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2章 明日的鈴子(橘田泉X三森鈴子)

        作者:愛之夢美風
        更新時間:2018-10-03 22:08
        點擊:297
        章節字數:7005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橘色三重奏之明日的鈴子


        橘田泉的聲音十分動聽。

        溫柔一聲“su醬”可以喊的柔情似水,令我小鹿亂撞。

        我不想除我之外的任何人聽到這個聲音。

        嫉妒的心情快要控制不住了。


        哈啊——

        “ki醬要是人魚公主就好了……”


        啊?

        哇啊啊!

        好害羞啊——

        我剛才說出聲了嗎?

        也不知道有沒有被聽到……


        “人魚公主?

        噗呲……

        su醬突然說出這么充滿幻想的詞——

        我還真是嚇了一跳呢!”


        白皙纖細的食指輕點唇間,抿嘴忍笑的橘田泉一臉春風明媚的玩味笑意,那種既有大姐姐氣質的成熟韻味,又帶著些許孩子氣的狡猾天真,讓三森鈴子臉上發燒的同時又不禁有些慍怒。


        “這不是那么好笑的事情吧!”


        可惡——

        耳朵好燙。

        心跳的好快。

        這人還笑的那么好看。


        “唉?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可是確實很有趣嘛,總是以現實努力派自居的su醬居然也會講這么有童話感的話來?”


        橘田泉的語氣依舊顯得很輕松,因為兩人關系親密的熟悉度,三森鈴子甚至可以從這份從容不迫中聽到些許撒嬌的意味。

        這讓三森鈴子心軟升起寵溺情緒的同時,又不禁有幾分無奈的脫力感。

        這人到底有沒有年長者的自覺啊?


        “我也是有少女心的啊,ki醬這笨蛋……”


        不滿的喃喃自語很快就消散在微風里,在三森鈴子的面前,橘田泉撩起耳邊因風飄落的秀發,憂傷無奈的對自己笑著,仿佛是一場溫柔卻虛幻到無可挽留的夢。


        “不過——

        這樣的話,我最終會因為愛情化為泡沫消失掉吧?

        ……這樣就不能再和su醬說話了呢。”




        從橘田泉那收到了一束花。

        藍色的風鈴草,花語是“嫉妒”。


        “……之后,從ki醬那收到一束花。”


        叉子叉在沙拉里,遲遲沒有叉起任何食物的三森鈴子煩惱的不得了,對座的佐佐木未來無語的看著對方戳戳戳,泄憤般蹂躪著桌上的美味沙拉,無從下叉。


        “一束花!那不是很棒嗎?”

        在心里暗嘆一口氣,放棄從對方叉下奪沙拉的嘗試,佐佐木未來適時轉戰旁邊的意大利面,漫不經心的卷起一些來放入嘴中,“然后呢,這有什么問題嗎?收到花束很好啊!”

        喂喂,收到花還不高興,這種恩愛秀的我都看不懂了!

        不過這家店的食物真不錯,味美量又足,一人份的沙拉和意大利面就夠兩個人吃飽又不會浪費,下次叫上kitta桑和tokui桑一起來,還可以多嘗試幾個新菜式……


        “沒有……”

        煩悶的嗓音猛然升了起來,三森鈴子啪啪啪的用手拍著桌子:

        “沒有!沒有!!沒有!!!”


        “沒有理由啊!!!”

        三森鈴子突如而來的情緒爆發嚇了佐佐木未來一跳,手一抖,餐具差點就要掉到桌下重新換過,她有些迷茫的抬起頭來,遲疑著開了口:“理由?”


        “既沒到生日……

        也不是什么紀念日……

        我真想不通她送這花的理由!

        而且藍色風鈴草的花語是嫉妒啊?!

        是我做錯了什么?

        還是她誤會了什么?

        完全沒有頭緒啊!

        這個樣子……

        下次見面我該用什么表情面對她啊!?”

        情緒一瞬間爆發到頂點,將叉子隨手叉到沙拉里,三森鈴子氣勢驚人越過中間隔著的桌子,對向后蜷縮躲去的佐佐木未來,強烈表達著自己內心的困惑和激烈的思想斗爭。


        “唉唉唉——?

        冷靜點啊,mimo桑!!!

        我記得tokui桑說過,這種情況只要微笑就可以了吧!”


        被嚇到的佐佐木未來淚汪汪的抵抗著這份不冷靜,弱弱的表情反而給人一種超好欺負的感覺。

        值得慶幸的是,現在和她共進午餐的只是粉色戀愛笨蛋,而不是藍色壞心眼大姐姐,所以很快清醒過來的三森鈴子迅速坐回原位,往自己嘴里叉了些沙拉故作鎮定的吃著。

        “總、總之,人家是認真的在煩惱呢……

        為什么ki醬會送我花語‘嫉妒’的藍色風鈴草呢?

        是因為上個月我和pile醬一起出去玩沒告訴她?

        還是因為前幾天我和emi出去吃飯的時候被她看到了?

        明明她也喜歡跑去找mikami桑玩,經常和nanjō桑一起吃飯,和aimi醬也不清不楚的……”


        驚嚇過度的佐佐木未來勉強鎮定下心神,有些無奈的回答道:

        “你是有多在意kitta桑的態度啊?

        怨念的酸味都快溢出來了呀!

        抱著這股氣勢,你倒是當面問她啊!

        這種想法不對她本人說可是不行的啊!”


        “那多難為情吶!”

        三森鈴子心口猛的跳了起來,飛快的食用完了自己那份定額,爽快的將沙拉和意大利面往佐佐木未來眼前一推,一副“好忙好忙,還有好多工作我先走了”的掩飾表情,迅速溜走了。


        關于——

        那束花和花語引伸涵意的話題就此戛然而止。


        明明受到驚嚇的是我吧?

        為啥給嚇跑的反而是mimo桑呢?

        關鍵時候怎么能黑他累呢!

        最討厭這種欲語還休令人在意的話題了!

        佐佐木未來悲憤的將叉子叉進美味沙拉里,希望借美味緩解自己那顆飽受驚嚇,也被挑起無盡好奇的脆弱心靈。




        “……這樣就不能再和su醬說話了呢。”


        最近腦海里一直浮現ki醬最后說這句話時黯然神傷的表情……

        小人魚為追求愛情,失去最重要的美妙嗓音,最后化為泡沫消失了,這果然是個悲傷的黑暗童話啊……


        其實呢,我是覺得ki醬是人魚公主就好了。

        為了我放棄最重要的東西。

        除了我之外,不需要再和別人說話。

        這動聽溫柔的聲音只屬于我。

        聲音的主人只注視我一人。


        除了我之外,ki醬的幸福不需要其他人。


        這樣的我簡直是個壞女人啊。

        這個是怎樣的感情?


        吶,ki醬!

        我知道和這個很相似的感情。

        但是,不一樣!

        這和我所知道的戀愛感情不一樣。


        確實,這種感情說不定和戀愛很像。

        但是絕對是不同的。

        這種感情,在確定了對方思緒之前。

        稱之為戀愛的話,實在是太過冒昧了。

        所以這份曖昧不清,涂滿嫉妒的思念。

        一定是——相思病。

        稱作這個最為合適。


        只是不知道,明日的鈴子是否能有向橘田泉傳達出這份思緒的勇氣了。三森鈴子這份相思,到明日終究是會化為芬芳的甜蜜?還是會淪為寂寞的淚水呢?今天的思念,暫無法走出昨天,明天還將繼續。




        三森鈴子現在有些煩躁。


        最近大家的工作都好忙,而且因為時間上的錯過,好長時間沒有在私底下見過ki醬了,兩人獨處的時間更是基本沒有。

        但是像現在這樣靜靜站在無人注意的角落里,偷偷看著不遠處正在簽售《本日も餃子日和》的那個人,一定是我夢游了。

        恩,大概是因為最近工作太多,老是休息不好,所以精神恍惚的夢游到了這里,絕對不是因為天天想著念著那日的對話和那束花,想要見她,單獨和她談談的緣故。

        三森鈴子有些心虛的暗暗安慰著自己。


        今天天氣很好,簽售場地的陽光也非常燦爛。

        橘田泉上身穿著干凈利落的白襯衫,下身配著紅色的衣裙,紅白分明的衣服,和那恰到好處的餃子飾物,都很襯她笑容滿面好看的臉。

        她對每一個拿著她那本餃子書等待簽售的人,都溫柔愉快的笑著,用自己最喜歡的悅耳聲音,向每一個支持她的人道謝,一副非常開心樂在其中的樣子,讓自己莫名心動不已的同時,也染上了焦躁不安的情緒。


        為什么對著別人也能笑的這么開心?

        為什么這么溫柔的注視著每一個人?

        為什么和別人說話聲音也這么動聽?

        這些難道不應該完全獨屬于我的嗎?

        明明知道不應該這么想,嫉妒的思緒卻總也止不住,藍色風鈴草指的其實不是ki醬,而是我吧。

        ki醬是不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所以才送出了那束花的呢。


        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招呼都沒打一聲,就跑到了ki醬所在的地方。

        真要是見到了面,對ki醬,我又該說些什么呢?

        真是不中用啊,畏畏縮縮煩惱著無法前進的我。


        我大概是想要從ki醬那里得到更確切的答案吧。

        即便是如此,我還是害怕去問她對我真實的想法。

        害怕得到會讓我變得不幸的答案。


        容姿秀麗,魅力非凡。

        但吸引我的其實還是她那無拘無束,像風一樣自由的個性。

        最初的時候,還很自負的認為,她旁邊的位置只有自己才最適合。

        可是到了現在,我卻連訴說心意的勇氣都逐漸喪失了……


        閉上眼睛,不想再去看那會令自己思緒渾濁的畫面。

        或許是因為最近的工作太過辛苦,又或者是因為思考的太多,思慮過重而覺得疲憊,綿綿的睡意將三森鈴子慢慢吞噬,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非常舒服。




        搖搖晃晃的電車里,她笑意盈盈的看著自己。

        自己一邊道歉,一邊手中使力用勁,想要將自己和她胸前衣服第二顆扣子糾纏在一起的頭發扯斷,她卻瞬間用力拽掉了那顆扣子,笑著安慰自己:“這么美麗的長發弄斷了可惜,扣子還可以再補的哦。”


        在看到這令人懷念的初次相遇場景瞬間,三森鈴子就意識到自己身在夢中,那些說不出口的話,在夢中說不定就可以說出來了。

        這樣想著的三森鈴子注視著久遠記憶中的橘田泉,思考著這可行性的與否,連這夢中也可以聽到自己為她心跳不已的聲音。


        ki醬……

        想要呼喚她的名字卻發不出聲來。

        想要伸過去握住她的手卻也動彈不得。

        是了,這個時候的我還并不知道她的名字,離我們正式認識的場所也還有幾站之遙,卻恍如咫尺天涯。


        別走……

        在心里默念著。

        下一刻,像是得到了回應似的,眨眼間場景變幻,橘田泉笑容滿面的對著三森鈴子伸出了手,手心里的溫柔傳到了臉上,溫暖的輕撫著,讓人分不清是夢還是現實。


        這樣子跟自己打招呼的是,白色襯衫解開了三顆扣子的橘田泉,她露出了比今天天氣還要明媚的微笑,眼睛很美很明亮,在陽光下閃閃發著光,兩人四目相對,眼神交融,在這么柔情浮動的瞬間,三森鈴子誤以為自己正在做著一場夢寐以求的美夢。


        “……ki醬?”

        “啊,su醬你……唔?”


        于是三森鈴子闔上雙眼,親吻了這美夢。


        有沒有試過睡醒了,卻還想要再睡回去,那是因為想要剛剛做的夢能夠繼續下去。

        所有的思緒都如同春雪般慢慢融化,唇齒相觸,三森鈴子觸碰到對方柔軟的嘴唇,微熏中帶著甜蜜,令人情難自禁,迷醉其中,在這份難以抑制的情感驅動下,她伸出舌頭,試探著黏向了橘田泉的唇……


        怦怦怦、怦怦怦……

        Doki Doki的心跳聲,都聽得好清楚……


        舌尖倏然一痛,“砰”的一聲,三森鈴子的腦袋被橘田泉用額頭輕輕撞開了,三森鈴子跌跌撞撞的退開幾步,為了穩住身形,她下意識用手抓住對方的手腕,牽扯下拉著橘田泉也跟著前進了幾步,直到三森鈴子的后背恰好抵上了身后一直用來遮陰的樹。

        微閉的眼睛猛的睜開,因為太過突然的關系,視線無法聚焦,視野范圍內一時有些模糊不清,此時此刻,三森鈴子是真的好希望世界不要明晰起來……

        然而橘田泉的身影,還是很快在三森鈴子的眼眸中變得清晰起來。


        橘田泉半睜著眼睛,臉紅的厲害,眼里映射出迷茫,夾雜著游移不定的慌亂,連那一貫好看的笑容都收斂起來,旋轉著眼光,看著三森鈴子身后樹上的花,臉上一副惶惑和天真的表情,并不說一句話。


        完蛋了……

        順著夢境做出了大概很糟糕的舉動。

        但是我不想道歉。

        這么想著的三森鈴子,喉嚨卻失音般干澀,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她只好把頭深深低下,奢望于橘田泉能夠忽視自己剛剛的無禮。


        “ki醬!這個……”

        三森鈴子從裙子口袋里拿出一小束鄒巴巴的粉色天竺葵,左手順著橘田泉的手腕滑下來,緊握住她的右手,鼓足勇氣遞給對方。

        “你要……送給我的?”

        橘田泉看著面前漲紅著臉蛋,僵硬著身子縮起肩膀的三森鈴子對著自己猛點頭,本來因為對方剛才頗為大膽出格的舉動,而變得有些忐忑不安的害羞心情,不知為何就樣子被慢慢撫平了。

        這大概是因為三森鈴子此刻的表情太過惹人憐愛了吧?

        像是有柔軟羽毛輕輕撓動自己的心房,有些發癢。

        好想笑啊,不過突然笑場的話,也太破壞氣氛了,然而橘田泉內心還是止不住洋溢著歡喜的笑意。

        雜雜拉拉的胡思亂想著,橘田泉臉上的表情也舒緩下來了,還算自然的接過了三森鈴子手中那一小束粉色天竺葵。

        “這樣啊……謝謝你。”


        “很高興能陪在你身邊!

        這是粉色天竺葵的花語……

        只要能夠陪在ki醬身邊,我就覺得很幸福了……

        所以把這束粉色天竺葵送給你!

        因為實在找不出理由而感到不安,甚至有些害怕……

        藍色風鈴草的花語是嫉妒……

        送給我的意義和ki醬的想法,我都不明白!

        ki醬為什么要送我那束花呢?”

        隨著最后一句話的結尾,面對面的,三森鈴子終于向橘田泉說出了最近苦思的煩惱,雖然有想過這樣的自己會不會讓對方感到麻煩,但是果然還是想要好好向這個人傳達自己的思緒,述說自己的想法,對橘田泉的想法也在意的不得了。


        “唉唉唉?因為我覺得送百合花有些庸俗氣,玫瑰花又太過嬌艷,相對來說,還是一束沾著清露的風鈴草,相較于玫瑰花的艷麗,更配su醬的氣質,更適合su醬……至于藍色風鈴草嘛,我只是想su醬看到花的時候,會更多的想起我,所以選了我通常的代表色而已,我不是藍色的大姐姐嗎?啊哈哈……”

        “哈……只是這樣?沒有什么特別的含義嗎?”

        “只是這樣啊,我那天偶然經過一家新開的花店,看到帶著露水那束花的時候,就想這束花好配su醬的氣質,還是我的代表色,送你正合適呢,所以就買來送給你了……”

        “等等,那花、花語什么的呢?”

        “不不,我買的時候并沒有考慮那么多呀。”


        什么——

        藍色的大姐姐?

        大姐姐就不要做這么任性妄為的事啊!

        原來你買的這么隨性,送的時候也什么都沒有想啊。


        雖然你會這么常常的想到我,我是非常開心啦,但是這種因為自己想太多而莫名感到羞恥的無力感是怎么回事?

        還有我剛剛如墜夢中那個糟糕的吻,都讓我欲哭無淚啊。

        現在我臉上的表情一定是驚愕而愚蠢的吧?

        臉燙的感覺腦子要燒壞掉了。


        “我究竟是為了什么煩惱了這么久的啊……”

        “從我送給你的那天算起,一直在煩惱嗎?”

        “是啊,我一直在煩惱啊!”

        “這樣啊,有那么久呀,噗呲——”


        內心的喜悅終究沒有克制住,橘田泉用拿著花的左手稍稍擋住臉,然而偷笑起來的氣音還是泄露出來了,引得三森鈴子有些委屈的惱意,一臉凌亂的注視著她。

        “笑、笑什么啊,你這種態度……”

        “也就是說,這些天……

        su醬都在想著我的事情?

        恩~~就這么一直的……”

        “怎……”


        被這么當面說了,讓三森鈴子覺得非常的害羞。

        這些天一直在想著你的事情。

        這種說法聽起來像是在告白一樣。

        有種不同于尷尬的局促感。

        所以,三森鈴子本來是想否認的。


        但橘田泉已經靠了過來,她移開方才用來擋住表情,拿花的那只手,順勢撐在三森鈴子身后的樹上,就是這個不太標準、傳說中的壁咚姿勢,讓三森鈴子未說完的否認,顫巍巍的縮了回去。

        橘田泉的想法,太過任情隨性,有時候真的很難把握,對于這點,三森鈴子再次有了如此清晰的認知,然而她現在卻并不關心這個,并將這件事情拋之腦后。

        因為,三森鈴子眼前的橘田泉,是笑得那么的開心。

        那如同白色月光一般溫柔的笑容,令三森鈴子安心的同時,心里的某種感情也逐漸變得蠢蠢欲動,如煙花般綻放開來。


        對于這個人,三森鈴子想要傳達的話語并不止是這些。

        想要說什么,其實自己一直都心中有數。

        三森鈴子本來就是一個對自己所有事情都規劃、區分非常清楚的人啊,想到這里,這份微妙中帶著點焦躁的勇氣便涌現出來。

        “沒、沒錯,我這些天過的可郁悶了!

        都是ki醬的錯!你要負起責任哦……”

        “負責?su醬你真是個狡猾的孩子啊!”

        “不是!剛才的話只是順口說出來的一種措辭而已!

        總、總之你是要為此負責任的……”

        “恩~~那么……

        su醬希望我怎樣負起責任來呢?”


        橘田泉收斂起笑容,玩鬧的表情從她臉上消失了,她目不轉睛、全心全意的注視著三森鈴子,那神情溫柔動人,純粹至極,正是三森鈴子一直以來最喜歡的那份美麗。

        握住橘田泉右手的那只手收縮起來更緊了,因為緊張而流出的汗浸濕了兩人手心部分,三森鈴子卻不打算放手,還想維持的更久一點。

        “請、請和我在一起……”

        “現在不就是在一起嗎?”

        “要、要一直想著我……”

        “現在也都在想著你哦!”

        橘田泉淡定自若的回答,讓三森鈴子越發的感到焦慮不安,她覺察到自己的雙唇正在顫抖著,眼中模糊的出現了水霧。

        三森鈴子盯著橘田泉開始變得朦朧起來的輪廓,困在內心深處的嫉妒和不甘仿佛突然沖破了枷鎖,整個身體的血液都沸騰起來,那份太過渴求橘田泉情感的沖動,讓她不顧一切的撲倒在對方懷里,像是想要獨占這份溫柔一般,緊緊抱住了橘田泉。

        “ki醬!我喜歡你!

        請你以入贅我家的前提下和我交往!

        請成為只屬于我一個人的人魚公主!”


        因為身高差的緣故,向上望著橘田泉的三森鈴子,眼神如沾水露般楚楚動人,讓橘田泉心跳加速,心動的不行,然而橘田泉仔仔細細的想了想,還是答復道:“不行……”


        被眼前這個人說“不行”的情況幾乎沒有,雖然現在告白是順勢而為的突發事件,但是其實自己內心還是有相當高的決勝把握,太過意外的言語,讓三森鈴子內心激烈的動搖著。

        三森鈴子人生有史以來第一次的告白難道就要以失敗告終了么?

        這種告白初體驗給三森鈴子帶來的沖擊,強烈到令人頭暈目眩。


        “我并不是不愿意,應該說我非常愿意……”

        橘田泉溫柔的回抱著三森鈴子,將下巴輕輕放在她頭上,牽在一起的手也沒有絲毫松開,像是都不愿放開似的,交握的手已經變得十指緊扣,兩人的身體就這樣緊貼在一起,三森鈴子感受著對方溫暖的體溫,心慢慢的安定下來。

        “不過人魚公主的話,最后不是會消失掉嗎?

        這個絕對不行!我才不要消失掉呢!

        我要和su醬非常幸福的生活一輩子!

        所以人魚公主不行!況且我覺得我應該是su醬的丈夫才對啦!

        絕對應該是su醬以嫁入我家為前提和我交往才對吧!”


        現在應該注意的是這個嗎?

        果然好難把握這個人的想法啊!

        不過我這是告白成功了吧?

        ki醬戀人身份果然該是我的啊!


        一直以來,都注視著ki醬,思念著ki醬。

        雖然偶爾因此感到煩惱和悲傷,但現在全都變成幸福和快樂了。

        就這樣相互扶持著共度的時光,老了以后互數皺紋的溫暖情意。

        和ki醬在一起的未來,是夢寐以求相愛的明天。

        明日的鈴子,一定會比現在過的更加幸福吧!


        “ki醬ki醬,最后問一下我現在心中最大的疑惑——

        我明明躲在最沒有存在感的角落里,你是怎么發現我的呢?”

        “那當然是因為人群之中只有su醬你——

        一直發著光,對我來說是有色彩的啊!”


        回過神來,大概是因為我太過開心而一直在傻笑,再沒有言語的緣故,ki醬不知何時也已停止了話語,在我察覺到的時候,她已經主動吻上了我的唇,那是感覺要融化身心的炙熱情感。

        讓我覺得接著思考下去覺得既煞風景也好麻煩,那些復雜的、困難的事情,就讓明日的鈴子再繼續思考前進吧。

        這大概是因為——這就是我心中愛情的模樣。


        七秒之愛

        明日國的人類公主三森鈴子愛上了海餃國的人魚公主橘田泉,然而身為人魚公主的橘田泉只有七秒記憶,七秒后橘田泉就會忘記了三森鈴子。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三森鈴子徘徊于蔚藍的海邊,和橘田泉相伴于一個又一個七秒的輪回。
        終于三森鈴子身心俱疲,同時迫于王國繼承者的責任,回到王國繼承王位,努力忘記那個在每個七秒后就會忘記自己的橘田泉。
        很多年后,明日國發生了叛亂,三森鈴子受了致命重傷,只剩下七天的生命。
        在這最后的七天里,三森鈴子用去絕大數天數掙扎著去往和橘田泉相愛過的那片遙遠之海。
        在還剩下最后七秒的時光里,三森鈴子看見橘田泉正迎著金色的夕陽凝視著自己,宛如兩人初見時一樣。

        橘田泉早就忘了三森鈴子是誰,也忘了為何在此日夜等待。
        然而人類公主三森鈴子愛過的每個七秒,都是人魚公主橘田泉的一生。

        人魚的記憶只有七秒鐘,每次用七秒愛著三森鈴子,都用盡了橘田泉的一生,卻再也等不到那個會為她放棄一切,相互擁抱的三森鈴子。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