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60章 无标题

        作者:faith
        更新时间:2012-04-07 00:38
        点击:1460
        章节字数:80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faith 于 2012-4-7 03:23 编辑


        留言一樣明天回~不過本篇文應該快結束了吧!希望!



        -------------------------------------------------------------------------


        After All We Have Done(4)







        『你聽說坦恩那件事了嗎?因為他,八神司令盛怒,下令說若有人再犯,絕對嚴懲。』

        『啊啊,那傢伙還真的做了……違背命令是最蠢的。』

        『我以為她已經死了……是一直被藏起來治療嗎?已經擺脫控制了嗎?』

        『擺脫控制?你真信這種鬼話?人怎可能那麼輕易被控制啊,她在戰場上根本與以前一模一樣。』

        『所以謠言是真的?她其實不是被控制,而是被?#20999;?#32618;犯籠絡,自願加入敵軍?』

        『她的力量那麼強大,其中一定有什麼秘密,搞不好──』

        『噓、高町二尉跟她在一起,別說太大聲。』

        『被做了那種事之後,還有辦法看著她的臉嗎……高町二尉也真是……』

        『會不會是因為、她真的……不一樣了?』




        なのは跟Vivio一同走入餐廳時,在場坐著比前晚更多船員,他們全因為坦恩的事而騷亂議論,不像昨晚只是肅穆觀察著那位不受歡迎?#30446;?#20154;。

        「──我知道妳為何堅持要來用餐,疾風さん也會感激妳的用心。」拿了餐點坐下的Vivio,邊撕開麵包邊說:「但是,別把每個人說的話放心上。他們講的很多不是真實,通常只是自己的臆測,有些人甚至認為妳的砲擊威力都是靠吃小小孩子獲得的。」

        「抱歉,讓妳也一起被捲入了。?#24037;勝韋系?#28271;匙在咖啡裡緩慢旋轉,白牛奶化為規律花紋,與黑色漸漸融合。「他們說……有自願者?」

        「使用王戒會減損壽命,敵人首領也不是笨?#21834;?#36889;個世界,到處?#21152;?#29359;罪者,在搖籃?#24405;?#20043;前跟之後,更有許多不滿管理局作法的團體存在,他們因為有個理由和組織而終於聚在一起,妳……她……要是連總局的Ace of Ace也反對管理局,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能證明管理局?#20999;?#24801;的呢?」

        「很難?#30452;?#21966;?自願者跟被控制者。」

        「嗯。」Vivio咀嚼麵包,靜靜吃著,等嚥下後才又開口,顯示餐桌禮儀被妥善地教導了,脫去那層刻意冷漠的防護後,她的敬語在各場合亦無一不備。「就像?#25973;?#25105;們都不相信妳……不相信她被控制了,因為被控制者的言?#20449;e止、甚至對事物?#30446;?#27861;觀點都跟認識的親友一樣,感覺就像是……直到上一秒還是溫柔的家人,下一秒卻突然換了臉孔,背叛所有人。」

        なのは放下咖啡杯,從剛才就沒食慾,現在變本加厲,連一口也喝不下。

        「……對不起、我無意使妳難受。」注意到對方情緒的轉變,Vivio立刻道歉。

        「不,不是妳的錯,是我想知道的。?#24037;勝韋?#25343;叉子意思性地吃了沙拉,不想再讓Vivio擔心。「我只是突然想起,在我的世界,昴的姊姊銀河也曾被敵人控制,但就像個無自我意志的機器人,我們一眼就能看穿她的狀況……」

        なのは輕輕嘆息。

        「雖然還是不得不與其一戰,但至少最後她恢復神志,解除控制。」

        「──什麼?中島銀河解除了控制?」Vivio吃驚地睜大眼睛。「怎麼做到的?在我們這裡,中島銀河從沒解除控制……她就這樣……」




        ……殉職了。

        而且,死於自己的親妹妹之手。

        なのは同樣詫異於這個世界與所知不同的歷史,連忙問:「如果是這樣,那麼、昴呢?昴怎麼了?」

        原本理所當然地想,既然Teana仍在總局任職,昴也是相同吧。なのは認為,這兩位學生不管分隔多遠、不論何時,都會緊密聯繫,就像自己與Fateちゃん。

        「她……」

        Vivio欲言又止。所幸,為難很快就被解放了。

        「她已經不跟我們在一起了。」

        回答從Vivio身後傳來,彷彿又聽到Shamal醫生說“剩下的人”那種語調,傳達著不願再透漏任何情報,且不希望再有人追問下去的訊息。

        なのは抬起頭望向那黑色的身?#21834;?br />

        ?#31406;ate媽媽……」

        來者正是Fate二佐,也穿著與在艦橋發表演說的疾風類似軍服,不過她的禮服批風是正統兩肩垂地,純黑色外觀,深紅線條的滾邊,衣領一樣別著勳章,代表官階的金黃穗帶鑲在左胸。

        金、紅與黑,完全成了只有她能代表的顏色。

        威儀而沉重,幾乎令人望之生懼。

        「我看到妳從會場偷偷溜走了。」Fate憐愛地摸著Vivio的頭。「還以為妳是太累想回艙房休息,沒想到妳會在這裡。」

        她看向なの?#24076;?#30524;神意有所指,雖不算指控,卻絕稱不上愉悅。

        「我很抱歉打擾妳們用餐。」

        「妳沒有打擾我們用餐。?#24037;勝韋先?#23565;昨晚她處理坦恩曹長的方式存有不滿,現在目睹這充滿防衛性的態度,彷彿在阻止自己跟Vivio多所交流,壓抑的不滿便轉為怒氣。「但是,妳打擾到我們的談話了,二佐。」

        Fate沒有回話,?#24050;?#26356;是深沉地望著なのは。

        Vivio覺得夾在兩個大人之間,就像同時處於寒冰?#19968;鷸小!俯ぉ?#37027;、那個!Fate媽媽、要跟我們一起吃早餐嗎?」

        「我已經在會場吃過了,謝謝妳,Vivio。」Fate拿開撫摸?#21040;?#39662;絲的手,語氣仍舊平和,朝なのは說:「我只是想,妳應該會對坦恩曹長後續的事?#20449;d趣,若打擾到妳們的“談話”,非常抱歉。」




        深知沒有賭氣或吵架?#30446;?#38290;,なの?#24819;S即反問:「他還好嗎?」

        「他今早已經承認犯行,由於現在是戰時,審判會以更快速簡潔的方式進行,相信很快就會?#20449;?#27770;。」

        「可能會有什麼懲罰?」

        「他違背長官命令。在戰時,這是唯一死罪。」

        「但、但你們不能這麼做……!?#24037;勝韋?#25918;下叉子,告訴自己要舒緩激動,極力把音量降低。「這並不是他的錯……妳、妳跟疾風ちゃん不是都很清楚嗎?是因為我──因為我來到了這裡。」

        「這不是妳該煩惱的事。」Fate口吻不變。幾次短短相處,なのは總覺得她才更像是被控制的人,毫無缺陷的禮節與溫柔音調,聽來比任何時候都言不由衷。「坦恩曹長做了不該做的事,不管受害對象是誰,他需要受到相應懲罰。如果疾風這次原諒他,將難以控管這艘船艦的船員,坦恩曹長也很明白事發後要付出的代價,才會爽快地認罪。」

        「事情不該是這樣……他不該有這種下場,妳明明很清楚!?#24037;勝韋?#21676;牙低語:「妳明明是知道的……」

        Fate平靜的神情,顯示對於她的懊惱和自責,無動於衷。

        「如果這個消息影響了妳的食慾,我很抱歉,但在妳執意與這裡眾人接觸前,就該預?#31995;?#26371;引發類似情形。」

        なのは抬起頭,難以置信地瞪視那個人。

        她是真心在說這句話嗎?對她而言,這只是關於食慾的打擊?

        或者,重點是最後?#20999;?#37341;對なの?#31995;?#35686;告?

        「妳──」再也忍不住了,正要站起身,卻被Vivio握住手。

        早熟的孩子對她搖頭,なのは只好握緊雙拳,抿緊?#22204;^續坐於原位,不再說話。

        Fate注意到她們的互動,表情有瞬間閃過與冷靜無關?#37027;?#32210;,但很快又消失無蹤,幾如錯覺。

        「我要傳達的只有這些了。等妳們用完餐,疾風有事要與我們商量。」她臨走前,彎腰吻了Vivio的額頭,低喃:「要當個乖孩子,Vivio。」

        Vivio摸著自己的頭,神態卻不見被媽媽關心?#30446;?#27138;,反而是?#20102;?#33287;愧疚。




        「なのは……さん。」在凝重氣氛中,她勉強開口:「對不起,但是Fate媽媽真的不像剛才表現得那樣……冷酷。Fate媽媽總會幫受審的人找到最寬容適切的路,她會這麼說……是因為……因為生氣了。」

        聽到這個預料之外的解釋,なのは疑惑了。「……生氣?」

        ?#31406;ate媽媽一定是……在生Vivio的氣。因為、Vivio說得太多了……」

        垂下頭,哀傷地望著沒吃完的麵包。

        孩子難過的神色,那個人無轉圜餘地的態度──這整件事──讓なのは憤怒到了極點。

        但是,不得不克制下來,換她握住Vivio的手,輕聲安撫:「我很肯定妳的Fate媽媽絕不是生妳的氣……如果真要說,也應該是氣我才對,是我問得太多了。」

        Vivio嘟起嘴巴,開始生悶氣。「這不公平、Fate媽媽明明知道,一旦なのは媽媽想要做什麼,除非?#27801;?#19968;支軍隊,否則根本阻止不了嘛。」

        なのは只能苦笑,這孩子的用語不像誇示法,而是某種更確實的?#35770;敗?br />

        真是這樣嗎?她不由得想。

        這個世界的自己,就是被一支軍隊抵擋下來的嗎?

        ──高町なのは一旦喪失自我,就會變成如此危險的存在。

        她抬起右手,習慣性想握住胸前紅玉,卻發現它並不在應該待的地方。

        就像自己啊。

        更加油點吧。なのは這麼鞭策自身,誓言不讓喪失自我的一天來臨。

        與其因無法控制自己而傷人,不如被永遠地阻止下來──不管是怎樣方式。

        就算是、被信賴的朋友所討伐。




        「那個……我剛才說的話,是真的。」審視那充滿諸多感情影響的臉,Vivio小心翼翼地說:?#31406;ate媽媽一定、會為坦恩曹長找到最適當的解決之道,請不要把她剛才的話放心上。」

        「妳真的很信任她呢……妳的Fate媽媽。」

        なのは不想告訴這孩子?#29694;ate二佐那神情看來可不像單純在演戲。恐怕不論結果如何,最後都會變成對方口中“必要的抉擇、必要的作為、必要的犧牲”吧。

        她已經聽膩這段如洗腦一樣的制式官話。

        「當然。」Vivio用力點頭。「在那段時期,管理局內充斥無法信賴的?#24405;?#20043;風,誰也不敢確定眼前的同伴是不是已被控制,為了整頓和重新建立合作的重要性?#29694;ate媽媽和疾風さん、還有許多溫柔又堅強的人們,花費無數心血,犧牲了好多好多東西,才把管理局的原則再次發揚出去──他們是帶給這個世界希望的人。」

        咬咬下唇,Vivio用雙?#27835;?#20303;なの?#24076;?#24819;要傳達言語辦不到的,那份認真、嚴肅、卻又如孩童稚純的?#37027;欏?br />

        「我知道,每當我告訴妳多一點這個世界的事,妳就會更難過、更擔心我們……但是,雖然和平還要很久才會到來,我相信著,只要有Fate媽媽他們在,這樣的一天就一定會來臨。所以請妳……不要再擔心我們了。」

        看到妳悲傷的臉,我也會感到悲傷。

        Vivio小聲地說:「我希望直到最後都能牢牢記住,妳祝福的笑容。」

        なのは覺得眼眶溼熱,心底為這孩子悲?#23567;?#39509;傲以及歉疚,許多感情混在一起讓她無法回話,只能緊緊?#27425;誚ivio的手。

        這是、她決心要為Vivio完成的願望。




        ──然而。

        某種違和感一直籠?#20013;?#21475;。

        今天看到Vivio和Fate的相處,聽完Vivio的告白後,這種感覺更加強烈。

        雖然なのは知道?#29694;ate照顧Vivio長達三年,已比這個世界的自己收養Vivio還要更多日子,毋庸置疑是感情堅定的母與女。

        但是……即使如此……。

        看到這個極力想討好Fate媽媽、把Fate媽媽的認可當成比生命更重要之物的孩子,なのは覺得異常熟悉。

        沒錯。

        簡?#26412;?#20687;,?#25973;?#23565;普蕾希亞女士的小小Fateちゃん一樣。




        Fate知道這件事嗎?

        なのは苦思著。

        那位“Fate二佐”可曾察覺Vivio的心意?

        她不認為Fate會故意誤導孩子重蹈覆轍,不管她覺得這個世界的Fate變得多麼?#21543;?#19981;管她現在對那個人有多麼生氣,這份信念絕不有所動搖──她相信?#29694;ate也是犧牲了一切,竭盡全力在保護Vivio。

        可是,偏偏……。

        なのは拿起叉子,邊思考邊戳弄沙拉,看蔬菜在碗中被攪碎糊成一片。

        ──這樣繼續下去?#29694;ate和Vivio的母女關係,會朝向偏軌道路而去。





        ***





        ?#28014;?#22963;說什麼?!」」

        再次來到八神司令辦公室,聽完命令後,なのは和Fate都瞠目結舌,發出相同驚愕的反問。

        Vivio站在桌旁,有趣地看著她們。

        好久沒見到,這兩人因疾風さん的話而饒有默契地臉色發白了。

        「我說──因為艙房不夠難民居住,我們每個人都要多幾位室友了,包括資深軍官。」疾風邊說,邊脫掉除了好看以外毫無用處的披肩,摘下勳章和各種繁複飾品,放鬆地坐在大椅。

        好不容易才能從厚重軍禮服解脫,現在?#37027;?#33298;爽。

        「我已經跟Shamal、小琳和一位行政助理擠一間了,不好意思啊?#29694;ate二佐和なの?#24713;瀝悚?#20063;得向環境妥協。妳們可以選擇跟彼此同間房,或是跟Vivio──」

        ?#28014;俯ぉ?#25105;要跟Vivio!」」

        兩道聲音又同時回答了。

        疾風揚起莞爾的笑,看向Vivio。「看來妳是本艦今日的Miss Popular啊。妳怎麼說,想選哪位呢,高町二尉?」

        這就好像父母離婚時,小孩被詢問想跟哪位走。Vivio皺眉,想起很小的時候曾在電視看過類似劇情。

        她咳了一聲,雙手擺在背後,挺直腰桿,擺出十足軍官派頭。「對於兩位的……抬愛,我不勝惶恐。但是,今早我已經答應兩位難民的小孩同住一間了。」

        「哦?」疾風挑起眉,雙手還在跟領帶抗戰。

        Vivio很自然地站近一步,彎下腰,為她的長官純熟地解開領帶。「是我在會場認識的孩子,他們只有七歲,失去了父母和親人……我不能丟下他們不管。」

        疾風把領帶丟在桌上,拉開衣領透氣,看著呆然站於桌前的兩位朋?#36873;!?#22963;們都聽到Vivio的話了。」

        「但?#31614;ぉぁ笷ate嘗試開口,無論哪方卻?#21152;?#32085;佳理由,實在找不到反對立場。

        「這種?#25165;?#22823;概要多久呢??#24037;勝韋?#22402;下眼簾,趨近沉靜的語氣讓人有些在意。

        「如果轉接進展夠順利,預期只要兩天晚上就夠了。如果不是的話……直到你們哪一方可以先回家為止、也不一定。」




        回家。

        なのは抿緊下唇,簡單的詞語?#22949;?#22816;動搖內心。

        不早點回去,每個人都會擔憂,Vivio一定會哭泣?#29694;ateちゃん會憂傷,疾風ちゃん、Vitaちゃん等人也一定會?#25214;?#19981;辭勞苦地尋找她。

        已經在這裡見了太多淚水,なのは渴望著能無保留擁抱親?#36873;?#33287;他們交換喜悅笑容的時刻。

        這份自私的心願,存有絕不讓任何人、任何事阻?#31995;?#24847;志。

        所以不該在此躊促。

        「──我明白了。」

        「很好。」獲得一人同意,疾風看向Fate。「妳呢?#29694;ate二佐?」

        なのは已經表態的現在?#29694;ate自然更沒資格說不,所以她也點了頭,神情卻罕見地浮現不安。

        「那麼,兩位就?#35748;?#21435;整頓吧。」疾風交代完畢,但眼見兩人都仍沈浸在思緒中,只好又講了句:「解散。」

        解散、一聽到這句話,長年受訓練的身體就有了反射動作。

        Fate跟なのは一起舉手敬禮,同道:?#28014;?#26159;,司令。」」




        ?#20154;?#20497;離去後,Vivio站出桌旁。「那麼,我也自行退下了。」

        才剛轉身,便聽到疾風突然說:「妳可不擅長媒人婆這職業。」

        Vivio停住腳步,沒有回頭。

        「沒有什麼七歲孤兒吧,妳扯謊了。」疾風把兩手放在椅背,輕鬆神態,音調卻有著重量。「這麼做很危險,弄不好的話?#29694;ateちゃん會痛?#21999;丁!?br />

        「──Fate媽媽已經夠痛苦了。」Vivio輕聲回答:「我們把なのは媽媽葬在一個連墓碑也不能有的地方,兩年來?#29694;ate媽媽從沒去過那裡。我只是……只是想見Fate媽媽、再一次,真心地微笑。」

        疾風保持?#23519;o。

        她也知道,當年自願接受任務的好友,從沒真正離開過那裡。

        普羅米修斯號艦?#31995;?#36208;廊,五十公尺的狹小空間。

        靈魂永遠停在那個地方,備受煎熬。

        「Vivio。」疾風溫和地說:「我很高興看到妳跟なの?#24713;瀝悚?#21644;好相處,但是?#29694;ateちゃん並不是妳,她不需要向另一個世界的高町なの?#20808;?#23308;,她也不能。最後,這位在我們眼前,對我們再次笑著的なの?#24713;瀝悚螅?#26371;回到她屬於的世界,回到愛著她的人們身邊──」

        「──但我們也愛著她!」

        「而我們會繼續愛她,無論她飛到哪裡,天堂或地獄也好,另一個平行世界也罷。」疾風站了起來,走到Vivio身旁輕撫她的頭,儘管身材比自己高太多,但依舊是個孩子。「這就是為什麼,不論付出多大代價,我們都要幫她找到回家的路。」

        Vivio垂下頭,肩膀顫抖,強忍淚水。

        「……我知道我不該這麼做。」她看著疾風,吞下喉中哽咽。「對不起,我現在就去跟她們說──」

        「算了。」疾風卻揮手,望向牆壁懸掛的制服大衣。?#27010;?#29246;亂來一點,事情才能有轉機吧。」

        那件大衣掛在辦公室已經許久,疾風さん有時就會這樣看它?#20102;肌?br />

        Vivio從沒問過那是屬於誰的衣服。





        ***





        「……這樣應該可以了吧??#24037;勝韋?#36466;在衣櫃前,把六課制服和疾風準備給她換穿的便服都打包在一起。

        轉過頭,想跟等待的那個人說能走了,卻發現對方站在床頭,望著放在其?#31995;?#29031;片發呆。

        側臉就像深陷一場美好夢?#24120;?#24819;像著幸福故事會是怎樣完結。

        ?#31406;ate……二佐。」儘管不忍?#27169;勝韋?#36996;是必須把她喚?#36873;?br />

        Fate猛然看向她,那張維持完美上官面具的臉龐,出現了過於難?#21834;?#20351;人悲哀的表情。「啊……抱歉、我只是……」

        なのは不需要她的解釋,只是寬容地說:「我準備好了,可以走了。」

        「哦。」一?#27835;?#33879;脖子?#29694;ate尷尬地轉移視線,卻望到衣櫃深處的一包物品。「那個、不一起帶走嗎?」

        「哎??#24037;勝韋想S她視線看去。「啊……」

        想起來了,那是疾風ちゃん特別說要送她的禮物,但一直沒打開看過。

        是什麼東西呢?疑惑地把包裹拖出衣櫃。

        就連Fate都難掩好奇地走來觀看。

        ──綁得好緊。なのは使力打開活結,但用力過?#20572;?#35041;面物品霎時散落一地。

        「這個?#31614;ぉぁ?br />

        石板藍的眼睛睜大,映照在瞳底的,是各種樣式顏色的內衣和底褲。

        紙條差點被掩蓋在內衣堆中,她拿起來看,上面是疾風ちゃん的字跡。

        “我還記得妳的尺寸。”

        實在太驚訝,早忘記女性羞恥?#27169;?#21891;喃把文字唸出。

        因為正如把別人身體發育的數字記得一清二楚的司令所言,這些內衣尺寸都跟なのは此時的胸圍與腰圍一致。

        「太厲害了……」事實太過衝擊,不禁大聲笑了出來,なのは轉頭自然地說:?#31406;ateちゃん、妳看,疾風ちゃん好厲害啊!」

        然而,她的笑容瞬間就凝結了。

        Fate背過身去,沉沉地拋下一句話:「我先到外面等妳。」

        極不自然的態度,能看到耳背微紅的肌膚。




        被內衣堆包圍的なの?#24076;?#38519;入短?#22909;?#24785;。

        之前沒心思去想,但現在若仔細琢磨……。

        這個世界的高町なの?#24076;?#33287;Fate T. Harlaown,究竟是什麼關係?

        兩人只是好朋友嗎?

        ──不。她搖頭,反駁了自己的推論。

        就算與Fateちゃん成為戀人之前,兩?#35828;?#24863;情便從來不只是好?#36873;?br />

        這點,就算再怎麼遲鈍,なのは還是明白的。

        這個世界有太多太多不解的事。

        她焦慮地甩甩頭,儘快把內衣都收在包裹內,並把照片塞於口袋後,匆匆背起兩大包衣物去門前找Fate。




        至少,對方還有著為她拿一包衣物的禮節。

        兩人走在去Fate艙房路上又變得沉默起來。

        なのは突然懷念早上在餐廳跟這個人激烈的對話。

        總好過這場沉重默然。




        暫且將包裹放在房裡後,她們一起去搬了軍用小床和床墊,由於現在船員們也都在搬房間,或是幫難民搬東西,所以Fate並沒想過要用二佐身份命屬下來執行這個工作。將小?#25165;?#20837;艙房後,なのは開?#38388;?#33879;被單和床毯,她看向拉開床單、站在另一頭的Fate,對方也在這時抬眼與她相望,可是,不再有慣常性的溫和淺笑?#29694;ate低頭繼續舖平床單。




        打從知道要跟なのは同住一房後?#29694;ate二佐堅硬的外殼似乎就慢慢脫落。なの?#24819;m然也感到為難,也擔心著要怎麼跟這個人相處,但是……若有機會能看到她真實的一面,或許算是塞翁失馬。




        把房間整頓完後,接近中午了。

        Fate似乎又?#19968;?#34987;臨時?#25165;?#25171;亂的節奏,恢復到和善與溫雅的態度,對なのは說:「妳應該也累了吧,我去餐廳帶午飯給妳。」

        なのは微楞,她以為Fate很清楚的。「但我想──」

        「我知道妳想去餐廳吃飯,我也同意妳的作法,可是,這幾天難民湧入,船艦上不再只是受過訓練的局員。」Fate解釋著:「平民與局員隨時有可能因誤解導致衝突,更何況是對妳。」

        なのは考慮現況,確實,沒受過訓練的難民,較易受激情影響而衝動,?#20999;?#20154;之中,或許還有著這個世界的なのは傷害過的受害者。

        「我明白了。我會留在這裡,這段時間,也會盡量別到艦上其他地方。」

        「謝謝妳的合作。」Fate安心地微笑,之後,準備離開去拿餐點。

        なのは又說:「我可以請求妳一件事嗎?」

        「什麼事?」

        「能跟我一起吃飯嗎?」她羞赧地看著自己的手,卻知道這是必須征服羞恥、一定要做的事。「我不想一個人在這裡用餐。」

        「那麼……我可以找Vivio跟妳一起──」

        「她還有兩個七歲孤兒要照顧。」

        說得也是。Fate吐了口氣,最後答:「好,我會跟妳一起用餐,請稍等我幾分鐘。」

        “Fate媽媽明明也知道,一旦なのは媽媽想做什麼,除非?#27801;?#19968;支軍隊,否則根本阻止不了嘛!”

        Vivio抱怨的話迴盪在腦裡。

        獨自一人時,なのは看著?#20013;?#29031;片,在眾人燦笑中,有擁著Vivio的自己,以及擁著なの?#31995;腇ateちゃん。

        ──只能希望這次Fate二佐別再?#27801;?#19968;支軍隊對付我了。

        苦中作樂,她自嘲地笑了笑。




        後來,用餐時?#29694;ate坐在靠牆的沙發,邊吃飯邊打開螢幕瀏覽資?#24076;勝韋?#22352;在沙發另一邊,與她隔著三人座位的距離。

        不曉得是太過專注公務,還是單純受不了沉默?#29694;ate要なのは稍微講述六課時期從頭到尾的?#24405;?br />

        「我聽Vivio說了。中島銀河在妳的世界是解除控制,並?#19968;?#20102;下來?我懷疑還有些?#24405;?#36319;我們不同。」

        因為一個不同的結局,導向了每個人不同的未來,最後變成這樣的世界。

        なのは說完後,餐點還沒用過幾口,看來似乎有相同感慨的Fate,不禁發出嘆息。

        只是一個地方不一樣而已,後來?#22949;?#24471;全都不一樣了。

        戰鬥機?#35828;?#20107;。最高評議會的事。聖王教會預言的事。

        接著,なのは繼續說到這個世界沒發生過的那場任務,神廟與石碑。她想起了接近石碑時所見的特殊外?#20572;?#27604;上次多加描述外觀和形貌,沒想到?#29694;ate的臉色越聽越奇妙。

        「有翼獅身像、朱紅色蛇型花紋、金色銘文……難道是……」她點開螢幕,輸入精?#39318;?#27161;後,便出現讓なのは啊了一聲的畫面。

        在神廟裡,靜靜佇立的石碑。

        「就是這個!?#24037;勝韋?#26082;驚訝?#20013;?#21916;。?#31406;ateちゃん說過,文字寫了“被選?#31995;?#20154;將看到新的世界……”之類的話。」

        新的世界,是指這個世界嗎?なのは現在才恍然領悟。

        Fate盯著螢幕,表情嚴肅。「──妳就是被選?#31995;?#20154;。」

        「但……為什麼?」

        「這是祭祀星辰的神廟。這塊石碑,被視為星之力的守護者。」

        ?#24863;?#20043;力……」所以是她的魔法引發石碑能力?なのは覺得整件事比魔法本身更難以置信。「妳為什麼會知道呢?」

        「我們曾去過這裡,曾一起站在這塊石碑前,聽考古學家講解它的歷史。」

        「我們?」

        「……我和這個世界的妳。」Fate側頭,望向なの?#24076;已?#21371;是透過她在看著別人,一個很久以前與自己用相同速?#21462;?#36208;著相同道?#36820;?#25711;?#36873;!?#32771;古學家說,根據文字所言,石碑會因星辰之力而?#31361;睢!?br />




        “?#31361;?hellip;…?”

        “要試試看嗎?”

        當年,聽完考古學家的介紹,なのは皺著眉頭,倒是Fate玩笑性地慫?#20102;?br />

        “只是神話故事罷了。更何況,我為什麼要讓石頭?#31361;睿?rdquo;なのは笑著擺手,深知在異世界把玩古物是最要不得的傻事。“回去吧?#29694;ateちゃん,我們還有搜尋任務呢。”

        “但妳不想看看嗎?新的世界。”

        “我對這個世界已經相當滿足了,犯罪者在這個世界也已經夠多,抓都抓不完,不需要再有另一個新世界來添亂。真是的?#29694;ateちゃん對神話傳說總是特別?#20449;d趣,這樣很危險哦!別忘了普羅米修斯就是因為對人類太?#20449;d趣,才被掏出心肺的。”

        “我只是……好奇。”Fate當時抬起手,指尖摸著文字雕?#22363;?#30340;紋路。“人們說?#20999;?#21295;集此世所願,石碑若因星辰之力?#31361;睿?#26159;不是會實現所有?#35828;?#39000;望呢?”

        “Fateちゃん有想要實現的願望?”なのは撅起嘴想了想,笑道:“那與其祈求石碑,不如跟なのは說呢,由なのは來為妳實現!”

        “──なのは天神能給我一台超帥氣的黑色跑車嗎?”

        “什……?!呣!なのは天神是很貧窮的!跑車沒有,只有腳踏車可以考慮!”




        那只是、在許多與她共度的記憶裡,最微不足道的其中一件事吧。

        很平常的任務,很平常的調查,很平常地小小鬥嘴。

        ?#20250;幔?#22905;與她笑著,一起飛回等待的同伴身旁。




        Fate的右?#27835;?#20303;眼眶,瞳底有淚水打轉,卻怎樣也不能在此時流下。

        很久沒流淚了。就連那個人在自己懷裡消失時,也沒掉過半顆淚珠。

        做了這麼殘酷的事,沒有資格悲傷或落淚。

        就算只想再見她一面,向她道歉,隨後自己做的種種行為卻已無顏面對她。




        ──這就?#20999;?#34987;掏出的感覺。

        中學時期看的希臘神話,總算明白那是何種意義。




        ……是這個啊。なのは望著隔壁的那個人,雖然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卻理解這就是Vivio請求她“幫助Fate媽媽”的事。

        不過,不是現在。

        なのは別過臉,不再注視,留給Fate抒發情緒的私人空間。

        ?#20250;幔?#21448;開始吃起午飯。

        她需要保存體力。因為接下來,有許多許多的事要做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24656;?#26159;:-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喜乐彩票网 象棋解残局羝羊触藩 体育彩票销售点查询 双色球计算器 福建31选7走势图100期 今天特马开什么号码 浙江快乐彩top10 老时时彩 高手论坛公式规律论坛 澳洲幸运8开奖是什么时候 河北11选5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京东商城的京东彩票入口在哪 组选738 香港六合彩图库 浙江快乐彩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