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17章 无标题

        作者:faith
        更新时间:2012-02-21 01:20
        点击:1628
        章节字数:61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Somewhere in Time(九)






        「──嗚哇!王樣、Stern!這個叫電動遊戲的東西超好玩!超酷!超厲害!」

        「吵死了,Levi!這邊可是在說大人間很重要的事──喂、Stern!回來坐好,別跟Levi玩那個!」

        「……是。」

        「王樣好囉唆!小個子、跟我對戰吧?」

        「誰是小個子啊混帳!我是鐵鎚的騎士!?#27425;?#25171;爆妳的頭!」




        客廳,雷刃跟Vita正在玩電動遊戲機,疾風看著一臉不快被叫回來坐下的星光,安撫性地說:「晚點Stern想玩的話,可以找なのはちゃん哦,她可?#35831;?#29609;高手。」

        「ナノハ嗎?」星光考慮一會兒。「不難想像,這種需要高度理性邏輯能力和瞬間明智決斷的純技術行為,ナノ?#31995;?#30906;相當擅長──跟哪邊的某個脾氣暴躁沸點低的王完全不一樣。」

        De Arche咬牙切齒怒瞪她。「妳是在說哪邊的哪個王啊!」

        「那麼,夜天之王,我們儘快計畫好方針吧。」星光無視坐在隔壁的王樣。

        「喂、Stern,不准無視我!」

        星光的眼神微沉,本來淡漠的眼底彷彿燃起陰陰?#19968;稹!?#35531;問可以開?#21152;?#35542;正事了嗎,王?」

        「……就、就這樣吧……」

        別?#20999;?#20809;發火是其他三名Materials的共識。




        疾風莞爾地看著這?#25442;?#21205;,八神家客廳陸續傳來Vita和雷刃打電動的聲音,雖然Signum和Shamal仍在六課輪值,Zafila也正在宿舍陪伴Vivio,但久久才有時間回家一?#35828;?#22905;,還是非常喜歡今日如大家庭一樣的熱鬧氣氛。




        原本想先在宿舍商討些基本面向的步驟,可是才交換完彼此這段時間的情報,包括Yuri必須作為連結點引導Kyrie等人回家、以至於得獨自留在阿爾特力亞,以及這次時空轉換的能源幾乎全使用紫天之書的力量,所以星光、雷刃都得跟來輔佐王樣等事……這時,雷刃卻吵著肚子餓,而且一直想衝出宿舍去見她的Original(Fate)。




        眼看也快到下班時間,疾風決定乾脆請這群遠道而來?#30446;?#20154;回?#39029;?#39151;,便讓小琳用了傳送魔法,直接回到?#28151;?#28023;灘旁的八神家。

        享受海風與海潮聲,原本是寧靜夜裡的抒情時刻,Shamal當初選擇此處當?#24405;視r,疾風就十分喜愛海邊帶來的感覺,因為一到夜晚仰望星光,沒有別的地方會比這裡更加美麗了。

        ──就像ReinforceⅠ至今也依然從遠方守望著自己。

        最近卻無暇欣賞。

        每日每日的公務越來越多,與上官之間的人際關係越來越複雜,疾風時常發現就算凝望星辰,不管將頭仰得再高,層層疊疊的大廈、電器設施和飛行機也不願讓出一點空間供?#20999;情W耀。




        「在討論之前──」星光問:「Amita和Kyrie呢?」

        「桃色姊姊跟我問了米德最有名的點心店後,就折返回六課了,她想去探望Fateちゃん吧,我讓小琳為她帶路。青色姊姊應該是跟著去了,因為是?#27599;?#22043;。」

        星光對疾風的形容詞顯然無法理解,但王樣嗯了一聲。「雖然不知道妳是什麼意思,但總覺得很適合赤毛。那個笨蛋一提到妹妹就更煩人了,她深信妹妹是世上最溫柔的孩子,真是的,到底是誰給她輸入這種洗腦程式啊?」

        「嘛,姊妹之間,肯定有外人不能體會的?#26143;欏!?#30142;風笑望著De Arche。「就像王樣跟Stern和Levi。」

        「蛤?別說蠢話了,Stern跟Levi是我的臣下,不是姊妹。」王樣揮揮手,示意星光繼續。「小烏鴉,閒話休提。」

        「這次有三件事必須先準備與告知您,夜天之王。」星光語調毫無起伏。「第一件事,由於那兩個孩子是在力量爆發的特殊情況中開啟時空裂縫,要把她們送回原本時間點,若沒有適當保護,我們恐怕也會被捲入……為此,需要一件物品。」

        點開螢幕,出現一個七?#31034;?#39636;圖騰,旁邊是古代貝魯卡文字的介紹。

        疾風認得這個物品。「這是……太古遺產編號第十六。」

        「此物原是聖王戰爭之前,抽取一部分闇之書力量使用後遺留的魔法殘渣。但隨著年月累積,它最初的魔法用途正逐漸覺醒──時間?#21644;)ぉ?#25793;有此物,我們就能確保在那兩個孩子自相殘殺時全身而退。」

        「因私人用途而使用太古遺產,恐怕管理局不會答應。」

        「不用跟他們說。」

        「這可是犯罪啊……」

        王樣接著開口:「只要找機會把Stern帶去看看那東西,Stern就能用紫天之書複製它的能力。」

        「真的?Stern連這種事也能辦到?」

        「是。」星光點點頭。




        「此物本是從闇之書分離而出,一旦讓我實際接觸,複製能力並?#35831;y事。事實上,由吾等Materials回收才是最天經地義,不過……考慮夜天之王的立場,我們也願意妥協。」

        「真是感謝妳的體諒了,Stern。」疾風看向De Arche,微笑地道謝。「當然,也謝謝王樣。」

        王樣挑起眉,雙手環胸,容易得意忘形是她最大的缺點。「要道謝的話,頭也抬得太高了,塵芥。」

        星光對疾風說:「別理她。我們繼續說第二件事──」

        「Stern!」

        「王,能請您先到別處嗎?有點礙事。」

        「妳這傢伙,我可是統治一切黑暗之王哦!是很偉大的!不准說我礙事!」

        「──?#20250;?#31532;二件事就是……」

        又被徹底無視了。

        坐在客廳的雷刃朝王樣抬高手。「王樣、王樣~~要不要一起來玩電動啊,很有趣耶!」

        「不准妳同情我……」王樣幾乎要哭了。

        星光看了看天花板,閉上眼睛。之後,平平淡淡地說:「第二件事是什麼呢?哎呀,我突然忘了。」

        照字面來看應該是很驚訝的語氣,說者卻絲毫沒發揮演技力。

        「哼,笨蛋,這樣還算是理的制馭者嗎?第二件事是管理局阿斯拉的掃描頻道和資料。」

        王樣開始解釋著,為避免時空轉移的事被那時停靠在地球的阿斯拉發現,必須先取得掃描資料,製作能避開的儀器。

        「如何,本王比妳厲害多了吧?」王樣說完後,愉悅地忘記前塵往事。

        星光一貫面無表情,為她鼓掌。

        疾風已經習慣她們的相處模式,不感訝異,思索著可行計畫。「這兩件事我應該都可以辦到,若有權限不足的部份,我會找Chrono君支援。那麼,第三件事呢?」

        「這個……」星光欲言又止,神情也變得奇妙,那是很少出現在她臉?#31995;?#29494;豫情緒。

        王樣觀察她,這次倒是沒搶著說話,只是撇撇嘴,決定置身事外。

        怎麼了呢?疾風正要詢問,外頭的門鈴卻響了。

        啊,應該是なのはちゃん她們。

        暫時從對話抽身,疾風走去玄關開門,果然,出現在門前的人正是兩位好?#36873;?#20860;六課分隊隊長。

        「啊咧……」不僅如此,連Kyrie和Amita也在。




        「在甜點店相遇了呢。」提著一包糖果零食的Fate說:「好驚訝啊,排隊時轉過頭就見到了。」

        「我才驚訝。」Kyrie不可置信地搖頭,攤開手臂。「當年那個小小?#30446;?#24859;孩子,現在居然長大了,而且還長這麼大!」

        Fate一口氣紅起臉。路上都被Kyrie調侃,對於她的弦外之音當然清楚。「請別再說胸部話題了!」

        「有什麼不好呢?那可是女?#35828;?#39509;傲。」Kyrie從自己買的袋子中,抽出一根冰棒。

        「Kyrieさん……!」

        Kyrie把冰棒塞到Fate嘴中,笑容燦爛而奸詐。「很甜吧?這可是櫻桃口味。」

        Fate咬著冰棒,無法再說話,只能委屈地望著她。なのは拍拍朋友的背權充安慰,並將她手中的袋子提過來。

        疾風問:「Vivio沒一起帶來嗎?」

        「已經見到一個小Fate媽媽,要是再見到另一個水色Fate媽媽,那孩子會混亂的。」なのは笑著回答,但隨後歛下笑容,難掩愧疚地注視疾風。「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才能讓妳明白我的歉意。」

        如果沒有把守衛主人之責的Zafila派去看顧Vivio,至少,當9歲Fate在辦公室襲擊疾風時,會有Zafila立刻阻止。

        なのは只要想到這點,就覺得滿心慚愧。

        「算了,?#23478;?#32147;過去了,誰都會有失職的時候。當初我……」疾風搔搔臉頰。「當初由於我的失態使六課被襲擊,你們也仍然支持著我,現在我只是回報同樣的?#37027;?#32780;?#36873;!?br />

        「──妳看看妳。」Kyrie捏了捏Fate的臉頰。「給大家添麻煩了啊。」

        「是。」Fate嘆了口氣,很配合地垂下頭。「都是我的錯。」

        被捏著臉頰時可笑的發音,瞬間就沖散略微沉重的氣氛。疾風和なのは?#30142;?#31105;笑了,Amita這時拍了手掌,有點狀況外地問:「哎,這個時代已經有Vivio了嗎?」

        「啊、Amita!」Kyrie本來想阻止,但なのは已經先回答。

        「是的,Vivio是我收養的孩子。Amitaさん認識?」

        「當然了,一起戰鬥過呢!」

        「戰鬥?」

        「Amita、笨蛋……」Kyrie一手遮住臉,有個笨姊姊真是欲哭無淚。

        「這是什麼意思?」なのは不斷逼近Amita,石板藍的眼睛愈發閃著危險的光。「難道Vivio也回到了過去?回到我們那個時代?參與闇之書碎片?#24405;俊?br />

        「哎……?我還以為妳記起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Kyrieさん?」不喜歡被蒙在鼓裡,なのは饒有威儀地問:「妳們封印我們的記憶,就是因為Vivio嗎?」

        「──還有其它各式各樣的問題。」Kyrie嘆道:「確實,Vivio在距今?#21738;?#24460;會因為我而回到十年前的海鳴市,也會……唔……稍微戰鬥了一下。不過,她沒有受傷,這我可以保證。」

        「啊,原來如此。」Amita恍然大悟。「這裡是十年後,Vivio只有6歲,我們遇到的是10歲Vivio啊。」

        「其他人不知道也就算了,為什麼連妳也忘記了啊,笨姊姊!」

        Amita哎嘿嘿地無辜笑著。

        「戰鬥……Vivio?」Fate瞪大眼睛。「真是我們的Vivio?走路還會跌倒的Vivio?」

        「噯,她跟朋友一起。」

        「朋友?」

        「這個就不能再說下去了,因為妳們還沒跟那位人物相遇。」

        なの?#20808;?#33879;太陽穴。既然是跟朋友一起,那還是能稍微安心……吧。

        疾風拍拍手掌,說:「好了好了,Levi她們一定都餓了,總之,現在先準備晚餐吧?」

        「贊成。」Amita猛點頭。看來溫和清純的なのはさん,一生起氣可是非常嚇?#35828;摹?br />




        聽到一行人走進客廳,正在跟星光對戰的雷刃轉過頭,眼神發亮。「哦!!是Original!」

        「Levi。」這孩子一點也沒變。Fate覺得她天真單純的模樣跟艾莉希亞?#34892;?#31070;似。

        「Original、妳真的長大了──」雷刃正要跑過去,身體卻被朱紅色的魔力束縛綁住。

        「不准贏了就跑。」連輸五次的星光,那簡直是嗜血眼神,讓人不寒而慄。

        身為理的制馭者居然玩遊戲輸給雷刃,她的自尊心就算經過萬年也不會平復。

        「哈哈哈!」王樣指著星光大笑。「居然連輸五次!真是大笨蛋啊,Stern!」

        這次,即使善辯如星光,也不能反駁連理智邏輯都推理不出來的事實。

        「妳再這樣取笑她,要是她又生氣怎麼辦?」Vita,可能是這群人中最成熟睿智的一位了。

        果然,王樣立刻閉上嘴巴。

        「Stern~~饒了我吧,我不想玩了,我要找Original~~」

        「Over my dead body.(除非等我死了)」

        眼看雷刃快要崩潰大哭,なのは走了過去,緊?#26412;仍?br />

        「Stern。」她在星光身邊蹲下,長長的髮垂在身測。「好久不見了,我來陪妳玩吧?」

        「嗯。」有更值得挑戰的對手,星光總算滿意,放雷刃自由。她望著なのは坐下後的側臉,語氣溫和地說:「妳長大了,ナノハ。」

        「算是勉勉強強呢,以各種方面來說。」なのは笑了幾聲。「不過,我還記得我們的約定。」

        「那麼,再打一場之前,先用遊戲決勝負吧。」

        「就算?#35831;?#21205;遊戲,也不會手下留情哦~」

        なのは抬起左手,握拳。星光明白了,也握拳與她相觸,唇邊是毫無保留的笑意。

        「「──全力全開。」」




        「Oringal~~~」一脫離戰場,雷刃馬上跑去抱住Fate,大聲哭訴:「Stern好可怕啊!我明明什麼都沒對她做!」

        「就我知道的某些人,都是很討厭輸的,尤其是王牌們。」Fate看向なの?#31995;?#32972;影,淡淡苦笑。之後,她彎腰拍拍雷刃的頭。「別哭別哭,我給妳帶了愛吃的棒棒糖哦。」

        「水色的嗎?!」

        「噯,其他人也?#23567;!笷ate打開袋子,裡面有棒棒糖、棉花糖等各種孩子愛吃的糖果,而且,全?#21152;?#27700;藍、朱紅和?#20808;?#31278;顏色。

        「嘩~~Original、妳果然是好傢伙!」雷刃開心地吃起棒棒糖。「小烏鴉說得沒錯,因為妳胸部很大,所以很?#34892;?#35167;!」

        「……疾風!」尷尬又害臊?#29694;ate?#19978;?#24050;經走進廚房避難的部隊長。「妳又教這些孩子什麼怪知識了!」

        「這次可是Levi自己問我的!」

        「所以妳真的教她怪知識了!」

        「嗯~~那個啊,今天吃?#25937;?#21644;火鍋吧,畢竟人很多呢。」疾風不想理她,一到廚房,廚師之魂就燃燒起來。

        Amita也捲起袖子。「我來幫忙吧。」

        Kyrie坐在沙發上,隨手拿了Shamal帶回家的流行雜誌,正悠閒地翻著,一邊說:「吶,お姉ちゃん,煮的飯菜不要加蔥。」

        「不行,要均衡飲食。」

        「?#23567;?#19981;要以為妳營養都跑?#21483;?#37096;就可以這麼囂張,Amita!」

        「這只是更加證明妳不應該挑食。」

        雷刃這時回到客廳。「王樣、王樣,要吃嗎?」

        「不吃,那種小孩子的玩意兒。」

        「有紫色的哦。」

        「──給我。」

        「Stern呢?有朱紅色耶!」

        「現在沒有補給的時間。?#30830;?#33879;。」

        跟なのは鑫戰正酣的星光,騰不出手拿棒棒糖。

        「要我餵妳嗎?」

        「……好吧。也沒什麼不好。」




        Fate站在原地,對這幕光景?#34892;?#22833;神。

        跟星光一起打電動的なの?#24076;?#24841;快地吃著棒棒糖幫星光加油的雷刃,還有坐在一旁威脅星光不可以輸的王樣,Vita走了過來,臉上跟自己有同樣表情。

        「這些傢伙,簡直像?#23383;?#22290;。」

        Fate微微一笑。「這樣的家族風景,是疾風拚命守護的東西……」

        「確實是。」Vita望著廚房中跟Amita交換料理秘方的主人。「很久沒看到疾風那麼開心了。搖籃?#24405;?#20043;後啊,疾風比以前更忙碌……不,就像是唯有讓自?#22909;?#30860;,才能彌補她自認為的失誤。」

        「Signum也稍微提過。」Fate有感而發,低頭朝Vita揚起理解的笑。「六課結束後,我跟なのは很難再繼續輔佐疾風,但我想,終有一天,我們還是會用另一種形式重聚。在那之前,我們的朋友就麻煩守護騎士們費心了。」

        「啊,當然了。」Vita雙手放在頭後交疊。「妳也是,跟なのは別太亂來,疾風可是一直都在擔心妳們。」

        點點頭?#29694;ate?#34892;?#38758;腆,也十分感動,只能以輕和語氣承諾:「好。」





        ***





        晚餐準備好的時候,Signum和Shamal回來了,疾風對在場眾人統合了這幾天該做的事。用完晚?#20572;?#30142;風要Fate跟なのは先回去照顧Vivio,有什麼新消息明日會再跟她們提起。




        星光玩了一整晚電動遊戲,雷刃和小琳、阿基特也看了很多電視,加上時空轉移消耗大量魔力,這群人很快就體力透支倒回為她們準備好的床上。

        在那之前,Amita抓著雷刃去刷牙。

        “有什麼關係嘛!我們Materials是系統,才不會蛀牙!”

        “不行,這是訓練自己培養規律、正確生活的方法。而且刷牙後口齒清新,不是更好睡覺嗎?”




        房內,還在處理今日延宕公務的疾風,回想起這些?#35828;幕?#21205;便不由得輕笑出聲。

        深夜一點,她從桌前站起伸展?#37266;?#33136;後傳來的微疼讓她皺眉。

        都忘了,下午小琳的治療並不完全。

        不管了,反正只是小傷,過幾天就會好。

        她走出房門,來到廚房想找點喝的東西,開燈後就看到,?#39640;^窗戶、有名身影正坐在屋外走?#21462;?br />

        海風吹起那頭白髮,星光下,那看來一如銀色,疾風有點恍惚地想起深埋在心的人。




        「──王樣,要喝嗎??#40723;?#20102;兩瓶易開罐啤酒,疾風來到Lord de Arche身旁坐下。

        王樣看了她和遞來的啤酒罐一眼,不客氣地收下,沒有道謝。

        「今晚是好天氣呢。」疾風開?#27515;?#29872;,?#35748;?#19968;口冰涼啤?#21860;?#36523;心舒暢啊。?#24863;切?#36889;麼的明亮~~」

        ?#39640;€沒喝之前就醉了嗎,小烏鴉?」王樣連喝好幾口後,吐出滿足大氣。就十歲小孩的外表來看,這麼純熟地灌酒的姿態實在?#34892;?#32618;惡。

        「也許吧。因為王樣妳們來了,我想起過去的各種事呢。」疾風的笑,滿是懷?#30591;?#21371;流露自己也沒發現的哀愁。「小時候的我們,那時候的妳們,我們的戰鬥。」

        「妳是要說,想起了“黑羽”(Reinforce)吧。」

        對於De Arche知之甚詳、近乎尖銳的戳破,疾風沉默了。

        闇統之王卻繼續喝著啤酒,對小烏鴉的?#37027;?#27794;?#20449;d趣。

        「王樣。」不久,疾風才又開口:「Stern遲遲沒說的第三件事,是什麼?」

        「哼。」王樣放下酒瓶,回望疾風時,青綠的眼異常澄明。「只是無聊的事。桃色和赤毛從未來去了海鳴市,其他未來的人也一樣被捲入,從海鳴?#24615;?#25226;他們送回原本時空,這次又加上那兩個小鬼……那段時間線的海鳴?#27427;^續下去,肯定會崩壞。」

        「這可不行……!」疾風本來低潮的情緒都沒了,坐直身體問:「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止嗎?」

        「沒有其它辦法,只要從此之後別再有人試著做時空轉移就好。特別是海鳴市那個地方,妳以為寶石之種和闇之書會無緣無故出現在那個城市嗎?理由我還不清楚,但那地方不普通,未免時間線在那裡變得複雜,總之能離越遠越好。」

        「這是不是表示……這次?#24405;?#32080;束後,妳們……我們?#30142;?#26371;再見了?」

        即使是在很未來很未來之後,即使等待了無數個十年之後。疾風握住胸口,卻沒發現劍十字。

        啊,已經弄壞了。

        就像離開的人,不管等多久,?#30142;?#21487;能回來了。

        王樣淡淡說:「本來就沒有見面的必要。人類壽命很短,就算我們同處一個時空,也會很快就分離。」

        「……說得也是。」疾風揉揉眼睛。怎麼回事呢,覺得眼眶好熱。一定是喝酒的緣故,酒精讓她變得奇怪了。

        「喂……」De Arche不自在地瞪著她。「妳該不會在哭吧?」

        「沒有哭。」

        「……」麻煩的傢伙。De Arche把她手中的啤酒罐?#31859;擼?#25918;到一旁。「妳怎麼跟桃色一樣,一喝酒就愛哭……站起來吧。」

        雖然疾風不想站,但王樣還是把她拉了起來。

        ?#20250;幔?#29579;樣伸出右手,靠在疾風的腰後,掌心驀地發出黑紫色的光。

        這種感覺……疾風楞楞地說:「這是Shamal的治癒魔法。」

        「吾等Materials雖以此種外貌現世,卻各有妳跟守護騎士們的能力。Levi有?#19968;?#20043;將的戰力,Stern也有鐵鎚騎士的爆發力。」

        「而妳……具備Shamal的治癒能力。」疾風不禁淺淺而笑。「果然是因為,妳有顆想要守護下一切的心。」

        還以為會被壞脾氣的王樣反駁,沒想到對方只是理所當然地回應:「王是保護臣子的存在,失去可保護的臣子,王就不再是王。反過來說,不願讓臣子保護的王,也無顏自稱為王──小烏鴉為黑羽動怒而戰的那時候,不也是這麼想嗎?」

        治療完疾風的傷口後,De Arche便沒再理會疾風,自己一個人走回屋?#21462;?br />




        疾風仰頭望向星辰,深深吸了口氣,五感品嚐到海風微鹹的味道。

        安寧祥和的夜晚。

        「──我曾在妳離開後發誓。」

        朝著星空,喃喃低語。

        悲傷或後悔的滋味,不想再讓別人經歷了。

        我的生命就是為此而使用的。

        「若妳還在這裡,會怎麼說呢?一定會露出哀傷的表情,笨拙地勸導我吧。」

        把啤酒瓶朝天空舉起,疾風笑望著遠處夜天的光。「……乾杯。」

        稍微?#24597;?#33139;步的話,妳也一定不會罵我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中国福彩网充值卡 通比牛牛游戏币 广西快乐10分官方网站 帝王真钱游戏官网 码王论坛 江苏快3三同号预测 福彩61生肖走势图 牛彩网今开机号试机号 内蒙古时时彩怎么样 甘肃快三今天下期走势 白小姐67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六肖中特网 11选5杀2个号 qiutan网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