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80章 无标题

        作者:faith
        更新时间:2012-05-22 18:28
        点击:1417
        章节字数:54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faith 于 2012-5-23 15:25 编辑


        用第三者視角補完一點故事



        ----------------------------------------------------------------------------



        Regrets of Love(1)







        艾瑪&#8231;羅蘭莉亞,上個月剛滿16歲,隸屬於LX級強弩型戰艦《普羅米修斯號》。

        她有一位非常崇拜的上官──Commander Teana Lanceter──Lanceter一尉不過比自己多一歲,卻已是被譽為前線救星的戰艦副官,完成過許多艱險任務,而且還是那位Fate T. Harlaown二佐閣下仰賴多年的副手。

        作為憧憬的目標,艾瑪努力來到一尉身邊,終於從今日開始成為她的輔佐官,正式參與此次疏導難民的行政工作。




        「今天的流程?#24049;?#28165;楚了吧?」

        「是!全部牢記在心了!」

        「嗯,那就走吧。」

        Lanceter一尉點點頭,沒什麼太大表情,一直是這個樣子,船員們都見慣Commander年輕的容顏上,只會出現冷淡和肅然線條,但艾瑪還是覺得很開心,畢竟美人就算不笑也別有風味。

        兩人走在艦船走廊,她偷?#24471;?#21521;對方,那頭亮麗的橙色長髮散在肩後,充滿大人成熟的味道。

        好適合黑色制服的人啊。艾瑪忍不住多看幾眼。

        因為髮色很淺,更烘托一股與純黑衣著矛盾的美?#23567;?br />

        ──哎?

        這時,艾瑪發現她們不是走向傳送室,而是戰艦最底層、武裝部隊出動用的船艙。

        「那個……Commander?這個方向是……」

        「啊……」像剛從沈浸的思慮中回神,Lanceter一尉看過來,淡淡說:「離艦之前,先去向Fateさん……艦長通報一聲吧。」

        那句習慣性的“Fateさん”稱詞,並沒逃過艾瑪的耳朵。

        對了。

        如果說,大家都習慣Lanceter一尉的面無表情,那麼,大家也都看過唯一特例的情況,這位閣下會以輕柔溫和的語氣交談,唇角不時地泛開淺淺微笑。

        那個情況,就是與艦長相處時。

        艾瑪不太清楚其中原由。雖然所有人都聽過當年阻止聖王搖籃的六課?#35770;敚?#20063;知道Lanceter一尉從那時起一直是Harlaown艦長的副官,當然,還有她跟“那個人”的師徒關係……無論如何,一尉與艦長的?#26143;?#24494;妙地深刻。

        在這個地方,彼此?#21152;?#28858;他人出生入死的覺悟,但一尉與艦長不僅是單純的上下屬關係。她們……就像兩個分享同一秘密的夥伴,背負著誰也觸及不?#35828;?#40657;暗。




        ──戰爭時,謠言很多。

        為了結束這份毫無道理的悲傷,許多人犧牲了,許多手段被用盡了,特別在前線,沒人可以保?#21046;?#20142;乾淨,外表也是,心靈也是,必須去做的事、都是。

        Lanceter一尉輔佐Harlaown艦長做過某些難以啟齒的行為,就算大部分人絕口不提,也會有少部份人說話,有少部份不認同的人會出聲抵制。

        屬於正義的聲音。

        屬於公正與光明的人們。

        現在由於戰爭,管理局和世界都需要一尉和艦長這樣的人才,但戰爭結束後、世界和平了,不擇手段的戰士們會得到什麼下場呢?

        今日的英雄,將來會被賦與什麼評價?




        突然地,艾瑪想到了“那個人”。

        高町教導官──過去管理局自豪的王牌?#22411;?#29260;,變成導致各世界混亂的元兇之一,最後也以惡中之惡的污名被討伐消滅。

        Lanceter一尉會步入她的“老師”的後塵嗎?

        艾瑪搖搖頭,不願考慮這種事。




        就在東想西想的時候,已來到船艙門外,她從來就不喜歡這個地方,作為武裝部隊出動前的最後一站,這裡沉寂地駭人,就連空調似乎都特別寒冷。

        過了幾分鐘,深黑色門板升起,戰鬥歸來的武裝隊員一一步出,滿身的血與汗,破破爛爛的魔導服,還能站立的人跟一尉行禮後退下,受傷過重的隊員則被待命醫療班迅速運出。

        最後走出的,一如往常,是每次戰鬥最先飛向天空的人。

        普羅米修斯號、那位讓艾瑪至今仍不敢正眼凝望的Harlaown艦長。




        「艦長,恭喜您平安無事。」

        「Teana啊……怎麼了?」

        黑色身影在面前佇立,以戰鬥型魔導師而言過長的髮,彷彿銳利的黃金雷光切裂著夜空。

        「正要前去進行紓困難民的任務,想在離艦之前跟您說一聲。」

        「是今天要出發嗎?那麼,祝妳一切順利。」

        明明是那麼清澄低柔的聲音,但聽起來就是覺得少了點什麼,對待下屬也是和善寬厚的態度,艾瑪卻總不由自主感到害怕。

        「艦長,您的傷勢……」Lancerter一尉?#30446;?#21563;,充滿關心,讓艾瑪稍微擺脫懼意,好奇地抬起眼簾。

        ──啊!

        她緊咬下唇,制止差點逃出喉嚨的驚呼。

        血和污泥染著散亂的髮絲,白磁似的柔軟膚色變得十分骯髒,身上傳來令人不快的煙硝塵埃氣味,還有刺鼻的化學物品和火藥惡臭。

        藍冷光照著那頭燦金色的髮,就像獵物在前便不屑蟄伏的雄獅,縱然難掩落魄,仍舊塑造無與倫比的力與美,一瞬間就奪走視線。

        艾瑪從沒見過這樣的人。

        「不要緊,都?#20999;?#25830;傷,洗個澡就沒事了。」

        黑色的艦長,稍微地,揚起柔和的笑。

        這兩人真的很親密。

        艾瑪望向Lanceter一尉,發現對方臉上回應的無奈苦笑。

        簡直像是朋友一樣。

        然而……。




        ──那傢伙最會做的事,不就是殺掉好朋友嗎──

        反對Harlaown艦長的人,時常會嘲笑著,跟艦長當朋友就要小心被殺掉。




        「您的“不要緊”幾乎沒任何意義。」Lanceter一尉難得開了玩笑,得到艦長慨然輕笑,因為普羅米修斯號的大家都知道這跟現實相去不遠。

        Harlaown艦長至今沒有一次從天空墜落,但即便?#35831;y攻不落、堅不可摧的王牌魔導師,也不可能毫髮無傷。不如說,每次都在最危險處境中身先士卒,註定艦長得遍體鱗傷地回來。

        「Teana一直這麼愛操心呢。」

        「這是我從最愛操心的人身上學來的。」

        「嘛……的確,Teana向來是個好學生。」

        「所以別再讓學生操心到長皺紋了,好嗎?#31354;?#20808;去醫護室一趟吧?#29694;ateさん。」

        「……我知道了。」艦長抬起?#35831;b金屬左臂,投降似地放在胸前,輕聲叮嚀:「別擔心我,Teana專心在任務上就好。」

        「是。」

        艾瑪對於這段親暱對話,感到有些無所適從,第一次近距離親眼目睹一尉跟艦長的相處模樣。Commander Lanceter跟平常完全不同啊,艦長也是,和和氣氣地妥協了,實在難以置信。

        這個世上最跟艦長親近的人,一定就是Commander Lanceter了,她如此確認。




        「啊、另外還有一件事,艦長──」Lanceter一尉站了開來,右手放在艾瑪背部,簡單地介紹:「這位是我的行政助手,艾瑪&#8231;羅蘭莉亞士官長。」

        艾瑪立即併攏雙腳、挺起胸口,舉手敬禮。「艦長!」

        鮮紅色的視線。

        正面望來的艦長,平日包裹左臉的黑色眼罩已卸下,泄露三年前被燒灼壞死的肌膚,那張完整容顏反映著被戰火蹂躪的世界。

        「妳也是魔導師嗎?」

        「是!」

        「等級呢?」

        「報告艦長,是A級!」吞了口口水,艾瑪維持敬禮姿勢,更加挺直背脊。

        「A級啊……非常出色呢。」

        A級以上魔導師,入局不久就會被當作中上層管理官培養。

        「啊、不、這個──」沒?#31995;?#26371;被誇讚,艾瑪慌慌張張地尋找這種場合應該回答的話。

        「不用這麼謙虛。」艦長卻只是微微一笑,溫和地提供安撫。

        那個笑容──

        艾瑪不禁垂下眼睛,為潛意識湧起的想法而慚愧。

        ──非常可怕。

        被燒壞的一邊臉,糾結的另一半五官,使任何表情看起來都不協調,混金色的義眼更讓外貌十足詭異,怎麼看都不覺得是個人類。

        不是人類該有的樣子。

        因為也、經歷過不是人類該承受的傷痛嗎?

        「那麼,艦長……我先走了。」

        「嗯,難民們的事就拜託妳了?#21486;琓eana。」

        「您也是,請一定要先去醫護室。」

        「?#35222;?#35352;得的。」

        莞爾而笑的艦長,與無可奈何的Lanceter一尉揮手告別。




        離開出動用座艙外的走廊之前,艾瑪回頭看了艦長的方向。

        站在藍冷光中,靜靜目送她們的Harlaown艦長,臉龐既沒笑容也沒情緒,只有一股蒼?#23383;?#26997;的悲愴。

        艾瑪仍記得,過去每人只要提起Fate執務官,都不會忽略那驚嘆的美麗。

        金的魔力光,金的髮,金子般的心。

        永遠陪伴著閃爍星辰,一輪輝亮的溫柔月色。

        而現在……。

        所有記憶依舊清晰如昨,現實和未來卻殘酷地讓人不願再回想。

        星辰遠去。月亮也不再發光了。





        ***





        安置難民的工作告一段落後,艾瑪才終於能從繁重的行政書表中喘口氣。

        這段時間和Lanceter一尉總是馬不停蹄,如果不是待在辦公室處理文書,就是與上級長官開會,再不然便是到各個次元世界參與救援平民的行動。

        終於,上午一尉說,今天可以先休息了,因為要去總局向八神司令報告。




        是那位傳說中的八神司令呢!艾瑪一整個早上都興奮地坐不住。

        管理局史上最年少的將軍,左右戰爭局勢的關鍵人物之一,太古遺產夜天之書的持有者──Harlaown艦長另一位好?#36873;?br />

        而且,與“那個人”相同,來自名為《地球?#36820;?#39764;導師。

        八神司令會是怎樣的人呢?

        《地球?#36820;?#39764;導師果然不太一樣嗎?

        看影像資料是個相當嬌小的女性,年紀感覺跟艾瑪差不多,但實際上今年已經22歲了。

        跟Harlaown艦長一樣年紀。

        艾瑪幻想著,自己22歲的模樣。

        幻想著,在22歲時,這場戰爭就能平息。

        可以活在繼續幻想22歲之後的日子。




        好了,時間到了!興沖沖地走在地面部隊基地裡,艾瑪來到長官辦公室門口後,深呼吸平順心跳,拍拍臉頰。

        「Commander,我可以進去嗎?」

        『……進來吧,艾瑪。』

        自動自發地打開門,看到Lanceter一尉坐在桌前,皺眉緊盯螢幕。

        「請問……怎麼了呢?發生什麼事嗎?」

        就算是最近繁複的難民疏散計畫,艾瑪也沒見過一尉這種表情。

        「啊……沒什麼。」螢幕被關掉了,Lanceter一尉站起身,顯然不想多談。「走吧,去總局。」

        與其說是煩惱,不如說是……凝重和困惑。

        稍早之前對於將要與名人見面的?#32769;?#20840;消,艾瑪一路上都擔心地觀察她的長官。

        「……那個啊、不要那樣盯著我看。」等出了傳送站,等待小型飛船迎接的Commander,苦笑地說:「真的沒什麼,只是收到……意料外的消息罷了。」

        ?#25954;?#26009;外??#35831;y民的事嗎?」

        「跟我們的任務無關。」頓了頓,Lanceter一尉嘆息。「卻、跟我們每個人?#21152;?#38364;。」

        「Commander,這是什麼意思?」

        一尉沒有立刻回答。還以為她不想回答了,但過了一會兒,一尉開口:「向八神司令報告後,?#35222;?#21435;利莫里亞號見艦長,到時妳就會知道這個“跟我們每個人?#21152;?#38364;”的消息了。」

        「是……不好的消息嗎?」

        「是好或不好呢?」Lanceter一尉看向傳送?#23601;?#38957;的次元空間,什麼也沒有,漆黑一片的時空,人們彷彿只能在此漂泊。「對Fateさん……對、艦長和高町二尉而言,恐怕是一場最痛苦的奇蹟吧。」




        ……果然還是不懂涵義呢。艾瑪偏頭心想。

        奇蹟的發生,向來代表實現心願。

        實現心願會是痛苦的事嗎?

        對她來說,只要能實現結束戰爭的心願,一定會開心地不得了。

        全部的人,全部的次元世界,都會開心地不得了。




        半小時後,搭乘小型飛船來到總局,艾瑪跟隨Lanceter一尉走去高階軍官休息室。

        「八神司令,這裡是Teana Lanceter。」朝對講機如此報告。

        『進來吧。』裡面的人,傳來?#35748;?#20687;中年輕的聲音。

        進到休息室,望著那名同?#30001;?#31359;黑色制服、坐在沙發邊看資料邊喝咖啡的少將,艾瑪驚訝地眨眨眼睛。

        「Teana,好久不見了。」八神司令笑著打招呼,發音腔調跟其他人都不一樣,軟綿綿的感覺……幼小、的感覺。「我正在看妳傳來的報告書,做得很好哦。」

        「感謝您的讚譽。」Lanceter一尉像是急於把公事敲定,隨即就流暢地把這段期間發生的問題、難民疏散的進?#21462;?#25152;需的?#28548;?#21644;醫藥後援一一交代清楚,根本不用再審視書面報表。

        八神司令看來也相當佩服,不斷點頭,贊同與承諾Lancerter一尉的請求。

        兩?#35828;?#40664;契,似乎是從六課時期開始累積的,雖然艾瑪很難理解,前鋒隊員的Leader與部隊長兩方相差千里的階級,要如何建立私人關係?

        「我接下來會去貴艦面見Fateさん,可以嗎?」

        八神司令揚起難以形容的淺笑,彷彿知道與這句話截然不同的真相。「當然可以,我想那個人也會很高興見到妳。」

        「是這樣嗎……」一尉露出苦惱自嘲的笑。

        「一定會為現在的Teana驕傲?#21486;?#37027;個?#35828;?#35441;。」

        瞬間,Commander Lanceter臉上浮現悲傷的神情,就像下一秒將要流出淚水,眼底溼潤,一望即知內心大受動搖。「……還是老樣子地狡猾呢,疾風さん。」

        「狡猾啊……」八神司令的微笑溢出苦澀。「我想也是,大概不會有人比我更狡猾了。」

        “那個人”是誰呢?現在一尉跟八神司令在談的是什麼話題呢?艾瑪完全無法明?#31069;?#21482;能一頭霧水站在旁邊,沉默聽著。

        「Vivio……如何了呢?」

        高町二尉?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高町二尉的名字?

        「剛才收到Shamal的消息,聽說昏倒了,正睡在醫療?#24050;e。」

        「高町二尉怎麼了?!」Lanceter剛要開口,艾瑪就衝動地先問了,?#20250;?#22312;長官兩雙視線注目下,脹紅臉,羞慚地低頭致?#28014;!副А?#25265;歉!Commander、八神司令,我、我只是……」

        「啊啊,我想起來了。」沒有責罵,一尉只是說:「妳跟Vivio是同期訓練生呢。」

        「是……」

        「跟Vivio是朋友嗎?」八神司令問。

        「啊……不……」不是朋?#36873;?#33406;瑪囁嚅地回答:「高町二尉應該……根本不認識我。」




        不是朋?#36873;?#20160;麼也不是。

        只是有時候,在艦上擦肩而過,會遠遠看著她。

        玲瓏高挑的黑色身段,?#21040;?#33394;的髮,偶爾覺得連神態都跟艦長十分相似。

        高町二尉事實上是“那個人”的女兒,而不是Harlaown艦長的孩子。

        但艦長養育著她,培育她成為優秀的前線魔導師,比“那個人”更長更久地陪在她身邊,局員也大多把高町二尉視為Haralown艦長的女兒。不管怎麼說,高町二尉是用“Fate媽媽”稱呼艦長的,不是嗎?

        一起戰鬥,一起飛翔於戰場,比誰都更有資格被當作母與女。

        然而……。

        至今仍記得,當初進行魔導訓練後,?#23436;?#21729;們一起沐浴,艾瑪在高町二尉右手臂上看到的傷痕。

        不可能忘得了。因為待在前線,幾乎?#21051;於?#24471;面對那個圖騰──敵軍的旗幟。

        高町二尉是抱持怎樣的?#37027;椋?#22312;?#20999;?#26071;幟下領命作戰呢?

        Harlaown艦長是用著什麼表情,凝視遍佈天幕、與孩子傷痕一模一樣的惡意呢?

        這真的是、母與女嗎?

        或許是因為在意這些問題,才讓艾瑪始終放不下高町二尉這個人。




        「嘛、總而言之,Shamal說Vivio沒事,只是累壞了。聽說那個人弄哭了Vivio呢~~」像是在講述調皮搗蛋的小孩故事,八神司令輕鬆地喝了一口咖?#21462;?br />

        哭?艾瑪瞠目結舌。那個高町二尉會哭嗎?

        「原來如此。」Lanceter一尉搖頭嘆氣。「那個?#35828;慕逃?#26041;式,有時是有點嚴厲。」

        「我不是那個?#35828;?#23401;子太好了,鬼教官?#36867;?#19981;是人人受得了啊。」

        「等您嚐過那個?#35828;?#22823;絕?#24615;?#35498;這句話吧。」

        「喂喂,我可不想跟妳和Fateちゃん變成病友關係呢~~」

        是什麼病啊……?艾瑪看到Lanceter一尉奇妙地紅起臉,在明顯的調侃下撤退。

        「那麼、報告結束,我先去貴艦了,八神司令。」一尉抬手敬禮。

        「啊、去吧。」八神司令站了起來,對Commander Lanceter舉手回禮。?#24863;?#33510;妳了,Lancerter一尉。」

        「是。」




        離開休息間之後,她們又要趕去傳送站了,艾瑪在走廊?#20808;?#19981;住問:「Commander,您跟八神司令說的那個人……就是“跟我們每個人?#21152;?#38364;係”的那位嗎?」

        「沒錯。」

        「是壞人嗎?」雖然從兩位交談的態度判斷,一點也不像壞人,反而像是……熟識的友人。可是弄哭高町二尉什麼的、不是壞人嗎?

        「──大概吧。」Lanceter一尉方才?#26379;?#30340;表情,?#21482;?#24489;平日在普羅米修斯號上所見的嚴肅。「畢竟,世界把那個人當成惡中之惡。」




        哎?

        惡中之惡?

        在艾瑪印象中,只有一個人足以被冠?#20808;?#27492;?#22909;?br />

        與盜竊王戒、引發各世界深陷混亂漩渦的罪魁禍首相比,“那個人”背負的罪名更多,傷害的人更多,被詛咒的怨恨也更多。

        因為是名符其實的背叛者。

        背叛了理想,背叛了培育的學生們,背叛了引以為豪的管理局信條。

        被王戒控制嗎?還?#20999;母是?#39000;成為罪惡的奴隸?

        除了本人以外,已經沒有其他人能證明了。




        於是最後也得到與背叛者相應的結局,被反之背叛她的好友討伐──高町なのは──墮落的、Ace of Ace。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篮球彩票网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结果 彩票快速赛车 足彩半全场胜平负玩法 车牌50选1技巧 007娱乐平台代理 南粤36选7开奖号码结果 彩乐汇利盈2分快3是真的吗 2d彩票软件下载 四肖中特三期必开 六肖中特准管丶家婆 窗帘二连码是啥 360双色球精准杀号定胆 送38 打开快乐扑克三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