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13章 第十三章

        作者:夜桎頁
        更新時間:2018-10-10 13:31
        點擊:407
        章節字數:3086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小時候,白石聽過一個理論,養成一個習慣通常需要21天,認真照做的小白石,在學會閱讀科學雜志后,悲傷的發現,這是個毫無科學根據,只是出于利用人類功利性的商業營銷策略。

        但成功養成熱愛閱讀的習慣的白石內心還是偷偷覺得,這個21天的周期,對自己還是有用的。

        急救中心永遠那么忙,想要淡化一兩天帶來的影響,21天足夠了。


        護送在自宅摔倒出現早產跡象的孕婦回翔北,孕婦羊水已破,宮縮的疼痛讓孕婦手心額頭上全是汗。

        為了轉移孕婦的注意力,冴島盡責的和孕婦聊著天,好讓孕婦保持狀態。

        “旦那桑一直想要個孩子呢。”

        “您很幸福呢。”

        “護士桑呢,您結婚了嗎?”

        “嘛…還沒有..”

        “彼氏呢?”

        “嘛…”

        難得聽到冴島那么溫柔還隱隱透著一絲羞澀的嗓音,白石放松的從直升機往下望去,已經開始泛黃的田町上,依舊蓋滿了白色絨絨的蒲公英。雖說都已經深秋了,這種柔軟的小花卻堅韌得開滿了一整個夏季。

        白石想起自己當實習醫時,第一次登上直升機,因為太過緊張而一直看著窗外,所看到的便是嫩綠的田間盛開的大片蒲公英。


        已經九年了啊…

        急救中心的節奏緊張而重復,固定的時間和地點,讓人很難感受到時光的變化。

        反射在直升機窗戶上的美好面容,如天賜般精美絕倫,絲毫看不出時光的痕跡,白石對窗戶上的美好剪影毫無感覺,注意力全然被窗外一架迷彩綠涂裝的帥氣直升機吸引。

        偷偷數了數日期。

        今天正好是第二十一天,離緋山不告而別的那天。


        護送孕婦下直升機,白石協助有豐富的婦產科經驗的三井醫生給孕婦做檢查,孕婦的意識水平突然下降,血壓也開始下降,可能在摔倒時身體受到了撞擊。白石一邊開啟輸液通道,一邊四處尋找幫手。

        “藍澤醫生呢?”

        護士反應迅速的回答。

        “在手術室搶救溺水患者。”

        搶救溺水患者需要到手術室?

        雖然覺得疑惑,但白石還是理解的點點頭,迅速改變了方案。

        “準備2單位RCC。橫峰醫生過來幫忙。”

        那邊三井醫生檢查胎兒情況之后,發現胎兒在母體中已經開始缺氧,出現了酸中毒現象。

        好在目前胎兒已經滿了24周,心血管系統已經發育成熟,只要孕婦狀態穩定實施剖宮產手術就能夠順利妊娠。


        就像命運開的玩笑一樣,監視器突然響起血壓過低的報警。

        “血壓降到70!”

        之前觸診的時候,孕婦并沒有表現出被撞擊的跡象,孕婦的血壓仍在不停的下降,顯然是身體的某處正在大出血。

        白石無奈的剪開孕婦的上衣,發現孕婦的身上有幾處青紫色的浮腫,連忙將超聲波往孕婦后背探去。

        “后腹膜出血,是肝臟破裂….”

        孕期的孕婦內臟會被子宮最大限度的擠壓,內臟在比平時更高的位置,即使靜脈出血也因為腹腔內壓變得更加嚴重。

        白石抿了抿嘴唇,抬頭告訴三井。

        “準備麻醉,我要側面開腹止血,血壓回升后立刻剖宮產。”

        雖然孕婦在清醒的時候反復向自己確認孩子的安全,要求保證孩子的平安。但在孕婦血壓沒有回歸之前,白石醫生絕不會允許這種無異于舍大保小的行為。而白石此刻選擇側面開腹也是為了盡量保護孕婦腹中的胎兒。

        三井醫生連同冴島無言的配合著白石準備開刀。

        打開側腹后,腹腔的壓力一減,積壓在腹腔內的血液洶涌而出,而孕婦的意識也一下進入了休克狀態。

        “追入2單位RCC。”

        術野實在不清晰,白石無法獨自看清出血點,不管橫峰醫生再怎么操作吸引,血流仍然源源不斷涌出來蓋住視線。

        白石抿了抿嘴唇,詢問巡回護士。

        “還有沒有醫生能來幫忙?”

        橘醫生在對講機里無奈的回復著。

        “不行,這邊也走不開。”

        一直監控著胎心狀態的三井也明顯焦急起來,明明并不熱的深秋,額頭上還是沁滿了汗珠。

        羊水已破,宮口開了至少4指,胎兒的頭部都隱約可見,但胎兒的血氧度并不容樂觀,她無法抽開身去幫白石,實習醫橫峰明顯并不頂用,如果用最恰當的方法不能適用,那么就只能用更冒險的做法。

        三井建議白石。

        “不如就這樣開胸夾斷主動脈吧。”

        白石再次擴張刀口,將手伸進腹腔焦急的摸索著。

        “再等等,到底還有哪里…。”


        手術室門被打開,兩名身穿手術服的女性走到手術臺前。

        “白井三尉,拜托了。”

        低沉的嗓音輕聲囑咐著。

        其中一名女性徑直走到了白石的左邊,伸手接過橫峰醫生手里的吸引,利落的將涌上視野的血液清除干凈,暴露出了受損的肝部,但很快血液再度涌出,顯然還有別的出血點。

        “止血鉗。”

        白石飛快接過護士遞來止血鉗,干脆利落的夾斷了肝門靜脈。

        “還懷疑哪里出血?”

        白石偏頭看了看來人,又看了看對方操作的手法,知道是專業人士,輕聲說道。

        “往里面點,肝部下面。”

        白井一手探進腹腔,幫白石將妨礙視線的臟器撥開。

        詢問著白石。

        “能看見嗎?”

        “先這樣保持住。”

        “找到了,脾下也有一處破裂,止血鉗。”

        在新加入醫生的幫助下,白石一共在腹腔內找到了四處不規則的出血點,用止血鉗飛快夾斷后,監視器終于停止了厲響。

        “血壓回升。”

        冴島報告的同時,三井和白石同時宣布。

        “開始剖宮。”


        在經驗豐富的三井醫生處理下,不到半個小時,胎兒順利降生,但有輕微的酸中毒現象,被三井立刻送入新生兒ICU。


        母子平安。

        白石長出一口氣,望著原本大如籃球的腹部此刻空蕩蕩的,心頭卻閃過一絲哀傷。

        轉過頭對協助自己的陌生人士確認。

        “抱歉,這里是手術室,非相關人士不能入內,您是?”

        對方也明白白石的意思,干脆的退后幾步。

        “我是航空自衛隊病院總院的白井三尉,我有醫生免許,不用擔心,我們現在就出去。”

        說著看了看旁邊的女性。

        順著她的目光,白石這才注意到手術室不止進來了她一個人。

        嬌小的女性眨著甜美的杏核狀眼眸,放下手中的手術器材,看了眼白石。

        與那杏核狀的眼眸對視一秒,白石感覺胸口像被除顫儀電了一下,心臟停跳一般的刺痛席卷過全身。

        是緋山。


        白井三尉用肩膀碰了碰緋山,示意她先出去。

        “剩下的縫合的話,兩位醫生沒問題吧?我們在這里不太符合規定,還是出去等你們的好消息。”


        緋山順從的點了點頭。

        看了看還在呆愣狀態的白石,輕聲說了句。

        “加油。”

        和白井三尉一同走出手術室。


        兩人一同除去帶血的手套和手術服,白井三尉轉頭對緋山說著。

        “美帆子,是毆打導致的內出血。”


        緋山低頭思索了一會,拍了拍白井的肩膀。

        “那是白石醫生的病人,交給她判斷吧。”


        似乎對這件事不想深究,緋山走到樓梯的拐角處,買了一罐咖啡遞給白井,自己則買了一瓶冰礦泉水,慢慢走到窗前趴在護欄上,看著停機坪并列的兩臺直升機。

        “這個醫院怎么樣?來自白井醫生專業的判斷。”

        白井單手掰開咖啡拉環,喝了一口,看著外面對比強烈的兩臺直升機。

        “雖然是大學附屬病院,資金充沛,設備都很不錯,但醫生的水平參差不齊,實戰起來,總有短板的樣子。民間醫療大概總逃不過這樣的難題吧,這點反射到他們自滿的直升機醫療上,大抵也是一樣的。”

        聽著白井毫不客氣的評價,緋山噗呲笑了起來,仰頭喝了一口冰水。

        “果然醫生都很傲慢。”

        什么樣的人可以懶散成這樣,眼神卻還銳利得像火一樣。

        白井三尉一邊感嘆著,學著緋山的樣子趴到護欄上,視線自然而然的轉到緋山臉上。

        “不過,既然是美帆子的請求,我自然會幫忙說好話的。”

        緋山看著白井三尉年輕的側顏,漂亮,連微笑都透著自信與傲氣的臉孔,讓她腦海中不可避免的探出了另一張令人心動的臉。

        “民間醫療嗎….我倒是很期待,會不會有防衛醫大和自衛隊沒有教過的東西能打動你。”

        被三尉輕輕刮了刮鼻梁。

        “分明是美帆子先被民間醫療迷住了,還是那位總被你掛在嘴邊的女醫生?”


        緋山搔了搔臉頰,嘿嘿笑了一聲,像是突然想起來什么似的。

        “之前碰到你父親了,多有冒犯,抱歉啊。”

        “迪士尼啊,父親和你都受了連累,就不用在意了。父親也到了該休息的年紀了,退下來沒什么不好。”

        緋山仰頭又喝了口水,無奈的笑了起來。

        “只可惜了你父親一世英名,我們這種人,活在前線大半輩子,又能有幾個能無疾而終平安退下來。災難面前,我們都是輸家。”

        白井拍了拍緋山的背部,想說些什么,終究沒敢開口。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