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19章 請平息我心中為妳而起的風暴(下)

        作者:nlpl1235
        更新時間:2018-10-23 21:48
        點擊:607
        章節字數:9019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續(上)篇


        「有哪裡不明白嗎?」眼見久美子一臉呆滯懸住筆尖遲遲不再下筆,麗奈探頭湊了過去打算看個究竟。


        伴隨麗奈的體溫撲鼻而來的洗髮水香氣令久美子深陷回憶的腦筋驀然精神抖擻,她瞄了麗奈一眼回過神後趕緊回答:「啊……沒有。」


        她顯然是恍然大悟的回應沒有因此令麗奈放下心,反而不敢置信更加貼近久美子想看清楚教科書上的題目跟久美子抄下來的是否一致,畢竟為數不少的補習告訴過她不專心的久美子很容易抄錯題。

        她把每個數字和符號都謹小慎微對照一遍,隨住探頭看教科書的動作她都沒覺察自己幾乎整個人都黏到久美子身上了,只要久美子稍一不留神偏過頭嘴唇便會親上她的鬢髮。


        麗奈身上散發的幽雅清香令人神怡心醉,混和了游浮在房間每個角落的潮濕冷空氣,正在潛移暗化啃蝕著久美子薄弱動搖的意識。順著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數字在麗奈眼湖中的躍起的拋物線,思考的拼圖逐一丟失在麗奈那抹墨黑的銀河中。


        窗外瘋狂的風暴正在高聲叫囂,聲音既扭曲又尖利,在玻璃上拖行而過時彷彿連蒼穹都能劃開兩半,一半壓垮了世界,一半粉碎在湧起浪花的宇治川,淹沒了她們所在的城市。


        在這場隨時攝人性命的風暴之中,高坂麗奈就在她的跟前。


        久美子自知壞心眼得令世人痛恨,她現在只想為了一己私欲讓這場破壞力龐大的颱風恆久不息,把這一秒綿延一輩子,漫天雨點逐秒沉積旺洋,周旋天幕狂風織成鎖鏈,將整個宇治鎖在記憶之中,把眼前的女孩子留在自己的身邊。


        吶,麗奈,想一直在一起。


        這是自私,可是她仍想告訴麗奈。同時想有誰可以告訴她那場生命中僅存的宇治川煙火大會在這場颱風並非曇花一現。

        綻開在火光中的悸動,凋零在花屑裡的恐懼,霎時轟轟烈烈重現在心頭。

        現實是殘酷無情亦世事無常,從遙遙海角來臨的颱風路線迂迴曲折,在它生成時無人能實牙實齒宣告它的終點是日本。

        說不定,明天一覺醒來宇治神社的鳥居便倒了下來;她們曾經一同走過,登上大吉山的坡道將會滿目瘡痍。


        久美子自然知道風暴的本性必然會破壞一些事物,倘若為了自身自私的欲望而毀掉了麗奈所喜歡的這個小城市,摧殘了麗奈所喜歡的神社還有那個別具意義的地方的話,她寧可這個颱風就此滿足,宣洩與生俱來的暴戾後五零四散回歸塵土。

        但願這場瓦解的風暴吹至普羅旺斯的時候,會化作灌溉風光明媚的馬賽港口的旖旎和風。

        麗奈得去更遠的地方。


        一縷內疚油然而生,她從側面看進麗奈那雙凝神貫注的薰衣草色,一往直前的目光無所顧憚。在旁邊看來,動人心弦的紫弧儼然前幾晚仍高掛夜幕,如今轉眼被風暴吞沒的娥媚月,纖纖月牙恍若柳枝一折即斷。那是多麼的令人慚愧。

        縱然總有身不由己之時,高坂麗奈都是跟誰都不一樣。在身邊的所有人都慫恿久美子不要做自己,告訴她那樣做是多可怕的時候,麗奈偏偏走了過來,用指尖抵住她的額頭對她說,她不想服從任何人,不想成為任何人,她只想做自己。

        她自己就是一種特別。

        特別得讓久美子覺得自己身上也許有著同樣的東西,想跟麗奈一樣特別,想跟她一起變得特別。

        久美子想,她絕對不想忘記這種心情,亦絕對不能忘記這種心情。


        她低垂著琥珀色,淡淡起伏的吐息之間把風暴一吹而散。現在她只想緊抱著麗奈、親吻著麗奈,把這場風暴銘記於心。然而她想丟下筆騰出手去擁抱麗奈的時候,卻驟然發現麗奈的胸前本應屬於她的位置不知什麼時候被她的小熊玩偶佔領了。


        「……欸?」壞習慣使然的她齒間漏出一聲驚呼,雙眼沒能挪開詫異地盯著麗奈胸前。


        確認了久美子沒有抄錯題的麗奈此時終於察覺到久美子又不專心了,她順住她的視線所在望去,看見了被自己抱住的小熊玩偶。

        真是的,她都抱多久了,這才發現。

        她才正想抱怨一下久美子有多沒本心,又想到了什麼,一陣不自然的熱氣薰紅了她的耳尖。她瞟了一眼不遠處的粉色毯子,欲蓋彌彰般下意識將胸前的小熊抱得更緊些,撇過臉對久美子散落在自己胸前的目光視而不見。

        反正被久美子這樣盯著那裡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麗奈這麼說服自己,告訴自己不用太緊張。


        麗奈這個沒意識的小動作害久美子瞪大了眼瞳,連修長俊秀的眉毛都蹙起來,握著筆桿的手指頓然加重了力道染上了蒼白,無辜的自動鉛筆正在她手上拼命顫抖求救。

        一星期總有兩三天陪伴入睡的小熊玩偶此刻深埋在麗奈胸前峽間,本來可愛討喜的模樣在她眼裡全然變得面目可憎。


        麗奈實在,太狡猾了!這樣的話,她以後晚上抱著小熊睡覺時不就都會想起這個畫面了嗎?

        果然一切都是麗奈沒有給她打電話害她來不及收拾房間的錯。


        「為什麼要抱著它啦!」而且還要是在她想抱抱麗奈的時候!


        大概是遷怒於小熊了,久美子甩開筆伸手想把麗奈胸前的小熊玩偶搶回來,怎料麗奈一個矯捷輕巧的躲避讓久美子碰到了不該碰的地方。

        滲透雨聲的清涼空氣同步亮起了久美子的驚叫聲和麗奈倒吸一口氣的聲響。而久美子在耳裡只聽到自己轟隆作響的心跳聲。


        落入久美子掌心的不是熟悉的柔順毛絨觸感,而是另一種似曾相識的柔軟溫熱手感,同時又有著跟小熊天差地別,屬於衣物略微粗糙的質感。這份觸感她只有在跟麗奈互相擁抱的時候不小心撫拭而過,稱不上是初次觸碰,亦非不曾看過布料底下的真實。

        先前數次的經歷融會指上暖柔,在她的腦海中演起了跑馬燈,這股暖意所帶來的千絲萬縷,再多的碰觸都沒法子填滿。


        她該如何是好?


        麗奈一直讓久美子羨慕不已的身體部位滿溢她的掌心。即使麗奈仍沒反應過來亦沒打算撥開她的手也好,久美子都深知她是應該拿開自己的手。

        但是,一場風暴的隕滅,另一場嶄新的風暴便接連在遼洋之上誕生,由始至終是永無盡止又善變。

        耍任性有什麼不好?像個孩子有什麼不對?說出自己最忠實的願望,面對最想承認的自己又有哪裡錯了?

        最重要的是,她根本明瞭面前的高坂麗奈絕對容得下這樣的黃前久美子;在麗奈眼裡她僅望到這樣的自己。


        一切都在驅使她承認自己是個壞孩子。


        終究她還是收回了手,雙手轉而繞到麗奈的背後,連同小熊玩偶一起擁入懷抱當中。

        她把情緒都藏匿在麗奈的頸間,每一下富有生命力的呼吸都充滿了麗奈獨有的清新氣息。她或輕或重地在麗奈白滑細膩的肩窩留下一個接一個一觸即發的碎吻,捏成幼細形狀的嗓音參雜吸吮的竊竊水聲,她瞇起了眼,咬字異常清晰地低喚一聲:「——麗奈。」


        她不過是叫喚著麗奈的名字而已,麗奈卻懂了。

        她僵直聳起了雙肩,鼻子洩漏一絲吸氣聲,接著久美子已然猜到她會說什麼,預想之中的兩個字拂過她的耳垂揉碎在髮間:「……變態。」


        「嘿嘿……」她滿足地輕笑出聲,她有了一種錯覺,覺得或許這才是她想要的東西也說不定。也或許只是慶幸在追憶中穿著高跟鞋的女孩子猶在跟前。這種錯覺好像連她自己都騙得過。


        她邊笑邊坐直身子,綿延不絕的親吻灑落在麗奈的臉頰和唇邊,稍微滿足後她想就此打住那場正在氣流中扭成螺旋狀的風暴。

        這般的她無論如何都意想不到,麗奈會在她退開身子之際抓住她的雙肩把她拉回自己身上,小熊玩偶滑落到地板上發出一聲悶響,像是她們的身軀再度重合時的回響,聽在久美子耳裡竟是雷嗚般震耳欲聾,聲音擊散在半空時化作窗外帶著重量感的淅淅瀝瀝。


        久美子無法看得見麗奈的表情,在風雨交加裡僅能捕捉到麗奈游移在她耳膜上鑽進深處的喘息氣音:「久美子總是想著這種事嗎……?」


        她實在沒有設想過這種後果,麗奈的問題使她不由得心生驚惶失措。她咬了咬牙關紅了臉,雙手現在反而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無力地垂在兩旁。


        「嗯……?」彷若幼貓攀上心愛的貓樹,麗奈的雙臂搭上了久美子的肩繼而摟住了她的脖頸,嬌小玲瓏的鼻尖輕撩久美子披散在肩線上的髮尾,輕聞那抹曾經遺失在傾盤大雨中的太陽味道,一邊從喉嚨深處吐露出催促一般的悶哼。


        久美子這下沒法子逃得過麗奈的追問,嘆息一聲讓兩人之間沾滿潮溼的熱氣,她只好閉上眼睛從實招來。

        礙於麗奈現在輕抵她胸前那份女孩子獨有的豐盈柔軟格外鮮明,久美子沒辦法整頓好自己的思路,只能依從浮現在腦海有著麗奈身影的一幕幕把它們都轉化為話語。


        「很難不去想……因為是麗奈嘛……」

        「平時看著我的時候都在想……?」

        「有些時候是,大部分時間都沒在想啦……」

        「有些時候即是什麼時候?」

        「……像是麗奈總愛拉著我的手,黏上來跟我說話的時候,像是麗奈主動抱上來親上來的時候……像是靠著我無聊玩我的頭髮時……」

        「那不就已經是大部分時間了嗎。」

        「啊、好像真的是這樣……。」


        她心虛似的愈說愈小聲。

        在邊一步一步構築起言語,邊細心傾聽麗奈故作鎮定的聲音時,久美子忽略不了麗奈在她耳際漸漸變得急喘的呼吸,亦沒法略去她透過胸脯傳來自己胸腔的高漲心跳,全都跟麗奈浪恬波靜的聲音背道而馳。

        什麼嘛,她們根本是一樣的。

        她睜開了眼睛,麗奈那頭柔膩悠長的黑色長髮映入眼簾,就像誕生在她們內心的那場風暴,像是此時滿天烏雲般伸手不見五指,日光燈映照青絲時銀白的光屑亦像厚雲間流星般閃現身姿的絢爛閃電。


        這是一場只有對方才能平息的風暴。


        久美子湊近了麗奈隨著宛若窗外風聲般紊亂的呼吸逐漸升溫發熱的耳廓,繞過了上面服帖整齊的鬢髮,溫婉細心地親吻她耳上每寸白皙如雪的肌膚。


        跟她落在麗奈耳根上的吻有所不同,颱風的魔爪仍在外頭刮挖房間的玻璃窗,一筆一勾地描摹出久美子置身於風暴裡的不安心亂。

        她知道風暴帶著破壞力,她試圖驅趕那些在她心中作祟竄動的氣流,但是她單憑個人卑微渺小的力量無法阻止得了,眼巴巴看著空無一物的風暴中心在她面前成形。

        若果風平浪靜之處有著誰的身影,那必定就是她懷中的高坂麗奈了吧。


        「麗奈會因此變得討厭我嗎……?」她小心翼翼地,把這句說話視為最珍貴的寶物一樣送往麗奈的心裡。


        麗奈吸了一口氣,再從肺部裡呼出來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改變,僅是將久美子抱緊了一點,貓兒般柔韌細長的身軀更往久美子緊密貼合。

        她想,這已經足以回答久美子。


        她一路以來都沒有錯過久美子偶爾對自己展現那種夾雜別種意識的眼神,甚至是被她用有些下流的玩笑奚落,她都不會有種被人肆意冒犯的抗拒感。

        明明她很討厭那些年紀相仿思想有欠成熟的男孩子,但是在久美子身上遇見跟他們相似又不相似的眼神時,她出奇地不覺得討厭——如果說被久美子那樣子看著雖然十分害羞,但也覺得高興自豪的話,會不會太奇怪?


        高坂麗奈像個颱風天中愚昧的追浪人,輕視自己的性命享受一場暴虐無情的風暴;唯獨她才能滿足並且平息這場風暴中失去理性翻騰的巨浪。


        她輕力抵住了久美子的肩膀把她推開了些,直到能夠迎上她正俯視自己的琥珀色,才後知後覺地羞怯遲疑上下眨動濃密纖長的睫毛,屢次左閃右避難以鼓起勇氣對上久美子直勾勾的眼眸。

        久美子見狀有些忍不住笑,憶起了兩人之間默認的規則,在這種時間裡捧起麗奈的臉讓她直視自己。

        像是無數次的以往般被迫對上久美子的眼睛,既灼熱又溫情的金黃色輕易燃點起她的勇氣。


        「不會,我喜歡這樣的久美子。」


        不是不討厭,而是喜歡。

        這兩個字在久美子心裡譜成萬般思憶,令她窒息的百感交集擠上了咽喉,把有些滾燙的情懷填滿了眼眶。

        她猛力將麗奈擁回懷抱,力氣之大似乎不打算放開了。使盡全力的肩膀悄然抖顫,流過雙頰的液體暖烘烘的。緊閉的雙目埋沒在麗奈單薄不寬的肩膀上來回用力擦拭,把胸口裡因為麗奈的回答驀然泛濫得一塌糊塗的情愫統統留在麗奈的肌膚上。


        「謝謝。」她的聲音嘶啞了,在麗奈的話語面前她只配得上說出這個尚且能夠見人的幾個字。


        麗奈眨著眼睛,攀滿鐵鏽的嗓音搔得她一陣酥麻從脊柱竄上腦後。不可思議的道謝朝她心窩倒了杯溫水。

        大概是懷住同樣的心情,她回抱久美子跟自己同樣纖細瘦削的背,指尖由下而上拂過骨節分明的脊骨,來到她敏感的頸背時順理她不曾齊整的天然卷。整頓好自己的呼吸,等待二人之間沒有上限的時間一分一秒把久美子的情緒沖淡了些,才開口繼續說:「但是久美子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稍為恢復說話能力的久美子依舊閣在麗奈頸間不願抬起來。基本上麗奈現在提出什麼要求她都會答應,不如說,一路如此。


        麗奈笑了,風鈴似的玲瓏剔透笑聲之中話聲悠哉流轉:「就是久美子要乖乖寫完作業才可以。」


        「……麗奈果然是麗奈。」現在壓根兒不是提這個的時候吧。


        久美子破涕為笑的神情隨聲而到,趕在麗奈看清前慌張笨拙地揉眼擦鼻煞是好笑,麗奈被她逗笑了揉起了她的臉頰替她拭去淚痕。


        「畢竟我有人質呢。」她重新抱起掉到地上的小熊玩偶,大眼睛轉轉想做點什麼為久美子打氣,倏然靈光一閃,捏住了小熊的兩邊手臂對久美子做了個扭動身體揮手求救的動作,還裝起可愛稚氣的聲音為小熊配音:「久美子ちゃん快救我——」最後連自己都忍不住笑。


        久美子目瞪口呆,面前的麗奈使她眼前一亮。

        親眼目睹這個畫面的她覺得心臟彷彿平白無端被人蓋上麻布袋毒打一頓——她終算知道麗奈為什麼不討厭痛了。

        她抖動嘴角澎湃的笑意泉湧而至,但是無奈半張的嘴巴支支吾吾組織不了話語,金黃中的一枚綠閃閃發亮掩不住心裡的那一份驚喜萬分。

        她現在心裡只有兩個字,其他字她都全數還給國文老師了。


        「怎麼了……」麗奈被她盯得馬上斂起上一秒天真爛漫玩鬧的樣子,很不自在地抱緊了自己的雙臂,皺著眉頭瞟了眼久美子時腮上閃過一抹羞紅。


        她簡直羞恥得無地自容,沒想到久美子一啟齒便給她致命一擊:「……麗奈妳好可愛。」還順道吸了一下鼻子。


        麗奈扳正臉一瞪,迎面而來的果真是一貫無法無天得意洋洋的笑靨。

        性格糟糕!真的是,一看到就覺得討厭!


        「笨蛋久美子。」她瞥見久美子洋溢粉紅的鼻尖就不忍心教訓她了,只捨得用小熊的腳踹了幾下久美子的鼻子。


        「真的好可愛!再來一次?」

        「才不要。」


        怎麼連發脾氣揍人都可以那麼可愛——被小熊腳上的絨毛搔著鼻子的久美子舉起雙手招架心裡正樂得開花。



        結束了一輪打打鬧鬧,這場在颱風天突擊展開的數學補習重回正軌。正式進入狀態的久美子果然變得不一樣了,麗奈發現她之前寫錯的現在都寫對了,這下她算是放下心頭大石。


        她餵著久美子吃玉子燒,好讓她只需集中寫作業。吃光後她順手幫久美子擦擦嘴巴,活像在照顧一個孩童。


        「唔、麗奈——我自己來就好。」

        「久美子繼續寫就好。」

        「這叫人怎麼專心嘛……」

        「給我專心一點,不然就彈額頭了。」

        「拜託不要……」


        明明是個願意下定決心就能發揮全力的人,在家則一副慵懶小獅子愛理不理的模樣。這叫她怎樣真正放得下心?

        她怔怔盯著久美子把心思挪回作業上,指頭一股勁兒在計算機上飛舞,得出答案後執筆抄寫的動作牽動了她的手肘,若有若無地輕推麗奈的手臂。麗奈沒有讓開,反而挪動雙腿靠攏過去,隔去鑽進兩人隙縫裡的涼氣,汲取她身上的體溫。

        貪婪一點都沒所謂,畢竟颱風天是例外的。


        手臂上一下沒一下的肌膚磨擦停了下來,麗奈視線好奇地沿著久美子膚色健康的纖長手臂拉到筆記本上,剛抄下的題目解了第一步便戛然而止。恰好麗奈頭上傳來了久美子從咽喉間悶悶擠出,顯然是煩躁不已的低鳴。於是她伸手到久美子對面的教科書幫她翻到例題所在的頁數。她一個沒留神把壓在書頁上的橡皮擦推到地上了,想說久美子會去撿,怎料她只顧絞盡腦汁解題,手不自覺揉亂了額髮,彷彿要拔掉千根煩惱絲才解得開難題。

        麗奈頗有趣味地打量她的側臉,本身秀氣的眉毛都彎成蜿蜒小徑,全神貫注的琥珀色儼然深邃山巖。她覺得,這個人認真專注起來時果真非同小可。

        她再湊近一點,近距離從久美子的眉心一路往下端詳她向來自稱平凡的臉蛋,朝氣蓬勃地微微翹起的睫毛,從瞳孔最深層鑲起破曉的眼眸,挺拔俊美的鼻樑……所以說,到底哪裡平庸了呢?無一不在輝映光芒。


        連她靠近了都沒有察覺,麗奈輕掩唇梢嫣然一笑,手指偷偷摸摸溜進久美子的瀏海,順著髮型的方向把她零散在唇邊的卷曲髮絲繞到耳後,露出嬌小的耳朵。

        正常都會感到耳根一涼吧?但是她還是一丁點的改變都沒留意到。專注過頭了呢,在高溫炎夏底下滴水不沾練習上低音號搞得中暑流鼻血就是這個狀況吧。

        久美子有這份毅力固然是好事。不過就是叫她怎放得下心呢?她莫名其妙有些心疼。


        真的有那麼專心嗎?打不死的好奇心又復活了。

        心中憐惜寵溺晃晃悠悠,嘴唇幾乎是貼到久美子的耳垂,皓白濕潤的貝齒在話語間於上面留下淺淡的水漬,麗奈用盡最溫柔的聲音往她耳裡說:「久美子、愛してるよ。」


        「嗯——謝謝。」


        這是頭也不抬的久美子給她沒有抑揚頓挫,聲線懶散不改的回答,緊接是一片靜默。


        「噗呼、嘿嘿嘿嘿嘿嘿……」


        驀地,在靜謐的房間裡高坂麗奈笑得豁然開朗,這抹在黯淡無光的極端天氣下依舊受到金星和木星默默守護的笑靨清麗雋永,儘管沉進漫漫狂濤駭浪,仍不受紅塵一染,洗滌人心,一見如故。


        她笑了好半晌才止得了蜂湧的笑意。此時久美子總算想起她了:「麗奈——這裡怎樣解?」


        麗奈裝作若無其事探頭去看,筆記本上的步驟還在第一步停滯不前。

        她攤開手包裹久美子的手背,接過了她手裡的自動鉛筆,下巴因書寫姿態而貼到她的臂膀,之後在筆記本空白的位置上詳盡講解起來:「這一題用了三種概念,妳要先打開這部分,不然就算不下去……然後可以再處理後面的部分……這樣就可以代入中間這裡,雖然其實可以用這幾個步驟寫完但是久美子腦袋不太靈光吧——」

        「喂喂麗奈……」不明所以被說腦袋不靈光的主人寫滿了一臉不甘,卻因此逗得黑髮女孩愉快地笑了兩聲。

        「所以多寫步驟也沒關係。不過要注意,算到這裡還不是最終結果,這裡還只是個過程,不少人在這裡失分,久美子千萬好好記住。」

        「是是——反正我腦筋差,有麗奈在真好——」

        「再好也不能坐在旁邊跟妳一起寫試題。來,久美子把這題算一遍看看。」麗奈替久美子抄了另一題,再把筆塞回久美子手中。


        久美子不情願地噘著嘴一直瞅著麗奈不打算動筆,直到麗奈推了一下她的臉才肯乖乖開始寫,儘管如此還是看得出她有點鬧脾氣。


        又在撒嬌。她先不理會久美子有沒有鬧彆扭,久美子一路解題暢通無阻她便稱心滿意了。

        她看久美子畫上了最後一個等號,準備等她寫上最終答案時就摸摸她的頭誇獎她。她如此打算,久美子卻在等號後面寫起文字來。


        一個圓滾滾又隨性的愛してる就這麼不疾不徐走進麗奈眼裡。


        習慣了數字的麗奈腦海一片空白,無端不受控制的嘴巴像是感染了久美子的壞習慣,無意識把筆記上的這幾個字低聲唸了出來,喚醒了那場本已酣睡的風暴。活像共鳴一般,唇梢感覺到這幾個字還奏響了別處另一場風暴的風嘯。


        像極在深夜被窩裡竊竊私語的幾個字白雲輕煙般吹拂久美子的耳窩,她感到癢似的咧嘴一笑,把麗奈繞到她耳後的頭髮放回來,一股暖流失而復得。彷彿是感受到麗奈的指尖留在她髮上的餘溫,她這才懂得羞愧的咬著下唇轉開眼睛盯著天花板,親近麗奈的那隻手有些慌急地揪住了麗奈裙襬一角。


        「久美子都聽見了?」麗奈輕描淡寫地問。

        「嗯。」

        「久美子性格這麼糟糕真的沒問題嗎?」

        「反正,麗奈就是喜歡我這點。」久美子話聲很小又膽怯,雖然如此,在久美子凝視麗奈說這話時還是清晰不誤地敲響了麗奈靈敏的鼓膜,也敲響了她心裡的銅鈸。


        妳明明就是什麼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今後再也無法在她面前裝模作樣,假裝渾然不知了吧。


        麗奈牽起了久美子捏住她裙襬的手,五指從她的手背溜進指縫,將她的掌心置於自己胸前偏左的位置。

        麗奈強忍著自己像被正午艷陽曬得又紅又燙的雙頰,顧不上敏感的聽覺又一次抓住了久美子方才的一聲喘息。她按下久美子的手,讓她不敢使力的手掌深陷自己的胸前,感受她像把鋒利的銀刃般刺進她胸口的灸熱視線。


        「……久美子摸到什麼嗎?」她嗡動櫻唇輕輕地問。手緊扣久美子的手指,像是想把心裡滿瀉出來的事物緊鎖在裡面,一點一滴都捨不得放走。


        裡面寫滿了久美子寫給她的那幾個字。

        裡面正在每分鐘放聲吶喊一百二十次。

        裡面捲起了一場為黃前久美子而起的風暴。


        「……D Cup……?」


        啊,麗奈此刻才貿然想起,風暴一般是帶有怒意的。

        不遠處的窗戶仍在狂風暴雨之中茍延殘喘,要是窗外恣虐席捲的是她心中的那場風暴,恐怕那道震顫不斷的玻璃窗早已粉身碎骨。如此一來,外頭的颱風已經不值得害怕了。

        所以呢,不如把久美子丟出窗外吧。從前以為久美子能夠看清一切的她如今看起來像個傻瓜一樣呢。


        她緊緊握住久美子的手,指尖都陷進她的皮肉裡,雙目不帶半點溫度一絲不茍地瞅著久美子考慮要不要真的那樣做。


        麗奈冷若冰霜的眼神直接告訴久美子答錯了,亡羊補牢,猶未遲也。她腹熱心煎慌忙說下去:「還、還有今天穿了我喜歡的粉紅色!」


        嗯,這的確是麗奈特地為久美子準備的小驚喜。

        因為知道久美子很喜歡粉紅色,倘若她看到了的話會很高興吧。麗奈想看久美子那種驚喜的表情,想哄她開心,所以特意穿了粉紅色的內衣過來,跟當初得知久美子掛在書包上的TUBA君推出了LINE貼圖時她第一時間買下來的理由如出一轍。

        可是她不想在這種時候讓久美子率先發現。


        「唉。」麗奈垂頭對著筆記本上的那幾個字深長惋嘆一聲,放開了久美子的手任其懸在半空。


        與此同時久美子瞥見麗奈身後窗臺上的植物都枯燥了幾分,沒頭沒腦地想起了今早沒有澆水。

        她嚥了嚥口水,標示著危險二字的紅色警示燈在她腦海裡閃爍不停。


        明明是麗奈自己先問我摸到什麼,我不過是如實作答而已?!


        「妳說出口了。」


        一場前所未見的超級風暴就在黃前久美子面前的一步之遙。宇治神社的鳥居會不會倒下,登上大吉山觀望臺的路途會不會面目全非,宇治川會不會真的泛濫,統統都不重要了的樣子。

        她僅知道自己目前必須要辦的,就是平息麗奈心中為她而起的風暴。


        她努力地追逐著麗奈薰衣色目光,說不上嬌俏可愛的字體無預警地手舞足蹈躍入她的眼中。

        啊啊!沒錯了!

        麗奈說起這幾個字的聲音從新鮮出爐的記憶中貫穿她的意識,腦袋沒趕得上思考的步伐,她的嘴巴便一貫可靠地搶先了一步:「愛してる!」


        唰——


        像是魔法咒語一般,久美子一說完周遭遽然墮入一片黑暗,事出突然嚇得全無心理準備的麗奈直撲到久美子身上緊緊抱住了她。


        停電了。


        同樣因視野陷入漆黑嚇了一跳的久美子管不了胸口裡橫衝直撞的蕩漾悸動,身上那份屬於麗奈的重量更令她大吃一驚。有時候,她會真的以為高坂麗奈什麼都不怕。


        她輕輕拍撫麗奈的背,嘴唇輕吻麗奈在黑暗裡散著冷涼的耳垂,在耳畔低語:「枉麗奈當初還說不要來。」

        話語剛落,她便感到頸後一緊,原來是麗奈揪住她頸後的衣領了。

        久美子忽然心疼起她的逞強,酸溜溜的滋味酸雨般浸蝕著心靈,她忍不住撫摸麗奈披散在背後的長髮。


        「我們先去看看媽媽吧。」


        眼睛適應黑暗後久美子率先站起身小心翼翼扶起麗奈。

        在墨黑的空氣中她依稀找得到那雙驚恐尚未平復的淺紫色眸子,為了麗奈安心,她輕輕扣住了她的手指,毫不吝嗇任由掌心的熱度傳遞給麗奈。


        「跟著我就好。」


        習慣了黑暗後四周抹上了深灰,久美子的背影逐漸明亮可見。麗奈盯著她在女孩子之中高挑挺拔的背摸黑前進,幾乎不見天日的房子中只聽得見她跟自己悶重的腳步聲,像是夜裡的二重奏那樣由二人編成的拍子響徹狹小的走廊。


        或者偶然讓久美子走在前頭帶著自己走也不錯。麗奈如此想著,跨出的腳步稍闊了一點,盡量追到久美子的腳邊。即使看不見也好,都不想落在她的身後。


        麗奈安心以後驀然昂首,只見宇治風清氣爽,萬里無雲。



        ——完


        樓主我已經好久沒學過數學了。(?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