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128章 无标题

        作者:faith
        更新时间:2012-07-15 14:23
        点击:1053
        章节字数:49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faith 于 2012-7-15 14:48 编辑


        Wolf at the Door(11/上)








        Fate在見到11歲的自己瞬間,便知道藥草又產生另一場幻覺。

        如果真要承認,事實上助她熬過痛苦的並不是麻醉效果,而是這個……是這一場又一場的夢與幻象。

        不論是快樂或悲傷的回憶,是生命中曾遇過的好人或可憐的人?#29694;ate記得他們各自的理由,也記得當初相會的心情。在如今情況下,這些畫面成為能讓她安心的支柱,能牢記自己的身份和想回去的地方。

        即使是與普蕾希亞母親相處的事。

        即使是失去莉妮斯的事。

        救起瀕死的小狼,第一次了解生命重量的事。




        ──但唯有這件事,不想憶起。

        那個人……那個女孩從天空墜落的一日。




        當時?#29694;ate跟Chrono結束押送犯人去異世界的任務後,買了很多Lindy母親耳提面命一定要帶回家的土產,她也準備了每次長期航行完畢、自己慣常會帶回的蛋糕,因為那孩子每當見到帶著蛋糕的Fate總是特別開心……在那之後,在許多年後,當兩人關係改變、比朋友更複雜一點點時?#29694;ate才從對方口中得知,雖然蛋糕的確很?#29282;叮?#20294;與完成長期任務安全歸來的朋友相見,才是最高興的事。




        Fate是個遲鈍的人。

        連這麼簡單的心情都沒察覺,真是個笨蛋。




        “Fateちゃん才不是笨蛋。”已經不再是幼年稚氣的模樣,那個人長成了自信聰慧的女性,這麼說:“只是有時太為他人著想,忽略了自己的價值──不過這份溫柔,就是Fateちゃん與眾不同的地方。”

        美麗的話語,以及美麗的她。

        彷彿喜歡她許久了。

        “彷彿?”微笑時,雙頰有些酡紅的那個人,一手拉著Fate,指尖似有若無地相纏,低下頭的側臉稍感害臊。“我倒是一直都喜歡Fateちゃん呢。現在回想起來,只有這樣能解釋了。”

        解釋?

        “Fateちゃん不記得嗎?在聖祥小學的第一個情人節,女同學們不管上級生或?#24405;?#29983;,都送了好多巧克力給妳。”

        因為我是轉學生,大家很好奇,對我特別友善。

        “──不是哦。呣……Fateちゃん不是笨蛋,但在這種事情?#31995;?#30906;很遲鈍。”喃喃地唸了相當失禮的話,那個人鼓起臉龐表達不滿,但一邊更緊握住Fate的手。

        撒嬌般的姿態過於可愛,忍不住伸出臂膀將對方抱入懷裡。

        “嗚呢……!Fateちゃん?”

        嚇到妳了呢,對不起,但是真的好喜歡妳。

        能夠這樣抱著妳的機會很少,所以,只有一會兒也好,請允許我──

        “真是的,這種事Fateちゃん不用再問了,因為……我們不是戀人了嗎?”最後一句是輕聲細語的羞澀,並漾開笑容,親了Fate頰邊一下。“所以我做這種事,也應該不用再問Fateちゃん了……對嗎?”

        問話的語調,頑皮、羞赧、卻又有一絲不安。

        Fate連忙點頭,不想讓對方有不確定的疑慮。

        那是她們剛成為戀人後不久的深夜。Vivio已經睡了,兩人處理完晨日累積的文書工作,坐在客廳沙發聊天?#29694;ate喝著咖啡,那個人則喝著睡前泡給Vivio、但剩下一杯份量的焦糖牛奶。




        “唔……我剛才說到哪裡了?”蒼色瞳看向天花板想?#34277;?#31186;,眼底色澤在室內顯露紫羅蘭餘韻?#29694;ate覺得自己可以這樣看著?#35831;p眼睛一整天,什麼都不做也會很幸福。“總而言之,那時我打定主意要做出最好的巧克力給Fateちゃん,絕不想輸給?#20999;?#22899;孩子呢。”

        疾風的推波助瀾也激發好勝心了吧?

        “……大概也?#23567;?rdquo;不好意思地笑著,那個人說:“突然之間變成翠屋和八神家的巧克力會戰,而且Signumさん異常認真呢,我當然不想輸嘛!”

        就算是再可笑的比試,騎士一旦決意參加,就只能為主人取回勝利。?#19968;?#20043;將這麼說。

        而評論勝負、無疑是眾矢之的倒楣目標,就是本來要開開心心接受巧克力的人。

        “抱?#25913;兀?#30070;時讓妳為難了。”想起小時候臉色發白的戀人,看著必須一口氣吃下的十幾份巧克力──因為還加入一些單純只是覺得有趣而參加的人──雖然感到抱?#31119;?#20294;又不禁笑出聲來。

        Fate和氣地笑著,搖搖頭,靜靜凝視。

        迎向?#35831;p同樣蘊含情意的眼睛。

        氣氛霎時轉換,沒人再開玩笑。

        “現在才……為當年造成的困擾補償Fateちゃん……可以嗎?”

        Fate閉起眼,愉快地接受戀人對昔日的補償。

        ──這種事,也不用再問了──

        逐漸相近的臉龐,輕喃時吐息唇邊的熱氣。

        栗紅的瀏海觸及金色的髮。

        “嗯……現在吻Fateちゃん,果然有咖啡?#30446;?#28544;呢。”

        本人毫無所覺,充滿?#28982;?#30340;輕笑聲響在耳畔。




        ……好。就這樣繼續想下去。

        Fate告訴自己。

        想著與她在一起快?#36820;?#20107;。

        只是想著,與她在一起就好。

        不要想起──那一天──。




        徒勞無功。記憶有著自身腳步,帶領人重回懊悔多時的日子。

        阿斯拉艦上,滿身是血,白**導衣破破爛爛的少女。

        在Fate面前,那名被緊急送回的友人,鮮血染紅了清秀五官。

        眼睛已經睜不開,也沒力氣再呼?#25034;?#23383;。

        ?#26412;?#20736;器和管子插著胸肺和手腕。

        失去魔力供應後,身上恢復原先的私服──那是上個月大家逛街時,幫忙選出來,非常合稱那孩子的紫?#30097;?#19978;衣──被剪開成碎條和?#32026;K,丟棄在地,搶救的醫療人員毫不在意地反覆踩過。

        落得跟從天空被拉下來的那個人,一樣命運。




        啊啊……居然是、這麼小的身體。

        站在上方觀察間,看著底下?#20013;g的過程?#29694;ate第一次發現,眾人仰賴、立於前方不敗的盾,那名砲擊魔導師實際上是多麼細小的身軀。

        比Fate更嬌小的肢體,比Fate更小的掌心,卻比Fate更加更加勇敢地走在前頭,不懼將要面臨的磨難。

        這份勇氣在今日終於反噬。

        當上魔導師不過兩年,就變成這個樣子。

        成為朋友不過兩年?#29694;ate給予她的誓言就沒有守住。




        我會成為妳的劍,為妳斬滅襲來的一?#23567;?br />

        那麼,我就當Fateちゃん的盾,阻擋所有傷害。

        天真的兩個女孩子,看不到將來會發生的事,傻傻地交換最真摯的約定。




        “──Testarossa。”不用回頭就知道,用低沉聲調如此喚她的人是誰。“這個……妳先收著吧。”

        接過Signum遞來的東西?#29694;ate凝望掌心的黑色髮帶,一瞬間想不起這是屬於誰的,或是它們本該有的樣子。

        血漬與髒污已染濕髮帶,外觀也有些破損了。

        “Vita要我交給妳──那傢伙一直握著、她這麼說。”

        一直握著。

        Fate默然聽完,眼底有些霧氣,但沒有掉淚。

        她不會懷疑,就像緊握住這條髮帶,那個人一定……在當時呼喚了她的名字。

        有危險的時候,我會來幫助妳。

        只是兩年而已,她?#30171;?#30772;誓言。

        “……Vita還好嗎?”將髮帶放入口袋,比起自己的悔恨,還有更重要的人必須擔心。“發生這種事,Vita一定很自責……”

        兩人感情很好,是吵吵鬧鬧的好夥伴,仍在?#26412;?#30340;那個人肯定不希望Vita難過。

        Signum露出奇?#31258;?#24773;,就像詫異於Fate的反應。“不要理她,Testarossa。”

        “為什麼說這種話?”無法理解,沒心思理解,她立即走出觀察間尋找另一名騎士。如今那個人沒辦法安慰Vita,她更需要幫她做到。

        就在走廊椅上,Vita?#32842;?#22320;坐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Vita,”Fate走近,輕柔地問:“妳還好嗎?這次任務妳也受傷了嗎?”

        鐵鎚騎士狠狠地瞪她一眼。

        那真的是窮凶惡極的表情,是打從心底希望Fate從她眼前消失的目光。

        Vita沒有回答,轉身就走了?#29694;ate只能楞在原地。

        “所以不是說了嗎?不要理她。”Signum無奈的嘆息聲,從身後傳來。“沒有完成守護之約乃騎士之辱,若身為摯友的妳還安慰她,就太莫名其妙了。”




        ──莫名其妙。

        Fate心底也是同樣想法。

        這整件事都莫名其妙。

        為什麼躺在?#20013;g房的,非得是那個人不可呢?

        為什麼幫許多人奮戰後,現在仍得與死神搏鬥呢?

        為什麼……就連想為朋友安慰關心的人也做不到呢?




        ──已經夠了,不要再讓我想起來──




        想發出聲音,想終止這段不受歡迎的回憶,但頭部與全身的疼痛,虛弱的身體狀態,連喊叫也無能為力。

        無能為力。她最害怕的事。

        就算伸出手也不會被握住,只能眼睜睜看對方與悲傷一同隕歿。

        “Fateちゃん──”

        夢境總算轉變了。她回到19歲的自己,仍坐在病?#25165;裕?#19968;邊守護消失四天才突然出現的戀人,一邊看完對方睡著前拚命打完的報告書。

        那個世界的我已經死了。

        眼前的文字平淡地描述,另一個世界難以想像的悲劇。

        Fate看到自己的名字,就位於殺了朋友的文字之後。

        “──Fateちゃん一直都跟我在一起哦。所以?#20063;?#33021;有勇氣,找到回家的路。”




        回家。

        對了,沒錯,這是Fate最該做的事。

        回家去。

        不能被任何人阻止。

        沒有人能阻止。

        我一定會──回到妳身邊。




        睜開眼時,看到會移動的藍空,從雲層和光線判斷,應該是晨間的四或五點。

        ……移動的不是天空。

        Fate的意識更清醒些了,發現自己仍躺在林間污泥的地面,背部衣領被拉著緩慢拖?#23567;?#22905;咬牙忍住疼痛,望向頭的後方,看到一個綠色的小型機械體,高度大概只到現在12歲少女肉體的腰部,兩隻機械手正拉著Fate的領子,地面拖行的痕跡,說明了此種狀況至少持續半小時以上。

        她知道這類機械物,是第102管理世界邊境村莊自行發明的幫手,沒有人工智能也辦不到精密工程,多是使用在打獵時搬動大?#30643;F類的場合。

        把我當成能作為食材的動物了嗎。Fate自嘲心想,但立刻就抓住手邊帶有尖銳邊角的石塊。

        「抱歉了……」歉然低語,一個轉身,從地面跳起的身姿敏捷地正如野獸。

        即使這個身體沒受過訓練,體力也快到達極限,但臨戰和反擊的動作Fate?#24049;?#28165;楚,只要多花點時間和力氣,還是能達到一定程度的攻擊力。

        她用石塊往機械物猛敲,三下不夠?#22303;?#19979;,一次比一次更用力,在氣喘吁吁時,終於把機體敲?#27169;?#38706;出裡面簡單的電腦迴路。

        這種地方出現這個東西,表示此處有人,但是否是能夠洩漏行蹤的對象?Fate無法肯定,在那之前,不能被隨便任何人知道執務官的她,現在毫無自保之力。

        賽雷斯的?#24405;?#35731;她更是確信,當地政府與一些村落,同時曾和Jail Scaglietti?#26032;?#32097;甚至互助關係。

        原本打算經由和政府官員的?#26377;?#21161;他們慢慢重回正常生活軌道,不用再仰賴犯罪者的資助,因為Fate也明白被政府忽視、這些小村落人們不敢說出真相的心情。

        在作成正式報告之前,預計先降低他們的戒心,讓他們願意相信管理局援助的誠意,所以再過兩天?#29694;ate將與高層級的政府官員密會,取得關鍵的秘密自白,交換雙方?#21152;幸?#34389;的未來。

        但現在發生這種事……。




        ……這裡是哪裡呢?Fate挖了窟窿把破損的機械丟入,再用沙土掩埋起來。

        抬頭看著四周,不知道自己昨晚昏迷時被?#24819;x多遠,但必須快點回去與賽雷斯先生會合才行,他傷口的消毒鎮靜藥草也該換了。

        這時?#29694;ate聽到漸行漸近的交談聲,趕緊躲在隱密處的草堆裡。

        過?#30636;?#20037;,兩個身穿當地衣著的男人自另一邊走出,其中一人肩上扛著某個似是昏睡的女性。

        「真是的,為什麼我們得要做這種事啊?」

        「別抱怨了,把人丟給他們後,我們就能去拿報酬了。」

        「喂、你們聽到了嗎?我們來了!」

        男人對著空無一物的林間大喊,當Fate覺得疑惑時,本來什麼也沒有的地方,憑空出現一處簡陋低矮的橢圓形半球基地。

        那?#31614;ぉぃ?br />

        Fate睜大眼睛,記得這個現象,周圍扭曲的力場造成暫時隱?#21361;?#26159;Jail Scaglietti的發明之一。在聖王搖籃裡,安裝此種裝置的機械兵,也曾讓Vita陷入苦戰。

        基地裡走出一個打呵?#36820;哪?#20154;,同樣穿著當地平民的衣服,但胸前背著步槍形狀的質量武器。

        「是這個女人嗎?」他不?#20449;d趣的問:「能當引來Fate大小姐的誘餌?」

        「是不是我們哪知道啊!」把女人放在地面,男人轉轉酸痛的手臂。「反正是照著你們給的情報去找的,你們自己確認吧。」

        「真夠麻煩的,當初直接把人抓回來就好,丟什麼?#28966;?#21602;!」背著步槍的男人不耐煩地咒罵,蹲下身抓住女?#35828;?#33225;龐審視,一邊揮手趕走他們。「好了好了,你們先走吧。」

        等頗有微詞的兩個男人離開後?#29694;ate看著那個?#35828;?#33289;動,審?#37327;s短這段距離需要的時間和速?#21462;?br />

        她握緊手中剛用來敲毀機械物的石頭。

        「?#29275;?#20180;細一看,這女人長得不錯……?#40723;?#20154;呵?#20999;?#33879;,原本只是要檢查女?#35828;?#38263;相,現在雙手卻移動到衣領與胸口。

        Fate挑在這瞬間,緩緩接近他身後,瞄準人類最脆弱的頭後與頸部?#29992;},各給予最重的一擊。

        男人慘叫後倒在一旁,但看起來還能移動?#29694;ate深吸一口氣。

        「──抱歉。」再度往雙眼間予以重擊。這次,男人徹底昏迷了,石頭和他的頭上也都佈滿鮮血。

        Fate丟開沾血石塊,把他的步槍扯下由自己背負,轉身想解開被捆綁的女性,卻發現對方根本沒昏迷,而是睜著大眼激動地看她。

        「我知道妳有很多疑問,但我們必須趁被發現前行動。」Fate快速地交代,解開女人雙手雙腳的繩子,拉她起身。「總之,快逃吧。」




        兩人往Fate決定的方向奔跑。

        經過二十分鐘,發現景物很熟悉,應該是接近昨晚安置賽雷斯先生的地方了。

        根據剛才解決男人時造成的騷動來看,基地裡居然無人出來探查,推測可能是沒有監視周遭的儀器,或是根本只?#24515;?#20491;男人在場。

        無論哪點,至少短暫時間能保障安全。

        「妳沒事嗎?」這具肉體已飽經摧殘,幾乎沒力氣再站,但她還是一手搭著正彎腰喘氣的女性,關懷地問:「有受傷的地方嗎?」

        女性不像被救出後心存感激的受害者,反而在抬起頭後射出憎惡眸光,並伸出雙手,掐住Fate脖子,啞著嗓子低吼:「──把我的身體還給我!」

        即使Fate想要反擊,體力和力氣都根本比不過,在女性亢奮的精神狀態下,她束手無策了,雖然知道能用背在身?#31995;臉?#31649;擊往對方頭部,但……不到最後關頭不想這麼做。

        「我的身體──!」

        女人似乎本來想說什麼,突然身子一顫,被從背部抱住往後拖開。

        ?#25913;?#27794;事吧?#29694;ateさん?!」

        ?#20154;?#33879;,稍微取回呼吸的Fate,看到箝制女性的人,正是賽雷斯。「……我沒事……」

        「因為您一整夜沒回來,所以我──喂、妳給我停下來!不然我真的會揍妳!」不需要太過解釋出現的理由,賽雷斯轉而朝懷裡不斷掙扎的女人凶狠警告。當然,他只是在虛張聲勢,並非真心想動手打女人。

        但女人還是害怕了,抖著身體不再亂動,臉上是屈辱與憤怒的表情。

        對於她的處?#24120;現ate不禁流露同情?#30446;?#31505;。「賽雷斯先生,您見過她嗎?她可是那個……帶給您兒子消息的人?」

        「我不認識,從沒見過。」

        「……是這樣啊。」Fate凝重地望著那名陌生女性。

        究竟,除去自己以外,敵人已經換了多少副身體?





        ---------------------------------------------------------------------------





        註釋:這章提到的情節在Somewhere in Time(Epilogue 上)、Usual in a Strange Way兩篇?#23567;窷anoha視角」與「Vita視角」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亦伤
        亦伤 在 2017/08/21 23:02 发表

        标题:Somewhere in Time(Ep

        註釋:這章提到的情節在Somewhere in Time(Epilogue 上)、Usual in a Strange Way兩篇?#23567;窷anoha視角」與「Vita視角」 —————— 这两篇在哪里,没有找到,请大神指点一下,十?#25351;行弧?

        显示第1-1篇,共1篇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福彩15选5胆拖计算 河南快赢481app下载 新11选5稳赚方案 pc蛋蛋加拿大幸运预测 多多乐彩泥50109 河南22选5好运2奖金 三张牌游戏顺序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欢乐升级双开器 福建36选7浙江风采网走势图1 怎么下载江苏快三 江苏福彩快三开奖结果彩乐乐 2012中超联赛 彩票开奖gif 单双中特公开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