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5章 第五夜:枯林古堡之夜

        作者:長月幼花
        更新時間:2018-10-24 21:26
        點擊:313
        章節字數:3257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距離伊萊莎走出黑森林已經有兩天時間了。

        直到現在,伊萊莎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多么愚蠢。

        她竟然問了那種問題。啊,她…問了……真的問了…問出口了……

        那些地方有多大?有奧瑞金大嗎?

        真是太天真了。

        伊萊莎想到這里,不禁臉色一紅,雙腿收緊一夾馬腹,向前馳騁而去。

        出了黑森林是一片廣袤奇特的平原。

        說是平原也并不貼切,因為它并不十分平整,倒像是由許多或大塊或小塊的平地拼接起來的,而它們的連接處總是有一邊要比另一邊高出一個坎兒。

        這里的土壤是很貧瘠的紅褐色,上面也只能長出一些干枯的野草,灰白黃紫地點綴在那陰沉的底色上,綠色反而少見了。那顏色太過鮮嫩,與這里的荒涼不符。

        那些貧瘠的土壤,大約是從未被踩踏過,像沙一樣松松地堆積著,很潮濕。

        但伊萊莎走過的地方沒有明顯的下陷。

        與這濕潤土地相對的,是這里干燥的空氣。涼颼颼的干風呼嘯著從四面八方卷來,一陣又一陣地,盤旋在這片廣闊土地的上空,永無休止地奔號。叢叢野草在這風中間歇地顫動著。

        伊萊莎在這死氣沉沉的景色中一刻不停地前行著。

        她絲毫沒有被這種死亡般荒蕪的景象干擾心緒。實際上,除了最開始對這種奇特的地貌發表了一番敬畏的感慨,伊萊莎就沒有再把自己一絲一毫的心思分給它。

        她既不對這種凄楚的情景感到悲涼,也不因這死寂的靜默產生恐懼,她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不要停下,不要停住自己西行的腳步。

        她還要去更廣闊的世界,還要去更遠的遠方,她還有魔女給她的使命要去完成。

        她記得,一直都記得。那句指令一直深藏在她心中。

        要讓她所過之處,土地的上空都回響起她所效忠之人的名字,經久不息。

        “我所效忠之人,我的靈魂所寄托處,我的指引者——我腳下正踏過的這片土地啊,請牢記,她的名字是——東方的魔女,高塔中的莉莉斯。”

        伊萊莎左手把著韁繩,右手緊握成拳抵在左心口,維持著一個半完成的騎士禮,口中默念道。

        被壓于拳下的那朵薔薇紋身微微發熱。

        風的呼嘯一時間變得更加沉重,仿佛這片土地在回應伊萊莎的禱念之詞。

        年青的騎士馳騁西去,沒有看到,在她的身后,一片瑩光簌簌地灑落于土地之上。

        紅褐的土地微微地震顫了三下,不過一個呼吸的時間,復又歸于永久的沉寂。仿佛那震顫只是錯覺。

        而在更加遙遠之地,許多距此處很遠很遠的地方,不同的身影同時愣住,驚詫地轉過身,將目光投向極東的方向。

        他們中間有的是滿眼難以置信的驚恐,有的眼中緩緩漫上淚水,而有的僅僅只是單純的驚訝。

        “她…出來了……”

        而且她……得到回應了——

        這才是最重要的。

        心中所想到的這句話,已因喉嚨的梗塞,就仿佛被什么掐住了脖頸,說不出來了。


        伊萊莎繼續走了一個上午。

        她眼中的景色終于有了變化。

        她的面前出現了一片小樹林。

        但這并不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無他,只因她面前的這片小樹林比起她腳下所踏足的這片土地,看上去要死氣沉沉得多。

        原先貧瘠荒蕪的紅土地此時也仿佛變得可愛起來了。

        看看那些稀疏瘦小的畸形樹木,干枯的枝丫怪異地扭曲著,呈現出一種不久于世的病怏怏的丑態。

        紅褐色的土壤在那片枯林的邊緣戛然而止,就像是有什么屏障阻擋在它前方。一種不可知的力量在那里將那紅土地的漫長的延伸阻斷了。

        那分隔之處有一層結界。

        魔女的聲音在伊萊莎的腦海中響起。

        伊萊莎被嚇了一跳。

        她微微地驚喜著,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疑惑魔女的出現。

        我有一部分附在了你的身上,是你的信仰使我多出了這種力量。

        魔女的聲音再次響起,帶著不可言述的溫柔和她解釋。

        你在哪兒?

        伊萊莎剛一這樣想到,就感到左胸紋章處微微發燙。

        為什么…要附在這種地方……

        伊萊莎的臉頰不受控制地浮起幾分緋色。

        這是最靠近你我契約連接之處——心臟的位置。

        魔女依舊溫柔地解釋著,仿佛沒有察覺到伊萊莎不對勁的地方。

        那種溫柔的感覺,伊萊莎感到,就仿佛落入了一個美麗女人的懷抱中。

        但伊萊莎的頭腦仍舊清醒著。

        她聽到魔女徐徐道:

        “我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但我一定將庇護你不受損害。現在,進去吧,請一切小心,伊萊莎。”

        話語的最后語音帶著笑意上揚,從平靜的陳述變成了親切的叮嚀。

        這是伊萊莎第一次聽見魔女稱呼自己的名字。這種感覺奇妙極了。

        之前魔女都是稱呼她為“你”或“我的騎士”。而在締結契約之時,魔女的口中吐出過她的全名,但那并不是稱呼伊萊莎,而是用她的身份與姓名來完成儀式。

        她從來沒有聽見過魔女,像這樣地,親昵地充滿柔情地,稱呼她的名字。

        她還想聽,并且想一直聽見這種親柔的呼喚。

        伊萊莎在那一刻,心中這樣做下決定。

        我的命運已掌控在你的手里。

        請再多對我降下一些你的柔情蜜意,以使我更加心甘情愿于你的膝前臣服。

        伊萊莎臉色緋紅,一時打馬飛身閃入那片枯樹林。

        她感到自己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著,呼吸間都染上灼熱的氣息。

        只有一段飛馳的旅程才能平復她此刻的心情。伊萊莎小心翼翼地盡量斂住呼吸,這樣想到。


        進入了這片枯林伊萊莎才發現它遠比她剛才從外面觀看時要大。

        這些稀疏的樹木生長在灰色僵硬的土地上,而隨著伊萊莎的深入,林木開始慢慢變得密集起來。

        一路上,伊萊莎都沒有在這片樹林里見到任何的動物和其它植物。

        這里除了那些羸弱的枯木之外,好像就只剩下了她足下那顏色灰白的土壤。

        真是奇怪。

        就好像一切不屬于這里的東西都被那層結界阻擋在外,無法進來。

        這里不像一個真實的所在,而像一處廢棄的夢境。

        伊萊莎感到她所來自的那片紅色曠野原來是那樣鮮活可愛。

        正午,伊萊莎放緩了腳步,抬起頭,看得見天空當中那輪白晃晃的太陽。

        她找了一處較為茂密的低低的樹蔭停下,讓馬兒自己在那里啃食樹葉。

        雖然那些枯小灰綠的樹葉看上去并不美味,但維克托仿佛十分明白它現在的處境,只有這種東西可以用來充饑,因此它微微昂起頭平靜地咀嚼起那些葉片來。

        伊萊莎下馬,靠著樹干坐下,飲用了一些清水,又吃了一些干糧,短暫地休憩了一下。

        隨后她便上馬繼續趕路。

        天色漸漸陰了,天空中也不再能夠看見太陽。

        走著走著,一種灰黑的建筑物的頂端出現在伊萊莎的視野里。伊萊莎不禁精神為之一振。

        那建筑正位于她行進的方向。

        伊萊莎加緊向前方奔去。

        而等她來到那建筑的門口時,已經是傍晚了。

        陌生的騎士踏著暮色來到這座灰色城堡的大門前。

        太陽藏在云翳中,因此此時看不見夕陽,只是光線十分黯淡。樹林隨著黑暗的籠罩變得陰森起來。

        這座城堡,怎么說呢,散發著一種灰塵的氣息。就像是新落成后許久無人使用,廢棄但完好。

        伊萊莎在門口沒有看到一個人影,她此時也不確定其中是否有人居住。

        伊萊莎下馬,走到鑲在高大的灰白圍墻中那扇沉重的大門前,抬起右手,屈指象征性地敲了敲。

        篤篤,篤篤。

        這聲音在一片靜謐中異常清晰,但與這座龐大的建筑相比,就顯得十分微弱無力了。

        即便門的對面此時正站著一位士兵,對這道聲響也不可能聽得見。

        伊萊莎正在心中這樣想到。

        沒想到吱呀一聲,大門緩緩滑開了一條幽深的縫隙。

        有陰冷的風從里面嗖嗖地吹出來。

        伊萊莎愣住了。

        她怔怔地站在原地,左手握著維克托的韁繩,面朝那道剛好能容一人一馬通過的縫隙。

        城堡大門對著伊萊莎靜靜地敞開著,像是一種無聲的歡迎。

        身后是暗沉的暮色,面前是幽深的黑暗,年青的騎士躊躇不定。

        伊萊莎牽著馬走了進去,大門在她的身后闔上,將那些枯木與陰森的景象隔絕在外,就仿佛從來沒有打開過一樣。

        走過圍墻內的甬道,伊萊莎到達了一處露天的像是庭院的地方,中間一條大路直通建筑內部。

        不過這里顯然已經荒廢很久了。

        “有人在嗎?”

        “請問這里有人嗎?!”

        伊萊莎站在露天處大喊,想要確定這里是否還有人居住。

        她的清脆的年輕的嗓音與這里格格不入。

        維克托跟在她身后,有些不安地打著響鼻。

        有人正從樓上的窗口看著這兩位不合時宜的造訪者。

        那是一位高貴美麗的夫人。

        此刻她的眼中帶著明顯的驚訝,站在陰影中一動不動地觀察著樓下那外來闖入的一人一馬。

        這位夫人很年輕,也很美。她身著潔白的緞面禮服,肩上圍著柔軟的天鵝絨。她的金色的長發高高盤起,頭頂戴著一頂水晶的精致王冠。

        珍珠點綴在她的耳垂與頸項處,更襯得她肌膚如雪。

        白色蕾絲鏤空的手套包裹著那雙纖麗的手與小臂。

        很明顯,她是一位王后,這座城堡的主人。

        她注視著那名外來的騎士,無聲地微笑起來,眼中含著某種欲念。

        “外來者……杰克,”王后突然開口道,“我們有客人來了。”

        有人在她身后不遠處低低地應了一聲。


        要不要讓我們的騎士和這位美麗的夫人來場浪漫的邂逅??#滑稽
        算了,畢竟我還是堅定的魔女擁護者(一本正經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FN天道
        FN天道 在 2019/02/14 23:00 發表

        騎士要有豔遇了嗎(不

        顯示第1-1篇,共1篇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