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123章 无标题

        作者:faith
        更新时间:2012-07-09 16:01
        点击:1030
        章节字数:51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faith 于 2012-7-9 16:15 编辑


        Wolf at the Door(7)









        沒有燈火、濃霧未散的林間,只剩河流聲引領方向。

        少女幾乎是拖著每一個腳步才能繼續往前行走。




        當毒癮第一次發作,她仍記得一?#23567;?br />

        自己的身份。為何會在此處。想去哪裡。為保護什麼事物。

        記得決心和十年多來的意志。

        就連第三次疼痛侵蝕全身,仍能分析每次發作的時間,以及毒效特性。

        為了不被這份特殊毒物擊倒、遺忘最重要的事,便在每次發作時唸著自己的名字。?#20250;幔?#38568;半小時與劇痛一點一滴消失的記憶,讓她再也說不出自己的身份時,她便喃喃呼喚其他許多?#35828;?#21517;字。

        即使如此,即使不想忘卻,最後?#20999;?#21517;字也變成呆板音節,感受不到任何意義或溫?#21462;?br />




        身份、意識、奮戰的理由,受毒物影響而消弭。

        看不到星空的夜晚,唯一知道的只是,不喜歡寒冷。

        所以為維持體溫,少女撐著傷痕累累的身體,走在已失去目標、也無所謂要前往何處的岸旁。

        半邊臉被血污染髒了。

        每次疼痛襲來就用頭撞擊河邊石塊,想要擊昏自己,讓昏迷代為承受劇痛,後來僅僅是用自傷痛楚來轉移更難熬的折磨。

        喘息間,少女能聽到乾啞喉聲。

        好陌生啊。

        這本來不是她的聲音……但是,她的聲音是怎樣呢?

        她又是誰?在這裡做什麼?

        為什麼要經歷這些事?

        受盡痛苦是有理由的嗎?被傷害是有原因的嗎?

        拚命努力,咬緊牙關地前進,即使難過寂寞、想要哭泣也不能被發現。

        這些?#21152;?#24847;義嗎?




        少女無法再思索。

        只是一直走著,走在河流映照月光的夜裡。




        ──問問妳自己──

        腦袋裡總是盤旋這句話。

        我不明白。她自言自語地回答。

        ──值得拯救的人是什麼?

        我不明白。




        忽然,少女停下腳步。

        注意到時,前方河床上已躺著一個男人。

        走近觀察,男人捂住受傷臂膀,擦傷的臉部因痛楚而扭曲,她聽著他的囈語呻吟,覺得應該認識這個人。

        應該就是他。是他站在山谷,眼睜睜看她被丟下。

        是他跟那個人站在一起……那個人是誰呢?

        邪惡的、殘酷的面容。

        比血更深紅的眼睛,刺目的金色長髮。

        誘惑人心?#30446;?#37145;偽物。

        那是……誰?




        ──受妳幫助的人,與我們不一樣嗎──

        腦海裡的聲音又響起了。

        問問妳自己──…………執務官。

        「……對、對不起……」男人半睜著眼,無焦距地凝視少女,不斷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

        少女握住拳頭。

        她認得。

        認得這句話,以及過去只能訴說這句話的……自己。

        對不起。

        只會帶來悲劇,掠奪幸福的這雙手,無法製造半點笑容,保護不了珍惜的人。

        所以她一直在道歉。

        為?#20999;?#34987;她所傷的人。

        為?#20999;?#22240;她而失望的臉。

        對不起。

        我什麼也做不到──除了讓別人更加痛苦。

        對不起。

        ──也朝那名、只想跟她當朋友的女孩子。




        懊悔。慚愧。譴責無能為力、弱小的自身。

        對不起。

        只是說著對不起的她。

        一次次造成傷害,一遍遍吐露毫無重量的道歉。

        已經受夠了。

        不想……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所以、所以──要振作起來,要用盡這雙手的力量,就算只為了僅僅一個人。

        就算最終,軟弱的她只能抹去一份與世界無關、最不起眼的淚水。

        少女記得了。

        腦中的聲音仍煩?#35828;?#36852;盪。

        ──拯救?#20999;?#20154;值得嗎──




        「……──賽、賽雷斯先生!您沒事嗎?」記憶?#25442;謴停?#22905;立即衝到男人身旁,檢查傷勢和體溫。

        不?#23567;?#27873;在河中太久,加上受傷流血,現在正發著高燒。

        「妳──」

        「有特別疼痛的地方嗎?頭部和頸部會痛嗎?」她撕開男?#35828;?#19978;衣,查看肋骨有無斷裂,或是否有內出血的跡象,?#21627;b手指稍微擠?#27827;|診,所幸結果並沒大礙,只要把傷口止血,再讓他退燒降溫的話……。「賽雷斯先生,我必須把你帶上岸,能移動嗎?」

        「……啊……為、為什麼……」男人這時才發現意圖救助自己的人是誰,撐著快要緊閉的眼睛,低問:「……妳……」

        ──問問妳自己……執務官──

        「……Fa……Fateさん……」

        她的唇角溢出淺笑,溫柔地說:「太好了,賽雷斯先生還記得,看來腦部沒有受損。放心吧,只是這樣就不要緊──我會幫助你。」

        「為什麼……在我、在我背叛您之後……」男人臉?#31995;?#31070;色,彷彿深陷一場夢裡,這是不會發生在真實世界的幻想。「為什麼還要?#20219;?hellip;…」




        跟值得不值得沒有關係。

        幼年與某個女孩子的相遇,告訴了她這件事。

        兩人為達成目標而絕不退讓的互鬥。

        兩人在空中數度交談,反覆著擊敗與被擊敗的結局。

        那個女孩子?#31614;ぉ?#22905;第一次用這雙手的力量,真正守護下的對象。

        不想再傷害別人,不想再說對不起。

        不想再為自己的存在感到慚愧。

        所以才這麼做,才必須這麼做。




        ──問問妳自己?#29694;ate執務官──




        「──是你救了我。」Fate苦笑著,用這個孱弱肢體,努力想撐起男?#35828;凝?#22823;身軀。

        你的出現,讓我想起自己是誰。

        想起即使痛苦仍必須前進的意義。

        她有要去的地方。

        有想回去的地方。

        原本今晚約好了,跟未來伴侶與家人一同用餐……啊啊、居然發生這種事,なのは和大家一定很擔心。

        現在唯一能補償的,就是快一秒也好,快點回去他們身邊。

        「好了,別再說話浪費體力,聽我的指示行?#24433;傘!?br />

        「Fateさん──」

        Fate攙扶著男人,一步一步走離河岸。

        即使是在沒有?#20999;?#30340;夜裡,只要心中存有回家的路,這個道標就不會使她迷途。





        ***





        賽雷斯醒來時,黑夜的樹林環境暫時奪去視覺,能先聽到身邊燒烈樹枝的聲響。

        等火光和溫暖讓他意識更清楚後,一眼就看到坐在火堆對面、雙?#30452;?#32202;膝蓋的少女。

        少女的衣服已破破爛爛,用來纏繞她自己額頭與臉部的傷勢,在布條包裹下,透出臨時治療傷口的東西,只是某種翠綠色葉片。

        那種葉片帶來清涼與鎮痛效果,賽雷斯知道他的傷口也被這樣妥善敷裹著。




        「……Fateさん……」

        少女睜開眼,來到他身側,低頭審視。「好好休息吧,你的傷口我已經消毒過了。」

        不可思議。賽雷斯望著那名長相平凡無奇,甚至因受傷、髒污和亂髮而顯得醜怪的少女,腦中卻清晰地浮現她原本該有的模樣。

        金煌如月,亮輝色的長髮。

        充滿柔和笑意的緋紅雙眸。

        “這裡是、管理局地面部隊機動六課──抱歉,我們來遲了。但是,請不用擔心,我們會留下來幫助你們。”

        他記得那個人首次出現在他們面前,是被可怕的機械體攻擊後,只剩破垣殘壁與哀號傷者的晨日。

        那天太陽光異常強烈,黑與金的影像飛翔空?#23567;?#27570;滅機體的戰鬥身姿,?#25302;?#28415;目烏雲?#26519;?#22320;覆蓋世界,又像一陣閃雷能輕易割裂萬物。

        然而,沉柔溫儒的聲音,讓人忘記家園的破碎,因為相信了她給予的保證。

        “重建事宜,會由管理局全程監督與援助。”

        “這種小村莊重建就算緩點也無所謂,重點是確定管理局能支付的破損補償和武裝隊保護。我們可是聽過的,米德契爾達發生的?#20999;?#20107;!”

        “那麼你們該聽過?#20999;?#20107;被解決了。這裡也是,六課與總局對諸位的安危絕不會疏忽大意。”

        一面?#25165;啪仍?#20663;者、規劃緊急避難所、編派食物與醫療用品補給,一面還要與首?#23490;?#20358;的政府官員協商,甚至接受無理取鬧的遷怒,賽雷斯記得那個人從沒一次露出不耐表情,總是以最誠懇的態度說明立場與理由。

        就連小孩?#30001;?#20986;髒兮兮的手,好奇地拉住她的純白披風,說想飛在天空時,那位管理局的閣下也會抱起孩子,繞了空中幾圈後,將對方送回父母身邊。

        賽雷斯唯一見過那個人神情大變,臉色因擔憂而蒼白,是在那天她從螢幕裡與某位同僚隊長討論完神廟石碑後,不知道發生什麼情況,她很快就把一切交代給副官,獨自一人飛離他們面前。

        是由於她的匆匆離去太緊?#20445;?#36996;是那與幾天所見穩重性格不符的樣子呢?賽雷斯不禁想著,那個人是否還會再回來。

        這件事他會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也在那天,某個人把他兒子的屍體帶來眼前。

        “這不叫死亡,還有辦法能讓他醒來──當然,你得幫我辦點事。”




        斷斷續續說到這裡,賽雷斯問:「原來……我沒死……?」

        ?#29238;?#25818;這個山谷高度,你很幸運,只是受點外傷。」對他與敵人聯手陷害自己的行為?#29694;ate沒有說出任何想法,仍舊關懷地用手按住他的額頭,發覺高燒總算退去。

        「……是我兒子在保護我吧……?#23448;?#38647;斯呢喃著:「雖然保護錯人了……」

        「──巧合跟幽靈並不存在。有很多方法能解釋賽雷斯先生的處境,只要研究地形就夠了。」Fate語氣低緩地回答,不知道是由於堅持,還是單純疲憊。她在深呼吸後,用乾啞磉音繼續說:「抱歉,請你盡量多休息點,因為明早時間一到,我們就必須移動。」

        必須快點離開這裡,去最近的村鎮。

        要想辦法聯絡六課或管理局。

        那個人奪走她的身體,偽裝她的身份,想必是正潛伏著──正待在?#20999;?#23565;真相毫無所覺的親友身邊。

        Fate只要一想起這點,胃部便會因噁心而翻攪,再也難以闔眼。

        即使明知自己也該保存體力,趁毒癮平息的短暫空檔休息,但精神過?#27602;o繃,心思也全被敵人將引發的惡事佔據。

        「……對不起、Fateさん……我……」

        「好了。」Fate輕嘆口氣,不論是道歉或聽?#35828;?#27465;,都是件難過的事。「請休息吧,賽雷斯先生,其他事等以後再說。」

        我需要你對這附近地形的知識,才能儘快走出森林。

        加油吧,就算彼此都受傷了,只要我們願意合作,便不會失敗。

        「……加油吧。」對著又睡去的男人?#29694;ate淺淺而笑,想要鼓舞與祝福他。




        這個身體不是魔導師又如何?是個小女孩又如何?

        Fate才不想被那種人恣意玩弄。

        利用生命與死亡,她已經厭倦那種人和那種事。

        ──絕不會認?#25943;?br />




        ?#39640;愆ぉ?hellip;…!」

        毒癮又發作了。

        Fate捂住嘴?#20572;?#19968;手抓住?#21069;?#21193;強蒐集的藥草,趕緊起身跑到另一頭林中,不能讓熬不過痛楚所發出的狼狽慘叫驚醒賽雷斯先生。

        「哈……哈…………」

        跪在地上,又只剩自己的喘氣聲,於痛苦中提醒她的存在。

        恢復正常的Fate,無法允許再用自傷來轉移疼痛。

        必須保護這個身體。這孩子一定也承受許多悲慘的事,跟她一樣被奪走身份、失去擁有的一切,她不能再傷害她。

        把林中找到的些許藥草全塞往嘴裡?#29694;ate沒有搗爛它們的閒情逸致和時間,直接用牙齒咀嚼,草?#30446;?#28544;和汁液全無篩釋,盡?#20302;?#20837;喉?#23567;?#23451;若將?#27627;?#32905;體的劇痛,伴隨嘴裡難以下嚥的藥草味道,讓她好幾次都抱著肚子嘔吐,但沒吐出半點東西,?#25302;?#36889;個身體一輩子沒進食過。

        ?#23481;p微的麻痺功效運作後?#29694;ate也已癱倒在地,臉頰枕著污泥,享受這份卑微卻又極度奢侈的濕涼。




        她覺得自己看到了夢。

        ……不,不是夢,恐怕是這孩子的神經系統,不適應麻痺藥草所產生的幻覺。

        Fate分析著最合理的解釋。




        那場幻覺中,有白色小鳥飛過,幾根潔白羽翼落在眼前。

        真漂亮。Fate一動也不動地望著,因為沒力氣動彈了。

        白色。

        像なのは飛在天空的樣子,真漂亮。




        ?#20197;?#21578;訴過她嗎?

        Fate問著內心,十分迷惑。

        曾告訴なの?#24076;?#22905;是自己所見過最漂亮的人嗎?

        外表是,內心也是。

        她是黑暗中指引路?#35828;?#20809;明。

        她是這個人生之所以能邁向未來的關鍵。

        她是……她最初的朋?#36873;?br />




        “Fateちゃん不相信有幽靈嗎?”

        “不相信呢。”

        “為什麼不相信呢?”

        想起了,在地球迎接的第一個夏季?#29694;ate與那個女孩子的對話。




        學校朋友三五成群地聚於一塊?#28023;?#22312;後山放煙火,說鬼故事。

        女同學們聽完鬼故事後,全都嚇得手牽手才?#19968;?#23478;,男孩子則故意大聲說話來佯裝勇敢。

        なのは也很害怕,說要跟Fateちゃん牽手回高町家,今晚一起睡覺。

        Fate知道她對恐怖片這類東西向來棘手,所以點了頭,牽著她一起走下山。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明明害怕虛假且不存在的東西,她卻又好像很愛看愛聽的樣子。

        艾莉莎總說なのは是個有點奇怪的孩子,或許就是指這點吧。

        當得到對朋友有些失禮的領悟時,なのは也問了那個問題。




        夏夜涼風吹撫那兩根小辮子,黑色髮帶在路燈照射下飄揚?#29694;ate一邊覺得なのは真是個可愛的女孩,一邊回答:“就連動物死後也只是製造假魂魄,作成契約,成為使魔,人類按?#32773;?#36655;推論下來,就不可能有靈魂這種東西了。”

        “這是米德契爾達魔導師的理論嗎?”

        “嗯……”Fate思索一會?#28023;?#32380;續說:“雖然其他次元世界也有類似地球的神靈傳說,但那只是一種信仰和文化,我不認為人類的靈魂或幽靈存在。”

        なのは沒有立刻回答,顯然在想著某些事,注視Fate許久後,才又發出溫和的語調:“──Fateちゃん知道嗎?Bardiche發動時,偶爾會浮現像是貓的眼睛。”

        “哎?”Fate完全沒發現。“真的嗎?”

        “嗯,我就曾看過幾次。”

        Fate絞盡腦汁尋找理由。“大概是……光線折射的原因吧。”

        “Fateちゃん說過,Bardiche是家庭?#34389;?#33673;妮斯さん製造的吧?妳相信莉妮斯さん的靈魂寄宿在Bardiche裡嗎?”

        Fate皺起眉頭,這大概是なのは繼當初那句“我想跟妳當朋友”以來,最能讓她瞬間感到困惑的話。“……莉妮斯是普蕾希亞母親的使魔,當她完成教養我的責任後,契約結束,她也……消失了。如果她的靈魂還在這裡,那麼……”

        “那麼?”明亮的石板藍眼瞳,無邪地眨了眨,那讓Fate有一秒恍惚。“那麼……如?#25991;兀現ateちゃん?”

        “呃……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很好吧,我想。”

        “Fateちゃん有時很不坦率呢。”なのは握緊Fate掌心,最近兩人手?#30171;?#23567;越來越有明顯差異。“如果Fateちゃん不相信靈魂或幽靈這類的事,妳?#20999;?#27468;都是唱給誰聽的呢?”

        “──啊!”Fate紅起臉,尷尬地問:“Arf告訴妳的嗎?!”

        なのは點點頭,臉頰鼓脹,好像有些不高興與彆扭。

        時常,當想念與莉妮斯在一起的日子?#29694;ate會唱著那位溫柔的老師所教的歌。

        Arf則窩在Fate大腿上,一邊搖著尾?#20572;?#19968;邊聽歌假寐。

        她並沒認真想過這麼做代表什麼。難道她相信……她希望莉妮斯會聽到嗎?

        可是,完成契約的使魔只能消失?#29694;ate比誰都清楚。

        所以自己唱著的歌,是為了遙寄給誰呢?

        “唱、唱歌只是……因為……有那種心情……”

        “呣……Fateちゃん果然有時候很不坦?#21097;?rdquo;

        なのは這麼抱怨,但更是緊牽Fate的手。

        那天晚上兩人睡在同張?#25165;m?#29694;ate沒有因為惹なのは生氣而被趕下床。




        隔天,在學校把對話?#20302;?#21578;訴艾莉莎和鈴鹿,詢問なのは生氣的理由,得到艾莉莎環胸大嘆,以及鈴鹿同情的眼神。

        “Fate,該說妳是鈍感,還是不懂地球的少女?#21738;兀?rdquo;

        “這個……”本來她就不是地球人啊。Fate雖然想反駁,但已能清楚看到一旦說出口,頭上就會被打一拳的下場。

        “其實なのはちゃん不能說Fateちゃん不坦率呢,她自己也一樣。”

        “是啊,なのは終於到會覺得害臊的年紀了──雖然我?#23481;^希望,她的羞恥心平常跟Fate黏在一起就能多多發揮。”

        “唔,艾莉莎,鈴鹿……這到底是?”

        “簡單來說,”艾莉莎撐著下?#20572;?#28415;臉無?#21361;?#30524;底卻有絲笑意。“なのは只是想要聽到Fate妳說一句──”




        就算很多年很多年之後。

        就算妳我不能再碰觸到對方。

        就算……我們都變得不一樣了。

        我──




        「──也會守護妳。」

        Fate喃喃承諾,肉體終於舒坦些,能閉眼睡去。




        我會回到妳身邊。

        為此,即使變成不相信、不存在的靈魂也好。

        變成讓人畏懼的幽靈也罷。

        なのは當時是想聽到這樣的話吧。




        地球的少女心真奇怪啊。

        Fate乾乾發笑。

        回去的時候,記得告訴なのは這件事。

        或許她會羞紅臉,低叫著為什麼經過這麼多年才又提起童年往事。

        或許她會說Fateちゃん是故意捉弄她、壞心眼的人。

        或許她甚至會拉攏Vivio,一起對抗不體貼的Fate媽媽。




        ──無論如何。

        那時的Fate,都已經回到家人身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重庆三分彩走势图 贵州11选5开奖500万 飞鱼app回国 南粤36选7走 山东体彩顶呱刮活动 双色球中几个红球有奖 河南快三开奖走势一定 131期码报香港 福彩中心电话 东方6十1玩法中奖图 新疆时时彩84走势图 2019福彩中奖图片 广东快乐十分20选8下载 快乐10分口诀 3d试机号几集几球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