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5章 番外篇:萬聖節驚魂夜

        作者:路火燈
        更新时间:2018-10-04 20:37
        点击:331
        章节字数:512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年一度的山神祭典正好撞上了西洋的萬聖節,小村莊的頭家們順應潮流,舉行了規模不同以往的遊行活動,這讓許久沒看熱鬧的山神大人十分開?#27169;?#33258;己可是近年來在多次風災穩住了村子,小伙子們三年才孝順一次老子是應該的,加上這幾年的麻糬好吃多了,祂附著在新的神官上,就混在巷弄?#34892;?#36062;隊伍順便拿人家發的麻糬,現在的年輕人真有趣,裝神弄鬼的功力也是一流的,紫色的鸚鵡色的頭髮?#21152;校?#38263;短繁裁的和服,過多飛揚的緞帶,蛇妖的服飾都沒如此華貴,當然,祂也很享受這副凡?#35828;?#36523;軀,走在路上穿著道服,素顏都招搖,就是肚子難以填飽,今年的神官是個大美人胚子,將在祭典上飾演山神,也就是祂本大人。


        「哇阿,汝與在下可真謂貌似!」

        「妳,你難道是山神大人嗎?祢長得跟我未免也太像了吧!!!」

        「與有榮焉,在下山犬氏。」

        「幸會幸會......Keiko是也,我是村長受邀,成為您的神官後選人之一......」她記得她在祠堂裡打坐啊,難道自己又睡著了?


        「免禮,小女......,咳咳,Keiko小姐,妳已經被我選為繼任者,完成儀式後,我將佔據妳大部分精神,請妳放?#27169;?#25105;不會拿人家的身體做壞事,但倘若妖介來襲,還請諒解戰鬥等傷害風險。」

        「......祢真的跟我長得好像喔...好想跟那兩個人說.....」她捏了神明大?#35828;?#33225;頰,沒啥在聽。

        「Keiko......丫頭,妳記得自己的身分嗎?」山犬氏很無奈,這年頭的小孩?#24049;?#27794;規距。

        「啊啊抱歉,我知道等一下我就是祢僕人了,祢到底是男是女啊?」

        ?#38468;?#29992;凡胎肉身,妳是女孩,我亦是女孩。」

        「那就是說,其他兩人......」

        「將被選為其他角色!」祂的新神官皺起眉頭,與祂一模一樣的臉龐陷入苦瓜。

        「丫頭,放心吧。說是祭品,我可夠知足?#22238;?#20102;,選上你們三個藝妓,獻曲獻舞可抵獻身,更庸說獻命了,村民雖然年年出走,祭典尚在,我並不孤單,偶爾回來看看老人家就好,記得帶麻糬。」

        祂的新神官盯著祂良久,總算鬆了一口氣。

        「那祢有必要搞綁架嗎?」

        「以後泡溫泉還是?#39029;?#24066;一點的區域吧,可別再被其他神社看上了。」山犬氏的取笑令Keiko脹紅了臉色,再眨眼,是Hi醬和Wa醬毫無血色的臉龐。


        啊啊,好可愛。


        Keiko短暫的昏厥引發了不小的騷動,知情的侍者們安撫綁票來的遊客們,福袋發一發,恭送下了山,獨獨留下Keiko完成召喚儀式,HiWa兩人姑且是聽了她的話,答應了所謂的演出,乖乖回旅館準備,祭典在前,社家很快就會派出轎子,將祭品迎回祠堂。


        山犬氏與Keiko的精神契合度也驚?#35828;?#39640;,一神一人對這場活動有很多相似?#30446;?#27861;,Keiko覺得自?#21512;?#26159;觀坐在別?#35828;?#35222;野裡,跟著山犬氏這個角色跑劇情任?#30504;?#20598;爾替祂補充現代?#35828;?#24120;識,祂非常喜歡她推薦?#30446;?#32905;串,但是對氣泡飲料敬而遠之,儘管社家提供了山犬氏家徵等精美服飾,祂卻沒穿任何象徵配件的出門玩,當店家老闆認出祂時,二話不說奉上涼茶,希望山神大人眷顧他兒子考上大學,嚇得觀光客繞遠路走。


        遊行至子時,沿著燈籠上了山的,是頭家們與紅轎,山犬氏在甜菓舖前,等候隊伍經過,一旁的老婆婆雙手合十,對著等發糖的孫兒說故事:

        今年山神爺娶新娘,

        一對外地姊妹來祭祀自己的麻糬,

        山神爺選中了?#35009;?#30340;妹妹,

        但是初代新娘?#34892;?#19978;人,

        姊姊捨不得妹妹,也捨不得村民受罰,

        讓妹妹走了,自己坐進神轎,

        姊姊獻上了聲樂獻上了舞,獻上了身子獻上了命,

        感動了山神平息?#35828;?#38663;,

        穀物豐收泉水清澈,

        姊姊被在地人封為山神夫人,

        之後的祭典只需獻上麻糬與歌舞,再無血祭。


        Keiko靜靜聆聽這段童謠,靜靜思考著那位山神夫人。山犬氏在我這,夫人現在在哪呢?


        轎子後方好像出了什麼意外,突然大幅度傾斜,?#39746;?#26179;動後,在甜菓舖前靜止,?#24049;熱?#20986;現一名美少年,女扮男裝的Hikaru踩著木屐一躍而下,清脆的碰撞聲聽起來可能扭到了腳踝,但是她速度驚?#35828;男n向街角,當她望進Keiko的眼神,她嚇得躲開了,Keiko想喊住她「回來!為什麼躲我!」,但是嘴?#21516;F在自己沒有主控權,倒反聽見自己的聲音讚美著:

        ?#38468;?#24180;的妹妹選得甚好,姐姐亦是。」

        飾演妹妹的Hi醬在街尾上了公車,看是往上?#36335;?#21521;,選擇了非燈籠明照的路徑。


        那條路很暗耶......


        儘管Keiko不想,山犬氏還是回頭注視隊伍,已經拿下的簾子後,轎內的Wakana身披霞彩,散髮妖妝,卻莊嚴宛若天仙,如果下巴是自己的,Keiko一定合不起來。

        隊伍在山犬氏面前停下,領頭喊了聲萬聖節快樂,挨家挨戶發起糖果,晚睡的孩子們興致高昂,使勁靠近轎子,抬轎者等人卻低低向山犬氏道賀,賀喜山神爺,今年的新娘也是極品?#27169;?#23665;犬氏享受著奉承,以及Keiko的吃味,很是開懷地笑了,拿出紅包與啤酒瓶,大賞特賞。

        「哪個男子出錯了......」

        今年的?#24405;?#23064;,因為長時間盤坐發麻,正露出雙腿在轎外晃,不料被一雙小手生吃豆腐,原來是Kei醬,給自己套上不知哪來的軟布鞋,扶著嬌小的肩膀,小心落地,才發現自己整個人在Kei醬懷裡,疑疑疑?

        「Kei醬,妳的木屐也太高了吧?」呃...今天的抱抱好像特別溫暖?

        「夫人,今天晚上涼,茶?啤酒?」Keiko露齒而笑,那個笑容彷彿要害人蛀牙,Wakana?#39746;?#23475;躁,怕弄髒和服,還是選了免開瓶的茶水,為了保護指甲,也就任由Keiko殷勤的餵食麻糬跟肉串。

        前方的頭家們似乎正在跟其他隊伍協商當中,不時看向兩人,突然來了許多陰陽狩服打扮的人,嚷嚷著不好,東方的結界被破除了,妖物所為。

        Wakana嚥下最後一口茶湯,突然想到,趕緊問向周遭?#39608;窰i醬呢?」

        甜菓鋪的老婆婆答腔?#39608;?#22352;上社家?#25165;?#30340;公車,先上神社啦。」


        喧鬧聲一時安靜下來,Wakana臉色蒼白?#39608;?#25105;們,沒有?#25165;?#20844;車啊。」

        「怎麼可能?小姑娘妳也看到了對不對?整台車只有她一個女人家.....她一上車...」山犬氏與Keiko點點頭,小孫兒接著話講:

        「就開上山了哪。」

        「靠Baaaaaaa!?#24618;車?#34987;山神大人極高分貝的髒話嚇著。Keiko很想挖個洞給自己。


        「丫頭被真正的妖怪看上了!!」氣氛頓時轉變,老人家開始招呼自家兒孫回窩,陰陽師與頭家擺出完全不同?#24180;?#24418;,等候發號施令。


        「Keiko桑,拿妳的身體戰鬥是否有異議?」

        祢敢落跑不去?#20154;?#35430;試看!


        「好,小伙子們,首要任?#30504;?#35703;送妳們夫人回神社,通知法號;商家趕緊歇業,讓祭典落幕;屬?#36820;?#20778;先,謝絕屬虎,兩方增援後,向西前進。」

        「可是山神爺,結界破的是東方。」年邁?#24180;?#38525;師遞上自己的?#19968;緞Γ?#35731;山神大?#35828;?#20197;衡抗妖魔。

        「那是障眼法,東方蛇妖是?#22812;?#21451;,西邊則有......」拖著凡胎的女兒身一躍,便上了屋樑,山犬氏地頭望向新娘圓睜的眼眸,不再多說,遁入夜色。


        Keiko覺得自己腳下涼涼的,好輕快,幸好裡面有多穿一件秋褲,她在腦海深處呀呼個不停,彷彿忍者電影,替身的流暢動作,以?#26114;?#22812;森林裡鮮明的視野,令她覺得自己帥炸了,這經驗絕對要回去大肆炫耀,......說是這麼說,讓Waka醬露出了擔心的表情了,還有不知下落的Hi醬......


        山神大人,Hikaru真的是被綁架嗎?


        「不然咧?妳覺得那丫頭不夠標緻嗎?告訴妳,會唱歌的靈魂可都是上等貨色,妳ㄚ三個都讓我掙扎好大一番耶。」


        色老頭,好好的人誰跟祢貨色?不過算祢有眼光。

        Keiko心想兩人好像都沒有像自己遭到附身,是否夫人安在神社?


        「是啊,在下的夫人心地慈悲,即使享用祭品也極為節儉,很替渺小生命的精神力著想。」說起自家夫人,山犬氏滿臉幸福。


        ......。 Keiko心情真是複雜到了極點,因為剛剛Wakana腳底和服襪的觸感還鮮明的停留在?#20013;模?#36889;分明是老頭子的回味,嘴上還掛著老婆的色老頭......


        有夫人坐鎮山頭,現在是Wa醬安全了,Hi醬卻被劫走,西山到?#23376;?#20160;麼?


        「怕就怕是西洋的妖魔,特棘手。」山神大人開?#22931;?#30862;念著到底是娶老?#32986;€是討奴隸,都不懂得珍惜女孩子很易碎耶動不動毀容又不是玩具,還有牠們真的有伴侶觀念嗎一言不合就吃人......等諸如此類害Keiko緊張萬分。


        剛剛就應該追?#20808;?#30340;......為什麼Hi醬見了自己腳步完全沒停下?為什麼躲我?......


        「傻孩子,別鬱悶了,就像?#34892;?#20154;就是能認出在下是神嘛,那丫頭應該也有雙慧眼......啊不妙,如果她看得見他們,精神更容易被糟蹋......」


        夠了,她已經夠擔心了,現在只能盡量不去想,山犬氏乖乖閉嘴。


        她們停在鳥居上,觀測了一下風向星斗,西邊的山群黑壓壓的被雲霧籠罩著,她們同步皺眉。

        這是什麼意思?陷阱?挑釁?在人家的大喜之?#30504;?br />


        「又或者,牠們也在節慶......」偏偏就撞著這洋鬼日子,叫人無奈。

        遠方,因地震損毀的別墅殘骸,裏頭坐滿了稀客,東亞的山貓精。


        Keiko還以為自己會看到一堆毛茸?#32043;?#19981;了手的保育類動物,結果全部人模人樣......盛裝出席的婚宴派對。

        「丫頭,看不見是種幸福哪。」話剛說完,?#39746;?#34880;?#20219;丁?br />


        腥風血雨之間,賓客們各個出爪,山犬氏瞬間露出本性,沉浸在與貓咪互毆的戰鬥之?#23567;eiko很少玩全方?#30011;h視的動作類遊戲,她最大的感想是玩這個小孩真的會學?#27169;?#35201;不然也會學到暴力殺人技?#26705;?#38275;閃,上下下右腿上跳剁左右拳拳拳劍,啊,又有血飛沾到了自己過長的馬尾,可?#28023;?#22909;想洗溫泉。


        跟貓鬥,絕對要來陰的。山犬氏舞著美麗的身軀繞圈圈,邊哼著小調邊打帶跑,兩曲結束被問有啥好歌私藏?Keiko乾脆唱起了流行樂,人神同步拿劍在廢墟外刨了個圓,貓崽子們?#20998;?#21040;後頭,紛紛撞上無形的牆。只見女漢子搖頭甩甩一身的灰頭土臉,再哇哈哈放聲大笑。


        笑個屁,Hi醬呢?


        狗腦袋一頓,群貓奸笑,幸好陰陽師眾已經趕到,幾人給結界開了縫,替山神爺呈上太歲刀與符咒,刀鋒亮?#31806;海琄eiko在心底與山犬氏一同冷笑:

        「洗好脖子沒?」


        「爾等壞喵姻緣,葡得好死!」

        「哼,方言真?#21860;!?#38013;入畫界,烙狠話得跑最快,狗性想追,由於神官心?#20445;?山犬氏決定先去救妹妹,直搗建築物。


        嗅了嗅往下的階梯,?#20449;?#23401;的體香,以及腐屍味。


        地下室?

        「才怪,是獸穴。」兩者毫無猶豫往下衝。


        洞窟裡吃剩的駭人殘渣一路絆倒K神官多次,走道盡頭,誰的品?#24230;?#27492;檅氣,新婚床上放石?#20303;?br />

        Keiko突然掌控了自己的手腳,箭步衝刺至床邊,狠狠掀了石蓋,有神力附體的她,彷彿掀張紙。

        嗯?沒有東西!?


        「Hikaru妳在?#27169;俊?#22905;茫然,有點想哭。


        K 嗚

        嗚嗚


        Keii i i i i


        ?#32043;?#20659;出了啜泣聲,趴下去看,原來人在床?#32043;攏?#32302;成烏龜。

        「Hikaru,乖,沒事的,我是Keiko啊。?#22993;?#23565;自己伸長的手,膽小的Hi醬完全不肯碰觸。

        「沒事的,只是色老...山神附在我身上,我不是妖怪,只是有了超能力而已,手?」受驚嚇的小動物,以不動應萬變。

        Keiko心裡好淌血,大老遠砍砍殺殺?#36820;?#36889;,乾脆強?#24179;o她公主抱回去好了,這麼一轉念,就要連床掀,小腿肚便中了暗器,Keiko單膝跪下,她終於察覺到這件事

        山犬氏在她腦海中,卻沉默著。她倆無法交換,中計了!


        遭垃圾掩蓋住的畫陣閃出紅光,暗器齊飛,怕床?#32043;?#30340;人受傷,Keiko硬是扛了多數,口袋掉出的符咒提醒了她,之前真是太過依賴神明的力量了,嘖。

        先貼一張在新婚床上,再拿一張抵禦飛針,攻守逆轉,她只能等待救援,咬牙死撐著。

        巨大的黑影,逐漸覆蓋她的四肢。


        『盜婚甲,汝改當何罪?』

        「聽不懂啦!?#21697;?#35328;!」

        『汝之媚鹽,尚口頂替,嫁否?』

        ?#39608;?#23233;妳媽?#24067;蓿 埂?#21670;?剛剛好像聽到Wakana跟自己髒話二重奏?


        「是三重奏喔。」這冷淡的語氣令Keiko?#39746;?#24801;寒。


        Keiko抬頭一看,左邊一個大光頭和?#20449;c一整群讀經班,右邊是Wakana桑,以及她背後發光的巨大人形嚴陣以待。

        好吧,其實是一堆和尚躲在大光頭後瑟瑟發抖,Wakana似乎獨自炸開了天頂。


        完了,老?#27966;?#27683;了......

        完了,夫人生氣了......


        山犬氏很想說,接下來自己帥氣的救了小丫頭們,祭典大功告成之類的台詞......

        但祂沒有出場的機會,頂多山神夫人在打貓咪屁股的時候,勸了勸下手輕一點;

        夫?#35828;?#38663;怒差點將別墅夷為平地,住持白紙黑字畫?#28023;?#26032;來的貓族不得傳統血祭,共享山神祭,否則見一次打一次屁?#26705;?br />

        祂迷?#35828;?#31070;官傷痕累累,氣壞了新娘子,發誓再也不接受邀請來村子泡溫泉了鳥事這麼多;

        祂迷?#35828;?#31070;官在哭喪臉小祭?#36820;?#25079;裡傻笑,但?#20999;?#26371;痛,痛就被小祭品跟新娘子疼惜,被疼愛了又繼續傻笑,無限循環。

        地方村子,又多了一個傳說。


        山犬氏在神官體內待到祂修復好人家的神經組織,活跳跳的放回兩個丫頭身邊,夫人才原諒?#35828;k。

        三年一次,難得兩老擁有肉身,Wakana大方給人牽手上街,這一牽,還以為要牽到天荒地老,默默尾隨在後的Hikaru,路上吃個醬油丸子,就順勢也給牽了。

        「牽著,別在亂跑了。」

        Hi醬靦腆的模樣讓山犬氏很是惋惜,上等貨?#27169;?#29356;神家不納小妾,鍾情一婆是血統作祟,丫頭妳日後好好珍惜啊。


        囉嗦,色老頭。


        Keiko臉上的笑容讓被牽的兩人覺得自己快蛀牙了。


        我作了夢,總是夢,幸好是夢。
        雖然很高興夢到她們,卻很怕他們夢到自己
        夢有所謂的共夢,而我經常失控,友人都在我身邊睡不好,因為我會主導夢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22993;?#26377;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