才是縱觀全局的人。”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離歌傾城
        離歌傾城 在 2018/10/05 15:05 發表

        這樣下去,兩人會慢慢離心的吧。。?也許還有愛,但是隱瞞欺騙久了,愛也會被消磨吧

        顯示第1-1篇,共1篇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