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3章 交錯時空戀花火

        作者:愛之夢美風
        更新時間:2018-10-03 22:34
        點擊:263
        章節字數:6419

        舉報章節
        選擇正文字體:

        第三章:【交錯時空戀花火】


        ——正因為是與自己所珍視的人一起度過的,煙火大會的記憶才會成為無可替代的回憶。


        “煙火大會?”

        三森鈴子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興致高漲的橘田泉。


        “沒錯,就在下周,據說還是在神社周圍舉行!

        吶,mimo醬一起去吧!靠近神社的煙火大會呢!”

        橘田泉眼睛里閃著快樂明亮的光芒,她是個想到就要做到的自由主義者,毫不猶豫的就對三森鈴子發出了邀請。


        “是嗎……”

        有些心不在焉應付著精神滿滿的對方,三森鈴子尋思著上次好像也發生過同樣的事件,以為對方是邀請了所有同組合成員的自己,推掉了難得的家族聚會,然而應邀到場后,發現就只有橘田泉和三森鈴子兩個人而已,期間好像還發生了很特別的……不幸的事情?

        而且還靠近神社,想到神田神社的那位神秘巫女,三森鈴子最近一點也不想要靠近任何神社。

        “抱歉,那天家里有比較重要的家族聚會……”

        這么回憶著,三森鈴子下意識開口拒絕了對方的邀約。

        橘田泉有些失望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令三森鈴子意外的不安起來,然而隨后橘田泉卻爽快的笑了起來,笑容平穩,情緒平靜:“家族聚會啊,那就沒辦法了,沒關系的,izsm會連mimo醬那份一起玩個夠本的哦!”


        雖然最初是能夠感到橘田泉有些愕然的,但是這份動搖很快就在三森鈴子的面前散去了,明亮溫潤的眼睛,除了比很久以后更加纖細一些的身體,橘田泉的那張臉依然別無二致。

        明明朝夕相處,卻似分別已久。

        仿佛被時光的深海所淹沒。

        一旦陷入到回憶中,就會覺得有什么對不起對方的歉疚。

        不合時宜的想起記憶中,橘田泉對三森鈴子好到盲目的溫柔。


        我究竟是為何——

        會被放逐到這個令人落寞的過去來呢?


        情不自禁的這樣子思考著,接下來的時間里,三森鈴子小心翼翼,努力在不被橘田泉發現的情況下,偷偷觀察對方的表情,卻并沒有從這位素來不會掩飾自身情緒的izsm身上,看出任何不悅之色來。

        也是,目前兩人之間的私交僅僅只是友達程度而已。

        橘田泉還未有為三森鈴子傷心的理由。

        三森鈴子想著,莫名有些寂寞。




        橘田泉 「下周日有煙火大會,一起去吧?」 12:05 √消息送達

        午休時間,正在休息室刷著推特的德井青空,在收到橘田泉的短信時,確實是有些詫異的停頓了幾秒。

        德井青空抬起頭來,有些猶疑的看著和自己其實只有幾人距離,背對著自己趴在窗邊桌子上的橘田泉發了會呆。

        今天一起工作的三森鈴子和佐佐木未來還沒有回來,德井青空有點搞不懂為什么明明現在只有兩個人的休息室,橘田泉居然會選擇給自己發信息,而不是當面說。


        ……難道這是約會邀請,所以她害羞了?

        這么考慮著,德井青空心中一動,拿起手機,低下頭開始編輯著短信:“就kitta桑和我……兩個人嗎?”

        然后就望著遲遲按不下去的發送鍵躊躇著,萬一是我想多了呢?

        手機屏幕暗了下去,手指輕點,又亮了起來。

        握在手中的小巧機器,仿佛是剛入手的初號機模型,發送鍵另一端則是會引起第二次沖擊的使徒一般。

        最后還是發出去了,既沒刪掉“kitta桑和我”,也沒去掉“兩個人”,把“撲通撲通”響個不停的心動,一字不落的都發出去了。

        德井青空「就kitta桑和我……兩個人嗎?」 12:18 √消息送達


        大概只過了一秒,手機就再次震動起來。


        橘田泉 「就我們兩個人,周日下午五點鐘車站見,可以嗎?」 12:19 √消息送達

        德井青空「好啊。」 12:20 √消息送達


        其實等不到下周日了,德井青空心中的煙花已經“碰”一聲綻放開來,她有些興奮,按耐不住內心的喜悅,抬起頭來又望了不遠處的橘田泉一眼,橘田泉也正好回過頭來,周身沾染著偷跑進窗邊的陽光,似近若遠對自己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這個瞬間的德井青空,眼里心里都只剩下閃耀在眼中的金色光芒。




        和kitta桑兩個人一起約會……

        周日四點半,站在車站前,不斷低聲重復著這句話的德井青空,微閉上眼,握緊拳頭,努力壓抑著戰栗全身的興奮感。

        怎么辦?感覺笑容停不下來,完全冷靜不了。


        “tokui桑?在這里做什么呢?”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德井青空睜開眼,就看到了佐佐木未來溫和的臉。

        居然遇到熟人了,感覺好羞恥。


        佐佐木未來顯然是體會不到德井青空內心的懊惱,反而有些疑惑的打量了對方一番,不工作的時候,衣著向來以方便簡單為主的德井青空,今天穿了一件繪有朵朵黃牡丹的女式浴衣,配上右手拿著的同款小布袋,整個人顯得格外容光煥發,秀麗驚人。

        佐佐木未來思考著現實和做夢的差異,看到同伴和平時截然不同的姿態,這樣的意外令佐佐木未來滿腹困惑。

        德井青空的臉上滿是熱意,稍稍扶額,千絲萬縷的尷尬情緒,讓她完全沒辦法和佐佐木未來正常對話。

        一時之間誰都沒有開口說話,兩人之間有種凝滯的時空感。


        “soramaru——!”

        高揚又有些嫵媚的聲音。

        停滯的兩人同時回過頭,高挑的個子,笑起來甜蜜的仿佛摻雜了蜜糖一般,藍色打底,浴衣的花樣居然是餃子,還有那可愛的餃形小布袋,是那個人沒錯。

        “kitta桑……”

        這次是真的目瞪口呆了,既是感到驚艷,也是若有所悟。

        那個人好像還沒有注意到自己,待走的更近些,便有些訝然而明媚的對自己笑著打招呼:“mkrn也在啊,和soramaru在聊些什么呢?”


        “我們……也沒有聊什么。”

        看著靠了過來的橘田泉,佐佐木未來不自覺往后稍退了幾小步,算是舒緩了自己有些膽怯的心緒,明明不想這樣子示弱的。

        但是只要面對這個人的時候,自己就會變得怯懦;只要被對方專注的目光注視著,腦海里就盡是些支離破碎的字句,根本就沒辦法好好表達自己的心情,莫名其妙的詞不達意。


        其實自己只是吃完晚飯出來散個步,走著走著,想起這附近有家很不錯的和果子店,打算買點水饅頭犒勞最近都很努力工作的自己。

        沒想到居然和熟識的同伴偶遇了。

        緊接著,還見到了一直以來憧憬的對象。

        很明顯兩人是約好了碰面的。

        說起來這附近好像有煙火大會來著。

        難道這兩人是約好了過來一起玩的嗎?


        “就兩個人,太狡猾了……”

        口中含糊不清呢喃著心中的不甘,佐佐木未來忽然感到自己變得脆弱起來,理應就此離開,但是此時的自己確實不想離開。


        “哇,soramaru今天穿的好漂亮啊,”


        佐佐木未來看著正在夸贊德井青空容姿的橘田泉,小心翼翼吐露溫軟堅韌的請求:“是去煙火大會的會場嗎?我也能一起去嗎?”

        橘田泉順著聲音看了過來,令佐佐木未來不禁有些臉熱,那個人卻全然未覺的欣然笑道:“好啊。”

        輕松的話語頓時讓佐佐木未來松了口氣,有些歡興雀躍起來,放松間眼神掠過站在橘田泉身后一語不發的德井青空,那混在橘田泉身高陰影里的人正一臉復雜盯著自己,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佐佐木未來這才猛然反應過來,雙方仿佛都知曉了不得了的秘密。


        既無法否認,也無法放棄。

        各懷心思,無處可藏的戀慕。


        只有橘田泉依然毫無所覺。




        擁擠的人潮給空氣平添幾分燥熱,煙火大會還沒有開始,三個人沿著會場周邊的小攤點閑逛。

        踩著木屐,邁著碎步。

        聽前方傳來陣陣喧鬧聲,摻雜著各種歡聲和笑鬧。

        “是這個方向沒錯了,再過了前面那座橋應該就到了……”

        走在前面的橘田泉非常開心,她拿著事先準備好的地圖對身后兩人示意著,一副做足了功課的樣子。

        “……那邊有一家據說超級棒的餃子攤呢!”


        “kitta桑,你走慢點啊……”

        天真爛漫,還跟個孩子似的,德井青空望著前方的那個人,有些無奈,輕輕的笑了起來。


        “tokui桑——一直在看著kitta桑呢……”

        像是在嘆息似的,雖然自顧自的跟了過來,但是從剛才一直慎言少語的佐佐木未來,以橘田泉聽不到的聲音輕聲對德井青空說道。


        “是的哦,我一直在看著kitta桑……”

        在耳邊人來人往的腳步聲和談笑聲中,德井青空的聲音忽遠忽近,真情實意的坦然承認嚇了佐佐木未來一跳,思緒有些模糊。

        “mkrn和我不也是一樣的嗎?一直在看著kitta桑……”


        不是,我沒有。

        我只是——憧憬。


        雖然早已過了被稱之為“少女”的年齡段,kitta桑依然保持著少女般天真無邪的魅力,眼睛中常常流露出如夢幻般自由自信的光彩。

        這與總是活在循規蹈矩現實中的自己相比,一直保持著少女心活躍著的kitta桑,我們正好是截然相反的性格氣質,令我憧憬不已。

        人類本來就有那種喜歡追逐自己欠缺之物的本能啊。

        佐佐木未來只是憧憬著這樣的橘田泉。


        像是被德井青空最后那句話嚇到一樣,心中涌動著害怕打破界限的軟弱感,喉頭翻滾著各種開脫,說服自己的話語……

        然而終究只剩下不甘心的沉默。


        德井青空只是對佐佐木未來的掙扎保持著目不斜視的沉默。


        “來!請你們吃蘋果糖!”

        紅色的蘋果糖突然出現在眼前,晶瑩剔透的糖漿香甜味道仿佛沖淡了愁緒,不知何時回轉過身來的橘田泉,笑吟吟將剛買的蘋果糖送到了佐佐木未來嘴邊。

        有些慌張的咬了一口,玫瑰色糖漿裹著脆脆的蘋果肉滑入口中,待佐佐木未來接過蘋果糖的木棒,橘田泉樂此不疲的笑著,又徑直把另一個蘋果糖送到德井青空的嘴邊。

        “這是izsm今天的特別服務哦!”


        德井青空沒有咬下去,她只是接過蘋果糖,拉過橘田泉,用對方難以拒絕的眼神望著她說道:“我想拍張照片。”

        橘田泉便只能眨了眨明媚如水的眼睛,微笑著點頭。


        站在旁邊默默看著的佐佐木未來下意識緊緊抿起了嘴唇,膝蓋和肩膀震動著,竭盡全力的忍耐著不讓眼淚從眼角滑落。

        對不起。

        Kitta桑。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夾雜在自己都不甚明白的復雜心緒中,無論如何也無法傳達給對方真實的只言片語。

        不是憤怒,不是不滿,不是陰暗和怨恨。

        僅有這點,佐佐木未來是清楚的知道的。


        直截了當的來講,理智提醒著自己顯然已經是輸了,但情感上自己真的還不明白到底輸了什么。


        胸中的糾結似乎完全被對手看穿了。

        我的心意真如此淺薄嗎?

        傳統家庭的出身。

        循規蹈矩的成長經歷。

        與kitta桑相遇后的種種。

        為什么kitta桑不是男孩子呢……


        佐佐木未來全身一震,仿佛是思想上閃過了一道光,將這份是悟非悟的驚愕壓下去,然而眼角那再也無法止住的一滴淚珠,悄悄的從佐佐木未來臉上滑過……

        就像這低沉夜空中的某顆星星一樣,溫柔墜落。


        不知為何,那邊德井青空的臉蛋被橘田泉輕輕拉扯起來,橘田泉正以狡黠輕松的姿態,“呼呼”肆意的笑著。


        就是這樣。

        果然我始終無法正視和邁進——我們之間的關系。

        或許正是因為自己無法坦率承認心中的那份感情,就早已經注定要這樣一敗涂地了吧。




        “mkrn突然就回去了,難道是蘋果糖不好吃嗎……不對啊,唔,還是很甜很美味的啊!”

        維持困惑的模樣,橘田泉順勢咬上了身旁德井青空手中的蘋果糖,然后若無其事發表自己的看法。

        對于對方這種厚臉皮的行為,德井青空當然是要堅決予以回應的,伸手“咕嚕咕嚕”輕拉著對方的臉頰,在對方“soramaru你這是報復”的掙扎聲中愉悅著。

        兩人玩鬧著走過來前面的橋,橘田泉馬上跑到之前期待已久的餃子攤買了一盒餃子回來,獻寶似的送到德井青空的面前。

        “鏘鏘鏘,本日特別餃子料理——鮭魚水餃!是soramaru喜歡的鮭魚哦!”


        鮭魚水餃,有我喜歡的鮭魚。

        難道是特意帶我來吃的嗎?

        這個人,原來真的有好好做約會前的準備么。

        這樣子是不是說明,并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想要好好渡過今天的約會,kitta桑也和我有著同樣的心情?

        暗自有些高興的德井青空,順著橘田泉已經用木筷夾起喂過來的鮭魚水餃咬下去,鮮嫩的魚肉在口中化開,說不出來的美味里,還讓人心口隱隱感受到淡淡的甜。

        “很美味哦,kitta桑果然很厲害呢!”


        這樣子夸獎了對方后,那個人反而少見的露出了有些心滿意足,又有些許難為情的可愛笑容。

        “能讓soramaru高興的話,真是太好了!”

        被橘田泉這樣子誠心誠意的注視著,德井青空不僅感到非常的高興,腦海里還浮現了想要看到更多橘田泉難為情時候表情的心思。

        感覺自己有點壞心眼了呢,不過這一定是這個人太過可愛的錯,讓我這么的心動。




        “soramaru!快看!快看!這里有餃子耳環呀!”

        橘田泉揮手示意德井青空過來,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那是一個套圈游戲的攤位,在各種如發卡、手鏈之類的小飾品中,一對煎餃式樣的耳環令橘田泉興奮不已。

        “果然是kitta桑的愛好啊……”

        就在德井青空這么感嘆間,橘田泉已經付過錢拿了十個竹圈過來,伸長手臂,對著中間那對餃子耳環比劃了幾下,稍稍使勁向前扔過去,大概因為沒用夠力氣,半途中就掉了下來,甚至連餃子耳環的邊都沒有碰到。

        接下來四、五個圈都是如此,最好的成果也不過是剛好壓在了點餃子耳環上,并不算套中。

        對這樣的結果似乎并不太滿意,然而橘田泉并沒有再投,慫恿著將剩余的竹圈交給德井青空來投。

        雖然也希望自己可以投中滿足對方小小的渴望,但是果然對這種游戲更不在行的德井青空也只能以慘敗收場。

        德井青空想著再多嘗試幾輪,還未付錢就被橘田泉給攔住。

        “算了吧,不要強求,小心輸給商家的小心機,會花去物品價值數倍的錢,不值得的。”

        “可是,你不是很想要嗎?”

        德井青空撇過頭來看著橘田泉,有點驚訝于對方出人意料的理智和冷靜。


        “生活中會有很多想要的東西,但總有得不到的嘛!現在我只要和soramaru玩的開心就足夠了。”

        “kitta桑突然這么清醒明理,嚇了我一大跳啊……”

        “什么嘛,我在soramaru心目中是很任性的形象嗎?”

        “唉?我只是覺得kitta桑一般都比較自由一點……總之,我其實是很欣慰啦。”

        “欣慰什么,你是我媽媽嗎?”

        “不、不是,我沒有那個意思的……”

        “那soramaru你——是什么意思呢?”

        看到橘田泉嗔怪看著自己的模樣,德井青空既有些沉醉,也有些應付不來。

        糟糕,昨晚的那本《應對約會的千種妙法》真是白看了,完全招架不住啊。


        “噗……放過你了,別誤會了,我可不是咄咄逼人的人哦!”

        這還不是咄咄逼人?我剛剛都快被逼到懸崖邊上去了耶。

        雖然內心如此吐槽道,但是德井青空也是比較“清醒明理”的沒有真的說出口來。

        畢竟能夠這樣子對話,感覺兩人的關系親密了許多。




        隨著夜色越發低沉,大會的鼓聲悄然響起,人流越來越密集,在德井青空去橋上看看的提議下,兩人好不容易守住了一個靠近欄桿的絕佳觀景區,橋下燈火明亮的大會攤點和微波凌凌的河水盡收眼底,莫名的令人感覺美麗。

        但在這份美好的情懷中,對于德井青空來說,既不是熱鬧的人群,也不是河景的瑰麗,而是有喜歡的人并肩站在自己的身旁,讓人心生令自己感動的安心。


        “今天真的好熱鬧呢!不知道等下的煙花會是怎樣的?好期待啊……”

        橘田泉一邊感慨著,一邊下意識的點開手機郵箱里那個郵箱地址,在拍了幾張橋下人群和河景的照片后,試圖分享給某個人此時自己眼中所見的美景。

        繼續編輯郵件,向那個人炫耀:“煙火大會超有趣!超好玩!izsm會連你的那份一起玩個夠本的!”

        然而不知道為什么,刪去這條,又接連寫了好幾條都不滿意,刪來又刪去,只留下了一條“我和soramaru在煙火大會會場等煙花升空,今天很開心呢……”

        橘田泉思量再三,覺得應該加上“你也在就好了”,但身邊的德井青空已經在偷看自己了,看著對方近在咫尺的笑顏,突然覺得德井青空的嘴唇很性感,有種別樣的誘惑力,如果騙她閉上眼睛,然后親上去的話……

        在想什么呢,感覺要被自己逗笑了,如果是soramaru的話,一定不會有太大的反應啦。

        最多就是“你在干嘛”之類的反應吧……畢竟她平時都是一副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的模樣。

        這樣子胡思亂想著,果然還是不妥,橘田泉手一滑按在了清空鍵上面,所有才編輯好的圖文都一掃而空,她反而有些釋然的合上了手機,那僅剩下三森鈴子郵箱地址的屏幕瞬間湮滅了。




        其實,小時候的橘田泉,不明白為什么會有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只為了欣賞轉瞬即逝的煙火。

        何時看過的煙花最漂亮。

        何時看過的煙花最特別。

        在腦海中都早已經淡忘。

        但是,即使不記得那時的煙花是什么顏色,又是什么樣子。

        看煙花時和誰一起度過的快樂,卻到現在也還記憶猶新。

        “正因為是與自己所珍視的人一起度過的,煙火大會的記憶才會成為無可替代的回憶。”

        父親是這么對橘田泉說的。


        原本只是有點像小孩子般害怕寂寞,但不可否認的是,我現在并不想放開從眼前這個人身上得到的這些溫柔。

        今天,橘田泉本想和那個人一起看煙花,想讓那個人在身邊和自己一起欣賞煙花的美麗,然而現在有另外一個人的陪伴,或許也挺好的,感覺再向她多撒點嬌也沒有關系呢。


        當時為什么會想要加上那句“你也在就好了”的理由,橘田泉之后或許已經不會再去想了。



        我要打賞

        打賞請先登錄

        粉絲排行

        您目前的粉絲值是:-
        排行是:-
        打賞動態 更多
        • 還沒有打賞記錄
        沒有找到數據。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