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第7章 无标题

        作者:faith
        更新时间:2012-02-12 22:13
        点击:1921
        章节字数:50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faith 于 2012-2-13 08:13 编辑


        For Better or Worse






        なのは第一次有这种心情。

        原以为至今为止所受的训练,会让她再怎么不甘心也能接受一切,能继续做应该做的事,坚定地完成自己的任务。

        却……。

        只是一只破损的兔子布偶,所有冷静便消失无踪。

        长年磨?#36820;?#29702;智,历经战事学到的危机处理智慧,?#20999;?#26126;知该是最适合这个情况的抉择,眨眼就失去它们的意义。

        因为只想立刻去找Vivio。

        脑里全是那孩子哭泣的面容。

        她稚嫩的音调是如何吶喊着?

        妈妈、妈妈──救?#20219;药ぉ?br />

        小小的身体,站也站不好,面对袭来的恶意毫无反抗能力。

        天真無邪的Vivio,被期望背叛了。

        當時なのは不在那孩?#30001;?#37002;。

        她正在履尽自己的职责,在保护其他同样需要她的人。

        没有遵守约定。无法帮那孩子止住泪水。




        ──なのは從未感受過這樣的心情。




        心如刀割的痛楚,混乱地难以思考。

        不想见到任何?#35828;?#33080;、不能与任何人对话,必须逃离有着许多人仰赖她的地方,否则只会不断想起背信于Vivio、让真正依赖她的人失望的事实。

        什么Ace of Ace?

        太可笑了。

        连最近在咫尺的人也保护不了。

        这双手,这份藉?#19978;?#36935;而获得的魔法,如今成了束缚内?#30446;?#26395;的枷锁。

        选择的路,背负的责任,让她不能去做最想做的事。

        就连呼吸都觉得胸口要?#27627;?#20102;。

        而Vivio現在肯定?#20154;?#26356;痛苦。




        なのは獨自站在外頭,遠離眾人,竭力壓抑快要吞噬自身的洶湧情?#23567;?br />

        冷靜下來。

        指尖發白的手,緊握胸前紅玉,なのは只能在心裡默唸。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唯有冷静才能解决问题。




        ──我知道!我知道!

        偏偏,脑中有另一道驳斥的声音。

        但是、Vivio!Vivio她──




        「……對不起,我……?#24037;勝韋?#38281;上雙目,沒有勇氣面對,肩膀顫抖著。

        「──なのは。」最後,打破近乎瘋狂的雜亂思緒,將她帶回現實的人,是從後方走來的好?#36873;!?#24590;么了,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Fateちゃん……」

        出现得不是时候。

        这张关怀的脸,这道亲和的声音,出现得完全不是时候。

        なのは馬上就感覺到淚珠滑落眼眶。

        理智的碎片化成温热泪水。

        「──那孩子一定在等着。」听到自己边哭边说的语调。啊啊,从好小好小的年纪开始,就不再这样过了。「“?#24049;?#20102;,晚上我就会回来”、明明跟她这么说了,Vivio一定整晚都在等着,可是,等不到我,等不到我来完成约定──」

        なのは知道那種感覺。小時候,數不清多少次,早上出門前說了晚上一定會回來吃飯的家人,歉然地在電話中表明突然得留在醫院過夜。

        在?#20026;?#30475;家的?#20999;?#22812;裡,在反覆失望和寂寞地望著不會開啟的大門時,Vivio的身影,一定與幼年的なの?#29616;?#30090;了吧。

        她明明知道,明明很清楚个中滋味,却什么也没为Vivio做到。

        「なのは……!」

        Fate,面對親近的人總是有些口?#23613;?#23481;易害臊的她,以強勁力道將なのは擁入懷裡。Fate的主動親暱是很少見的,在なのは印象中,似乎總是她先抱住Fateちゃん,之後,一邊臉紅一邊漾開笑意的Fateちゃん,會伸出纖細地彷彿一折即斷的手臂,在回抱住なのは時,也給予她想像不到的溫暖。

        Fateちゃん的擁抱緊得讓人無法呼吸。

        透過劇烈心跳傳來的身體微痛,讓なのは?#19968;?#20102;昔日自我。她聽到Fateちゃん如此承諾:「一起去吧。我们一定会把Vivio带回来,两个?#35828;?#35805;,一定可以。」




        两个?#35828;?#35805;就可以。

        当年在时之庭园与她共退傀儡兵的黑**导师,也这么说过。

        那是Fate第一次看着她的眼睛说话。

        就算被認為礙眼也好,被討厭也罷,苦苦追?#31995;?#22899;孩子,終於願意承認なの?#31995;?#23384;在,並且跨越自己被真相所傷的悲痛,挺身而出,共同奮戰。

        她的努力和心意总算传达给对方。

        ?#35831;p真紅眸底,總算不再有敵意和冷漠融合著なの?#31995;?#36523;?#21834;?br />

        ──總算成為了朋?#36873;?br />




        「Fateちゃん……」

        啊,濕溽的眼。なのは看到Fate眼角微亮的霧氣。

        今日一整天,把自己投入在重整部?#21360;?#36861;查线索、资料搜集的工作上,而且一旦有闲暇就亲自去慰问受?#35828;牟渴?#21644;同僚,当他?#20999;?#35201;发泄时,将肩膀和怀抱大方地借给他们依靠,这样的Fate Testarossa Harlaown?#27425;?#23448;,完美地让人?#20992;省?br />

        現在眼底噙著淚水的Fateちゃん,是絕不會讓其他人看到的一面。

        「所以,なのは──」Fate吸了一口氣,極力將變得哽咽的聲音歸於自然。「请不要一个人悲伤,也不要一个人承担。妳与Vivio的约定,只是延后实现而?#36873;!?br />

        語畢,再次縮緊雙臂,なのは又回到她懷裡。

        在那仍舊過於繃緊、毫無溫柔可言的擁抱中,なのは閉起眼,將臉埋入制服肩前。




        世上只有一个人才会用这种方式抱她。

        笨拙却真?#31995;?#24515;情,正与她共鸣共享。




        其實,發生了這些事,熬過這一天?#29694;ateちゃん一定也動搖了,一定也需要安慰和再?#21364;_信所選的這條?#26041;^沒有錯,なのは卻滿腦子都是Vivio的事,沒有餘裕關心她片刻。

        愧疚地深深嘆息。なのは抓緊友?#35828;?#32972;部衣料,低聲問:「Fateちゃん怎樣呢?妳也……還好嗎?我看過報告了,在趕回六課的路上,遇到兩名戰鬥機人,進行過短暫的交錯……Fateちゃん、受傷了嗎?」

        「──我没事。」与探查不出弦外之音的回答不同?#29694;ate的拥抱更加用力,这次,不是给予安慰,而是撷取仅剩的一点温暖。「不用擔心我,なのは。」




        星辰在天?#22124;烈?#22320;面部队搜查大楼的天台上冷风飕飕,金发与栗红在黑夜中相缠相系,却让此景看来格外美丽,充满无以伦比的温柔之色。





        ***





        “不要说这种让人悲?#35828;?#35805;?#29694;ate大小姐,博士也算是妳的父?#20303;?rdquo;




        深夜?#29694;ate从床上惊?#36873;?br />

        本来只是趁着归整资?#31995;目盞担?#31245;微?#19978;?#20241;息几?#31181;櫻趁?#38388;不知是梦是?#19988;洌?#31455;想起那两名机人说过的话。

        父?#20303;?br />

        对自己而言,是生命中从无丝毫感觉的存在。

        就连艾莉希亚的回忆片?#21361;?#25152;谓的父亲也只是一个模糊朦胧的影子。

        十年前宝石之种?#24405;?#26102;空管理局必须判断她是主动犯罪者或是被利用的棋子,法庭因而开启了一次关键性的审判,在这次审讯中,普蕾希亚的前夫、艾莉希亚的父亲,作为普蕾希亚的人格证人,从某个管理外世界来到审判庭。

        Lindy母亲为了帮Fate争取最有利处分,特别找他证明普蕾希亚前后性格的迥异,以及在剧?#26131;?#21464;下,仅仅九岁的孩子难以自由思考、自我决定是非的处境。

        那个男人,在Fate印象中,一次也没有正眼看过来,只是站在遥远证人席内,有条理地讲述普蕾希亚母亲过去的言?#23567;?br />

        Fate当时垂下眼?#20445;?#26395;着自己的双手,直到证?#36234;?#26463;后,也不再因好奇而看他一眼。

        不应该惊?#21462;?#20197;正常人想法,真正的女儿、艾莉希亚早就死去多年。

        站在法庭为自己的罪衍受审的女孩,只是连血?#20992;己?#26080;关系的?#21543;?#20154;。

        尽管她与他的发色瞳色皆如此相像,也没有半点意义。

        于是十年来,从没想过这件事,或是那个男人。




        Fate坐在床沿,拢开肩膀上稍乱的发。

        阿斯拉停靠次元空间补充能源时的省电模式,让这个不算大的单人独?#32943;?#24471;蒙蒙眛眛。在稍嫌昏暗的灯光中,她想起了Vivio,想起那孩子是否也孤零零地待在黑?#25285;?#21741;着呼唤妈妈的名字?

        ……不知道なのは怎麼了。

        考慮是否該與なのは遠端通訊。

        止住淚水後?#29694;ate便送なのは回房,今夜的情緒崩潰,絕不會在明日留下痕跡,明天早上一到,なの?#32447;€會是昴等人高高仰望的なのはさん──Fate至少確保了這一點。

        可是,果然一從工作事務?#31258;瘢?#23601;會忍不住想著なの?#31995;?#24773;況。

        就在猶豫之際?#29694;ate的通訊螢幕跳了出來,是穿著睡衣、肩披長袍的なのは。

        「なのは……」

        「抱歉,?#39029;承?#22963;了嗎?#29694;ateちゃん?」看來比往昔羞澀不少,帶點些許不自信神態的なの?#24076;?#30556;著?#35831;p在闇光下呈現石板藍光澤的眼睛,若有所求地望過來。

        「不,?#19968;?hellip;…我刚?#36873;?#24590;麼了嗎,なの?#24076;俊?br />

        ?#39640;懟?#25265;歉,我睡不太著,想要再跟Fateちゃん說點話……或、或者,就只是道個晚安也好。?#24037;勝韋下?#20986;了對自己十?#20013;?#24871;的表情。「不想就这样结束、一个人待着……的感觉。」

        可以说甚有同感的Fate,立刻站了起来,走往房门。「那我现在去找妳吧──」

        房门一开,萤幕?#31995;?#20154;与脸蛋,却货真价实地就伫立在走道上。

        「呢哈哈……?#24037;勝韋?#23607;尬地乾笑,臉頰?#32422;t。「我先自己来找妳了呢。」

        Fate偏头问:「站在这里很久了吗?」

        「不會。?#24037;勝韋?#38931;了頓,嘆口氣。「好吧,其实有一会儿了,因为我怕打扰妳休息。」

        她上下打量Fate,扬起苦笑。

        ?#32538;蠢次夜换?#26159;打扰了。」

        Fate顺着她的视线留意自己,这才发?#31181;?#26381;还穿在身上,白色衬?#36182;目?#23376;在汇整资料时,因疲累而零散地打开?#32538;牛?#21253;含里面的高领黑衣、?#31258;?#35033;子,全都是皱巴巴的线条。管理局口中文武双全、才?#24067;?#22791;的T. Harlaown?#27425;?#23448;,如今的形象实在过于邋遢,证明了刚才小睡几?#31181;?#30340;姿势相当不?#36873;?br />

        「这个是……」Fate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找到合适解?#20572;?#21482;好让话题过去。之後,退了一步,一手放在なのは背後,引導她、鼓勵她。「なの?#24076;?#36914;來吧,只穿這樣會冷的。」




        不過,なのは不打算停止。她進入房間後,看到了四個開啟運作的螢幕,以及被隨便丟在床頭的制服外?#20303;!窮ateちゃん很累了吧?」

        「的确是有一点。」Fate知道瞒不了,只好老实?#27844;?#20294;仍选择?#27973;?#22996;婉低调的词语。「不要紧,我刚才睡了一阵子,精神挺不错的。」

        「不?#20449;叮現ateちゃん說謊?#35760;?#20381;然不高明。?#24037;勝韋?#20670;身在Fate頸旁嗅了嗅。「累到连洗澡都没力气了??#20849;?#30041;着哦,医院的药水味。」

        被看穿了。Fate无辜地笑出来,不做垂死挣扎。「完全逃不出なのは教導官的法眼啊。」

        なのは也朝她一笑,有別於平日溫和穩重的笑容,是帶點孩子氣的甜甜淺笑。

        「Fateちゃん至少沖個澡吧,這樣會覺得舒服些。」一边关爱地叮咛着,一边将Fate的衬衫扣子全解开,继而为她脱下制服。

        動作一氣喝成又純熟,不愧是照顧Vivio生活起居已有段時日的なのは媽媽。

        「好吧。那なのは先上床睡,已經很晚了,妳又是?#20219;?#20497;都得更早起的人。」Fate走向浴室前仍这么交代。




        十五分鐘後,?#20154;?#27798;澡出來,隨手抓了浴巾擦拭頭髮時,なのは已躺在床的另一邊,面朝Fate闔眼休息。

        外套被整齐地?#20197;?#34915;柜里,衬衫也折迭地正正方方。

        「謝謝,なのは。」她坐在床邊,呢喃:「妳總是照顧著我。」

        這時,原以為已睡的なの?#24076;?#30556;開了明亮清澈的眼睛。

        「剛才整理房間時,發現幾件Fateちゃん的制服……要拿來還妳嗎?」

        哦。Fate琢磨了?#35813;脛印?#20845;课基地?#25442;伲由?#20063;变成破垣残壁,同居一室的日常用品基本全消失在火?#31181;校?#27809;想到还有些东西?#20197;说?#36867;过一劫。「なのは想還我嗎?」

        「真狡猾……Fateちゃん當了執務官後就有這個?#25343;?#30149;,總用另一個問題回答我的問題。」

        呣、真是的。哼哼地抱怨著,?#28145;a暈紅、略略鼓起的なの?#24076;現ate覺得那樣的她實在?#27973;?#21487;愛。

        忍不住靜靜望著,想把這樣的なの?#23244;?#22312;心?#20303;?br />

        最後?#29694;ate收斂了出神的?#34174;p慾望,以穩然的語氣開口:「なの?#24076;?#25105;想妳也知道,這次我們救回Vivio後,有很多事情都會改變,妳的生活也將因妳的決定而天翻地覆……可是,是時候下定決心走出那一步了。我过去在一旁看着妳和Vivio,现在、未来,只要妳需要我,我也一样会在妳们身边。所以,請妳不要害怕。」

        Fate握住了なの?#31995;?#25163;。

        修长指尖、纤柔指节、白皙的肌肤,一切和一切,全然女性风味的柔美,掌心力道却坚定而实在,正如那双深邃的红眸。

        「这双手的魔法,不仅能击溃悲?#35828;?#21629;运,也是带来幸福的力量。」Fate微微一笑。「握住妳的手的我,就是最好的证明。」

        なのは輕咬微顫的下唇,努力不讓溼潤眸?#23376;指?#29694;淚水。

        ?#27425;?#20303;Fate,扬起融雪春阳的笑。

        「?#28909;?#22914;此,就不把?#36335;?#36824;妳了。?#24037;勝韋?#38281;起眼睛,由於害臊也由?#26029;?#24709;,必須用全副心神好好珍惜此時盈滿胸口的感動。她低喃:「Fateちゃん的?#36335;?#23601;應該留在我的房間。」




        Fate另一隻手輕輕撫摸なの?#31995;?#33225;頰。

        過了十分鐘,那位借住一宿的朋友,氣息逐漸舒緩規律。

        Fate却仍是坐在床边,凝视着紧握自己的手才能睡去的她。

        不知道这样守望多久,外部联络的哔哔声霎时响起?#29694;ate点开萤幕,看到了Lindy母?#20303;?br />

        「Fate、妳没事吧!?」

        总觉得声调过于惊慌?#29694;ate赶忙安慰母亲:「我没事,六课的大家虽然各有创伤,但无人死亡。還有……唔、なのは好不容易睡著,母親,能請您小聲一點說話嗎?」

        「なのは啊……」Lindy以?#37027;脑?#30340;音量問:「なのは沒事嗎?」

        「不能说是没事呢,?#26247;筕ivio被夺走了。但是,儘管難過自責,還是有能做該做的事,なのは懂的,她很快就會站起來,再度把自己無保留地投入在幫助他人?#23567;!?br />

        Fate?#30446;?#21563;,既驕傲又無奈。

        因為正是這樣的なの?#24076;?#25165;讓人如此放不下。

        从小看她们成长的Lindy,扬起深能理解的莞尔苦笑。「Fate也是,光顧著なのは可不行,妳也早點休息吧。」

        「嗯……但我不是很想睡。」

        ?#29976;?#21966;?真意外,有なのは在身邊,不是總讓妳睡得特別香甜嗎?」母親,用了不知道是調侃還是純粹驚訝的微妙語氣,洩漏出讓人臉紅到無地自容的事實。

        「那、那是……那是……」Fate移开视线,燥红的脸蛋凸显白净秀气的容颜。要如何反驳一个有目共睹的事?#30340;兀俊?#35831;不要揶揄我了,母亲……」

        Lindy摇摇头,溺爱的笑始终?#20197;?#21767;边。「总之,快把头发擦干,不然会感冒哦。还有,阿斯拉舰?#31995;目?#35843;特别不人性化,夜里会变冷很多,妳要记得多准备些毛毯。」

        Fate忍住笑意,有礼貌地一一点头。

        她在这个舰上生活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了解阿斯拉的习性并不亚于任何人,况且现在的她也不再是会踢被子的九岁孩子,即使如此,母亲还是得不厌其烦、稍微絮絮聒聒地叮咛着。




        轻声细语交谈一会儿后?#29694;ate结束了与母亲的通话。

        再一個半小時就到了なのは固定晨訓的時間。

        遵从母亲建议?#29694;ate轻巧地钻进棉被里,打算稍稍歇息。

        仍在睡夢中的なのは轉過身,往她懷裡靠來。

        Fate拉高棉被,完整地蓋好なのは後,便只是躺在床上,沒有闔眼。

        右手温柔地抚着怀?#20449;?#24615;的背,放任意识?#20004;?#22312;思绪之海。




        她的生命中没有父亲这种存在。

        打从最初,甚至就不该拥有被称为母亲的对象。

        然而,不正常也好,即使是基於一個被否定、不被接受的瘋狂科技,她的誕生、她活在這裡、與なのは相遇……與許多人聯繫,彼此支持的十年來……此時此刻,沒有任何事物比這些更加真實。

        因为有着羁绊,曾为此战斗,就连悲?#25749;?#27882;水,都会变成无人能夺取的意?#23613;?br />

        ──なのは一定能讓Vivio明?#20303;?br />

        没错,就像当年,她让Fate领悟到的事一样。

        无论是好或?#25285;?#36825;个生命不该由他人决定。

        无论是好是?#25285;?#21482;有自己,才能走向最后。










        --------------------------------------------------




        For better or (for) worse=无论好?#25285;?#21516;甘共苦,最常被用为结婚?#38590;?br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25237;?#24577;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
        中国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dl id="zoimn"><menu id="zoimn"></menu></dl>

              <progress id="zoimn"><ol id="zoimn"></ol></progress>

                <em id="zoimn"></em>

                <div id="zoimn"></div>

                <em id="zoimn"></em>
                
                

                    <em id="zoimn"></em><div id="zoimn"></div>
                    95版本还能搬砖吗? 九龙足球推荐 彩票预测 北京pk赛车倍投技巧 京东彩票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 姚记诈金花2019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今天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频道 2019平特生肖走势图 决胜21点一类的电影 北单开奖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河北20选5复试 永隆线上娱乐城